芝夫讀物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四十八章 黒牙號推薦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自己似乎是正躺在哪里,浑身都传来了难忍的剧痛,仿佛有蚁群正在蚕食着自己的身体,紧接着是彻骨的寒冷,呼吸变得压抑,似乎自己正处于生死的边缘。
意识有些浑浊,就连思考也变得吃力了起来,试着移动身体,但不知为何身体变得如此沉重,哪怕一丝一毫都难以挪移,就好像被寒冷冻结在了一起。
“很多东西都是相对应的,就像光与暗、生与死、人类的卑劣与美德。”
男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站在自己的身前,身影如此的高大,几乎遮住了所有的光,只剩下了漆黑的阴影笼罩着视野。
他是谁?他在说什么?
混沌的意识根本难以思考这些事,寒冷的死亡在威胁着自己,除了颤抖外,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到。
“那么你究竟是会为了更大的愿望而卑劣,还是说固守自己的底线而选择美德呢?”
男人蹲了下来,脸庞被一团不可知的漆黑所笼罩,他把什么冰冷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手里,随后发出了令人胆寒的笑声。
“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伯劳。”
短暂的宁静后,钟鸣般的枪声响起。
……
伯劳猛地睁开眼,噩梦初醒般,眼瞳布满血丝,紧盯着自己头顶的黑暗。
深呼吸,沉重的呼吸声不断,他将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手心能感到明显的跳动感。
他慢慢地坐起来,靠着墙壁,冷汗划过他的鼻尖,另一只手缓缓地捂住了脸,发出了不甘的低吼。
伯劳已经很久没有作噩梦了,更不要说梦到这些东西,它们本该被埋葬在记忆的最深处,但可能是这次行动的原因,给予这些死者们掘开坟墓的机会。
他努力地让自己恢复平静,渐渐的,剧烈的心跳也逐渐归于平静,放下了捂脸的手,他看起来糟糕极了。
头发被冷汗粘在了脸上,领口的位置被完全打湿,伯劳伸出手试着摸什么东西,但他却摸了个空。
一瞬间他再度紧张了起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用力地跳动了起来,他翻下床掀开被子,四处寻找也找不到那个东西,就在这慌神之际,伯劳被一抹银亮的光吸引。
“原来……你在这啊。”
伯劳长呼了一口气,他伸出手握起了桌子上的银白左轮,坐在了椅子上,仔细地抚摸着它,仿佛手中这把武器是什么珍宝一样。
手指用力地握紧,关节都微微发白,仿佛是在握紧自己的生命一样,伯劳与它无法割舍。
“丧钟为谁而鸣。”
伯劳低语着,停顿了一下,他看了眼时间,发现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现在这个情况他也没什么心思睡觉了。
重生未来之第一模特 假设
他拉开了抽屉,只见抽屉里正滚动着数十枚铜黄色的子弹,里面还混杂着一些雕刻的工具。
随意地取出一枚子弹,它们的造型和市面上的常规子弹有所不同,这是来自永动之泵的特制子弹,使用了坚固的柏铁,用他们的话讲,这枚子弹可以轻易地打穿血肉之躯,连带着骨骼一同击碎,一击必杀。
这样的特制弹药仓库里还有很多,为了这次行动永动之泵难得大方了起来。
舷窗外的暴雨依旧,时不时有着雷霆的划过,伯劳记得自己入睡前外头就是这副样子了,仿佛晨辉挺进号一直停留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
宁静里能听到脚下传来的噪音,晨辉挺进号的汽轮机从未停工,他们一直在移动,只是被这风暴紧追不舍。
伯劳转动着手中的子弹,在雷光的映衬下,能看到弹壳的表面刻着什么。
是一行字,一个人的名字。
随着船舱的摇晃,抽屉内的铜黄色子弹们相互撞击、滚动,在弹壳的表面上,和伯劳手中的那枚子弹一样,都刻上了那个名字。
清脆的鸣响中,子弹们带着金属的音色呼唤着那个名字。
弗洛基·威尔格达森。
打开弹巢,机械式地上弹,扣紧,举起左轮,指向舷窗外。
这是延续了十年之久的愤怒,伯劳太渴望再次见到弗洛基了,他无数次地幻象着那时的会面,他会将枪塞进他的嘴里,然后扣动扳机。
对,就是这样。
伯劳用丧钟瞄着舷窗外的海浪,狂暴的波涛隐约地绘制出了弗洛基的面容,目光凝视着这脸庞,食指搭在了扳机上。
“嘣!”
伯劳轻声道。
下一刻轰鸣的爆响回应着伯劳,只见一道灼热的光流倒映在他的眼中,它贯穿了海浪,直接命中了晨辉挺进号,剧烈的震动将伯劳掀翻,铜黄色的子弹哗啦啦地作响,从抽屉里跌出,滚得满地都是。
伯劳呆呆地看着头顶的黑暗,这突然的转变打得他一愣,缓缓地举起丧钟,他表情怪异地看着自己手中这把左轮,直到刺耳的警报声将他从怪诞的幻象里捞了出来。
是敌袭,不是伯劳虚空一枪干碎了海浪。
“伯劳!听到后立刻赶往指挥室!”
广播在走廊里响起,是洛伦佐的声音,从这急切的语气来看,这回是玩真的了。
伯劳应有的职业素养还在,他没有停留,迅速地穿上衣服,推开舱门。
……
几分钟前。
洛伦佐坐在指挥室内,暴雨将眼前的视野洗了一遍又一遍,整个世界仿佛都被卷入了风暴之中,只剩下了灰蒙蒙的万物。
今天本来是由蓝翡翠值班,但被塞琉那么一搞后,洛伦佐在床上翻来覆去,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觉,在这船上也没有什么事做,他便替任了蓝翡翠。
反正猎魔人这种东西,各个都精力充沛,一宿不睡也影响不到洛伦佐,他就这么闲坐了下来,时不时地观测着四周。
说实话,洛伦佐还蛮喜欢这样的状态,室内充斥着清凉的海风,自然的乐曲震撼心神。
一切都很和谐,直到那艘铁甲船破开海面。
现代科技在逐步提升,但在预警与观测方面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即使铁甲船已经开始纵横大海,但导航的方式依旧十分原始,更不要说预警了。
当洛伦佐在指挥室内看到那艘铁甲船时,它已经借着暴风雨的掩护已经无比靠近着晨辉挺进号了,浓重的蒸汽尚未扩散便被狂风驱逐,雷声掩盖住了引擎的轰鸣,海浪拖拽着它们无声地抵达。
它就像一名稳重的刺客,寻找着致命一击的机会,而现在它来了。
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火炮命中显得十分困难,对方也知晓这一点,他们在靠得如此之近时才展开炮击。
洛伦佐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炽目的火光一闪而过,紧接着晨辉挺进号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洛伦佐因震动在船长室内晃个不停,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情况下会遭到攻击,他知道维京诸国内还有大量的海盗残余,可他记得现在他是行驶在公海上,根本还没抵达维京诸国的海域。
还是说……海盗也内卷了?这是一批在维京诸国内混不下去,所以才来公海打劫的海盗们?那他们也太会挑时间了!
更糟糕的是洛伦佐想不明白是怎么遇上这些海盗的,以目前的技术来讲,在大海上想搜寻一艘不在视野内的船只,基本全靠运气了,大部分海盗劫掠都是沿着固定的航道劫掠,可晨辉挺进号为了低调行事,根本没有走固定的航道。
还是说真就这么倒霉,被一群路过的海盗发现了?
那这也算是一批极有勇气的海盗了。
这么想着洛伦佐看了一眼那咆哮的海浪与风暴,在这种情况下劫掠,他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些海盗是不是穷疯了。
不过谁在乎呢?
洛伦佐神色凶狠了起来,他稳住身影拉动了警报,刺耳的声响回荡在晨辉挺进号的每一处。
这些海盗根本不清楚他们惹上了谁。
……
黒牙号被海浪高高抬起,就像一跃而起的剑士朝着晨辉挺进号挥出斩击。
和晨辉挺进号对比,这艘黒牙号的体型要显得瘦小很多,外围的装甲也布满了锈迹与疤痕,不知道它在海上行驶了多久。
从一些船体的特征来看,可以粗略地判断这曾是一艘服役于高卢纳洛的铁甲船,但在某次海盗的袭击下,被人夺去,就此沦落成了大海之上的屠夫,四处寻找着猎物。
“成功命中,继续开火!”
泽欧放下了望远镜,对着身旁的大副下令,大副没有多说什么,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冲着通讯管大吼。
“继续开火!”
雄厚的声音在通讯管道里回响,在几秒后传输至了火炮手那里,不久后更多的炮声响起,火光密集地闪动着,朝着晨辉挺进号倾泻火力。
由于海浪的汹涌令很多火炮的准星都微微偏移,大部分攻击落进了海里,但还是有一部分落在了晨辉挺进号上,在它们的装甲上溅起耀眼的火光。
泽欧再度举起望望远镜观测着,由于这恶劣的环境,他也有些看不清晨辉挺进号的具体情况,但以他的经验来判断,挨了这几下,晨辉挺进号的装甲应该已经被打穿了,现在船上的人应该都在忙于救火与堵漏洞。
“还要继续开火吗?船长。”大副问道,“它们应该没有能力反抗了。”
“我知道,不过小心为上,继续开火。”
泽欧面色沉重地说道,虽然暴雨模糊了视线,让晨辉挺进号变得虚幻起来,可在海上纵横这么久,击沉无数船只的泽欧船长很清楚,他没见过这样的铁甲船。
看不到其他的细节,但只从晨辉挺进号的轮廓来看,他便能感受到一丝不安。
他也有想过这会不会是某个国家的军事战舰,在这里秘密执行什么任务,就比如最近英尔维格与高卢纳洛的冲突,再加上与维京诸国的联合,这些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但短暂的思索后泽欧觉得这不太可能,只有这么一艘孤零零的铁甲船前进,身后还跟着几艘货船,比起什么军事行动,更像是作为护卫舰保护货船,他们还没有走主要航道,可能是和他们所携带的货物有关。
“不用太注意他们,我们需要的是那几艘货船。”
泽欧又说道。
在他的想法里,只要将晨辉挺进号击沉或者驱赶就好,他们的目标是这几艘货船。
在很多情况下,当护卫舰发现保护不了货船时,这些家伙都会逃之夭夭,泽欧也懒得管他们,毕竟追击也会消耗很多资源,没必要浪费物资再去承担这些未知的风险。
“不过……真有种命运的感觉啊。”
海风涌进指挥室,吹得泽欧感到一阵寒冷。
“怎么了?”
大副知道自己的船长精神不太对,听说是在之前的某次海战中脑子中了一枪,他大难不死,但自那以后就总会讲些奇怪的话。
“如果没有这场风暴,我们就不会被从航道上被驱赶下来,我们也就不会遇到这些船……真是有趣的相会啊。”
泽欧满脸笑意。
在发动攻击前他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下令开火,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这场风暴。
风暴令双方都陷入了恶劣的环境下,哪怕泽欧击沉了晨辉挺进号,他也需要等到风暴停止,才能去劫掠那几艘货船,可风暴也在帮助他,就像现在这样,悄无声息地发起奇袭,加上这风暴的侵扰,晨辉挺进号不仅要面对己方的火炮攻击,还要应对这恶劣的环境。
“我们不需要俘虏。”
泽欧对大副说道,大副明白他的意思,脸上也涌现出了可憎的笑容。
可这样的笑容没有持续太久,灼热的火光映亮了他的脸。
灼热的火流燃烧出了一道笔直的轨迹,狂风无法将其撼动,就连将它的轨道偏移也做不到,沿途的海水也在瞬间被蒸发,将毫无保留的高温回赠于黒牙号。
在泽欧看到这轨迹的瞬间,熊熊火光便已经贯穿了黒牙号的指挥室,钢铁在顷刻间被扭曲熔化,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大副,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变成畸形的哀苦,然后被瞬息的高温摧残成干枯的灰烬。
泽欧呆滞在了原地,整个指挥室已经被烧成了漆黑的框架,焰火还在艰难地燃烧,但很快便被灌入其中的狂风暴雨所熄灭。
他缓缓地抬起手,在这余温下他的手套已经变成了一团焦糊和自己的皮肤粘连在了一起,紧接着痛楚从脸上传来,泽欧轻轻地抚摸,能感受到的只有剧烈的刺痛。他的身体出现了大面积的烧伤,并且与衣服粘连在了一起,每一次动弹都会牵扯起剧烈的痛楚与创造新的伤口。
就差那么一点,只要他再靠近大副一点,他也会被卷入火流的余温中,被烧成一团随风而散的灰烬。
泽欧踉跄地坐在了一边,他大口地喘息着,享受着自己的幸存,目光缓慢地看向雨幕的另一端,晨辉挺进号已经调整好了角度,尖锐的撞角破开了怒涛,宛如抛出的长矛。
他看着这一切,先是止不住地颤抖,似乎是恐惧,但最后泽欧兴奋地大笑了起来。

htxq1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十三章 昇華盡頭-3d7v1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整个工坊内都被混乱诡谲的力量所笼罩,破损的羽翼无风自起,犹如狂起的雪花,它飞舞着,尖锐的边缘切割所能触及的一切,火光阵阵,还有倒霉鬼被切割命中,断肢与血肉横飞。
洛伦佐加快了速度,甲胄覆盖下,雪花撞击在他的身上,带来了阵阵轰鸣,有的还顺着甲胄的缝隙切下,刺入了洛伦佐的身体之中,但这还不能阻止他。
盛焰在燃烧、沸腾。
纯白的火光从温彻斯特的枪口之中迸发,龙息弹横跨战场将阵型切割,使部分天使与整体分离开来,洛伦佐则趁此机会迅速向前,施加重击。
龍刺之暗算 陽朔
在经历了这么多后,洛伦佐的力量早已不是当初那样了,他挣脱了缚银之栓的束缚,躯体之中又填入了天使们的血肉,在得到【升华】的【凭证】后,他的力量已经无限与劳伦斯逼近,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或许是近百年里最为强大的猎魔人之一。
“大约5分钟。”
洛伦佐冷漠地说道。
他一直都在观察着天使们的性质,从第一个天使死亡后,到第一个天使归来,之间隔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
天使们沉默地前进,整个底部都已经失去了控制,涌现的雷团将地面变成了一片坑坑洼洼,从一些缺口里看去,甚至能看到下一层的机械结构。
剑舞者没有继续投入战斗之中,它留守在平台之上,甲胄火铳接连开火,尽可能地拖延天使们的靠近。
之前的枪声犹如雷暴,群音奏鸣,可现在枪声显得孤单了许多,可用以作战的力量所剩无几。
这里就像汪洋大海上的浮冰,其他的平台都已沦陷,只剩下了寥寥几个,而他们在解决掉天使之前,没有丝毫的退路可言。
就在这悲凉之际,狂暴的侵蚀随着洛伦佐的下坠一同涌起,他就像坠入大海的石子般,掀起了滔天巨浪。
临界突破。
漆黑的鳞甲就像有生命一般,它们如同游蛇一样纠缠在洛伦佐的躯体之上,沿着体表覆盖布上坚韧的甲胄,与此同时有凶猛的烈焰从甲胄的缝隙里涌出,仿佛在这盔甲之下正寄付着燃烧的幽魂。
洛伦佐的强势并没有引起天使们的多少注意,它们的目光一直投向那平台之上,无论是洛伦佐还是其他人,都不是它们优先狩猎的目标,天使对他们发动攻击也不过是这些人挡住了它们的去路而已。
战斗一触即发,洛伦佐从高空落下,一剑命中了一个刚从雷团之中脱出的天使,凭借着秘血的苏醒以及下坠的高度,钉剑沿着它的头颅劈下,连带着整个躯体都被竖直劈开。
脊柱被瞬间摧毁,头颅干脆破碎成了数块,而那有力的心脏也在这瞬击之下被完全撕裂。
“一个……”
洛伦的低语着,然后抽出钉剑迅速地靠向下一个天使,他速度飞快,仿佛是要飞起来一样。
他有能力压制住天使们了,不过更为主要的是,洛伦佐在思考要不要入侵天使们的【间隙】。
华生的警告不断地闪现,劝阻着洛伦佐,但他又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虽然说他这样做会引发一些糟糕的后果,比如优先级的提升。
如果这样的话,今日的战斗可不是以威廉的死为收尾那样简单了,这些怪物有很大的可能会不死不休地追逐着自己。
“洛伦佐!”
伯劳大声地喊道,剑舞者朝着洛伦佐开火,这是最后一把甲胄火铳了,咆哮的龙息贯穿了垂直的工坊。
就在洛伦佐砍杀思索之际后方的天使已经包围了上来,数把螺旋长钉凶狠地刺入甲胄之中贯穿了洛伦佐的躯体,好在算不上什么致命伤,洛伦佐一剑斩杀掉身前的天使,愤而转身将这些螺旋的长钉一同斩断。
咆哮的龙息也在这时姗姗来迟,自上而下将天使们笼罩其中,犹如火流般洗刷着。
洛伦佐借着这个空档一把抽出断在体内的螺旋长钉,就像感受不到痛楚一样,他随即将其掷出,贯穿了一个又一个的天使,将它们冲流火之中推出,钉死在地面之上。
深呼吸,炽白的净焰挣脱了甲胄的束缚,如同翻滚的海潮,顷刻间覆盖在了整个工坊的底部,它们沿着钢铁奔涌,渗透进缝隙之中,从雷团造就的缺口里喷发。
重生嫡女另聘 夏染雪
燃烧的火海里一根钩索射出,钉入了平台的边缘,洛伦佐抓紧枪柄,被线缆带动从火海里脱出,上升的途中甲胄也在逐一脱落,叮叮当当落入火海之中。
結婚,妳敢嗎? 六月莫言
“威廉,仔细想想,无论是什么情报,哪怕是你现想出来的也行,赶紧说出来,我们坚持不了太久了。”
洛伦佐喘着粗气,大步而来,面对这种杀不死的敌人,他实在想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去解决,能做的也只有一次又一次地将它们击垮,但每个人都清楚,不久之后它们会再度归来。
“目前的作战信息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家伙没有什么高级意识,就像机器一样忠诚地执行着某个命令,但也并不是完全地死板,当‘错误’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它们也会笨拙地更改作战方式……比如先过来干掉我。”
洛伦佐望向火海,天使们再度从其中爬出,而且还有新的雷团涌现,那些亡者们再度出现。
威廉是它们的优先目标,但当有过多的阻碍阻止它们时,它们也会更换方式,优先摧毁阻碍,就像刚刚的围杀一样。
“好好想想,威廉,你的时间不多了。”
洛伦佐毫不怜悯地说道。
其实这对于威廉而言算得上是残忍的行为,他刚刚从近乎无止境的梦魇里苏醒过来,迎接他的不是安详的天国,而是另一场噩梦与真实的死亡。
威廉出现任何反应洛伦佐都不会意外,比如哭泣,比如崩溃,比如拒不合作,但当知晓自己的命运时,威廉没有做出那些可笑的行径,他努力地配合着所有人,在注定的死亡下窥视着真相的一角。
“给我点时间,给我点时间……”
威廉不断重复着,他的脖颈上已经有了数枚针孔,为了保持清醒他注射了过量的弗洛伦德药剂,整个人的意识处于崩溃的边缘。
衣服之下出现了蠕动的起伏,梅林已经不想掀开他衣服查看下方的情况了,现在威廉只是个暂时维持人型的妖魔了。
“对了!你说它们是虚无的意志对吗?虚无的意志才是它们的本体,眼前的这些躯体都只是躯壳而已。”
威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大声地冲洛伦佐喊道。
僵持的齿轮缓缓转动了起来,威廉结合着自己对于天使们的研究,他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答案。
洛伦佐点了点头,他显然无法理解威廉的兴奋,温彻斯特不断地开火,命中天使们的手臂,打断它们向上的攀爬。
“对……这就是疫病的源头。”
回到隋唐当皇帝
威廉抓挠着头颅,就像要将自己那可怜的灵魂从这躯壳下解放出来一样,脸颊被锐利的指甲撕得鲜血淋漓。
“你说什么?”
洛伦佐转过头,对着威廉大声吼道,他可不会听错威廉的话,他在说源头。
“源头!妖魔的源头!我不是说了吗?所谓的妖魔只是这疫病的副产物,它真正的形态是侵蚀,而这些天使们……”
威廉的话语颤抖了起来,他再度看到了那些幻觉,无尽的星空、璀璨的星空,光芒在靠近他,几乎要将他的双眼烤瞎。
“没有实体的存在,这些无形的存在,毫无凭借的它们却在源源不断地释放着侵蚀,它们不恰好就是侵蚀的源头吗?”
鲜血从威廉的眼角涌出,视野被模糊成了暗红色,他费力地挣扎着。
“可这又和你的牧羊人理论有冲突,牧羊人身上怎么会有着饿狼的气味呢?”
洛伦佐反问道。
如果天使们是侵蚀的源头,那么它们为什么要保护羔羊们呢?它们应该无差别地攻击,将侵蚀不断地扩张才是它们应该做的……
洛伦佐突然停住了,他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威廉,只见威廉已经半跪在了血泊之中,他发出痛苦的呜咽声,整个后背都隆了起来,能看到衣物与血肉被撕开,其下有着隐约的白骨。
洛伦佐想到了。
没错,牧羊人身上有饿狼的气味很合理,就像猎魔人的体内流动着妖魔的血液一样……
牧羊人、天使、缄默者、猎魔人……
饿狼、妖魔,围栏之外的黑暗……
洛伦佐缓缓地抬起了手,上面布满还在愈合的伤口与污血,灰蓝的眼瞳里映照着这一切,但他此刻却觉得这些无比地陌生。
按照威廉的说法,天使们便是侵蚀的源头,那么拥有权能·加百列的自己,与它们又何其相似的呢?其实用自己作为例子还不是很对,洛伦佐是有着实体的。
华生。
华生与天使们是如此地相似,除去华生拥有着个体的意识外,洛伦佐一时间居然想不到两者之间的区别。
洛伦佐的眼瞳布满了血丝,或许是一瞬间想到的东西太多了,他居然很难以具有逻辑性的方式去思考这些事,他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所以……【升华】的尽头,会是这样吗?”
邊荒傳說
洛伦佐轻声道,他看着自己的手,伤痕累累的手缓慢地落了下去,露出了其下刚刚爬到边缘的天使。
那是一张毫无情绪可言的脸庞,就像一面精致的面具,无神的眼瞳如宝石般镶嵌在其上,光滑的镜面倒映着洛伦佐有些迷茫的眼神。
枪声响起。
温彻斯特吐出了最后一发弹药,近距离下直接打烂了天使的半个头颅,可它似乎没有松开手的意思,洛伦佐抽出钉剑将它的双臂斩断,断臂的天使在短暂的停顿后,落向了下方的火海之中。
“我……快不行了,这大概就是我的极限了。”
威廉从血泊之中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他已经开始失去了人的形态,四肢变得修长,关节的咬合处有凸起的骨质,他就像一同手臂纤细的恶鬼,锐利的牙齿刺破了嘴唇。
“感谢你为净除机关作出的贡献。”
见此梅林不再多说什么,他后撤了一步,和威廉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随后向他致敬。
“我早该这么做了。”
威廉的声音模糊。
蓮妃傳
洛伦佐转过身,现在的威廉已经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永动之泵榨干了他最后的价值,他开始为温彻斯特填弹,枪口抬起,指向威廉。
“需要一个体面的死法吗?”洛伦佐问。
威廉摇了摇头,他看着血泊中倒映的自己,发出了阵阵无奈的笑声。
“我这个样子,还算得上什么体面呢?”
他又抬起头,十分怀念地看着这一切。
輪回的輪回
“不过变化真大啊,这些东西在我那个时候,还只是存在于设计图上的东西……”
“那真遗憾啊,如果你能看到现如今的旧敦灵,或许你这样的感慨会更加震撼。”梅林说道。
“我能想象的到,毕竟我也曾是总长,不是吗?”
威廉说着看向了前方。
“让一让……该怎么称呼来的?”
洛伦佐让开了道路,接着说道。
“洛伦佐·霍尔莫斯,很高兴认识你,威廉。”
“我也是。”
威廉说出了他最后的一句话,他的喉咙肿胀了起来,压迫住了气管,只剩下了野兽般的嘶吼声,下一刻他就像野兽一样发狂狂奔了起来。
他越过了洛伦佐,一头扎向了工坊下方的火海,风与血都被他抛在身后,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就像回到了多年前,在那天生降临的时刻。
威廉用力地砸在天使们的身上,挥起利爪撕开这些虚伪的血肉,势做疯魔。
可很快威廉的厮杀就结束了,数不清的螺旋长钉贯穿了他的身体,锋利的铁羽就像绞肉机一样,一重重地盖在他的身上,将他绞杀成了一地的碎肉。
洛伦佐与梅林什么也没做,他们只是站在高台的边缘,静静地看着火海里的翻腾,起初还有威廉的吼声响起,渐渐的一切归于寂静,只有火焰还在持续地燃烧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