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線上看-731. 大人世界相伴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明天不是在名古屋有彩排吗?”
中森明菜翻身上马,和他面对着面。一回生两回熟,次数多了,这只纸老虎也越来越不客气,自然得很。
两人之间,还隔着那本小小的相册——被她给拿在手里。
她心里高兴,嘴上还是忘不了多问几句。
打电话的时候,中森明菜满心里想着岩桥慎一人在名古屋,结果,电话接通后,说了没两句,他却说自己现在还在东京。
能过来见她,中森明菜当然高兴。高兴归高兴,其实也被他给闪了一下。不过,心里想象着给远在名古屋的他打电话、和面对着面跟他说话,两件事各有各的快乐。
“明天早上再去名古屋。”岩桥慎一和她说。他伸过手,抱住她的腰,免得这只晃来晃去的纸老虎坐不稳当掉下来。
“是为了我,所以才不去吗?”中森明菜眼睛亮晶晶。
岩桥慎一迎着她的目光,还是实话实说,“今天晚上还约了索尼的酒井政利桑、还有富士电视台的人见面。”
“哈哈!”中森明菜忍俊不禁。
一边笑,一边捉弄他,“这种时候,要是回答‘没错,是为了明菜你才特意留下来’,我就会感动到搂住你的脖子,亲你一百下哦!”
“是吗?”岩桥慎一露出有点在意的表情。
他当了真,反倒让中森明菜连连摇头,在他腿上晃来晃去,“不对、不对!”她赶紧纠错,“这句也是开玩笑的。”
“……”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副自说自话的模样。
中森明菜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把拿在手里的相册往旁边一放,搂住他的脖子,和他脸贴着脸,“现在我最高兴,比你特意为了我才留下来还要高兴。”
为了她特意晚一天出发,那固然浪漫。
但是,在她那么说的时候说出“不是”,岩桥慎一的坦诚,同样让她高兴。甚至,比起特意为了她留下来的浪漫、更让她感到高兴。
“最喜欢你了。”
中森明菜凑过去,亲一亲他的嘴唇。
岩桥慎一又反过来拿她说过的话捉弄她,“只有这个吗?”
中森明菜哈哈笑,再亲一下。亲完这下,再亲一下。嘴唇分开,看看岩桥慎一那副“一百下可是你自己说的”的表情,啪叽啪叽轻轻打了他两下。
……耍赖掀棋盘还行。
“今天我可高兴了。”
中森明菜若无其事,跟个孩子似的,高高兴兴晃动身体,“现场的工作人员们帮忙庆祝了一整天,从早到晚不断听到别人说‘明菜桑生日快乐!’,晚上连线《THE BEST TEN》,松下桑还读了歌迷寄去的祝贺明信片……”
一整天充实的不得了。
而且,晚上回来,还收到了这么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不仅如此,还和他见了面。
她喋喋不休,岩桥慎一耐心听着。
中森明菜说高兴了,闭上嘴,看着他,两人互瞪了几秒钟,她笑嘻嘻的催促,“慎一你也说点什么嘛。”
“生日快乐,明菜。”岩桥慎一说。
她“嗯、嗯”点头,“现在很快乐,最快乐了。”话到嘴边,欲言又止。只是眯起眼睛来,笑嘻嘻的看着他。
“怎么了?”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和他说,“今天没有吹许愿蜡烛。”
这语气,像个跟大人要东西的小孩。
工作现场的气氛,就算蛋糕上面有蜡烛,也不会真的对着它们许愿。何况,中森明菜现在想要吹许愿蜡烛的想法,跟别人不一样。
“吹蜡烛?”
念我三色却临轩
这个时间,也就只有去便利店,能买到小蛋糕,里面附赠同样袖珍的蜡烛。
中森明菜摇头,“不是真的要你现在去买蛋糕和蜡烛。”她扭扭捏捏,最后,伸手问岩桥慎一要他的打火机。
岩桥慎一拿出来,要递给她时,她反而摆摆手。
“你把打火机点亮,就是蜡烛了。”她仿佛异想天开,但不如说是拐弯抹角。
岩桥慎一拿她这孩子气的模样没办法,听她的,把打火机点亮。中森明菜闭上眼睛,两手捧着他拿打火机的手,真有个正在许愿的样子。
许完了愿,睁开眼,“呼~”的一下,把打火机吹灭了。
“许了什么愿望?”岩桥慎一好奇。
她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告诉你。”
可与其说许愿的蜡烛是那只打火机,不如说岩桥慎一才是那根系着她心愿的蜡烛。中森明菜低下头,额头去碰他的肩膀,“和你一起过生日最高兴了。”
她被翻涌的情绪弄得心里难受,想掉眼泪。
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明年也和你一起庆祝生日。”
他这根生日蜡烛,仿佛真的体会到中森明菜系到他身上的生日心愿,“到时,还给你洗一大堆照片。”
傲娇前妻请入怀
提到那堆照片,中森明菜一笑,“拍了那么多奇怪的照片。”
“不是都挺可爱的嘛。”岩桥慎一还是不服气。
她哈哈大笑,“知道了、知道了~”就当是在他眼里,自己怎样都很可爱就好了~随便他拍好了。反正不管拍多少,他都能洗出来。
中森明菜紧紧抱住他,不想松开。
尽管如此,明天一早就出发,到底不方便留在她这儿过夜。时间不早,岩桥慎一和她待了一会儿,准备回家。
中森明菜舍不得,从后面搂着他的腰,黏着他,一起走向玄关。
“我就像是你的包袱。”她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说了句傻话。
中森明菜笑嘻嘻的,语气轻松,像是在说两个人现在这个走路的样子。岩桥慎一听着,到底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和她说,“既然是我的包袱,那再重也不嫌。”
“嗯、嗯。”
她唰唰点头,脸贴上他的后背。心里明明正高兴,嘴上却说,“你觉得我重啊。”又胡搅蛮缠,故意曲解岩桥慎一话的意思。
“哈哈!”岩桥慎一笑起来。
知道她是故意的,也不拆穿,只是听着。
中森明菜脸贴着他的后背,手搂着他的腰,感受他的笑声带来的震动,嘀嘀咕咕,“我对自己现在的身材可是满意得很,该胖的胖、该瘦的瘦,要什么有什么,腰也很细不是吗?”
“……”她一说话,热气落在他的衬衫,又渗进去。
而且,说的还是这种话。
“慎一你不这么觉得吗?”她说完了,还问一问。
岩桥慎一没话说。有一半是对她的胡搅蛮缠无语,另一半是被她撩拨的心里难受。拿开她的爪子,把她拉到身前。
这只纸老虎眨巴着眼睛,对着他装模作样,挺胸抬头。
说她不是故意的,谁信呢。
……
今年的梅雨季像是结束的早一点,到七月中旬,天气就不像前阵子那样恼人。
星期五多云转晴,过后的星期六和星期天也都算是安宁的好天气。不像是福冈场和大阪场时那样,还要捏着把汗,随时准备应对雨水。
一准备户外巡演,团队的人就都成了天气预报员,时时把天气挂在嘴边。
巡演过一半,各种事都已经熟的不能再熟,正是状态最好的时候。这周的名古屋场,预定了要进行全场摄影,因而,场地的布置也跟前面两场不一样,到了现场,舞台上一站,先看到铺设好的摄影设备。
钢筋铁骨,让台上的美和酱看了,啧啧感慨。
才是彩排的阶段,看到这些,先觉得紧张了,“要是出了错怎么办?”
“还没开始演出,至少也先为了讨个彩头,说点好听的吧?”岩桥慎一无语。
美和酱想了想,觉得也是,点点头,去拍他的肩膀,“加油哦慎一君!请务必不要出问题!”
“……这话也原封不动给你一份。”岩桥慎一更无语了。
这家伙认认真真,“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总不能跟这么个笨蛋多计较。为了不被气死,岩桥慎一在心里默念。
“不过,昨天晚上,名古屋放送的录音,我就差点出了错。”美和酱挨着他,和他说东说西。
岩桥慎一问:“出什么错了?”
“是‘差一点出错’,”美和酱纠正,“所以是最后还是没有真的出错、完美结束了的意思。”她倒是振振有词。
行吧。岩桥慎一决定不问了。
“所以,”美和酱抬起头看看天空,“过后的演出,就最好不要出错,即使真的差点出错,也能把它带过去,完美结束……这样最好了。”
岩桥慎一听着。
“慎一君昨天晚上在东京有工作。”她说。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和索尼的酒井政利桑见面了。”
“大人们的酒会都说什么?”美和酱好奇。
这里所谓的“大人”,指的是区别于艺人的黑衣人。
“也没什么。”岩桥慎一道,“就是聊一聊业界的事。”
美和酱“哦”了一声,失去了兴趣。一听这些,她就像是个在上自己讨厌的课的差生,除了打哈欠之外别无第二个反应。
这反应早在意料之中,岩桥慎一也不觉得怎样。话题揭过去,两个人又说起别的来。
可是,聊了一大通别的事以后,美和酱忽然又把话题给拉回去。
“慎一君也是艺能界的大人。”
她看着他的侧脸,忽然认认真真说了句。
岩桥慎一又为她这跳脱的想法无语,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干脆没接这个话茬。
美和酱也不在意,若无其事地哼着荒腔走板的调子,抬头看着天空。过一会儿,看到形状奇怪的云,兴奋地大声叫岩桥慎一看。
休息的时间过去,彩排继续往下进行。
接下来的两场名古屋演唱会,顺顺利利。非但没有“差一点出错”,表现得甚至堪称完美。通过前面的几场演唱会,习惯了大型户外演出的模式,团队之间也磨合得恰到好处。
养精蓄锐了半个月,体力充足,嗓子也好好保养过。甚至连户外演唱会的天气,都非常不错。门票一售而空,观众们也非常热情。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名古屋场都是状态最好的两场。
……
名古屋场结束,接下来再去的,是美和酱的老家札幌。
巡演的地点和场次决定下来以后,美和酱就往老家打电话,告诉老家的亲朋好友,乐队要回去开大型演唱会。
札幌那地方地广人稀,歌手们轻易不敢在那里开大型演唱会。万一坐不满,又赔钱、又丢脸,里子面子绝对什么都不剩。
要安排美和酱衣锦还乡,札幌也只开一场而已。
不过,等到了札幌场开始订票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很快一售而空——
据说是买不到其他场次的观众,觉得札幌场更容易买到,特意买这一场次,到时权当去北海道旅游一趟。
连札幌当地的酒店,也随着札幌场的门票卖完,被预定了个干净。
为此,当地的正府还特意给乐队的事务所发了感谢传真,谢谢他们回去开演唱会。
这下,不仅门票卖完里子有了,面子更是大大的。
通稿达人岩桥慎一还没说什么,另一个通稿达人渡边万由美先已经行动起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她神通广大,甚至打算直接跟札幌那边协商,拿到正府的宣传赞助,在报纸上发通稿、借着演唱会的话题给当地旅游业打广告、顺便还给乐队打广告。
以曰本人的地缘情结,把DREAMS COME TRUE跟北海道联系在一起,只会让北海道人与有荣焉,更加支持他们这里出来的大明星。
岩桥慎一知道了她的计划,佩服她佩服得很。
大型演唱会结束过后,歌手也好,班底的人也好,都能先休整上一段时间。只有岩桥慎一,摘了长颈鹿头套,回到东京,就又若无其事当他的上班族。
回了东京以后,冈田有希子还给他打电话,和他说,父亲跟母亲去看了DREAMS COME TRUE的演唱会。
“非常~非常的精彩!”
冈田有希子转达父母想法的语气,像是自己亲眼去看了似的。
不过,也确实是在名古屋的演唱会结束以后,她主动打电话给母亲,询问她观后感想。一听母亲夸乐队,自己就心潮澎湃,迫不及待想告诉岩桥慎一。
“听你这么说,我可放心了。”岩桥慎一收下冈田有希子的好心。
冈田有希子在电话那头轻轻笑起来。顿了顿,还是想告诉他,“阳子酱和我说,跟事务所解约的事,稍微有转机了哦。”
为DREAMS COME TRUE的演出真心喝彩,以及为南野阳子真切担心。
两者之间有着微妙的相通之处,都包含一种朴素的情感。

v7bc8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708. 爲誰落淚讀書-sy5ql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说是小女孩,看着也有点中学生的样子了。
五官精致到仿佛是老天爷拿着尺子精心绘制出来的,看到这张脸,第一反应和“可爱”不沾边儿,就是纯粹的“漂亮”。
真不知道是怎样高颜值的父母、又或者是怎样受到老天爷眷顾的基因突变,才生得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而对岩桥慎一来说,广告牌上的模特,漂亮还是其次。盯着这张脸看,总觉得有点微妙的熟悉感。
尤其是那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透着几分似曾相识。
岩桥慎一站在那儿COS电线杆,盯着那块广告牌看了又看。回忆了一下,确定不是在东京见过这个女孩。之后,又想从广告牌上找到点信息。
但是,除了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信息之外,广告牌上,没有任何跟这个模特有关的文字。
以曰本人强烈的地缘情结,给当地的银行拍广告的模特,基本上来说,一定是九州出身。要么是九州当地自己捧出来、只在当地活动的明星艺人,要么就是老家在九州的明星。
岩桥慎一猜测,前者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毕竟,如果要请老家在九州、现在在东京打拼的明星,绝对不可能找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站在这儿,盯着广告牌一动不动,够显眼的。从岩桥慎一身边路过的人,偶尔向他投以一瞥,以为他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跟着看过去。
一块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牌?有什么大不了的?
岩桥慎一反应过来,也觉得这么盯着看没意思,收回视线,准备进去百货公司买游戏机。
他买了GAMEBOY,又选了几张游戏卡带,办完了此行的正事。下午,演唱会开场前,就能跟美和酱对战,见识一下她那自称“绝对不会输”的技术。
岩桥慎一心里颇有自信,绝对能赢得过那只翘尾巴的小狐狸——
上辈子他也是……
他脚步一停。
出了百货公司,岩桥慎一第三次看向那块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牌。
小女人 南宫祁
和他记忆当中那个女王气势十足、又辣又漂亮的天后滨崎步对不上号。这个洋娃娃似的小女孩,怎么看也不可能跟“霸气帅气”这样的词有关系,“洋气”倒是真的洋气。
可是,那双老天爷恩赐的、灵动到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却实实在在熟悉得很。
岩桥慎一看着广告牌上的女孩,颇有一种和旧情人分别十五年后,在街上偶遇一个跟她出落得有几分相似的少女的感觉。
又觉得那少女跟旧情人有着什么关系,却又疑心只是一场误会。
……
中午,岩桥慎一自己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回到酒店,等着出发去会场的时间。
不可思议的迦勒底
把GAMEBOY和游戏卡带都收进包里,要随身携带的东西也都收拾好,岩桥慎一想了想,拿起电话,给随行的唱片公司办事员打电话——
他自己唱片公司的办事员,而不是索尼那边的。
毕竟是出远差,还要一口气在福冈待个三四天,中间如果有什么事,还是带个自己人放心,使唤起来也方便。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糊妻 安沐夏
不多时,办事员到他的房间里来。
突然叫他过来,办事员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吩咐,结果,岩桥慎一却让他去帮忙打听,福冈中央银行某只产品的广告模特的资料。
办事员猝不及防,岩桥慎一若无其事,“总之,就交给你了。”
使唤的是自己人,而不是渡边万由美或者索尼那边的工作人员,让岩桥慎一行动起来更加方便随意。
还不知道那个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这种时候,他格外不愿意被第三者知道自己的动向。
办事员收到任务,准备回去办事。
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正遇上从外面高高兴兴回来的吉田美和,赶紧和她鞠躬打招呼,“吉田桑。”
吉田美和脚步一停,看看办事员,打量了一下,意识到他是从岩桥慎一的房间里出来。也冲他点头还礼,“你好!”
打完招呼,她露出招牌的笑容,举起挂满购物袋的胳膊,和他挥挥手,“辛苦了哦!”
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办事员看了,不禁觉得,吉田美和真是随和近人。
都市邪尊
……
只有跟她朝夕相处共事的人,才知道她是如何的耗子扛枪。
玄虚乾坤
差十分钟两点,事务所随行的工作人员给岩桥慎一打电话,告诉他,准备出发去现场。过一会儿,工作人员还没来叫他,美和酱先跑过来找他。
“我和娜美酱、莉酱,三个人一起去了天神的商店街。”
岩桥慎一看着这个抓紧最后的出发时间,还要在他房间的沙发上小坐一会儿聊五分钟的美和酱,“去那么繁华的地方,没有被认出来吗?”
今天还是乐队演出的日子,福冈正聚集了一大堆乐队的粉丝。
直到现在,美和酱还是没什么自己已经红了的自觉。
“当然~被认出来了。先前经纪人桑叮嘱过,不能随便给人签名,所以就和最先过来打招呼的人握手了。”
未经允许,不能随便乱给粉丝签名。是业界不少事务所给艺人定的规矩。
英雄联盟之王座传奇
虽然也不是那种不能违反的铁则,偶尔遇到一两个路人、或者去吃饭时餐厅的老板拜托之类的,签了也就签了。
但那种被团团围住的场合,签名是绝对禁止的。
“结果,人越来越多……”心大如美和酱,回想当时的场面,也为自己捏一把汗,“还好不是一个人出去。”
捏完这把汗,又跟岩桥慎一炫耀,“好不容易逃走以后,就去买了帽子和墨镜,有点装腔作势的继续逛下去了。”
“下次可不能就那么出去了。”美和酱总算开始有了自己是女明星的自觉。
“……”岩桥慎一对这个家伙的粗线条佩服得很。
—————
美和酱看看他无语的表情,眼睛使劲儿瞄他,“怎么了吗?”
岩桥慎一摇头,故意说:“我就轻松多了,随便怎么逛都没关系。”
“嘁。”美和酱不以为然,“连这都要炫耀,慎一君是小孩子吗?”
难得在监护人面前也反过头来摆一摆架子。她格外珍惜这大好机会。
岩桥慎一决定不理她,拿起自己的包,“对了,我买GAMEBOY了。”
“真的?”美和酱跃跃欲试,“等下来对战吧!”
他们两个聊得开心,工作人员过来叫门——反正门也没关。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着演唱会举办的场地出发。沿途一路,越是靠近广场,就越能体会到几万人聚集到此的实感。
此时,虽然天空没有完全放晴,但也并没有雨点落下来。
进后台之前,美和酱站在场外,抬头看看天空,伸出手来感受一下,高高兴兴跟岩桥慎一说:“晴天娃娃奏效了。”
都市全能至尊 和尚用潘婷
高兴完了,看看还空荡荡一片的会场,想起过会儿要有几万人到这儿来,胃里抽搐了一下。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岩桥慎一看了看她带着笑的脸。
美和酱伸过手去,拉住岩桥慎一的手,“等会儿真的有两万七千人等着我们?”
岩桥慎一点头,“那当然了。”两个人手拉着手,往后台里走,“不光如此,还是只为了我们而来的、是只属于我们的观众。”
美和酱“诶~”了一声,故意挖苦他,“听着可真得意。”
后台的走廊有点窄,且人来人往,他们两个手拉着手,走起路来不免目标过大。岩桥慎一把手松开,先她一步往里走,“演出结束,还有烟花可看呢。”
六月的烟花,正好当个夏日花火大会的序幕。
要开就开全国户外巡演、在演唱会结束的时候放烟花。
因为我们是DREAMS COME TRUE,所以,许下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美和酱看着岩桥慎一的后背,往事历历在目。她忽然把手贴上去,两手推着他往前走,“快点、快点~慎一君不是买了GAMEBOY吗?快来对战吧!”
“我可绝对不会输的!”她自信满满。
然后,接下来,在小赢了两把以后,美和酱就开始了被岩桥慎一狂虐的游戏之旅。
岩桥慎一玩性上来,面带微笑,“游戏也挺好玩的。”
美和酱输到头昏眼花,去找中村兄搬救兵,把GAMEBOY交给他,怂恿两个曾毅互斗。
总觉得,她在内心深处,期待着能唱一次《停止争吵》。
开场的时间到,观众开始检票入场,播送观看提醒的喇叭声响彻整座广场,待在休息室里也听得清清楚楚。
岩桥慎一和中村兄对战了两局,不约而同放下游戏机,开始做演出前的准备。
美和酱自己,也翻看着演出流程、小声哼歌,记住自己写下的歌词。哼着哼着,突然间走个神,又冒出两句新旋律,就拿过便携的录音机,把它录进去。
开演前四十分钟,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换好演出的服装。开演前二十分钟,乐队三人和参与演出的另外十七人,聚到一起,为开演打气喊话。
五座城市、十一场演出,开演前的喊话动员由这次演出团队的人轮流负责,打头阵的第一场、就由乐队的队长岩桥慎一来说。
“今天是巡演的第一场,在这里就预祝演出能圆满举行。大家一起加油吧!”
“噢——!!”
岩桥慎一说完,众人手拉着手,齐声响应。
而后,岩桥慎一和中村兄动身离开后台,移动到他们接下来演出要登场的位置候场。那条贯通全场的、长长的花道自有玄机,够他们在不被观众发现的时候,暗中移动。
神武天穹 程小西
DREAMS COME TRUE第一次户外巡演的第一场,这就开始了!
……
六月的白天已经很长,傍晚五点钟,天空本该还透着亮,不过,因为天气不晴朗的缘故,现在看着已经擦黑了。
但对演唱会来说,稍微暗一点的天色,反而更添一点气氛。
两万七千余张门票一售而空,整座会场,被规划成一片一片,但无论哪一个区,看着都满满当当。
正式开演前的Intro响起,宛如战斗之前的热身,观众席开始躁动起来。
支援的巡演乐手们先登上那座圆形舞台,在自己的位置各就各位,演奏起来——只有其中一台键盘空着。
气氛酝酿的差不多,观众们已经熟悉起了现场的节奏时,忽然,花道的一端、观众席里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背着贝斯的中村兄出现在花道上,自然而然加入到伴奏之中,笑眯眯的和观众席打招呼。
花道那一端的欢呼刚有所平息,花道的另一端,又响起不输给刚才的欢呼声——宛如两边正在打擂台。
每个人都有绝望的时候
出现在花道另一端的,是乐队的长颈鹿男。
他用一把肩背式的键盘合成器,同样一边演奏、时不时和观众打个招呼。戴着长颈鹿头套的人,出现在舞台上,一时给现场的气氛,添了一点梦幻感。
贝斯手和键盘手各从花道的一端、向着舞台的中间走去。所过之处,如同火苗沿途亮起,带起观众们的欢呼声。
而在热烈的欢呼声里,仍带有一丝的克制——
这个舞台绝对的中心人物,在哪儿呢?
仿佛是在回答观众一般,岩桥慎一和中村兄走完这段花道,在接近圆形舞台的地方停住脚步。
而在此时,圆形舞台的机关打开,乘坐升降机的美和酱缓缓升上舞台。
“噢噢噢——!!”
绝对中心人物的出现,瞬间把现场的气氛给推上顶点。观众们丢掉那一丝的克制,为美和酱送上欢呼。
可这还远远不够——
只是升上舞台仍远远不够。
美和酱身上绑好了安全设备,威亚带着她继续升起、越升越高。
只是让观众丢掉克制还不够,要让他们心甘情愿送上比起热烈更加热烈的欢呼——
岩桥慎一抬起头,仰望升起在半空中的美和酱,等着她打出开始的手势。
升起在半空之中,美和酱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感到兴奋。仿佛自己生来就有翅膀,而现在她拍打翅膀、终于可以展翅翱翔。
她往下看,观众席显得离她更远、但似乎被她看得更清楚。
两万七千个呼喊着她的名字、为她而来的观众。
梦想实现了一个又一个。
她的目光扫过正对着她的、台下的岩桥慎一。
长颈鹿男背着键盘,仰视着她。离他正远、而他戴着头套,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的表情。
可即使如此,当她看着岩桥慎一时,就相信岩桥慎一也正看着她。
她不是生来就有翅膀、是岩桥慎一给了她另一半的翅膀。
她把话筒举到嘴边,抬起右手、打出演出开始的手势,唱出了第一首歌的第一句: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
比热烈更热烈的欢呼声响彻整座广场,仿佛也能响彻云霄。
长颈鹿男为她演奏着、为终于飞起来的她演奏着。能飞起来的小狐狸、演奏着乐器的长颈鹿男,再没有比这更梦幻的场景了。
美和酱鼻子一酸,眼泪涌出眼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