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精品玄幻小說 《定河山》-第四百五十八章 林含煙的轉變看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看着林含烟有些苍白的脸色,知道她眼下恐怕出了一些心结的黄琼,没有放她单独回院子。而是几乎是半强制的带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内。待回到自己屋子后,黄琼一把将林含烟抱起来放在床上,自己也躺在林含烟的身边,一只手则紧紧的搂着她腰。
微微沉默了一下后才道:“含烟,你现在知道真相,是不是一直在恨我欺骗你,而没有早一些告诉你。现在我们又有了这样的关系,等你知道他实际上是被慎妃给欺骗了,感觉到自己对不起他?甚至还将很多本不应该属于自己承担的东西,都归结于自己身上。”
“含烟,这件事情其实你想多了。首先,此事一直到活捉易瑛之前,我所知道的都是从二哥口中得知的。一直到易瑛被我放走之前,我才知道慎妃的真实身份。但那个女人太过于狡猾,她的话我没有查证之前,我是不太敢相信的。没有证实的事情,我怎么能与你说?”
“直到昨儿,我从慎妃母女口中诈出这个事实。二哥已经往生,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告诉你真相与否,并不能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这件事情我没有必要瞒着你。至于你感觉有些对不起二哥的感觉,则更是实在有些荒唐。”
“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他、对不起他的只有慎妃一个人。先不说,慎妃是否欺骗了他。咱们就说,他与你成亲在前,与慎妃私通在后。可自从你们成亲开始,一直到二哥服毒自尽。却从来都没有进过你的屋子,更别提与你行过夫妻之事。”
“宁愿找一些,与慎妃或是神似、或是型似的女子作为侍妾,也不愿与你同房。这足以说明他早在见到慎妃那一刻开始,就从来都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他冷落你这么多年,又何来你对不起他一说?含烟,是他对不起你,并不是你对不起他。
“慎妃欺骗他,是慎妃与他之间的事情,对你带来的除了伤害,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我这个二哥何等聪明,以他的能力,恐怕早在被蜀王控制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猜出慎妃与他的关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只是他当局者迷,不愿相信或是不愿往哪方面去想罢了。”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二哥自己出的问题。若是他能自律,面对慎妃的勾引不动心,以他的能力又岂会钻入蜀王的圈套?最终搞得自己身败名裂?他都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你又何必在这件事情上,为他背上一些本与你无关的包袱?”
“含烟,你是我的女人。虽说现在我还不能给你名分,但早晚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让你留在我身边的。至于慎妃这件事情上,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处理她,我便怎么处理她。如果说只有杀了她,才能解决你心中的枷锁,那我除了她便是。”
黄琼的话音落下,林含烟却只是将脑袋伏在黄琼的口中,没有回答他。直到良久才幽幽的道:“你说的对,这件事原本就怪不得任何人,是你二哥自作孽。若不是他一厢情愿,又何苦走到那个地步?至于那个女人,也犯不上杀了她来脏了你的手。”
“她甘心作为蜀王的棋子,做下了这么多的孽障,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段姐说的对,一刀杀了她,反倒是成全了她。还不如让,就如现在这般,每日活在真相被揭开的惊恐之中,生不如死更加的痛苦。更何况,宋王虽说是一个草包,可德妃却是一个麻烦。”
“德妃这个人,大的能耐根本没有。能依仗的,不过是娘家的势力罢了。可她的那些小心机、小手段,虽说对你形不成太大的威胁,可总归是一个麻烦事情。还是留着她,让她与德妃去打擂台吧。就算帮不上你的大忙,可至少可以减少一些小麻烦。”
“现在看,那个女人的心机和手段,德妃可是远远的不如。留她在宫中,可以分散一些德妃的势力。现在对你最麻烦的不是别的,而是现在不知为何突然举家离开的袁家。这事不处理好,对你的现在和将来都是一个麻烦。想想,开国以来多少世家都败落了。”
“甚至一度有过,本朝无百年勋贵之家的说法。。可袁家这百余年来,历经整整八代帝王,除了当年淮阳之乱时避祸不出之外,而始终荣宠不衰,甚至隐隐有成为本朝第一大道门的趋势。做到这个地步,绝对不是只为天家,看看星象、算算卦便能做到的”
“我知道,皇上给你指婚桂林郡王府郡主,其中的意图绝对不会那么简单。而桂林郡王府对你来说,福祸还未必。若是你真的能娶袁宝儿,得到袁家的助力,对你来说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只是现在袁家突然离京不知去向,这件事只能暂且撂下了。”
听着林含烟的这些话,虽说表面上还很平静,但黄琼在心中却微微一笑。现在的林含烟,与在郑州时还略有不同,开始全心全意的为自己打算。如果说在郑州,她的心思只是部分在自己身上。但现在,在她的心中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她的男人。
林含烟本身就是一个很聪慧,也很理智的女人。而出身名门,又做了这么多年景王妃的她,眼光远不是何瑶等诸女可以相比的。与之相比,段锦虽说也因为出身的原因,眼光并不差。可性子多少有些大大咧咧的段锦,在心思细腻方面却是差的太远了。
不说别的,就这一番分析下来,别说自己身边的几女,根本就无一能够做到。便是就连自己,都要略感下风。对于林含烟的这个分析,黄琼微微点了点头。不过看着眉头有些微微皱起的林含烟,却是淡淡一笑道:“含烟,其实这事也没有什么。”
“既然袁家刻意的躲开,那么咱们就等他们来找咱们。我就不信了,他们袁家对这件事情,就能真的沉住气,真的能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而且以袁宝儿的性格来说,除非她们将袁宝儿关了紧闭,否则那个丫头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那个丫头刁钻古怪的很,虽说对她了解不多,可几次的接触哪怕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这次被我无意之中夺了清白,吃了平生恐怕最大的一次亏。以那个丫头的性子又那里会甘心?她早晚都得会找回来的。”
是曾相恋 秋与红枫
“所以,咱们现在等着便是了。含烟,以后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更不要活的那么累。你就安安心心的陪着我,照顾好花朵,过好咱们的日子便是。记住,无论外面有什么狂风暴雨,都有往后余生都会为你遮风挡雨的我在。我会陪着你,还有瑶姐他们一直到终老的。”
说罢,看了看原本紧锁着的眉头,总算有些舒缓过来的林含烟。感受着怀中佳人的柔软,知道虽说自己的话,林含烟听了进去。可在内心之中,肯定还在为自己而担忧。至于慎妃与蜀王的事情,她心内未必也真正的放下。不管怎么说,她与自己的那位二哥,也是十年夫妻。
现在知道,景王成了这场惊天骗局之中,最大的受害者,以林含烟一向都很细腻的心思,心中要说一点点难过都没有,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也许原本她对景王是爱恨交织,但现在爱虽说没有了。可心中恐怕对景王的感觉,会更加的复杂。恨肯定还有,不过更多的还是可怜。
为了转移林含烟的视线,不让她在这么胡思乱想下去。黄琼翻过身,一把将她压在身底下,轻轻的吻了吻佳人的小嘴,手也开始不断的大肆作怪道:“含烟,我可是有些日子没有亲近到你了。现在就你我两个人,正好选日不如撞日。”
感受着黄琼不断作怪的手,林含烟不由得有些恼火的道:“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骨?昨儿刚经历了那件事情,姐妹们都还在担心你的身子,这次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色是 刮骨刀的道理,你也不是不知道。怎么现在又想了?”
“不行,现在你的身子骨要紧,做那个绝对不行。更何况,现在还是大白天的,这满府都是奴才。若是被人看到了,我还怎么做人?你传出去以叔偷嫂,又会让别人怎么看你?你还要不要名声了?你若是真的想要,晚上我和锦姐一同好好的陪你。”
对于林含烟的拒绝,不想在让她去琢磨那些事情的黄琼,又那里会停下来。轻轻抓起佳人的手向下伸去后,黄琼笑道:“含烟多虑了,我现在可是感觉到精力旺盛的很。别说一个含烟,哪怕就是再来昨儿那样的事情一次,也是不打紧的。”
“我这府中,可不是永王府那样漏洞跟马蜂窝一样。在我的府中,便是被奴才们看到了,又有那个奴才敢多嘴?况且,只要有含烟在,名声算个什么?哪怕就是做出唐明皇那种,君王从此不早朝的事情,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说罢,也不管不顾的狠狠吻上了林含烟的小嘴,作怪的手更是毫不客气。虽说担心他的身子,一直都想要拒绝。可一个林含烟,又那里是他的对手。只挣扎没有多大一会,衣衫已经被解开,只求黄琼别把自己是折腾太狠的她,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一番风雨下来,直到将林含烟折腾的一丝力气全无。又抱着佳人很是温存了一会,才有些意犹未尽起身穿衣的黄琼。温柔的吻了吻,正用恨铁不成钢眼神,看着自己的林含烟。又体贴的掖了掖背角后道:“什么都不要去想,就在我这里睡一觉。一会,我让瑶姐来陪你。”
尽管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可刚经历了一番云雨,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再加上昨晚几乎一夜都没有睡,又刚刚知道了一幢惊天秘闻,实在有些犀利交瘁有林含烟,实在耐不住满身的疲惫,瞪了黄琼这个始作俑者一眼后,最终还是沉沉的睡去。

9m0iz火熱連載小說 定河山 愛下-第四百四十八章 算個屁相伴-61m5l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提起黄琼与吴紫玉在一起时,那种异样的经历,何瑶道:“道家虽说是正统武功,但却有阴阳双修一说。你是男人,身子自然是至阳之体。她纯阴之体,你与她同房正是阴阳交汇,对修炼内功有很大的帮助。其实若是有双修法门,我们都可以与你同修。”
“虽说比不上她的纯阴之体,却可以一样增进内力。只可惜,无论我或是段姐的所学,都是纯粹的正统武学,对这种有些走偏门的修行之术都没有接触过。否则,不仅你的内力会有很大的好处,我与段姐的修为也是一样有好处的。”
“其实她也算是幸运,遇到的是你。若是遇到那种修习邪功的人,她这种体质正是最好的炉鼎。那些人为了加快内功进展,一味的只知道采补,能将她给活活折磨死。幸而,刘虎虽说习武成痴,可与江湖人交往的不多。”
“若是被那些修习邪功的人发现了,她们一家估计早就没有性命了。有些人在这事上,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当年,我与段锦追杀漠北十二狼时,曾经在他们的巢穴里面,见过一个这样体质的女人。为了增加内功,那些家伙就连那个女人来月信时,都不肯放过。”
“被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原本芳华不过二十多岁的女人,苍老得犹如五六十岁一样。救回来后,连两天都没有熬过去。她能这些年没有被人盯上,不是一般的幸运。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些,别太频繁了。”
误落帝王榻:皇的奴妃 瘦比黄花
九星轮之修罗劫 修罗之泪
捡个相公来养我
“这种事虽说对你内功修为大有好处,可她不通武功,你又不懂双修之术,只是吸取不知反哺。次数太频繁了,对她身体是有一定伤害的。也幸好,你只不过是为了贪欢罢了,否则她恐怕早就已经受不了了。真没有想到,你做出这种有些下作的事情,却歪打正着的。”
“无意之中,突破了你内功修行上的阻碍。真不知道,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想想办法吧,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双修的法子。她虽说不通武功,可如果与你按照双修法,却可以保持容颜。否则这样下去,就变成了你一味的采补,对她来说伤害很大的。”
重生之花间猎狩
说到这里,何瑶白了黄琼一眼,附在他的耳边恨恨的道:“这次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这么一个极阴体质的女人与你同房,你的内功修行今后更可以事半功倍不说。听你说那些事,她还有女人十二大名器中的重峦叠翠。怪不得,她不喜欢与刘虎同房。”
“具备这种名器的女人,要是情调不够,直来直去的话就跟上刑没什么两样。还有,身怀这种名器的女人,后面九成都是玉涡凤吸,也是女人中可遇不可求的极品名器。只可惜,刘虎那个人什么都不懂,遇到了这么一个极品女人没有发现,最终被你占了便宜。”
原本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黄琼,今儿却没有想到在何瑶这里得到了答案。听着何瑶的话,才恍然大悟。虽说他不知道什么是重峦叠翠,可仔细一想与吴紫玉在一起的感觉,可不是正是那样。至于那个玉涡凤吸是什么,不用何瑶去解释,黄琼也多少有些明了。
不过对于何瑶为何懂得这些,黄琼却不是一般的好奇。要知道,何瑶可是那种极为传统的女人,所学的也都是正统武学。恒山派自然不用说了,即便是白沙堂虽说最终走了歪路,可其武学也是正统武学。这些玩意,何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见到黄琼一脸的好奇,何瑶恨恨的掐了他腰一把后道:“我怎么知道这些?当年我与段锦格杀了漠北十二狼,在他们的巢穴里面发现了一本书。段姐是堂堂大理国公主,自然不屑于漠北十二狼的钱物。可白沙堂不行,除了收徒、护镖、为大户人家护院之外,没有别的进项。”
“我义父早些年练功时候又受了内伤,一直都需要名贵药材控制伤势。富人有富人的过法,穷人也有穷人的过法。我虽说性子并非是贪婪之人,可是为了义父也只能做一回贼了。反正漠北十二狼一向是无恶不作,他们留下的那些钱也都是不义之财。”
“所以,漠北十二狼的那些财物,我便打包回白沙堂。却没有想到,在那些财物里面发现了一本书,里面记述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采补一类的东西,那个时候好奇就看了看。只是看罢后,感觉那种书写的东西,实在太过恶心了,便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听罢何瑶的解释,黄琼微微一笑,却是并未说什么。心中却是多少有些叹息,那本书若是留下多好。自己虽说不会做那种恶人,可没事的时候看看放松一下也好。不过想来,以何瑶的性子能把那本书看完再烧,而没有看第一眼便即刻少了,估计也是多少有点好奇心。
侯 門 醫 女
不过虽说有些心痒痒,但黄琼知道以吴紫玉天生保守的性格,未必肯让自己尝试。所以,他倒也没有想太多。与何瑶又亲热了一会后,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的黄琼,还是离开了何瑶的屋子。当离去时,看着又拿起账本的何瑶,黄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话都说出来。
其实黄琼很清楚,皇帝给了诸女重赏,却将英王府的岁赐给免了,这是变相在敲打自己。告诉自己,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尤其是在眼下,自己实际上已经与桂林郡王府定亲的情况之下,身边的女人数量至少现在是不能在增加了。有些面子上的事情,该做到也得做到。
给诸女重赏,虽然还没有明说,也就说明皇帝至少变相承认了,诸女侧妃的名分。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正式娶妃,所以名分还定不下来。扣了自己的岁赐,则是给自己一个严重的警告。皇帝用这种方式敲打自己,黄琼其实也很无奈,但却又无可奈何。
海贼里的满级玩家
担心何瑶的身体,最终黄琼还是将此事给压了下来,没有当着何瑶面说出来。而回礼的事情,虽说黄琼一锤定音。不过对于黄琼的决定,何瑶总是感觉到实在有些太少了。最终还是从林含烟在景王府私藏之中,交给黄琼的那部分,挑选了两把玉如意,加入到了回礼之中。
大舔狗时代 幼儿园大宝宝
对于何瑶的这个做法,黄琼尽管想要告诉她。她想添加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送玉如意。那玩意虽说不值什么钱,可在天家却有特殊的意思。对于勾心斗角并不擅长的何瑶,并不清楚玉如意在天家蕴含的意义。更不知道别说自己现在一个亲王,便是皇帝都不轻易拿它赏人。
送给永王倒是无妨,反正自己也对他曾经有过类似的承诺。可送给沈王,却很容易让自己这位八哥想歪,误以为自己对他做出什么承诺来。只是看着兴致勃勃的何瑶,黄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何瑶一心是为了自己打算,送了就送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何瑶虽说是无心之举。但送给沈王的那柄玉如意,倒是正好与自己送给沈王那两套书,也算是相得益彰。希望自己那位八哥读过,自己送的那两套别有用意的书,在加上以自己名义送出去的那柄玉如意后,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
不过在年前这段时间,闲来无事的黄琼,比照前世女性内衣样式,专门找女裁缝给自己所有的女人,甚至包括那些波斯舞姬在内,制做了一批与前世相同的内衣,作为自己特别的年礼。虽说前世那种挂钩难寻,但不是没有替代品。至于尺寸,则早就在他心里面了。
只是当他这些东西送出去,遭遇到了诸女一番大白眼。尤其是段锦,更是狠狠的掐了黄琼一顿。但白眼归白眼,可当诸女穿上后,在换上黄琼让人做的,开衩都快要到腰上的旗袍,那种视觉上更加活色生香的感官,让黄琼感觉到一切都值得了。
尤其是诸女丰盈的程度,都不用加现在没有地方找去的海绵垫。穿上这些贴身衣物后的诱惑力,让黄琼更加的乐此不疲。而对于诸女来说,虽说黄琼拿出的这些东西,让她们都感觉到很猥琐。可这些东西穿在身上,确实比现在的兜衣穿着舒服,最终倒也默认了。
只是让黄琼有些沮丧的是,吴紫玉虽说接了那些贴身衣物,可那种旗袍却是死活不肯接。便只是单独在房内穿给黄琼看,都死活的不答应。旗袍都不肯接,那个什么玉涡凤吸就更不会让黄琼尝试,搞得黄琼心痒无比却无可奈何。
相对于让何瑶很是头疼的永王与沈王,送来的有些贵重的那些年礼。官员那边,原本倒是好解决的多。黄琼早就有定制,各级官员送来的拜帖可以收,但那些送来的孝敬,只要超过一百贯钱的一律不得收。这是黄琼定下的铁律,便是何瑶都不敢违反。
既然黄琼定下的规矩,原本就不是贪婪人的何瑶,就更不会去收。而且对于何瑶来说,有了黄琼定下的这个规矩,也省心了不少。一百贯钱的礼就算收了,可回礼毕竟要省事的多,有些干脆就直接打赏钱就可以了。只是无论是黄琼,还是何瑶都忽视了那些官员的无耻程度。
皇帝心中的想法,虽说还没有昭告天下。可眼下朝中的形势,这满天下的官只要不傻到家,都知道这位英王现在圣眷正隆,在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很。成为下一任储君的机会,几乎在九成以上。所以,一过腊月二十,黄琼府门前送年礼的官员推都推不开。
虽说英王明确表态,来送年礼的官员一个不见,并明确规定超过一百贯的年礼一律不收。但对于那些抱着即便是见不到人,可只要在礼单上留下姓名,让英王知道自己来过,就已经足够的官员来说,这些事根本就不叫事。若是英王不知道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大事。
神話 版 三國 宙斯
至于当初黄琼在郑州大杀官员,与那些文官结下的所谓梁子,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的,几乎被所有人都刻意的给忘记了。同年和同乡,哪怕是亲戚掉了脑袋算个屁,反正掉的又不是自己脑袋。与那些旧账相比,自己在这位眼下炙手可热的新贵,面前留个好印象更为重要。

508ug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定河山》-第四百四十七章 早就看出來了讀書-1ezdo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黄琼的这个回礼,说实在的看起来很多,可实际算根本就不值钱。便是送给永王的,与永王送过来的东西相比,几乎连一成都达不到。看着有些不太相信的何瑶,黄琼将女人抱在怀中,轻轻吻了吻佳人的小嘴后笑道:“七哥送的这些东西,并不是真要咱们的回礼。”
“他要的,不过是我一个不计前嫌的态度罢了。前次他在蜀王的事儿上摆了我一道,怕我今后收拾他。自己开口,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个七哥,虽说脸皮厚了一些,可毕竟还没有厚到一定程度。所以才借着送这个所谓的年礼,试探我现在对他的态度,外加讨好、求饶。”
“咱们若是一对一的送回去,估计得把那个家伙吓个半死。一千斤挂面、一千斤鸡蛋,是给他一个警告。他的一些小动作,我可以当做没有看到。但在大是大非上,他在给我分不清里外,就让他趁早滚得离我远一些。那一千斤核桃,就是告诉他今后长点脑子和心眼。”
“念兄弟之情这不是什么毛病,我也很看重他这一点。可念兄弟之情,也要分什么情况。对某些杀兄灭弟之事,都能做出来的人,还念兄弟之情那是养虎为患。给他提两幅字,是告诉上回那件事情就此揭过去了,今后该怎么处还怎么处。”
“原本还想着送他一柄玉如意的,可看到瑶姐为回礼的事情如此犯愁,那就还是算了吧。那个家伙糊里糊涂,用不到给他太好的东西。三样东西,让他长长记性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兄弟,也不过是在向我表面一个态度,回礼多少他们也无所谓。”
“反正他们送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一些山珍野味什么的,都不值钱。对了沈王那里,除了不要送核桃之外。回礼的时候你去我书房,挑选那套陈扶版的《世说新语》,还有那套隋版的《北齐书》也加进去。这两部书,让我这位八哥好好体会一下其中的意味。”
晴空
红楼征文之王熙凤在私企
鬼兵异传 有虚无虚
“再说,我那两套书,都是出宫之前母亲送给我的,外面市面上可是找不到的绝版书。虽说在普通人眼中不值钱,可在读书人的眼中可谓是价值千金,绝对不比沈王送给咱们的那些东西差。他既然喜欢读书,那就送给他好了。”
听到黄琼给的这番回礼,何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这是不是不太好?要不,那柄玉如意还是加到永王的回礼中去吧。沈王那里,我在斟酌一些其他的东西。只送那些鸡蛋、挂面和核桃,多少有些不是太地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
“若是传出去,别在让人笑话咱们只进不出。虽说都是自家兄弟,可今年是你出宫第一个年,太小气了总归还是不太好的,别再让人看了笑话。若是钱不够的话,皇上不是还赏赐给了我那么多的钱吗?实在不行,也填进去就是了。反正只要有你在,也不会穷到我们娘俩。”
看着面前连皇帝赏的钱,都要拿出来贴进去的何瑶,黄琼心中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的将她抱到怀中,狠狠的亲吻了一番,直到将何瑶吻得有些意乱情迷后,才道:“瑶姐,论兄弟感情这没有错,可瑶姐你别忘了,咱们这不是普通人家,是在天家。”
“老爷子现在,估计更希望我做一个孤臣,而并不希望我与诸兄弟走的太近。若是回礼多了,这马上过年了,又何必给老爷子添堵?反正论兄弟感情,也不在这一次,今后机会有的是。老爷子赏的那些钱,你自己留着就是了。今后,对自己别总那么吝啬。”
黄琼的这番话,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有点天真了的何瑶,小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将脸贴在黄琼的胸口,有些自责的道:“我真没有用,什么都帮不上你。若是段姐和林姐在就好了,在这种事情上,她们一定会帮你出一些主意的,至少不会像我这么坐蜡。”
听着何瑶有些愧疚的话,黄琼却是道:“瑶姐,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每个人与每个人,自幼成长的经历,让每个人都会有各自不同的长处。段姐是大理国长公主,哪怕是一个蕞尔小邦,可毕竟也是一国公主。对政事上自然要熟悉,而且对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也不陌生。”
“林姐是官宦之女,后来又成为亲王正妃。虽说这个亲王妃,一直都是一个名义,可毕竟做了亲王正妃这么多年,中间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有些东西肯定要比你熟悉。而瑶姐,你生性节俭、为人善良、性子温和,是一个持家的好手,也是你们姐妹之中的好大姐。”
梦魇逃生 苍润
np 文
“过几个月,我也相信你更会是一个好母亲。只要有你在,我走多远都不会担心后院起火。这个家交给你,我是最放心的。而对于我来说,身后更需要你这样的女人。至于段姐,虽说对勾心斗角的那些事情不陌生,可也许是自幼深受父母宠爱,性子却有些大大咧咧。”
“这个家,若是交给她来管,恐怕用不了半年咱们阖府就得去讨饭去。至于婉清和杏儿她们几个还年轻,性子是什么样的,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你不要总这么自责。你只要记住,把这个家持好了,就是对你相公最大的帮助。”
“瑶姐,我这个不是安抚你,我说可都是实话。以后可不许在自哀自怨了,记住,你们每个人在我心中都是独一无二的。有你们在,这座英王府才是一个家。所以,你们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不过瑶姐,我还是希望你多读一些书,给咱们的孩子做一个榜样。”
黄琼的话音落下,依偎在他怀中的何瑶,抬起头看着黄琼真诚的脸,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而看着面带娇羞的何瑶,感受着怀中佳人身上,为了哺乳做准备更加丰韵了不少某些部位。自回到京城后,就因为何瑶怀孕,未在与何瑶欢好过的他,着实有些冲动。
汉末之中华崛起
只是当黄琼的手,放在何瑶的丰盈上时。已经感觉到黄琼变化的何瑶,尽管也有些情动,可终究还是理智尚存。连忙按住了他有些不规矩的手,也一样气喘吁吁的道:“等孩子生下后,我在好好陪你好吗?现在不行,不能伤了孩子。”
听到何瑶提到孩子,立马就冷静下来的黄琼连忙松开手,只是静静的抱着何瑶,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瑶姐,是我有些失态了。只是太长时间没有与你亲近了,实在有些控制不住,差一点伤到你,也伤到咱们的孩子。”
黄琼有些歉意的话,让何瑶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何瑶从黄琼身上下来,低下身子便要张开小嘴。只是她的动作,却被黄琼给制止住。又被黄琼重新抱在怀里,摇摇头爱怜的道:“瑶姐,你不要为了我勉强为难自己。没事的,冷静一会便好了。”
为了转移何瑶的注意力,黄琼连忙道:“刘夫人那里,该给的东西你想好没有?刘兄留在郑州,过年肯定是回不来。在这上面不要小气,你多准备一些打赏的东西和钱,千万不能让刘兄一家寒心。嫂夫人和两个孩子,也要给做新衣服,要用好一些的皮子。”
对于黄琼的话,何瑶点头道:“放心吧,不仅准备了,还准备了两分。明面上是一千贯钱,金银各两锭。猪羊各一口、三斤的鱼三十尾,鸡鸭鹅各十只,獐狍各一只,各色缎十五匹,炭五百斤,都是比照着司马老先生一家来的。给几个孩子,都各自做了五套新衣。”
道心伏魔录 陌夏秋枫
“可私下我还单独按照段姐与含烟,还单独给准备了一份。首饰头面金、玉各一套,各色绸缎十匹。金两锭、银五锭,给她制备了一套貂皮袄子。首饰和貂皮袄子,没有敢准备太好的,怕别人看到了起疑心。所以金银方面,就多给了一些。”
提起吴紫玉,何瑶白了黄琼一眼,幽幽的:“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行了,你放心吧,该准备的都给准备了。只是你注意点,有些事情别做的太张扬了。毕竟嫂子与我们不同,你避着点院子里面的奴才,若是有些事情传出去,那是要逼死人的。”
何瑶的话音落下,黄琼不由的有些愕然。自己还以为去吴紫玉那里做的很隐秘,没有想到还是被何瑶发现了。看着何瑶多少有些幽怨的眼神,黄琼面带愧色的道:“瑶姐,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到刘虎和玉姐。”
既然何瑶已经知道,黄琼也就没有在隐瞒。将刘虎的伤势,她与刘虎真正的夫妻关系。还有自己与吴紫玉同房之后,产生的一些变化都与何瑶一五一十的说了。甚至就连自己去了吴紫玉那里几次,都一并说了出来:“我没有想过将她夺过来,只是有些事我也控制不住。”
还没有等黄琼说完,何瑶便捂住了他的嘴后,轻声的道:“你真的以为,你能瞒过别人?别忘了,我也是女人。嫂子这段时日里面,虽说见到我们有些躲躲闪闪,可这气色一看就是受过滋润的,比过去可是好的多了。这个家里面,能被嫂子看上的,除了你又会有谁?”
“不仅我看出来了,就是段锦与含烟都看了出来。有些东西你不懂,女人有没有过男人,从气色就能看的出来。出了那事之前,她看起来很精干,可神色上却有些憔悴。现在看气色很足,与过去的憔悴一比,甚至可以说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还以为她是因为什么事情,却没有想到还有这等事情。罢了,你自己多注意一些。去的时候隐秘一些,千万不要让婉清与杏儿她们发现了,更不要被府中的下人们给发现了。三人成虎,更何况你们现在还有了私情。若是传到刘虎耳朵中去,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至于为何你与她同房后,会出现那种情况,这我倒是能猜出来一些。她应该是那种极阴之体的女人,这种体质的女人对习武的人来说,可以有很大的帮助。你那方面比较强,说明你阳气过重。而你修习的内功,段姐与我说过,本就是道家一脉的。”

p1bfh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笔趣-第四百三十一章 差別相伴-a2hpo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那边还有几个太监在等着,搞不好两个人现在便天雷勾地火了。良久才平息下来的两个人,在也没有说什么。司徒寒霜靠在黄琼的怀中,两个人相互依偎着,静静看着满园的梅花。浑然忘记了此时的御花园内,并不单单就是他们两个人。
那边陪伴两个人来御花园赏梅的几个太监,虽说远远的躲在一边,但也时刻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毕竟这二位一个是皇子,另外一个则是桂林郡王府的郡主。以这二位的身份,他们又里真敢将这二位,丢在御花园之后便不管,自己去偷奸耍滑?
他们离的远一些,是因为在出来之前,高无庸曾经轻声的叮嘱过他们,离这二位主子远一些,别跟的太紧了,以免影响了这二位谈心。但也要时刻的注意一下这边的动向,如果英王有什么吩咐,手脚也同样麻利一些,千万不要耽误那位主子的事儿。
所以,那几个太监虽说离的远一些,但却将这二位的动作都看在眼里。看着这二位就在这御花园内,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几个太监不由得咋舌不已。这二位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大胆了?第一次见面,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紧紧的搂在一起,这也实在太有伤风化了。
都说主动邀请英王单独谈谈的那位郡主胆子大,可今儿看起来这位英王的胆子更大。刚刚就好像是,英王主动搂着的人家,甚至还虎胆包天的去亲人家郡主的脸。而那位郡主,居然就这么老实的被他搂着,一点都没有反抗,这还是当初在温德殿内那个言辞犀利的郡主?
几个太监在见到眼前一幕之后,虽说不敢大声的议论,但也一直在小声的嘀咕,这二位到底谁更将礼法不看在眼睛里。只是好景不长,被皇帝派来寻人的高无庸,尽管心中有些不情愿,可也只能硬着头皮,打破这片刻的宁静。
其实高无庸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只是在见到御花园内正在依偎在一起的一对时,在倒吸了一口凉气之余,感慨这二位是真的没有将礼法放在眼中,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做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事情来。这二位进展也太过于迅速了吧,今儿好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始神诀 十一公子
突然无敌了
只是下边缺了某样东西,自然在情字上,比正常人少了一根弦的高无庸。不会知道这对现在可以说,已经是未婚夫妻的人早便相识,甚至差一点都已经滚到一个被窝里面去了。就这二位今儿的表现,怎么看都不是刚认识的。
可惜的是,自幼便净身的高无庸,对这方面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所以压根就没有看出来。除了感慨这二位,根本就拿礼教全然不当回事之外,倒也有些感慨好一双璧人。不过感慨归感慨,身负君命而来的高无庸,不敢耽搁太长时间。
所以,也只能煞很是风景的轻咳几声,意思是来人了差不多就行了。而那边的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听到这几声虽说很轻微,但在这空旷御花园之中,却是显得那样清晰的咳嗽声,连忙放开彼此。脸皮比较厚的黄琼,倒是无所谓。可司徒唤霜,脸色却是羞得通红。
见到这二位总算分开了,高无庸几步走上前,拱手道:“王爷、郡主,皇上传旨让您二位回去赴宴。皇上说了今儿既然没有外臣在,现在又成了亲家,郡主成了儿媳妇了,那就是一家人了,也就不搞那么多的规矩了。所以,皇上特地请郡主一同赴宴。”
总裁大人好难追 靳无语
听到高无庸的话,被人发现自己与黄琼依偎在一起,实在有些害羞的司徒唤霜,那里还好意思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后,便急匆匆的先行一步。而在她的身后,黄琼苦笑着看了看,正向自己挤眉弄眼的高无庸,也只能迈步跟了上去。
只是一回到广寿殿之内,黄琼却感觉到无论是自己那位皇帝老子,还是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了他岳父的桂林郡王,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尤其是皇帝,看向自己的眼光极其耐人寻味,甚至有些微微皱眉的样子,让黄琼感觉到很不舒服。
玲珑眼
重生之假面之下 季陌风
感受到同时落在自己身上的,两道审视的目光,黄琼也只能尴尬的向着皇帝,还有桂林郡王请安之后,回到了自己位置上老实的做好。除了小心翼翼的用余光,不断的在打量着对面的司徒唤霜之外,眼神也偶尔落向了桂林郡王父子的身上。
直到看到司徒唤霜,因为在御花园之中,因为自己的冷落流泪,搞得有些通红的眼睛,黄琼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为何自己返回广寿殿之后,几乎所有的人看向自己眼光,都有些奇怪。恐怕再说的所有人,都以为可能是自己对司徒唤霜做了什么,才让这位郡主红着眼睛。
不过,虽说一直都没有正视那位桂林郡王。但刚刚自己进入广寿殿时,那位桂林郡王脸上一闪而过的不悦,黄琼却是清晰的收入眼底。想起在御花园时,司徒唤霜曾经与自己说过,相对于自己来说,他这位父王更希望她嫁给宋王。
因为自郑州的那些事情传回京兆后,他那位父王便感觉到自己不是他能掌控的。对于自己这个难以把控的人来说,桂林郡王更希望找的女婿,能够为其所用。今儿司徒唤霜与自己单独出去了这么长时间,回来还是双眼通红,一副哭过的样子。
恐怕这位老奸巨猾的桂林郡王,已经是看出了一些什么。只是眼下当着皇帝的面,不方便说什么罢了。只是通过司徒唤霜尽管不多,但也多少透露出了这位桂林郡王在想着什么,所以黄琼才知道为何这位桂林郡王,在见到自己回来后,脸上会显露出来不悦的表情。
但那位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已经成了自己小舅子的世子,不时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包含着五分嫉妒、五分不甘的眼神,却是让黄琼很是有些搞不明白。他感觉自己没有看错,自己那位小舅子眼神之中,的确是包含着五分的嫉妒。
司徒唤霜,哦,不现在叫做刘蕊,的确长的貌如天仙。而且即便在厚厚的冬装之下,也掩盖不住的玲珑有致身材,也不是一般的吸引人。可那是他的嫡亲姐姐,自己的这个便宜小舅子,如果说因为自己将他姐姐弄哭了,心中产生愤怒倒是有可能。
兼职特警 肖铅笔
可怎么在看向自己的时候,会露出一丝嫉妒的目光。黄琼打量了自己这位便宜小舅子良久,却突然发现他与司徒唤霜作为姐弟两个,长的根本一点就不像。身为亲姐弟,哪怕不是一母所生,但毕竟是一个父亲。按理说,这外貌上至少应该都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因为血缘这东西是很奇妙的,有的时候别说同父异母的姐弟相似。就是堂姐弟,甚至是表姐弟细看都有相似的地方。可这个世子虽说英俊的很,但与司徒唤霜哪怕连半分相似的地方都没有。在看看那位桂林郡王,作为亲生父亲与自己女人,一样没有半分相似的地方。
司徒唤霜是典型的鹅蛋脸,而这位桂林郡王虽说也算是英俊,但与世子一样却都是典型的方形脸。而且这爷俩脸上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颧骨稍微显得有些突出。虽说三人都是高鼻梁,可司徒唤霜是典型的秀峰鼻,而桂林郡王父子却都略微有些鹰钩鼻。
虽说鼻尖上的那个钩,并不是很明显,但与司徒唤霜的秀峰鼻,根本是两码回事。不仅是脸型、鼻子完全不同,便是眼睛也根本就不一样,甚至连眼型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就像黄琼前世所见过的俊男美女之中,王祖贤与郑少秋之间的区别。
大家都说王祖贤很漂亮,郑少秋也不是一般的帅。但要是谁说王祖贤是郑少秋的女儿,恐怕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因为二人的外貌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而据黄琼所知,一般女儿的外貌在父母之中,与父亲更多一些。司徒唤霜与这位桂林郡王,却没有一点相似地方。
在想起在御花园之中,司徒唤霜提起自己这位父王之时,那种怪怪的语气,黄琼突然想起了一种可能。只是没有经过验证,黄琼一时也不敢下这个判断。至于那位小舅子看向自己,半是嫉妒、半是不甘的目光,黄琼全然当做没有看到。
反正就算他的目光要杀人,也不可能真的杀死自己。不过被看的实在不耐烦的时候,黄琼也会以不露齿微笑的方式,对自己那位小舅子凶狠的目光回报一下。就在黄琼坐在那里,看着桂林郡王父子女三人,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高无庸的传膳声,才让他停止了浮想。
六道蠱
皇帝明显对今儿黄琼这顿相亲宴,费了不少的心思。高无庸一声传膳的吩咐下去,没用多少时间,珍馐美味便流水一样的端了上来。看着面前的各色珍馐菜肴,单单果脯蜜饯就十几味。又想起流民区那些雪后衣食无着的流民,还有西北的大旱,黄琼瞬间便胃口全无。
这一桌子的菜色,很多黄琼见都没有见过,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即便是见过的那些,黄琼也知道价格不菲。不说别的,单单在永王府吃过的,那一碗用鸭舌加上上好的海货,熬制高汤制成的鸭舌羹,黄琼便知道要百余贯钱,才能买到足够的鸭做成怎么一碗羹。
司礼监 傲骨铁心
那碗鱼脍,黄琼尝了一口,发现居然都是用地道的黄河鲤鱼做成的。一道烧鹌鹑,看那一块块不大的肉,恐怕那一盘取的只是鹌鹑身上一部分。这一道烧鹌鹑,不知道用了多少只鹌鹑。而今儿请客的是皇帝,自然没有人敢于天子平起平坐,坐在一桌上吃饭。
蚩尤的面具 飛天
所以采取的是分桌制,几个客人便是几桌。而且皇帝为了表明重视桂林郡王,不分君臣菜色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所有的菜色,不是一份而是五分。即便是其他的菜色,虽不能说是龙肝凤胆,可也是这天下难得的珍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