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第0277章 要搶人嗎?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和罗处都感到头皮发麻,意识到这次事态远比想象当中更为严重。
按汪浩的说法,戴娜潜在的威胁极大。
如果人与人之间可以轻松输送异变种子,以戴娜的姿色的魅力,不知道多少男人会上钩。
更何况,这里头除了姿色的诱惑,更有变强的诱惑。
连汪浩如此家世背景的人,都抵抗不住这种诱惑,普通人就更不消说了。
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个。
戴娜到底是怎么异变的?
她身上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是否有未名的物种占据了她的身体?
所谓的圣种,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罗处,这家伙值得你们好好研究一下。我总觉得,这背后的真相非常恐怖。弄不好绝对是天大的灾难。”
罗处平时接触的东西,可比江跃深入,心里想到的东西自然更多也更复杂,一张扑克脸此刻显得极为凝重。
“小江啊,照这么说,那个戴娜简直是定时炸弹,走到哪,哪就有可能引爆啊。”
“问题可不仅仅是戴娜,大学城那边,必然也有一个跟戴娜差不多的源体,整个星城,戴娜这样的源体,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这才是现在最棘手的问题。
一个戴娜倒是好办,网格化封锁,只要人手设备到位,是可以轻松办到的。
问题就在于,这样的源体,潜伏在暗处的不知道有多少。
再加上他们的伪装能力强,以目前的状况,真的很难将他们一网打尽。
高翊老师凑上来,低声道:“我先前有个想法,咱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汪浩当诱饵,吸引戴娜回来?”
罗处沉吟道:“只怕够呛,按汪浩的说法,他也不过是戴娜选择的一颗棋子罢了。当诱饵,他的份量只怕不够。”
“如果戴娜真的在意汪浩死活,她当时逃跑也就不会那么果断决绝了。”江跃也觉得汪浩当诱饵这个想法行不通。
高翊忧心忡忡:“戴娜不除,这隐患始终存在啊。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随时可能返回。”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
“小江,你有什么法子?”
江跃苦笑道:“她在暗,我们在明。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如果真要展开地毯式搜索,我估计抓到她的希望还是有的。”
“地毯式搜索?”罗处叹道,“首先你得确定她是不是潜伏在这附近,万一她受到惊吓,早就逃之夭夭,压根不来这一带,没有一点线索,地毯式搜索也不管用啊。”
“我有预感,她一定会回来。”高翊老师很是坚持。
猎人学院之银十字组
“何以见得?”
追神决 指尖上的华丽
“她在这里吃了亏,难道不记仇?这里有那么多女生聚集,便于她下手啊,还有关键一点,她对这一带地形特别熟悉。换其他地方,她未必有那么熟悉,对吧?”高翊说得头头是道。
“小江,你怎么看?”罗处又问江跃。
“我赞同高翊老师的判断,还有一点可能性。这戴娜的变异,会否跟地形有关系?如果这一切有内在关联,那她是不得不回,也不能不回。甚至,她可能都不会走远!”
跟地形有关?
罗处沉声问道:“小江,和地形有关何解?”
“这只是猜测。所谓圣种的出现,以及她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异变,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吧?也许,就是这女生宿舍一带,出现了某些诡异因素,引发了她的异变?不然,这圣种从何而来?从天而降么?”
高翊老师眼睛一亮:“要是这样,咱们来个地毯式搜索,说不定真有点收获啊?”
罗处忽然道:“那个戴娜的宿舍,你们上去查看过没有?”
高翊和江跃都摇头。
发生了这么多事,女生宿舍楼现在暂时封锁,不允许进出。当然,高翊一直看守汪浩,没有时间去查看。
江跃去了行动局,自然也分不开身去看。
“现在去看看?”高翊提议道。
“我建议,最好是对整个宿舍楼展开一次地毯式搜查先。说不定,这戴娜躲回宿舍楼都有可能!”江跃这个判断可足够大胆的。
但是考虑到戴娜那恐怖的速度和逃逸能力,她肯定有很多种办法返回宿舍楼。
能从下水道离开,难道不能通过下水道进入?
他们这边正商议着,门外传来敲门声。
却是校方一名行政人员。
“罗处长,高老师,汪浩的家属来了,还有受害女生的家长也来了。现在外面乱得很。尤其是汪浩的家属,他们情绪很激动,口口声声说咱们学校迫害汪浩,说咱们学校动用私刑!说咱们学校不是执法机关,没有权力扣押汪浩,要咱们把人交还给他们。”
高翊气极反笑:“他们倒真敢说?把人交还给他们?凭什么?”
“高老师,你是没看到汪家人有多嚣张,还带了律师团队,阵势大得很。校长也被他们闹得有点头疼了。”
江跃忽然问道:“学校通知了汪浩的家庭吗?”
“受害者家属是派人通知了,汪浩家庭好像还没派人去通知?”
“那他们怎么来了?”
“还准备得这么充分,谁给他们通风报信了?”
江跃没有指名道姓,只不过用脚底板也能猜得出,很可能是招警官一行当中的某个人。
当然,通知家属在程序上倒也说得过去。
至于是私心,还是公心,那就另当别论了。
“罗处,这恶人估计得你出面去当啊。”江跃微笑道。
汪浩的家人都堵到学校来了,罗处他们要把人带走,肯定得通过这一关。
“出去看看。”
罗处才不管你汪浩是什么家世,后台有多硬。
行动局办案,尤其是他罗某人,压根不吃这一套。
到了现场,江跃才知道现场有多混乱,汪家组织的阵势有多浩大。
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组织的,竟足足来了上百人,声势浩大,看架势都让人怀疑,他们一言不合甚至会动手抢人。
校方领导被家属围在一处走廊上,脑门上都是汗,显然颇有些难以招架。
“你们扬帆中学到底搞什么名堂?我把儿子交给你们学校,那是觉得你们扬帆中学这块金字招牌硬。现在,我儿子在学校出事了,你们动用私刑也就罢了,还把我儿子私下扣押,面都不让我们见,真是岂有此理?你们扬帆中学什么时候私设衙门,私自办案了?”
“还口口声声说我家汪浩是凶手?我家汪浩那么老实的孩子,怎么会是凶手?你们谁亲眼看到他杀人了?”
毒液诸天
“汪浩妈妈,你别激动。当时的情况,现场的学生都看到的。而且,我们也是有监控视频的。”
“学生看到什么?监控视频拍到什么?拍到我儿子杀人了?”
现场那个咄咄逼人的贵妇,看衣着打扮颇有些贵气,相貌姣好,保养得极为精致。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显得颇为年轻,乍一看真看不出像是有个十八九岁的儿子。
只是,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个难缠的主儿,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无理都要跟你闹三分。
若让她抓到了三分理,肯定要闹到你鸡犬不宁的那种。
那些校领导别看一个个平时在学生面前保持威严,口若悬河,辩才无双的样子。
遇到汪浩母亲这种压人的气势,能招架的几乎没几个。
“这位家长,我劝你冷静。你别忘了,汪浩班的姚老师,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
“姚老师的事情我很遗憾,可那跟我家汪浩有关吗?据我所知,那是另一个女生干的。”
“汪浩是她的同伙。”
汪浩母亲一听这话,眉头一挑,怒了:“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同伙?他对姚老师下手了?”
“他对邵主任下手了,要不是现场有觉醒者阻止,邵主任当时就遭到你家汪浩毒手了!再说了,他那他是戴娜同伙的事,再明显不过。不然他怎么会在女生宿舍出现?怎么会跟戴娜一起出来?又怎么会跟戴娜一样异变?”
隨波逐流 之 一代 軍師
“出现在女生宿舍就一定是同伙?男女之间谈恋爱怎么了?就算夜宿女生宿舍,也不过是触犯校纪吧?能证明什么?他向邵主任下手?邵主任少了一根汗毛吗?受伤了吗?说不定我家汪浩就是一个假动作,真实意图就是想借此摆脱你们的纠缠呢?只要我家汪浩没碰到邵主任,那就不算凶手!你懂不懂法?要不要我的律师团队跟你普及一下法律知识?”
“跟戴娜一起出来就是同伙?那你平时跟女同事同一个办公室,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们通奸?跟戴娜一样变异又能说明什么?现在是诡异时代,觉醒者那么多,我家汪浩就不能觉醒一下?”
不得不说,汪浩母亲的口才的确是好,连珠炮弹似的,明明是强词夺理,却偏偏还说出了几分歪理。
要说当时的现场,汪浩还真没有直接伤人的记录。
听汪浩母亲这口气,显然是对现场情况十分了解,也不知道是招警官他们把现场情况还原过,还是她也看过类似的现场视频?
亦或是两者都有?
她只要咬死汪浩现场没有伤人这一点,强行洗白也不是完全没得洗。
当然,这一切只是建立在现场的基础上。
但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就在刚才,她那宝贝儿子,已经把宿舍里的事情给招了。
现场还录有视频,他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本来焦头烂额的校长,远远就瞥见罗处和江跃他们走近,连忙道:“汪浩家长,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校方也有校方的原则。汪浩是扬帆中学的学生,受害者同样是扬帆中学的学生。我们学校的所作所为,必须站在公正的角度,对所有学生都负责。”
“汪浩的情况,并非你想的那样。学校不是衙门,我们自己不断案。我们留住汪浩,是要向办案部门交接,以便于了解真相,绝不是你说的私设衙门,动用私刑。”
“办案部门?我怎么听说,执法部门要提人,被你们拒绝了?”汪浩母亲冷哼道。
“那是因为招警官明确告诉我们,这是诡异案件,不归他们负责。我校不可能把相关人员交给非主管部门的,那不是乱弹琴吗?”
“少拿什么主管部门压我,我儿子清清白白,什么部门也别想欺负我家汪浩,谁都别想动我家汪浩。”汪浩母亲语气霸道。
“是吗?”
正好走近的罗处,听了这话,顿时有点无语。这还真是膨胀啊,敢情偌大星城,还没人治得了你们了?
“罗处长,你可算出来了。”校长就跟遇到大救星似的,对汪浩母亲道,“这位是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的罗处长。这起案件,罗处长亲自负责。”
“罗处长?”汪浩母亲上下打量着罗处长,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反复是在考量罗处长的份量,够不够格跟她对话似的。
“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罗腾。”罗处自报家门,“你儿子涉嫌用诡异手法谋杀他人,我行动三处正式通知你们,汪浩被我们拘了。”
“放屁!你有什么证据我儿子杀人?”汪浩母亲顿时炸了。
完全没了贵妇该有的仪态。
本来她还想酝酿一下自己高贵气质,以居高临下的气势来压一压罗处,看看能否起效。
没成想,罗处根本不按套路来,单刀直入,直接通知她,你儿子被我们拘了。
罗处冷笑一声:“证据我们自然有,不过案件具体细节,恕不能奉告。你若不满,可以等我们调查结论出来之后再申请复议。不过,我劝你省点时间,省点口水,不要浪费彼此的精力。”
“你……你凭什么?你区区一个小处长,谁给你这么大权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么说话?”
“权力是国家和人民赋予我的,至于资格?”罗处淡淡一笑,“你以为我很想跟一个变态杀人犯的家属说话吗?”
“罗处长,我是汪浩的代理律师,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用词,在没有确切证据前,请不要说什么杀人犯这种不专业的称呼。这有损你的职业素养。还有,你刚才的话涉嫌侮辱……”
“滚!”罗处眼睛斜睨,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来。
这种开口闭口跟你谈法律,谈措辞的人,罗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不可能去跟他们争辩什么。
动嘴皮子,永远是这些人的强项。

e0wzb扣人心弦的小說 詭異入侵 愛下-第0239章 九里亭,詭異再起熱推-m4xwq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每天定点早起,已经是江跃多年的好习惯。
哪怕睡得再晚,这个点一到,江跃自然而然醒来。
过了一夜,再看玉蚕,一株凝烟草又消灭了一半。
“好家伙,胃口大开啊。”
再看玉蚕周身,又多了几圈银丝。这丝闪着淡淡的银光,在白天更显晶莹,看着就透着喜人态势。
江跃判断,这玉蚕是要大规模吐丝的节奏。一旦它开始大规模吐丝,估计就要停止进食了。
当下也不小气,拿出两株凝烟草,弄成细碎,铺了满满两层。
“老伙计,加油干,凝烟草管够啊。”
洗漱完毕,江跃下楼。
发现小姑已经早早起床,在厨房里忙活着,早餐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姑啊,你这是归心似箭嘛?”
“有现成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啊?等小姑走了,你再猴小姑的手艺,也吃不着咯!”
江影揉着惺忪睡眼也刚起床。
“小影,把三狗叫起来。”小姑风风火火,指挥着全家。
一个小时候,早餐用好,一家人整装待发。
那小货车上一箱柜的用品,压根就没搬下来,除了一些行李,基本没什么好搬的。
姑父负责开货车,江跃押车。
江影开江跃那辆巡游者,小姑带娃,三狗跟车。
星城去盘石岭,需要好几个小时。不过大白天上路,一路倒还算太平。
大金山那边的滑坡已经被彻底清开,通行无碍。
絕對狂暴
接近中午,车子来到盘石岭村口。
上次一场大战,在盘石岭留下了一些残迹,因为长时间没有人出入,村道上的落叶枯枝没人清扫,显得有些荒凉。
在村口看过去,整个盘石岭小山村看上去破败不堪,倒像是一个废弃的小山村。
车子缓缓驶入江跃家门口。
江跃下车打开院门,车子驶入。
这栋老屋产权是江跃父亲手上的,因此算是江跃家的房子。
三狗家同样有一栋老屋在百十米外,不过三狗家的老房子常年不住,失修已久,处处漏风漏雨,明显不适合住人。
江跃家这两层半的小楼虽然不算豪华,却胜在可以拎包入住。
家里各种家具配备齐全,别说小姑一家三口,就是他们这一大家子要住下来,也是绰绰有余。
两名女将生火烧灶,准备午饭。
江跃和三狗负责把东西从车上搬下来。
一通忙活,总算是安顿好了。一顿简单温馨的中饭也刚好出炉。
“小跃,我怎么觉得,盘石岭好像没人住?往常不是有些人家还住这里的么?”姑父有些疑问。
虽然盘石岭这个山村人家不算多,但也不至于一户留守人家都没有啊。
村口道旁的田地也没有耕种,一路过来杂草丛生,看不到任何庄稼,种种细节表明,盘石岭已经无人居住。
就这种条件,姑父更加觉得住在这里瘆得慌。听他这口气,大概也是旁敲侧击,想说服小姑放弃住回盘石岭的念头。
江跃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原本留守的那些老人,都被赵守银一波带走,成了九里亭鬼物大军的一员,在那一战全部灰飞烟灭。
这些事,正是江跃一会儿要跟小姑说的。
不过看姑父这点胆量,江跃打算还是单独告诉小姑好了。
三狗欲言又止,被江跃眼神一瞪,一缩脑袋,乖乖地扒着饭。
“这些年盘石岭留守的村民,该走的都搬走了。一些留守老人估计也陆续过世了吧?”
这个说法经不起细细推敲,不过见小姑似乎有点不悦,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中饭过后,江跃他们倒没急着回去。
—————
叫上三狗,在周围转上一圈。
祠堂大门修葺已经联系好了工人,下午会来施工。
趁着工人还没来,江跃决定先在周围巡察一圈,看看盘石岭最近有没有什么异状。
挨家挨户走了一圈,每一家房子看上去明显很久没有人住,屋里屋外都挂满了蜘蛛丝,院子里外杂草都快快齐膝了。好几家的院墙甚至都已经开始倒塌,成了危房。
江跃暗暗叹气。
遥想十年前,甚至六七年前,盘石岭的留守村民还有不少。
谁想得到,这才几年过去,已经荒败至此,确实让人唏嘘。
“二哥,赵守银那个老混蛋,杀害了咱村的这些人,鬼魂就算是被灭了,总还有个尸骨吧?”别看三狗年幼,香火情还是看得挺重的。
江跃抬头看了一眼后山。
当日百鬼夜行,从行走踪迹看,就是从后山走向九里亭的。
江跃猜测,留守村民的尸首,多半是被丢弃在后山。
“去后山看看。”
巨星校草戀上我:惡魔之吻
对三狗来说,盘石岭的后山就相当于他家的后院,闭着眼睛都能摸进去,走出来。
不多会儿,两人便循着踪迹,来到那个山洞。
两人在山洞门口停留片刻,江跃耳力用足,确保里头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招呼三狗进洞。
洞内,赵守银当初留下的法阵残余,还清晰可见。
山洞四个角还有蜡烛烧尽的残余,烛蜡滴在山洞地面,也留下了明显的证据。
山洞中间那个法阵,邪异的图形,还有诡异的布阵摆件,原封不动跟当时一模一样,显得诡异狰狞。
法阵周围,十几具尸体已经腐烂,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腐臭。
每一具尸体旁边都有一滩血泊,不过此刻早已干涸,成了暗褐色的一滩血斑,见证着这些人被割喉的惨状。
“这个畜生!”三狗气得浑身发抖,这些尸体虽然腐烂,但一张张面孔三狗都熟悉,都是从小到大看着的乡里乡亲。
江跃查探了一圈,却还是有点不放心。上前将这法阵图案一通涂抹擦拭。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銀色徽章
“三狗,多找些柴火,都烧了吧。”
这么多尸体,挖坑深埋需要工具,他们并没有携带这些工具。
烧掉或许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一来可以让这个法阵不会被后来人利用,二来也避免这些尸体万一出现变化,变成邪祟祸害人间。
虽然目前看上去这些尸体没有变化的迹象,可诡异时代谁也不敢保证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万一这山洞触动了什么天地灵力,搞得这些尸体变异,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魔喚巫師
小姑一家要常住盘石岭,尽量防患于未然,把风险消灭于未成形时。
至于盘石岭周遭大山深处的凶兽,倒是不必担心。上一次兽潮,基本上已经把方圆百里的凶兽给一锅端了。
后山巡视了一圈,没发觉有多大的潜在风险。
江跃站在山坡上,朝村子外远远望去,走出村道朝大金山方向走个九里路,便是九里亭了。
九里亭要过曲曲折折几个山坳,站在后山角度,却看不到。
想到九里亭大梁中断,朱雀断脊,江跃心里头莫名的就是一阵悸动。
赵守银作恶多端,已经伏诛。
可江跃总觉得,九里亭关乎一地风水的传闻,已经有几百个年头。九里亭镇压一方气运,出现朱雀断脊这种凶兆,绝非区区赵守银为恶的缘故。
大金山的风水气场,格局绝不可能那么小。
古来传闻,大金山山脉诸位峰,关乎的是整个星城的气运,正因为正南方位缺那么一山,以至于美中不足。
因此修炼九里亭,以形补势。
可以说,九里亭是这个风水场的关键,却也是这个风水场的致命弱点。
千尺为势,百尺为形。
九里亭从形势上论,无疑是有明显缺陷的。
鬼影浮生 河淵
万界碰瓷王 疯狂的克拉
如今大梁中断,从风水上看,这个缺陷无疑会被无限放大。
白银领主
“二哥,不知道九里亭现在咋样?”
江跃其实算是星城长大的孩子,小时候陪着爷爷在盘石岭小居,那也不是久住。
相比之下,三狗是真正在盘石岭长大的孩子。
三狗对盘石岭的感情显然更复杂。
对九里亭神乎其神的传闻,自然更加深信不疑。
九里亭的战斗场面,要说壮观,未必能比得上兽潮。
可是论战斗留下的痕迹,九里亭无疑要惨烈多了。
盘石岭被那灵火横推,几乎是净化了一遍,反而没那么明显。
九里亭百鬼拉纤,多多少少还是动摇了九里亭根基的。
遥想那日九里亭一战,百鬼搬山,那条诡异的鬼索几乎将九里亭内封印的红色八卦给拖拽出来。
后来剑丸跳出的飞剑斩杀百鬼,那只红色八卦又回到了九里亭内。
自那以后,江跃没有再来过九里亭。
此刻时隔半个月后再来,远远看去,九里亭的气势明显更加萎靡,那断脊明显又下压了许多。
这么一对比,甚至远不如上一次扫墓时所见的状态。
三狗脸色难看:“二哥,九里亭再不重置大梁,怕是要塌啊。”
翻修一个亭子的屋顶,从土木工程角度来说很简单。可从玄学角度,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谁知道这九里亭布置了多少道法阵?谁知道那红色八卦,以及八卦上那些符文,到底蕴含多少深意?
贸贸然换一根大梁,那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只怕无济于事。
“走,过去看看。”
白虎斗青龙,朱雀断脊梁。
这是上次他们扫墓的见闻。
这一次,哥俩故地重游,心情无疑更加沉重。
还没走近,江跃却忽然顿住脚步。
“三狗,亭子里是不是有人?”
三狗一怔,朝亭子极目望去。
“没有啊?二哥你看到人了?不会是……”
三狗是个虎愣虎愣的性格,非但不怕,反而加快脚步,小跑着朝亭子过去。
江跃生恐有异,快步跟上。
两人来到亭子内,亭子里阴阴沉沉,却是空空荡荡,并无人影。
“二哥,你不是看错了吧?这鬼地方出现影子,多半不是人吧?”三狗神神叨叨地说着。
江跃皱着眉头,没有言语,目光反而朝亭子周围望去。
以他今时今日的眼力,绝不可能看错。刚才分明有一道背影在亭子里一闪而过,消失在视觉盲区。
怎么可能看错?
正狐疑间,身旁的三狗怪叫一声,猛地转过身去。
“谁?”
三狗一脸惊愕,转过头四处探视,视野之内同样没有半道影子。
“二哥,刚才有人在我后脑勺拍了一下。”三狗摸着后脑勺,满脸的惊疑。
他甚至怀疑是二哥在捉弄他。
“你看着我干嘛?”江跃无语,“你不会认为是我吧?”
“二哥,真不是你?”
江跃翻个白眼:“你二哥有这么无聊么?”
“特么的,到底是哪个混蛋?”三狗见江跃否认,顿时来了火气,觉得自己被人戏弄了。
跳着脚骂骂咧咧起来。
“哎呀!”
三狗的手又摸向后脑勺。
这一下可不是摸,而是结结实实的一个脑瓜崩儿,俗称爆炒毛栗子。
这回三狗却不可能怀疑江跃,因为江跃在他身前。
“二哥,有人敲我脑袋。”三狗委屈,就像小时候被大孩子欺负了,到二哥跟前搬救兵。
江跃这会儿也明白过来,这绝对是有什么力量在暗中作祟啊。
可现如今是大白天,艳阳高照,正是午后阳气旺盛的时候,邪祟厉鬼岂敢出来撒野?
可不是邪祟厉鬼,难道是人?
如果是人,他躲在哪里?除非他会隐身,要么至少得超音速,否则不可能捉弄了三狗又能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
而且江跃刚才注意力高度集中,确实是没感觉到有人在移动。
人的速度再快,总有动静出现的。
“在那边!”
三狗忽然大叫一声,指着大金山上山的方向:“二哥,我看到了,是有一条身影,闪到山林里去了。”
他指向的地方,离他们所处的位置,怎么也得有一二百米。
前一秒给了三狗一个爆炒毛栗子,后一秒就跑到山林去了?这是什么速度?就算是鬼物,移动速度也快不到这种程度吧?
“过去看看。”
江跃心中一动,率先迈开脚步。
“麻蛋,戏弄你三狗爸爸,真是岂有此理。管你是人是鬼,别被我逮着。”三狗骂咧咧跟了上去。
“嘴巴放干净点。”江跃低叱。
要上大金山,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里长眠的都是盘石岭历代祖先,嘴巴不干不净,那是对祖宗不敬,可不像话。
晨少传说 醉卧墙角
不知为何,江跃有种直觉,艳阳天又是午后,当不是邪祟厉鬼作怪,而是有别的什么喻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