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第2563節 真正的線索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多克斯眯了一下眼,用玩味的语气道:“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卡艾尔疑惑的看向多克斯:“什么意思?”
多克斯嘴角一抽,他怎么知道什么意思。之所以说那话,只是觉得黑伯爵给出的答案,矛盾之中似乎隐约藏着什么线索,这个时候,该说点什么来烘托一下气氛,于是他开口了。
结果却是遇到了较真的卡艾尔。
幻龙臂 落非魂
多克斯对着卡艾尔露出了一个满是深意的笑,什么也不说,一副只可意会的模样。
而这时,安格尔道:“大人问的只是这只巫目鬼,是否来自地下迷宫?”
黑伯爵:“没错。”
安格尔:“巫目鬼不可能凭空诞生,必然是有亲缘的。那么会不会,这只巫目鬼是诞生于外界,所以答案是否定。可它的亲缘,譬如父辈,则是来自于地下?故而通过它,可以寻找其他的巫目鬼,来找到地下迷宫的入口。”
黑伯爵还没开口,多克斯却是摸着下巴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安格尔没理多克斯,继续看向石板,等待黑伯爵的回答。
黑伯爵则是沉思了几秒,才说道:“有这种可能,但与它相关的不仅仅是亲缘,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东西,甚至,其他的人。”
黑伯爵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同时转过头看向废墟的某个角落。
一个穿着皮衣的短发女子,正坐在地上,用手使力,磨蹭着想要离开这片被恐怖气势笼罩的地方。
超凡者太可怕了,比那只怪物还可怕。手一挥,就有大量的箭矢,扎入怪物的眼睛,这种恐怖的景象,她何曾见过?联想到之前自己还想祸水东引,她只感觉两股无力且在打颤,只能用手撑着后退。
可她还没退多远,那群拥有超凡者的团队众人,目光就看了过来。
短发女子立刻吓得不敢动弹。
“瓦伊,让你别一天到晚穿着黑色斗篷,跟个幽灵似的,看吧,吓得别人嘴唇都白了。”多克斯啧啧道。
瓦伊无法开口说话,但不妨碍他在地上用魔力凸出一排字:她明明是被你吓的,谁会随身带着一把那么长的剑。
多克斯懒洋洋道:“可是,她看的是你啊。”
在这两人一说一话间,安格尔已经走到了短发女子的身边。
虽然安格尔此时的形象没有真身那么的阳光灿烂,但在短发女子眼中,至少比瓦伊要好。毕竟,安格尔从头到尾都站在最后面,看上去应该是和她一样的普通人。
安格尔:“你还好吗?能站起来吗?”
或许是安格尔轻柔的话语,又或者是那宁静的气质,缓解了短发女子的紧张感,她双腿也不再颤抖,终于能攀着破败的墙壁,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你好,我们可以交流一下吗?”
安格尔说话间,操控着魇幻之力,不断的平复对方那起伏的情绪,让她重新变得安宁。
找回理智与冷静后,短发女子却是没有开口,依旧警惕的看着安格尔等人。
“救命之恩也无法让你开口吗?我并不喜欢使用强迫的手段,但如果你还是不答应的话,那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抬起手,一团炽烈的火焰在他掌心悬浮着。
看着那团火焰,短发女子立刻反应过来,这也是超凡者!
那火焰不停的跃动着,甚至在火焰之中,存在着一道幻象,是一个正被烈火灼烧的女人……不对,那女人就是她!
或许有魇幻之力安抚情绪,短发女子虽然受到惊讶与威胁,但不至于昏了头,她已经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与至少拥有两个超凡者的团队起冲突,这无疑是在找死。
“我,我叫密娅,来自白鳄冒险团……不过,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
短发女子,也就是密娅,开始自说自话。
安格尔没有打断她,而是静静的听着。
现在有两种猜测,一种是巫目鬼的亲缘是突破口,第二种就是与巫目鬼相关的人和事。至少在他们的认知中,目前与巫目鬼最相关的,就是密娅。哪怕他们属于狩猎者与猎物的关系,但这也在预言的范畴内。
正因为密娅有可能是突破口,所以,安格尔并没有用超凡之力过度影响密娅。毕竟,预言这种东西,就是命运的脉络,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变化,尤其是在超凡之力的干涉下,变化的可能性最大。
至于密娅的念念叨叨,说不定里面也存在着关键线索,所以安格尔也听的很认真。
只是到目前为止,安格尔都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安格尔有耐心听,但多克斯可没这耐心听这些无关的琐事,他直接走上前,对密娅道:“别说些有的没的,把你遇到那只巫目鬼的前因后果,包括在哪里遇到的,全部说出来。”
安格尔自己不会打断,但他也不会阻止多克斯去打断,说不定这是多克斯的灵性感知起作用了呢。
安格尔显然是准备把多克斯的所有行为,都当成了灵性感知来理解。
密娅面对多克斯是有点害怕的,但安格尔操控的魇幻之力,让她的情绪没有起太大的波动,依旧能保持在一定的冷静程度内。
“我们是在废墟左下第三区,遇到的那只魔……巫目鬼。”
“当时巫目鬼背对着我们,队长的眼神也不好,以为它是穿着紫色衣服的人,就远远的打了声招呼。结果,就被巫目鬼发现了。”
多克斯嘀咕了一句:“……这眼神也忒不好了吧。又不是大半夜,鳞甲反光看不到吗?”
密娅继续说着,后续的发展。基本上就是,一个个的白给,他们小队本来有三个人,其中两个都被杀了,只有密娅逃出来了。
至于为何密娅一个女人能逃出来,密娅也不敢撒谎,很直白的说,是她卖了队友。
“我只是想……活着。”
多克斯挑了挑眉:“想要活着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继续吧。”
密娅沉默了片刻:“没有后续了,然后我就遇到了大人。”
密娅的沉默,显然是有话未说。但众人也没问,这点小心思,他们猜也猜得到,她之所以沉默,是不敢说自己之所以跑过来,是想祸水东引。
就像她卖队友一样,最好把他们也“卖”给那只巫目鬼,给自己争取逃命时间。
人尽皆知的未尽之言,他们也懒得去问。
多克斯:“这就没了,还有其他细节吗?尤其是遇到巫目鬼时,还有被它追逐时,它有异常之处吗?或者周围有它的其他同伴吗?”
密娅思索了片刻,还是没想出什么来有什么异常,正准备摇头。
这时,多克斯却又嘀咕道:“你们这个冒险团是不是傻啊,还是队长,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吗,还去主动和未知存在打招呼?”
听着多克斯的话,密娅心思一动,说道:“我想起来了一件事,不知道与巫目鬼有没有关。”
“那就说说吧。”说话的是安格尔。
话毕后,安格尔还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眼多克斯,他看过不少的侦探推理小说,这些小说中,关键线索的提供人,都是在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话后,突然被点醒,说了一些自认为不重要的补充说明。而一般来讲,这些补充说的事,反倒是重要线索。
如今,这个点醒密娅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多克斯了。
果然,有灵感的人,就是不一样。
安格尔艳羡了一会儿,继续听起密娅的说辞。
“这件事可能要从白鳄冒险团建立之初说起,原本,我们最早的团员是有六个人的,后来慢慢发展,甚至到了十二个人。但是,在我们冒险团发展的最好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可恶的家伙。”
“他们自称英雄小队,但做的都不是英雄之事。本来废墟左下的第三区已经被我们冒险团包场了,可他们却打着正义的旗号,强行插足,抢夺走了不少的宝物。”
“甚至还带着其他冒险团的人,来我们第三区探宝。”
“团长怎么能忍受这种侮辱,于是我们和英雄小队开战了……他们的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甚至团长都在那场战斗中死去了。随着团长的死去,团员也纷纷离开,最终就剩下我们三人。”
说到这时,密娅已经是满脸的凄楚。
但安格尔却是听得满脸无语,“包场”这种事,一开始就不对吧。而且,最初所谓的英雄小队也只是过来寻宝,没和你们起冲突。反倒是你们团长受不了这种侮辱——这算哪门子的侮辱,于是主动挑起战斗,还输了。
这能怪谁?
当然,安格尔是以自己的标准来看待,说不定“包场”在这里是规矩,那或许密娅的团队还能站住道德高地。
只是,一个废弃了多年的遗迹,超凡者都没想过占为己有,这群普通人倒是分划区域各自包场了,胆子可真肥,也不怕哪天比伦树庭的人直接过来清场。
“自从团长死后,团员离开,我们就经常遭遇英雄小队的挑衅,还遇到了不少的陷阱,都是人为的,肯定是英雄小队干的。这次突然遇到巫目鬼,说不定也是他们在暗中推波助澜,就是想害死我们。”
密娅说到这,算是说完了整个故事。但是,安格尔只听到了密娅的各种揣测,与随意安罪名在别人头上,至于其他的,还是没有听出有什么价值的线索。
难道说,侦探推理小说的规律,这回不适用了?
还是说,其实线索是英雄小队?
在安格尔兀自猜测的时候,多克斯却是疑惑道:“既然你们都把所谓的三区包场了,怎么还能让别的小队闯进来?”
多克斯自己作为流浪巫师,经常遇到宝地被巫师组织、巫师联盟、巫师家族包场的情况。
在多克斯的眼里,包场就是要密不透风,蚊子都不能放进去。因为任何一个变数,都有可能打破平衡。
而密娅口中的包场,和他所想的实在差得太远。
密娅:“因为那群英雄小队的人,就是群地鼠,我们的斥候发现他们的痕迹后,立刻上报,可等我们去找他们时,他们人明明没出第三区,却不见了。后来,我们才偶然打听到,他们其实是藏在地下,甚至最初被他们闯进来时,也是他们从地下钻过来的,防不胜防。”
密娅说到这时,众人的眼睛倏地一亮。
肯定就是这个了!
地下,还能联通各地的通道回到地面,这肯定是完好的入口!
黑伯爵的预言里,密娅果然是破局关键!
众人在欣喜找到线索时,安格尔则默默的看向多克斯:果然,多克斯的灵性感知又发挥作用了。
最初说要去看看发生什么事的,是多克斯。
打断密娅自说自话,让她说关键的是多克斯。
让她补充说明的,也是多克斯。
最为重要的是,点出“包场”不严实,让密娅说出终极答案的,还是多克斯!
这不是灵性感知是什么?
安格尔突然很庆幸,这次出来探索遗迹带上了多克斯,这家伙的预感真的太强了,强到他自己可能都没发觉,以为是无意识的询问。
其实每每都问到关键。
至少,换做安格尔的话,他肯定不会去问“包场”这种细节问题。
有了线索,接下来要做的就简单明了了,目标:找到英雄小队,寻找到真正的地下迷宫入口。
至于怎么寻找?答案也很简单,密娅不是在这么?
密娅带路去英雄小队活跃的地方,安格尔和多克斯则可以放出探查傀儡或者巫师之眼,从高处俯瞰寻觅人迹。
只要确定是英雄小队的人,剩下的就没难度了。
将寻找英雄小队的事告知密娅后,密娅一开始还以为是她的“动情演绎”,打动了这群超凡者,他们决定寻找英雄小队替白鳄冒险团报仇。
在这美好的愿景之下,密娅自然不会拒绝,按捺住激动与兴奋,重新走上了去往第三区的路。

优美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txt-第2553節 黑伯爵的祕密分享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莱茵:“他的目的只有两种可能性。”
“能让黑伯爵感兴趣的事,要么就是诡异神秘的东西,要么就是他看不透的事情。”
“黑伯爵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对诡秘与未知充满了兴趣。最为重要的是,‘他意识’的存在,让黑伯爵可以不用本体前去,所以他毫不在意危险,就算是在探索中死去,‘他意识’也能回到本我意识,满足他的好奇心。”
“正因为如此,黑伯爵让他的后裔作死的行为可不少。”
“对了,当初你在深渊的时候,黑伯爵还派了一个人去了被穹顶笼罩的永夜国不眠城,至于结局……你应该猜得到。”
重生之春秋战国
“之前我和他的‘右手’见面的时候,他得知星池遗迹的事,还想让那个带着‘右手’的后裔去闯一闯,不过,我没有答应。”
“那家伙靠着‘他意识’回归,得到了不少隐秘的消息,有时候我也不得不去找他询问一些情报。不过,我最见不得他那副神神秘秘的表情,好像一切尽在掌握,每次我都看的想揍人。”
或许是因为在场的人都不是外人,莱茵也没有以往那般刻意持重,说起话来多了几分随意。也因为这份随意,安格尔能从莱茵的语气中,听出他与黑伯爵的关系的确是不错,能用调侃与吐槽的方式说黑伯爵,就能证明这一点。
只是,莱茵毕竟是以朋友的角度来说黑伯爵,所以黑伯爵听上去好像是一个靠‘他意识’广撒网的好奇达人。
但掩盖在这层滤镜之下的黑伯爵,却依旧是残酷的。只要有了好奇,发现未知与诡秘,就完全不在乎自己后裔的生命,这种人,起码安格尔是不待见的。
安格尔:“黑伯爵既然好奇心如此旺盛,完全可以让炼金傀儡代为前去,为何要让自己的后裔去呢?”
莱茵:“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他。他给我的回答是,每一次的冒险,都是一场历练,这能锻炼他的后裔,让他们更快的成长起来。”
“或许,黑伯爵的确有这个意思,但真正的答案,应该不是这样。”
莱茵沉默了片刻:“我可以说说我的猜测,不过这件事你就别往外说了,就算说了,也别说是我说的。”
安格尔点点头:“自然。”
莱茵:“我个人的猜测,黑伯爵的‘他意识’可能必须借助诺亚一族的血脉,才能发挥完整的效用。这虽然只是猜测,但你之前说过,那位叫瓦伊的诺亚族人,遗传了黑伯爵的‘死亡嗅觉’天赋,而天赋遗传这种事情,绝对是黑伯爵自己操纵的。所以,这也算是证明了我的观点。”
“只有诺亚一族的血脉,才能承载‘他意识’,与‘他意识’对话,并且‘他意识’也能借着血脉后裔的眼耳口鼻舌,所见所听所闻。否则,光是瓦伊的那个鼻子,他看都看不到,怎么去探索遗迹?”
莱茵说到这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以上也只是我的猜测,真假与否,你自己判断。”
比起让后裔得到锻炼,安格尔还是更相信莱茵的这个猜测。炼金傀儡也不贵,既然不选择炼金傀儡持他的器官去探索,肯定是有限制,而血脉的限制,这是最有可能的。
“听完你说的话,我好像有点明白一件事了。”这时,一直在旁默默不言的铁甲婆婆,突然开口。
“什么事?”
原始动力 出水小葱水上飘
铁甲婆婆:“我去过大型茶话会不多,但我参与的茶话会上,绝对看不到诺亚一族的身影。此前,我只是认为诺亚一族的女巫,不喜欢参加茶话会。现在嘛,如果莱茵说的是真的,答案就很明确了。”
茶话会虽然只是喝喝茶聊聊天,但每次茶话会中信息交流之密切,绝对是冠绝南域的。
一旦诺亚一族的女巫前去,听闻到某个让黑伯爵好奇的消息,那就有可能被命令去探索。到时候,就真的生死未卜了。
所以,铁甲婆婆在茶话会上,才看不到诺亚一族的人。
安格尔:“想来,诺亚一族的宅属性,也不是天生的,大概也是被逼的。”
铁甲婆婆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此前对黑伯爵了解不多,但他很少搞事,又是莱茵的好友,所以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但现在,唉……”
铁甲婆婆叹着气摇摇头,一言难尽啊。
莱茵:“其实黑伯爵也不是非要弄死自己的后裔,他的器官死去,哪怕‘他意识’回归,也会对黑伯爵本体造成一些伤害。所以,在探索中,黑伯爵的器官会全力以赴的保护他的后裔。这点,是无误的。”
“而探索遗迹本身就是一件冒险之事,能随身拥有一个真知级的力量保护自己,对他的后裔其实也算是不错。安全性有保证了,而且获得的利益,黑伯爵也基本不会索要。”
毕竟黑伯爵是莱茵的好友,见铁甲婆婆对黑伯爵一副厌恶的样子,莱茵赶紧为自己好友说了几句好话。
顺道还对安格尔道:“所以,你这次探索也别担心,如果有危险,黑伯爵的鼻子,甚至会主动出来保护你。而他所需要的,只是满足他的好奇心。”
安格尔明白的点点头,如果真如莱茵所说,那么让瓦伊参与进来,纵使不是好事,但也不算是祸事。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还有要问的吗?如果你问黑伯爵鼻子有什么能力,我可不知道,不过估计还是操控大地一类的吧。”
安格尔:“黑伯爵是大地巫师?”
莱茵点点头:“不仅仅黑伯爵,诺亚一族的基本都是大地巫师,只是系别有些差异罢了。”
莱茵说完后,看向安格尔,一副“你如果没事了,我就要闪人了”的表情。
安格尔思考了两秒,问道:“黑伯爵是怎么知道这次探险可能有诡秘的事?他闻到了诡秘的味道?”
莱茵:“这个我倒是能猜到。我估摸着,黑伯爵的鼻子也和瓦伊一样,没有闻出任何味道。”
“也正因为没有闻出味道,这才让他生出了好奇。”
真闻出味道,无论是生是死,黑伯爵都懒得管。只有黑伯爵闻不到味道,才会惊异。
要知道,黑伯爵的死亡嗅觉和瓦伊的死亡嗅觉,是两种概念。他的鼻子施放的死亡嗅觉,基本等同黑伯爵本人施法。
也就是说,一个三级顶尖巫师都闻不出来味道,那么这件事必然有异。
有异,那就勾起黑伯爵的好奇了。
虚无妖主
“原来如此。”安格尔这回算是搞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原本他还以为黑伯爵也知道‘墙’的秘密,原来单纯是施法失败,好奇作祟。
莱茵:“不过话又说回来,连黑伯爵都认为异常的遗迹,你真的要去探索?”
安格尔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无论如何,他还是想去看看。
莱茵能看出安格尔的坚定,也不再劝,安格尔身上的保命道具很多,应该不会出大问题。
而且……
铁甲婆婆饮了一口茶:“我基本不下线,有事就来找我。”
铁甲婆婆的意思是,真有危险就赶紧求助。
安格尔自然能听懂婆婆的意思,他面露感激道:“谢谢婆婆,不过,这一次应该没什么太大的危险,毕竟那个遗迹也不是什么多危险的遗迹。”
正准备下线的莱茵,突然顿住:“对了,我都没问你,你要探索的到底是哪个遗迹?”
安格尔:“花园迷宫。”
莱茵、铁甲婆婆:“……”
这个遗迹已经有无数巫师探索过了,里面早就被摸得一清二楚……难怪,安格尔会说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莱茵也不好打击安格尔探索遗迹的心情,咳咳两声道:“那个遗迹还不错,桑德斯第一次外出探索遗迹也是花园迷宫,这或许可以成为你们幻魔岛一脉的例行项目。”
话毕,没等安格尔回话,莱茵便道:“我还有事,就先下了。”
莱茵身影消失,安格尔看了眼铁甲婆婆。铁甲婆婆的表情却是和之前一样:“莱茵是忘了一件事,花园迷宫就是奈落城。”
“你想探索的,是奈落城的秘密吧?”
安格尔:“我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秘密,或许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堵毫无意义的墙。”
“去吧,既然黑伯爵感兴趣,那里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奈落城的秘密。”铁甲婆婆饮了一口玫瑰花茶,继续道:“如果遇到什么有趣的故事,不妨来和我聊聊。人老了,就爱听一些趣事。”
“有故事,我一定给婆婆讲。”安格尔:“只是,婆婆可不老。”
“我怎么不老?”铁甲婆婆好奇的看向安格尔,以安格尔的情商,他会给出什么答案?
安格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道:“要不,等镜姬大人苏醒后,婆婆到她面前,说自己老了看看。”
铁甲婆婆:“……”
安格尔继续道:“我的答案肯定没有镜姬大人给出的漂亮,所以,我觉得还是由镜姬大人来对婆婆讲比较好。“
话毕,没等铁甲婆婆说话,安格尔便先一步道:“多克斯他们还在等我的答复,我就先下了,婆婆再见。”
向着铁甲婆婆鞠了一躬,安格尔的身影也慢慢消失不见。
铁甲婆婆先是没好气的“嗤”了一声,过后,不知想到什么,又笑了起来。
虽然幻魔岛一脉的人,情商都略低,但安格尔倒是一个趣人。说他情商低,但他的回答倒是很妙。
幻魔岛难得出了一个有趣的人,希望他不要变得跟桑德斯那样无趣就好。
……
安格尔返回地窟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见多克斯,而是继续配合丹格罗斯炼制起了剑胚。
他准备先炼制完这头,再说其他的事。
半天之后,只剩下最后一笔魔纹,看着那熟悉的“转化”魔纹角时,安格尔脑海里不自觉的跳出了几顶帽子。
白帽子……黑帽子……疯帽子……
安格尔倏地摇摇头,将脑海里的各种帽子都摇走。
限 至 級
疯帽子的加冕,虽然可以用在这把短剑上,但谁知道还能不能成为“钥匙”,毕竟如果出现的是黑帽子,效果是完全会被颠覆的。
所以,还是别想帽子的事了。
默默的刻画完最后一笔。
随着魔能阵完结,短剑也算是彻底完成。在它完成的那一刻,便开始大放金光,同时,浮到了半空之中。
下一秒,安格尔便进入了一片奇妙的幻象之中。
安格尔明白,这是炼金异兆来了。
已经经历过多次炼金异兆的安格尔,此时倒是没有一点惊慌,开始打量起四周。
这是一个白茫茫的世界,脚下是棉花一样的白云,天际浮着粉红色的光。
白云之上,粉色天空。
顾少宠妻无下限
这次的异兆,莫名的有少女感。
在环顾了一圈后,安格尔最后定格在了他的正前方。周围都是白云,什么都没有,只有正前方有一座屹立的白色雕像。
雕像是什么暂时看不清,安格尔索性向着雕像走近。
等到走近之后,安格尔才发现,这并不是雕像,而是一个由白色云气凝结的人影。
从面目上来看,是个年轻的男子。
男子正拿着一个画板,在飞快的画画。
安格尔没有打扰他画画,而是绕到了他的身后,看向画板上的那张画。
画里应该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之所以说是“应该”,是因为全是白的,笔下也只能隐约看到白色轮廓。从笔触来看,是个少女肖像。
不久之后,男子画完了画,欣赏了一番,然后开始露出苦恼的表情。
——当然,安格尔看不到他脸上的苦恼,纯粹是感应到了苦恼情绪。
经历多次炼金异兆,安格尔已经有了经验,他知道,这时候该他上场了。
“你有什么苦恼吗?不妨说出来,我或许可以帮你。”安格尔微笑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男子转头看了安格尔一眼,也不问安格尔的身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苦恼:“我终于要向她表白了,可是,单纯将画送给她,好像无法表达出我的情意,你能帮我想一些情诗吗?我想写在画旁,让她明白我的心意。”
安格尔:“……”

pc4tg精彩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530節 城堡驚變熱推-1ygup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歌洛士的故事已经讲完。
简单来说,就是茉笛娅在很小的时候就看上了歌洛士,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茉笛娅没有第一时间得到歌洛士。或许就是因此,歌洛士成了她的一个执念,哪怕近十年过去了,她也没有彻底放下。
“也就是,两小无猜变成了强取豪夺。”多克斯右手摸着下巴,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总结道。
歌洛士有些瑟瑟发抖的回道:“……我和茉笛娅不是两小无猜,我只是小时候见过她几面。”
多克斯却是没去管歌洛士的回答,依旧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这好像就是那些女巫喜欢的逃跑丈夫系列小说的典型案例啊。”
歌洛士继续发抖,弱弱道:“……我没有逃跑。”
多克斯还是没看歌洛士,而是眼睛一亮,仿佛有小灯泡在他脸庞闪烁:“难怪之前那个皇女会对你说,要么和她融为一体,要么成为她的宠物。看来,她对你是真爱啊。”
歌洛士表情倏地一怔,有些不敢思议的看向多克斯:“大,大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多克斯这回倒是回答了,笑眯眯道:“当时我在旁边看着啊,她对你可比那个自称魔王的小子,要温柔很多。”
歌洛士听到这,脸色却是有些苍白,嘴唇也在发抖。
安格尔看了眼歌洛士的表情,又看了看多克斯用奇怪的语气说着“温柔”,心中大概懂了,此温柔可能不是彼温柔。
“说起来,你能在她那般的诱惑与对待下,还能坚持着不臣服,这倒是让我有些另眼相看。”多克斯深深看了眼歌洛士,说道。
安格尔听到这里,有些明白为何多克斯之前对歌洛士的评价是:有点意思。
想来,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吧。
創世記
得到多克斯难得赞赏的歌洛士,却是没有一丝喜悦之情,低下头垂着眼眉,用极轻的声音喃喃道:“我也不是没想过臣服……但,布雷泽就在旁边,他也没有选择臣服,我怎能摇尾乞怜。而且,我也不想在别人面前,暴露我内心其实很脆弱……”
歌洛士的嗫喏低语,让气氛染上了一丝感性。
梅洛女士看着眼眶微微发红的歌洛士,本来不想作评价,最终还是低声安抚了一句:“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安格尔没有说话,但他也同意梅洛女士的话。
歌洛士的内心真的脆弱吗?安格尔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多克斯对他的评价可知,至少在他看来,歌洛士做到了“另眼相看”的地步。
哪怕歌洛士是如自己所说,想要掩饰内心脆弱,或者不想被布雷泽看不起,但以结果论的角度来看,至少他硬抗到了最后,这就足以了。
寒夜之星 章弛
“啧啧啧,居然哭了,这就难看了。”多克斯适时打破了静谧的气氛:“其实那个喜欢自称魔王的小子,表现的比你更好,但我对他关注反而没有你高。就是因为,你从内至外都散发着象牙塔乖宝宝的味道,你的反差让我对你另眼相看,但现在嘛,看来我还是看走眼了,象牙塔还是那个象牙塔。”
歌洛士一听多克斯这话,立刻深吸一口气,将有些酸涩的胸中情绪,强行按捺住了。
但多克斯依旧轻轻摇摇头:“没有意思了。”
这句话是对着安格尔说的,安格尔也明白他的意思,多克斯这是准备将歌洛士的评价,从“有点意思”改成“没有意思”。
但多克斯是真的因为歌洛士红了眼,就说没有意思了吗?
安格尔觉得,可能不是。
大概率只是吃完了瓜,听完了八卦,好奇心被满足了,就倦了。这就和某些欲壑很好填的人一样,只要纾解了,那就可以无情走人了。
而被消费了的歌洛士……大概会记着多克斯的话,记很久很久,如果心思再稍微敏感一点,可能到死的时候都如鲠在喉。
不过,安格尔也没有替多克斯解释的意思,在他看来,歌洛士被打击一下,也挺好的。
歌洛士或许内心真的敏感脆弱,但经过多克斯这一打击,未来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或许就能想起多克斯的话,然后咬咬牙,像这次一样,硬扛着、装坚强也要装过去。
“既然你的故事已经说完了,你可以先下去了。”安格尔看向歌洛士。
歌洛士犹豫了一下:“大人,我可以再说几句话吗?”
安格尔没有拒绝,示意他说。
“我其实真的和茉笛娅没有那么熟悉,她的那些骑士卫队不找上我,我都不记得有这号人物了。所以,绝对不是两小无猜。”
“而且,我也觉得茉笛娅没有像这位大人所说的那般喜欢我。她让我选择,要么和她融为一体,要么成为她的宠物。”
“这两个其实都不是好的选择,与她融为一体,听上去好像是某种暗示,但在我看来,她可能就是字面意思,只要我被她吃下了肚子,就算是融为一体了。至于成为宠物,下场不也是任她予取予夺吗?”
歌洛士解释完自己与茉笛娅真的没有暧昧关系后,又再次道歉,表达了自己的愧疚之意。
歌洛士:“那我就先退下了,我去照顾布雷泽。他……其实很好。”
歌洛士在说“去照顾布雷泽”后,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只憋出了一句“他很好”的言论,便退了下去。
“话说一半,怪里怪气。”多克斯摇头叹道,“本来还以为能听到关于那个爱自称魔王的小子,有什么八卦呢,结果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你看戏已经看饱了,还差那一点点八卦?”安格尔随口应了一句。
多克斯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安格尔这时却是转头看向梅洛女士:“听完了歌洛士的故事,你可有什么评价?”
梅洛女士想了想:“一出荒诞剧。不过,发生地在古曼王国,倒是可以理解。”
安格尔:“我的意思是,你觉得皇女内心的执念,真的迫切到,要不顾一切的抓住歌洛士,甚至不惜连你们也一起受牵连?”
梅洛女士沉思片刻:“不知道,从表面上看好像不至于连我们也一起被牵涉,但那个皇女的性格很怪,或许真的能做出这种事。”
安格尔:“她把你们抓进牢狱后,并没有来见过你吧?”
梅洛女士点点头:“除了布雷泽和歌洛士,还有受伤的亚美莎,我们其他人都没见过皇女。”
安格尔沉吟道:“这点也很奇怪,她看上去是真的不在乎你们是谁。”
梅洛女士:“或许,真的是她性格的原因。”
安格尔看向对面的多克斯,意思是想询问他的看法。
不过,多克斯却是一脸无辜道:“我该说的之前都说了,我对她没什么看法,这件事背后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多克斯说的很笃定,但安格尔却一点也不相信。多克斯肯定是在皇女城堡发现了什么,否则他之前为何要提到“眼前的利益”,还怂恿安格尔去和皇女斗。
不过,多克斯不愿意说,安格尔也没再细问。这里的真相,终归是有答案的,实在不行,派出多多洛来,保准能看到什么东西。
多克斯话毕没多久,梅洛女士突然道:“咦,老波特出来了。”
安格尔顺着梅洛女士的视线看去,果然看到了老波特从后厅的方向,向着这边走来。
吾定秩序
锦桐
安格尔呼出一口气:“算了,这事交由其他人去查吧,她敢动野蛮洞窟的人,不管什么理由,肯定会找出答案的。”
顿了顿,安格尔对梅洛女士与多克斯道:“你们随意,我找老波特有些事交代。”
话毕,安格尔没有说其他话,直接站起身朝着老波特迎过去。
老波特看到安格尔走来,眼神与表情中都带着激动,嘴唇甚至因此有些颤抖。这种神色安格尔看过很多次,只要进过野蛮洞窟的,几乎就没有不露出讶异之色的。所以,不用问安格尔都知道老波特想要说什么。
老波特正想开口,安格尔便打断道:“有些事这里不方便谈,去之前那个密室说。”
老波特立刻点点头,就想要跟上。
安格尔这时又道:“对了,你安排一下这些天赋者再来,我先过去等你。噢,还有,外面有巡逻卫兵,估计很快就会过来,你应付一下。不用担心,我在外面设置了幻境,他们发现不了里面的情况,就算带进来,也只是进的幻境。”
“至于更详细的情况,你可以向梅洛女士了解。”
话毕,安格尔不给老波特说话的机会,便先一步离开了大厅。
老波特虽然很想跟着安格尔过去,尤其是他此时特别想交流梦之旷野的事,但安格尔都这么下令了,他也只能向办这边的事。
因为急着想去见安格尔,老波特做事变得特别利索,第一时间就先去找梅洛女士了解情况。
而梅洛女士此时正想离开,她可不想继续跟着红剑多克斯坐在一桌。但看到老波特过来,她还是停了一下。
老波特正欲开口,一旁的多克斯却是先一步道:“超维巫师不是说找你有事吗?”
老波特恭敬回道:“外面有巡逻卫兵正向着这边走来,大人便让我先处理外面巡逻卫兵的事,这些事比较紧迫。等处理完,再去找他。”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 月琊
多克斯低声自喃:“真是这样吗?”
老波特:“是的。”
多克斯脸上有些怀疑,他总觉得安格尔一个人离开,有点怪,但多克斯说的也是没问题的。
“算了,不想了。”多克斯慨叹一声,拿起酒杯开始有一杯没一杯的饮起来,脑中思绪重新转到了该如何和那只王冠鹦鹉对战上。
老波特见状,赶忙向梅洛女士询问起了皇女城堡的情况,好判断如何应对那些卫兵。
而在梅洛女士向老波特简述发生之事时,另一边,安格尔已经来到了密室前。
推开密室后,安格尔却并没有进去,而是随手一点,在密室里构建了一个幻象。
如果此时有人在此,会发现密室里的幻象,赫然正是安格尔如今的样子!
而安格尔的真身,在幻象构建好后,便打开了空幻之门,身影没入门中,很快消失不见。
……
多克斯的猜疑是正确的,安格尔的确另有其事,而这件事与皇女城堡有关。
但是,安格尔这次却不是打算再潜入皇女城堡。
而是来到了距离皇女城堡不远的一座无人山丘的顶部,居高临下的望着远处皇女城堡。
紧接着,安格尔从手镯里取出来一个物什。
傻子王爺:天下第壹妾
半晌后,一道幽影从山丘之上闪烁而过,宛若掠过夜空的一头大鸟,直接飞扑进了皇女城堡的范围……
而安格尔,依旧站在山丘之端,遥遥的看着那座依旧热闹不停,光耀闪烁的城堡。
……
此时的皇女城堡三层,却是不断的响起哀嚎。
一个又一个仆从,被愤怒至极的皇女,推进了三层房间。没过一会儿,就有仆从惊恐的从里面跑出来。
而皇女则抓住仆从,拿起不知什么做的药剂往他嘴里灌。
所有被她灌了药剂的仆从,都开始出现身体拉伸变形的状况,骨骼的变化,血肉的蠕动,让这群最多不过低级学徒的仆从,纷纷发出的哀嚎。
哀嚎之后,便是惨叫。
身体变异的仆从,没有一个逃过了死亡,最终全都被胀爆,化为了血沫纷纷。
这一批仆从全死之后,皇女那愤怒的目光向后看,又一批新的仆从被带了上来,他们亲眼看到之前仆从的恐怖死法,面对皇女的目光,纷纷害怕的瑟缩颤抖起来。
皇女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生死,指着他们:“给我进去,快,给我进去!”
仆从的尖叫,无法引起皇女的同情,只会让她更愤怒。
而这时,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皇女的肩膀。
皇女愤怒的转过头,发现拍她的却是一直不言不语站在旁边的灰鸦巫师。
虎图腾
“城堡里的仆从已经快死完了,如果他们死了,就没人再能服侍你了。还是放了他们吧。”灰鸦巫师轻声道。
皇女:“不行,绝对不行!如果不试出哪种药剂有效,我不会停止的!人没了,就继续抓,王国里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人!”
灰鸦巫师轻轻叹了一口气。
皇女却是冷笑道:“你别以为我只是为了自己,你的情况也和我一样,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脸!”
透过一旁镜面的照射,灰鸦巫师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面貌。
他一直戴着的兜帽此时已经被取了下来,因为不取也没办法戴了,他的脸上、头顶上,长满了各色的斑点蘑菇。这些斑点蘑菇此时布满了全身,有大有小,将他的衣服也撑得满满的。
不仅仅灰鸦巫师,站在灰鸦巫师对面的皇女、地上那些从门里逃出来又死去的仆从,都是如此。
全身都长满了蘑菇。
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那只此前被皇女触碰,而炸掉的粉色蟒蛇史莱克姆。
不知史莱克姆被外来者放了什么,当它爆炸之后,大量的雾气开始弥漫,所有沾上这雾气的人,都会开始长出蘑菇。
最先遭殃的,正是皇女与灰鸦巫师。
而长出来的蘑菇,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你割下只会疼痛,且很快就会再长。这恐怖的长势,让皇女感到惊慌。
哪怕这种蘑菇暂时看不出有什么负面效果,但变丑,对皇女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傲娇小妃初长成
娉娉裊裊十三餘 作者:徐如笙 徐如笙
她一向追求最精致的生活,怎能忍受身上拥有瑕疵。
所以,她开始尝试调用皇女镇上的各种药剂,并让这些仆从进入房间沾染蘑菇,以此试药。
佛徒
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款药剂,能抑制蘑菇的生长。
就在皇女愤怒的尖叫之时。
一道诡异的笑声,突然回荡在已然空荡荡的城堡之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