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w1mka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一十章 遇襲熱推-7iagp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宁王府的府门一下子热闹起来,夕落到第二日的清晨,笼子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跟铁通一般,整条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
居然还有人因为争抢好位置而扭打在一起,时不时听到围观之人发出的怪异抽气声,其间夹杂着戏谑暧昧与不怀好意的放浪笑声。
李继挤了半天也没挤到里面,只能站在外围观望,起初还能听到笼内的惨烈的**声,到后来,简直不能称之为人声,像极了某种禽兽发出的嘶鸣,凄厉而又刺耳。
李继心里沉淀了些阴暗,不敢再听下去,匆忙跑进府中。
白亮的阳光擦着描金彩绘的长廊一晃而过,廊下满是大片大片的紫苏,或绿或紫叶子在风中抖动着。
千山暮在王府时最喜欢饮的便是紫苏茶,林云墨今日心情不错,吩咐玉兰依样烹茶,可惜火候不到家,烹出来的茶极其酸涩难以入口。
“罢了!”林云墨将茶盏一推,将不能喊了过来,由后门溜出,骑马向城外而去。
原来这便是烟浮国边境,深重的迷雾,一团团,滚滚而来,又擦身而去,阴仄的湿冷之气直接穿透衣衫,径直刺向肺腑。
太阳都失去了光泽,与大地混成一片,暗沉茫然的令人窒息,耳畔只听得到自己愈发沉重的脚步声,越往深处走,空气越发稀薄凝滞起来。
目光所及之处,是影影绰绰的群山,葱茏盎然的林木,山脚下木质阁楼,甚至连空中翱翔的雄鹰都隐约可见。
只是再也无法走下去了,不能几乎隐忍到了极限,神情恍惚间,魂魄似乎都要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剥离而出。
林云墨见状,暗自叹息着,抹了下额角的汗珠,拉了不能转身便离开了。
“王爷,迷雾里有瘴气,普通人是无法穿行!”不能骑在马上,喘息了良久才稳下心神说道。
林云墨嗯了一声,沉吟不语,看着那些缓缓升腾的雾气,心思却飘忽到锦山之上。
影帝是怎样炼成的 意马星
日夜的揪心牵挂,或许,离她近一些,心里方能踏实一些吧!
月色早已隐在云层之后,郊外的原野刚飘了一场雨,白日里的热浪仍是没有压下去,茂密魆黑的丛林间闷热的湿气铺天盖地。
林云墨紧握缰绳与不能并骑而行,“我记得,你是叫林璟是吧?”
“王爷好记性!”不能笑道。
兽王请按爪
林云墨淡淡的笑了笑“你又没落发,其实也不算真正出家之人,我还是唤你林璟吧!”
“那就听王爷的!”不能淡然应道。
耳边忽然飘进一丝极其微弱的枝叶簌簌声,他眼眸立时划过警觉,不动声色的递了个眼神给林云墨。
林云墨挑了挑眉,极快的扫了眼路边的林木。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由暗处极速闪出几道黑影,人未到杀气却已阴狠袭到。
林云墨翻身下马,利剑已然在手,日子过得安逸,没人来生事反倒有些奇怪。
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困住了林云墨,其余两人瞬间便于不能缠斗在一起。
林云墨眼中划过一道血色,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一招扫向黑衣人颈间,黑衣人惊呼一声,侧身闪过,脚下却是未乱分毫。
他身形轻晃,手中利刃便脱而出,急射向林云墨面门,林云墨飞起一脚将利刃踢开,手中长剑瞬间爆闪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戾气。
下一刻,黑衣人捂着胸口,踉跄后退了几步,胸口的伤痕触目惊心,鲜血瞬间便喷涌而出,他闷哼一声便倒地毙命了。
另一名黑衣人见状,眼神中闪过惊惧,手中的招式也渐渐凌乱起来,破绽百出。
双面邪王拐娇娘 艾多儿
他厉声爆喝,虚晃一招,迎着林云墨手中长剑而来,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林云墨足尖轻点闪了开去,“想死,成全你!”
宝剑急如流星,“噗”的一声轻响,长剑没入他的体内,剑尖力透后心而出,黑衣人怒瞪着双目近乎要滴血,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散去,便斜斜的栽到在地上。
林云墨走上前,抽出长剑,就着黑衣人的衣服将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抬眸看向不能那边。
不能已经解决掉一个黑衣人了,剩下的那个也已是伤痕累累,节节败退。
他隐约知道,不能的功夫不错,直到此刻,才清楚知晓,何止不错,这身手决不在自己之下。
不能虽手持短刃,但招招见血,式式狠厉。
骤然间,眼前溅起一捧血光,黑衣人凄厉的嚎叫着翻滚于地上,一只断手伴着一团血污飞落在不远处。
林云墨抱着胳膊站在一旁,戏谑道:“你注定当不了和尚!”
不能收了短刃,眼底的血腥气还未散去,他叹息着摇头“我若不反抗,便会成为别人的刀下鬼!可我连自己都度不了,又何谈度他人?”
林云墨走上前去,一脚踩住了翻滚在地上的黑衣人,阴冷的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侍卫统领方志!”
“金公公的人?”林云墨皱眉森然问道。
“是,是的!”黑衣人疼的脸都扭曲变形,哆嗦着回话道。
林云墨挑了挑眉,脚下的力道却松了,冷冽说道“滚!”
黑衣人意外捡了条命,跌跌撞撞爬起来,没命的向着黑压压的丛林奔去。
“王爷何以手下留情?”不能不解的问道。
林云墨淡然的说道:“留个活口回去通风报信!”
不能了然笑道:“看样子,他们还会再来!”
飞来男祸:古代老公从天降 静默曼曼
林云墨牵了过马匹,将手中宝剑系牢固,抬眸说道:“安稳日子怕是没有了,走了,回府!”
回到王府时,已是丑时了,王府门外仍旧围了一堆人,精神高昂亢奋,看的津津有味,在那里吐沫横飞的议论着。
“主子,你可回来了!”李继打着哈欠迎了出来。
“有事?”林云墨挑眉问道。
李继等林云墨进了府门才凑上前压低了声音道:“下午时,碧血阁的阁主来找王爷了,她牙尖嘴利的,说话极难听!”
“牙尖嘴利?碧血阁的阁主难道是女的?”林云墨有些意外。
李继搔搔头:“是啊,像只母老虎!估摸着明日还会再来滋事的!”
人间鬼警 朝阳群众
“来吧。本王正想跟她算算旧账!”林云墨漫不经心的说道。

nn7ub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零三章 生離死別-wcs0i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
周琛带人去妓院却扑了空,林邦彦已然不知去向,却不知此刻的他正与姜琰清在客栈的上房内翻云覆雨,倒凤颠鸾。许久之后,林邦彦才酣畅淋漓起身,由床榻上下来。
他瞥了眼床幔后的姜琰清,调笑道:“寨主这一计还真是心狠手辣,千山暮可是你的亲侄女,你就真不怕林云墨报复?”
姜琰清未着寸缕侧身而卧,姿态勾魂撩人,她阴仄仄的笑道:“母债子偿,天经地义,再说了,千山暮可是林云墨心头肉,她若有闪失,可不是要了林云墨的命,算起来,妾身也是间接的扶持了二皇子你呢!”
林邦彦暧昧的一笑,语气里掺杂着敷衍:“那如此,邦彦便先谢谢寨主了!”顿了顿,他颇有些不安的问道:“寨主,你确定,本皇子不会有事?我怎么觉得提心吊胆的呢!”
说话的功夫,林邦彦已穿戴齐整,忐忑的在房中踱着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殿下如此懦弱如何成就大事?”姜琰清讥讽道。
“好!本皇子就豁出去,以身做饵,望寨主不要食言,到时候可要出手救我!”林邦彦嘴角勾起嗜血的笑意,语气里透着胁迫“若寨主见死不救,那,棠梨可就…”
“什么!”姜琰清闻听此言一下子由床上一跃而起,切齿的嘶吼道“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将梨儿怎样了?”
林邦彦整了整衣襟的褶皱,漫不经心的说道:“本皇子将棠梨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倘若本皇子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棠梨也便无恙,若是…”他冷笑一声,眼神里透着阴鸷暴虐:“寨主,你懂得!”
他说罢,便推门迈步而出,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么共享荣华,要么玉石俱焚,谁也逃不掉!
姜琰清低低的嘶吼着,大力捶着床榻发泄着,原以为这林邦彦是个任人拿捏的草包,却不想,临了给她来了这么一手,真是大意了!
神豪之從人生導師系統開始 塵壹木
驚世嫡女 雲上歌
宁王府的后院,千山暮迷迷糊糊一觉醒来,见林云墨仍旧守在软榻前未曾离去,眼眸里是浓的化不开的忧伤,她轻声笑道:“你不要担心我,别忘了…我可是狐族嫡公主…,是有九条命的!”
“什么九条命?不许乱说!”林云墨哑声道,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她,天气炎热,而她纤细的指尖却是凉意岑岑。
千山暮莞尔笑道:“白昼曾说过的,我是九尾狐,是有…九条命的…”她喃喃的说着,渐渐声音呐若蚊蝇:“我想着,若是可以…这九条命…都给你!”
“不要说了!”林云墨低吼道,心口犹如撕裂般疼痛起来,低头深深地吻住了她,一直想着将世间所有美好都给她,为何却总是事与愿违。
难道真的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公主!”柳梦离本不想搅扰两人,可是事情太不寻常,她等的实在心焦。
林云墨面色沉沉,扬眉问道:“怎么了?”
柳梦离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千山暮道:“公主,自午后开始,小白便不停凄厉的嘶叫,还把芷兰的手给咬了,这一会又开始发疯的撞笼子了,可如何是好?”
“快,快扶我去看看!”千山暮心急如焚。
林云墨按下她,柔声道:“你别动,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刚要迈步走开,周琛闪进院内抱拳行礼:“殿下,属下已将二皇子押到前厅!”
林云墨想了想,转身看着千山暮,温柔的说道:“我先一下前厅马上便回,记着,等我回来,我还有话想对你讲呢,一定要等我回来!”
碳基背叛者 雨落燕飞
“好!”千山暮妩媚的一笑“快去吧,我等你回来便是!”
林云墨这才转身离去。
“公主…”柳梦离欲言又止,见千山暮容颜竟如此憔悴,心中很是难受。
千山暮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过来扶我一把,都躺了一天了,实在无趣的很。”
柳梦离慌忙伸过手去搀扶她,却不想她刚一沾地,钻心的刺痛便由小腿席卷而上,她咬了咬牙,猛的用力抓紧了柳梦离的胳膊,硬撑着站了起来。
攝政長公主
“公主,你,是不是腿疼…”柳梦离脸色一变,心口哆嗦着,颤声道:“难道,是…换日的反噬?”
千山暮怔怔的看向她,许久才黯然道:“大概是吧…”
柳梦离急得出了满身汗,却故作镇静的笑道:“没事的公主,熬过这三日便好了…我,我扶你再躺下?”
“无碍,你扶我慢慢走走好了!”千山暮笑吟吟轻松的说着,双腿却是沉重异常,举步艰难。
阳光灼热明亮,扑洒在那一池湖水上,微起的涟漪里晃着点点金光,闪得人头晕。
花墙上缠绕攀缘着茑萝,细长光滑的茎杆上生满了茂密而又浓绿的枝叶,星星点点嫣红色,莹白色的小花点缀其间。
数点寒芒遮掩在暗影丛中,箭矢急如流星,破空而过,千山暮目光骤然凝聚,闪躲已然来不及了,在柳梦离凄厉的惊叫中,流矢狠厉的穿透了千山暮隆起的小腹。
眼前漆黑一片,看不清前方的路,她在无限的下坠,几乎快要坠到最底层了。
是谁在哭?如此悲伤,她听的好心痛。
恍惚间,又回到了最初的那片斑斓的梦境里。
绿草萋萋的原野,连绵起伏的山峦,一个慈眉善目的女人远远的在向她招手,喊她过去,那不是娘吗?她欣喜的想要奔过去。
却不想眼前突然现出另一个女子来,她一身素衣,淡蓝色的眼眸,绝色倾城,隐隐有些似曾相识。
“孩子,快回去!”说着,猛的推了她一下,她便一下子由黑暗里清醒过来。
聖鬥士之穿越成瞬的妹妹 紫夏薔薇
嘴中苦涩的草药味久久不散,撕心裂肺的疼痛将她彻底吞噬,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向外挤压着,她疼的近乎绝望崩溃。
耳边隐隐传来惊呼声,又是什么在飞速的流逝着,身体轻飘飘,空荡荡的。
寒意由四面八方袭来,真的好冷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