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好看的玄幻小說 嶽州紀事討論-前途漫漫待我行推薦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三个月后,李明溪离开岳州,提拔到毗邻市任副市长。临行前,李明溪专门将宁致远叫到办公室,作了最后一次促膝谈话。
李明溪坐在沙发上,惬意地抿口茶,笑眯眯地说,致远啊,你我共事差三天就一年了,如今走之前,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宁致远保持着微笑,静候下文。李明溪感慨地说,岳州是个好地方,总体上大家相处是愉快的,但党政班子配备不够合理,能力强弱不均衡,你是班子里Z治素养、能力水平、个人修养等各方面综合素质极高的一个,这些我都给市委组织部长作了报告,市委万宁书记对你印象很好啊,致远啊,有些方面,老哥有几句忠告:一是既要埋头拉车,也要仰望星空的,做好事只是基础,更重要的是要主动追求高目标;二是要善于抹水泥啊,班子里有人对你有意见,说你把守钱袋子像是你自己个人的,虽然我批评了那些人,但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你不够圆滑,至刚易折,至柔易溶,这个道理你是懂的;三是功夫在诗外,有时候渠道很重要,不一定紧盯体制内这个圈子,而是要放眼整个环境,将所有资源为我所用,我相信你若成为主官,一定会把岳州治理得更好,当然,你是本地人需要回避,但特殊情况可以考虑的。
宁致远真诚地回答道,谢谢明溪书记的提醒和敦敦教诲,您说的没一点我都铭记于心,是啊,回首自己走过来的路,有些是需要反省的,有领导评价我是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的一个人,这个评价非常中肯,凭心而论,很多事情我也知道可以采取另外一个方式处理,但总是过不了那个公平、公正、公开那道心里的坎,可能是家教的原因,也可能是教师出身的原因,不管怎么说,我一定做到不忘初心,坚守一生出发点,按照明溪书记您的教诲,不断修正、不断提高,努力完善自己、丰富自己,努力做一个合格的领导干部!
李明溪站起来,拍着他肩膀说,致远啊,我非常看好你,好好干,组织和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也希望你来我新的工作岗位看看!宁致远笑着说,老领导,晚上我给你践行吧!李明溪摇头说,这些俗套的东西就不用了,来,我送你一本书。说完,转身从墙壁书柜上取出一本书,递过来说,抽空看看吧。
宁致远接过来一看,《苏轼研究》!笑着说,谢谢明溪书记,我也非常喜欢苏东坡,我一定好好阅读,有新启示新感悟我向您不报告!说完,拿着书告辞出来。
宁致远回到办公室,内心久久不能平息,遇到像李明溪这样的好领导真是福分,前几届县委书记都是自己的引路人,即使个别的因为自己问题而折戟沉沙,但对自己是充分肯定、大力支持的。
一个人走多远,关键是与谁同行。这句话所蕴含道理,足以让人思索万千。跟着党组织走,跟着心怀全局的人走,面前道路就是康庄大道;反之,则是山穷水尽,身败名裂,毁己毁家毁社会,被人们所唾弃。
李明溪一席话,让宁致远第一次全面审视自己,行走体制内多年存在的不足和缺陷;也让他第一次开始谋划自己职场未来全局,没有目标的历程注定是随波逐流的,按照岳州话说的,就是走在哪里黑、就在哪里歇,这是万不可取的。
他突然想起了史零零说起的岳州颜知府的故事来,一个人要为老百姓做事,就要站在前头来,才能做更多的更好的事,作为体制内的人来讲,就要有目标导向,要有敢于有当一把手的气魄和勇气,那么,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实现那个理想而奠定思想基础、能力基础、修养基础。
灵魂的触动,势必催生行为的变化。宁致远内心笃定,但行为言语更加沉稳,越来越不苟言笑。唯有回到家里,脸上总是乐呵呵的,不管韵诗的责怪、女儿的撒娇、妈妈的嗔骂,他都是咧嘴一笑。
两周后,市委办公室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乔晓阳就任岳州县委书记,这是岳州历史上第一位女县委书记。见面会上,乔晓阳齐耳短发,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但说话却中气十足,妙语连珠,饱含深情,充分表达了来岳州工作的期待和信心。
宁致远内心十分佩服,仿佛看到了兰心月的影子,换句话说,就是女强人的影子。听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周涟漪介绍,乔晓阳竟然才四十一岁,任正处级却已十年,宁致远不禁哑然,三十一就提拔为副处,那时候自己还是副科级呢。
正在走神间,手机叮的一声传来短信提示音,缓手打开一看,不禁面露喜色。李响说,上次商定资金到位,六千万。马上回过去:来源?李响回:京都财政。又回:谢了,改天约,新来的书记正就位。李响回:呵,给她个见面礼!
见面会正好结束,宁致远赶紧收了手机,站起来,按照排序依次上前与乔晓阳书记见面。乔晓阳微笑着与各位一一握手,亲切地慰问。宁致远发现,乔晓阳居然还有酒窝,而且还特别深。
踱步回到办公室,宁致远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遂接起来客气地问,我是宁致远,请问您是?对方轻笑说,我是乔晓阳。宁致远赶紧回,您好,乔书记!乔晓阳问,致远常务,今天是不是到位了一笔京都财政预算局拨付的资金?宁致远笑着说,乔书记真是信息灵通啊,我还没来得及向您和云堂县长报告呢。乔晓阳说,我大学同学在预算局,今天上午给我说了,我问了云堂同志,他还不清楚这个事情呢,呵呵,不错嘛致远,不声不响要到如此大笔资金。宁致远回道,前次在丘川财政要了八千万,加上这笔六千万,主要是对付下个月工作啊,具体财税工作,请您安排个时间,我向您作个全面汇报。乔晓阳高兴地说,好的,到时候通知你。
宁致远结束通话后,马上给李响打去电话,笑着说,响娃,乔书记在过问这笔资金,她有位大学同学在京都预算局,你打听一下,找个时间我们上去拜访一下。李响笑笑说,我知道是谁,到时候我来约吧。
宁致远抖抖身上的烟灰,然后沉吟着来到张云堂办公室。敲门进去就笑着说,云堂县长,刚才李响才给我发短信,说上次我给您汇报那笔资金到位了呢。张云堂高兴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说,太好了,刚才乔书记问起我还不知道呢。宁致远汇报道,刚才乔书记也打了电话,说她大学同学在京都预算局,提前给她说了。张云堂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笑着说,这就好!
冷少修真路 凌风雨
又扯了几个其他经费上的事情,宁致远突然问道,县长,教育局那五百多万就解决了吧。张云堂怔了一下,庚及换了脸色,露出笑容说,好好,一大堆经费报告呢,只要你同意了的,我原则上就签。
宁致远告辞出门,边走边想,这云堂同志还有想法了呢,刚才那恍然大悟的样子很有深意啊,估计是认为我越级汇报贴热脸了呢。还有,只要是我签了的,那你压着干嘛,真是嘴上说得好听啊。
窗台上的山藿香又开始郁郁葱葱,散发出几许清香。宁致远端起小杯冷水,轻轻地浇洒。

wtcuq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直面考驗也從容看書-oadxm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兰心月正式离开长宁这天,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宁致远正在陪同李明溪在长宁市电视台录制节目,手机突然振动了几下,拿出来一看,是兰心月发来的短信:有机会来省发改委看看。他回道:好的,我在市电视台陪书记采访,不能来送您,很是遗憾。兰心月回道:理解,保重!他回:保重!
放下电话,看着李明溪在镁光灯下侃侃而谈,宁致远思绪慢慢飘远。市电视台这个县域经济专题节目,真是没什么营养,说的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能有什么效果呢!长宁要发展,关键在全面打通与省城的交通路网,特别要推进轨道上的融合发展,就举例岳州来说,虽然开通了客专,可是在岳州站停靠班次近八对,好不如乘汽车来得方便,一些商务往来,基本靠高速路。交通干线就是经济干线,市场要素活跃程度决定了发展质量和速度。
正在发神期间,李明溪采访结束走下来,脱下西服和领带,擦擦额头汗水,笑着说,真是受罪呢!宁致远竖起大拇指,笑着说,书记真是好口才,思路清晰、措施过硬、保障有力,采访一次性就过呢!李明溪哈哈大笑,开心地说,一般般啦,不大习惯在聚光灯下说话呢!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宁致远跟随其后,拍拍自己脸庞,心里想,怎么自己也会拍马屁了啊,尽捡好的说。
寒傲九霄
坐在车上,宁致远见车直往市委方向驶去,有些疑惑地问,书记,我们不直接回岳州吗?李明溪笑着说,先去市委,你跟着去便是。宁致远点点头,见书记不说,也不便深问。
进入市委大院,李明溪带着他径直向市委大楼七楼而去。电梯里,李明溪转过身来,笑着低声问,你知道为什么市委领导办公室都安排在七楼而不在八楼吗?宁致远笑着回道,估计八跟发同音,体制内比较忌讳吧?!李明溪神秘地摇摇头,抿嘴说,你猜猜。宁致远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李明溪转头回去,突出一句成语,七上八下!宁致远顿时明白,不禁露出微笑。
我的丹田有本书
傲视玄天之唯我逍遥 铅笔在说话
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宁致远心里顿时紧张起来,造访市委书记,自己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李明溪倒显得较为自然,敲敲门,笑着轻声喊道,绍宁书记!
万绍宁抬起头,脸露几许微笑,淡淡地说,是明溪啊,坐吧,这小施也是,都不来带个路。李明溪赶紧笑着说,哪里需要带路呢,秘书小施也忙的呢,对了,书记,这是岳州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宁致远,前不久我给你汇报过的。说完,拉过宁致远,站在办公桌前。宁致远赶紧恭敬地喊,万书记好!万绍宁随意地指指班前椅,淡然道,哦,你就是小宁,坐吧,你俩都坐吧。
网王重生之妖孽纵横 乐柒徵
我的仙女未婚妻 塑料壳
嫡女弃后
二人赶紧坐下,差不多都是半边屁股挨着椅子,挺直着腰杆。李明溪转头看着宁致远说,宁常委,你给绍宁书记自我介绍一下吧。宁致远赶紧介绍自己基本情况、工作经历作了简要介绍,万绍宁始终保持着淡淡微笑的表情,不时用笔敲着桌子上的材料。
听完介绍,万绍宁咳嗽一声,正色地说,基层一线是年轻干部成长舞台,只有在基层一线锻炼捶打,才能经得住风雨考验!现在年轻干部寄希望短平快的成长路线,存在急功近利的想法,这是要不得的。小宁不错,当过党委书记,干过办公室统筹工作,我问问你,你有什么感受啊?
宁致远根本来不及思考,只得凭靠自己感觉回答。万书记,回顾这些年工作经历,我个人觉得,有四个方面的感受:一是寸草报得三春晖,作为年轻干部,是党组织的新生力量,必须坚定政治立场,心存感恩、心怀大局,服从党组织安排,这是我们干事创业的源动力。二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事业前进道路上充满各种困难挑战,年轻干部不仅要有干事激情,还要有攻城拔寨的能力、坚忍不拔的毅力,我认为,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一触而就的。三是大浪淘沙始见金,年轻干部要经得起捶打,只有在捶打中不断丰富自己,才能担当事业重任。四是一枝一叶总关情,党的干部一定要有情怀,特别是为民情怀,有了为民情怀,才不会思想动摇,才不会喊苦累,才不会拿群众一针一线,才能保持入党初心,才不会走偏走斜,也就是守得住法律和廉政底线。万书记,不好意思,您问的太突然了,我没来得及任何准备,说得不对的地方,请您批评指正,我一定聆听您的教诲,按照您的指引,做一个有品质有素养的新一代长宁干部!
万绍宁脸色有了明显变化,手上也停止了敲笔,露出满意笑容,笑着说,明溪啊,你的宣传部长不错啊,好一个四句古诗,但是,年轻人,一定摇按照你说的做到啊,年轻干部不能只说得好听,一切看行动、看效果,党组织培养干部不容易,事业也需要不断有接班人!李明溪赶紧补充道,书记,致远任兴隆镇党委书记期间,引进的全国知名企业壹子集团的花舞人间公司,现在成为了全县第一纳税大户,在他离任时,群众是排队相送啊,当时我听了介绍,都十分感动呢!
哦?有这事?!万绍宁有些惊讶。宁致远脸红起来,谦恭地说,做得不够,还可以做得更好的,那时候没什么经验。万绍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好,岳州有如此干部,不错!说完,静静地看着李明溪。
大明龙权之破军(已完结) 剑负苍天
李明溪明白,书记话说完了,在下逐客令了,用手碰碰宁致远,站起来说,书记,那就告辞了,盼望您不久来岳州视察!万绍宁笑着说,好的,到时候安排吧。宁致远赶紧说,万书记,谢谢您的教诲。
不 熟
庶女毒妃:轻狂三小姐 薄姬
万绍宁满意地看着二人出去后,拨通了市委组织部长萧雪电话,平静地说,岳州局势目前以维护政治生态为主,但经济不能滑下来,让宁致远去抓经济工作吧,这个年轻人是抓经济工作的料,要大力培养!萧雪赶紧答应。
女总裁的贴身神医 秋寒叶
或许是李明溪的补充,改变了市委书记万绍宁最初的想法;或许因为这个补充,本身是好意,却意外延缓了宁致远的成长。有些事情,本来就这样,冥冥注定不可扭转。
坐上车,宁致远叹气说,明溪书记,你差点害死我了呢,天哪,这是我第一次面见市委书记直接汇报,好歹您也给个信息有个思想准备啊!李明溪重重拍了一下他肩膀,大声笑着说,发挥得很好,即使是我,也未必比你汇报得好!宁致远擦擦额头汗水,不好意思地说,瞧,我后背都湿了呢!车内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oymez精品玄幻小說 嶽州紀事 線上看-登高望遠遇佳人相伴-kh2pi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第二天上班,宁致远刚走进县委机关大院,便接到了张云堂秘书小柳电话,说云堂代县长有请。他笑着答应,转身朝政F机关大院走去。
在秘书小柳带领下,走到县长办公室门边。宁致远惊奇地发现,张云堂竟然坐在原施晚晴常务副县长办公室,疑惑地问,小柳,云堂县长坐这里?小柳指指原薛家驹办公室,悄声回道,张县长不愿意坐那里。宁致远会意地一笑,心里明白,现在都比较讲究避讳。
张云堂热情地陪坐在沙发,两人抽着烟相互寒暄,扯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张云堂微微起身摁灭烟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低声说,致远,最近有没有人说起你的事情?宁致远摇摇头。张云堂笑着小声说,现在副书记和常务各差一个,下步需要补齐,按照惯例,这种情况本地起来一个,上面空降一个,市委组织部已经考虑你作为候选人,明溪书记已经和我商量了,已经向市委推荐你任副书记。
宁致远欠欠身子,谦恭地说,谢谢云堂县长。张云堂摆摆手,呃了一声说,私下场合还是喊我云堂兄吧,喊县长有些见外,况且还是代县长呢,万一人D会选不出来,那就尴尬了,哈哈!宁致远也随着笑起来,说,肯定满票的。
张云堂收住笑声,正色地说,说实在话,政F班子有些弱,从工作角度出发,我个人希望你来任常务,我们俩兄弟携手共事,一定能干好的,只是呢,考虑你的未来发展,还是希望你直接任书记的好,哎,兄弟,功夫在诗外啊。张云堂在市政F办公室工作多年,长期在市级领导身边,见多识广,很有自己一套思维模式的。宁致远依然保持微笑说,顺其自然吧,哪里都行,只要考虑我,说明组织的眼睛里有我,就足够啦。张云堂哈哈笑起来,点点头说,我赞同你的观点,但我会大力举荐你任副书记的。
说完,张云堂站起来,伸出手,说,希望兄弟心想事成!我是真心希望你来给我搭班子啊!宁致远站起来握了握手,便告辞出门边说,服从组织安排吧,呵呵,我也只有等着看的。
从政F机关大院走出来,宁致远突然不想马上回办公室,在坝子里站了一会儿,遂决定去爬一次紫竹公园。
五月满山翠绿,参天古树焕发青春,巨大树冠郁郁葱葱,像撑起巨大绿色华盖。站着紫竹亭俯视,连绵一片,整个岳州城就仿佛置身茫茫翠色之中,让人不由得感叹。
独自封灵
每次站在紫竹亭,看着不胜美景,宁致远心里总会泛起回忆,史零零那沉静的样子就浮上心头,不由得悲怅绵长。人生没有比有一灵魂知己更重要的了,有如高山与流水、伯牙与子期。青山不语,清风微微,独站高处,登高望远,宁致远心情更加沉郁。
正在这时,沿着石阶,走上来一位妙龄女子,齐耳短发,很像曾经见识过的一位女子,但又无法忆起。宁致远不好意思一直看着人家,便收回目光,继续双手背在身后,默默地看着远方。
那女子俏然站在身旁一起眺望。宁致远微微笑着问,请问女士,你不是岳州人啊?那女子转头看着她,圆睁着大眼,惊奇地问,呀,你怎么知道呢?我与岳州人长得不同么?宁致远哈哈一笑,说,对啊,岳州县城没几个有女士这般魅力的。说实在话,这女子约摸三十岁,红润脸庞泛着粉嫩,一看便知没贴过粉底的,特别那对满蓄秋水的大眼,清澈见底,活脱脱一个青春少妇。
本妃卖笑不卖声
三國 之 巔峰 召喚
宁致远笑着说,这岳州我还是熟悉的,没咋个见过你,况且你带着榆州口音呢,呵呵,认识一下,我叫宁致远。说完,伸出手。那女子捂嘴娇笑起来,打趣说,先生,你这搭讪也太老土了吧,不过,倒挺热情的,破例认识一次吧,我叫章敏!榆州人。宁致远见她没有握手的意思,很是尴尬地缩回手,嘿嘿地笑了一声,突然哑然失笑起来。章敏噘嘴看着他奇怪的样子,然后说,你以为是维多利亚海湾那个电影明星啊?她是弓长张,是我立早章!
至时光尽头
宁致远心里顿然一动,这女子可不简单,一眼就看穿别人心思,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主儿。想到这里,讶异地问,章女士来岳州是旅游还是其他?章敏笑吟吟地说,出差,我最烦开会,所以溜出来看风景啦。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问,在哪里开什么会?章敏快速地接话说,岳州宾馆,开……马上收住,嘻嘻一笑说,我可不能告诉你!
宁致远马上想起,上周五下班看了看县委书记李明溪的日程,今天上午参加全省片区基层组织建设工作会议,榆州与岳州属于同一片区,这女子定然是组织系统的了。但他并没有点穿,转头看着远处,悠悠地说,这是岳州最古老的亭子,叫紫竹亭。章敏饶有兴趣地说,宁先生,有兴趣给我说说呗。宁致远热情地说,好啊。然后低声叙述起岳州颜知府故事来。
足足讲了半个小时,章敏完全听入了迷,笑着说,岳州真美,岳州历史更美!宁致远刚准备接话,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接通便一直听,最后嘴里说,好的,我马上回来,你来我办公室吧。说完,遗憾地对章敏说,不好意思,美女,我得回去了。章敏噘嘴说,不许喊我美女,一来我不是美女,二来美女成了泛称,我不喜欢。宁致远惊讶地看着她,笑着说,好,章女士,后会有期。说完,扬手作别。章敏看着他下台阶的背影说,欢迎你来榆州参观,谢谢你的导游!

宁致远继续往下走,没有回头,用手在头顶挥了挥,慢慢消失在翠绿中。
回到办公室,赵东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他回来,便笑着站起来说,有个紧急事情向您汇报。宁致远笑着说,东子,私下别这么正式,哥们呢。赵东摸摸头说,您是领导都嘛。他用力捶了他一拳,啐道,废话,瞎说!
星际之大帅威武 啃公主的毒苹果
宁致远做在办公桌边,从抽屉里摸出一包烟丢过去。赵东嘻嘻笑着说,好烟呢。宁致远笑骂道,艾玛你一个局长,还没见过这烟?赵东边往兜里揣烟,边说,得了,改天给你送一条来。宁致远笑着说,好啊,私人出钱买,多几条我也不介意的。赵东哈哈大笑起来。
话转正题,赵东说,调整一下副局长张曼吧,仗着与唐兴鹏有一腿,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连局党组会议定事项都不落实。张曼?是不是以前四小那个校长?赵东点点头。宁致远笑着说,以前跟韵诗一起在二小教书,慢慢提拔起来的。赵东刚说起具体事情,宁致远便打断说,得了,我才懒得听你们那些业务工作,你说调就调呗,只是调好还是调不好地方?赵东回答道,只要不在教育局就行。宁致远沉吟一下,说,那去供销社副主任吧。赵东满意地站起来说,我还有事,回去了,对了,上周王慧去了京都,见到了余晓菲,现在京都财经大学任教授呢!
宁致远惊愕地张大嘴巴,问道,她不是消失了么,电话也换了,帮我问问电话呢?赵东压低声音说,我问了,王慧不说,还骂我多管闲事。宁致远知道他妻管严,笑着说,有机会去长宁,我亲自找你老婆要电话。赵东神秘地看了他一眼,洋洋得意地走出去了。
宁致远突然想起丘川财经大学那套房子来,赶紧拿出电话,打通大姐宁静电话,问是不是每周去打扫一次。宁静微嗔道,真是的,连你姐都不相信了?他讪讪地笑着说,你莫生气,我突然想起,就问问。说完,便问了些其他事情。
蓝心儿 羽翼美
挂了电话,宁致远心里泛起余晓菲影子来,还是当初在师范学校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样子,清纯又青春……

t4uxv火熱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 昨夜蒹葭-風雲之後始變局分享-yflaw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岳州瞬间沸腾,转瞬又降到冰点。
走进机关大院,宁致远感觉气氛有些压抑,平时大家见面都是相互热情寒暄,现在都是讳莫如深地打声招呼,匆匆而去,仿佛最近忙得不可开交。
上午,宁致远紧急召开舆情会议,对当前特殊情况各种舆情形势进行研判,明确由常务副部长姜静怡牵头,网宣办、报道组、电视台、岳州报社各负其责,对任务异常舆情及时处理,尤其重视岳州主要负责人被双规事情要高度关注,任何非官方发布的消息均以非正常舆情,第一时间报县委处理。
郭嘉兴问,部长,现在县委、县ZF明确谁主持工作了吗?宁致远回道,市委已经明确,县委由副书记张云堂主持工作,县ZF由常务副县长施晚晴主持工作。姜静怡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神情严肃的宁致远。
宁致远环视一圈会议室,缓声强调:各位局长大人,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大家必须把控局势,工作按部就班,防治大家信遥传谣!我们社会事业领域必须严守纪律,各人的娃儿各人诓到不哭,哪个单位出现了舆情事故,我就拿哪个局长是问!
说完,他提起茶杯就走出会议室,留下满会议室的参会人员面面相觑,然后相互点点头,神色严肃地回单位安排工作去了。
或许宁致远是谨慎的,或许是Z治敏锐性,直到信任县委书记、县长到来这个期间,岳州舆情控制平稳,没有出现较大波澜。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市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批准市纪委关于江河、薛家驹等八名名党员干部开除党籍、违法事实移送司法机关调查处理的请示,决定由市水务局长李明溪任岳州县委书记,张云堂任岳州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施晚晴调任市政F副秘书长。
局势一下明朗,历经权力场地震的岳州,似乎又云开雾散,阳光遍地,气温陡然升高了,人们开始脱去冬装,精神也抖擞起来。
刚与李明溪谈话后走出办公室,宁致远接到兰心月电话,让他立即前往长宁。他摇摇头,不知其意,最近基本没有联系兰心月,今天电话里也是简短说了几句话就挂了。他露出无奈的笑容,这强势女人啊!
长宁,市政F,常务副市长办公室。兰心月没有像往常站起来迎接,而是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地指指班前椅,缓声说,致远,最近怎么样啦?基本都没联系。他笑笑,拿出烟点燃,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才说,最近长宁和岳州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上加县上处理了八个人,还有一些涉及人员移交了县纪委,大家人心惶惶的,我怕你心烦啊。
兰心月呵呵地笑起来,说,我又不分管这块,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可是听说和你有关系呢!他一脸惊讶,不禁抬高声音问,和我?兰心月娇笑着说,是啊,说张俊是接任你的,都进去了,估计你也在劫难逃呢。他撇撇嘴,一脸不屑地说,瞎猜,典型的经验主义,我可是有底线的人呢。
兰心月温声劝导,别在意,有人议论是正常的。说完,顿了顿,盯着他眼睛说,现在岳州空出了副书记与常务两个位置,你怎么考虑的?宁致远也不避讳,直接说,我倒希望往前挪一步,按惯例也轮不到我呢,前面不是还有苏婕吗?组织部长近水楼台先得月!
兰心月低声说,我找了万绍宁书记,推荐你任县委副书记,万书记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你的名字,不知最后结果如何。哦,对了,你大舅哥跟邓市长熟悉,这也是一条路。宁致远摇头说,算了,市长不管人事,难为他领导。兰心月叹道,这也倒是,不过,上了副书记就距离主要领导不远了,是个重大机会,争取不错过。
不灭邪尊 一火火
他摁灭香烟,笑着说,顺其自然吧,有您推荐就足够了,排除人D政X主要领导,您可是排名第四的实权市级领导啊!哈哈!兰心月眼含秋波,微嗔道,这四号是不是把你吓到了嘛,最近点消息都没有。他有些惭愧地说,不是,我可胆子大呢,敢把威风凛凛的四号扑倒。兰心月脸迅速红起来。
这时,敲门声响起,兰心月摸摸脸,恢复到正常状况,大声说,请进。推门进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上去就像某某企业老总,身后跟着三个陪同人员。宁致远赶紧站起来说,谢谢兰市长,马上按照您的要求落实,先告辞了。兰心月还想说什么,却见宁致远已经转身往外走,便打住不再发声。
在车上,宁致远预感到这次自己位置很可能会往前挪挪,这本该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自己内心却兴奋不起来,总觉得有捡漏的嫌疑。
新来的县委书记李明溪已经五十出头了,这次赴任岳州,明显是前来救火的,主要任务是稳定局势、修复生态。张云堂倒不错,接任县长,应该是个干实事的人。
极道主
日子不紧不慢,工作按部就班,宁致远偶尔去花舞人间看看,每次去必到野石滩村,在那成片的山藿香从中伫立许久。是啊,岳州要大发展,需要产业支撑,加速构建符合丘陵地区发展规律的现代产业体系,产业兴县才不是一句空话,才能鼓足农民腰包,才能财政增收。
简云天站在身后,嘴里咬着一根嫩茅草,低声报告,常委,听小毛说,晚晴副秘书长明天下午将回岳州收拾东西,应该是正式告别岳州了。宁致远点点头,往前面草丛走了几步,蹲下来,闻着山藿香清香。
回县城的路上,宁致远打通了施晚晴电话,笑着说,晴姐,听说你明天回岳州啊?明晚给你践行如何?施晚晴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你小子消息灵通呢!他哈哈大笑,然后说,就这么定了哈。
第二天上午,全县召开干部大会,安排部署近期重点工作。坐在主席台,宁致远静静地看着会场下面,不时与熟识脸庞点头示意。李明溪洪亮声音响彻会场,讲话内容却与过去大同小异,毕竟年初才开了全委会议和“两会”,这才过去三个多月,新政还是要过段时间才好跑出来的。
山海經密碼 阿菩
李明溪讲话重点落脚在反腐败斗争和政Z生态修复上,宁致远开始专心听起来,不时在笔记本上作记录。历经一次浩劫,最后都会重新洗牌,一些旧框架需要打破,一些新规矩需要立起来,在这破立之间,需要高超的治理手艺。
当李明溪讲到,涉及鹏云集团案子的,一律坚决处理;涉及其他事情,比如向曾经的主要领导行贿、送红包的,视情节轻重,希望相关人员主动向纪委报告,争取宽大处理。
会场一片寂静,死水般毫无波澜。宁致远突然想放屁,但必须忍住,憋得脸发红。过了会儿,那屁意才悄悄消失,感觉才舒服起来。回想刚才这事,自己禁不住想发笑,扭头看看讲得正起劲的李明溪,如果笑的话那就不合时宜了。他抚抚绷紧的面部神经,轻轻拍了拍,然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李明溪讲话结束,站起来微鞠一躬,会场顿时响起热烈掌声。宁致远也跟着鼓掌,却看到向志宏两只手掌轻触一下,便放下了,心里不禁十分好奇。
谁的青春不散场 冰是沉眠的水
晚上,给施晚晴的告别宴进行得很是平淡,主要是主角不大喝酒,小杯红酒只是轻抿一口,大家也不便热闹。饭局进行不到两小时便结束了。
陪着施晚晴站在小区门口,宁致远说,真是怀念一起共事的日子啊,以后就身在各处了,你这一走,我又少一个朋友了呢。施晚晴眼眶红起来,哽咽着说,致远,我也舍不得,但迟早也要走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调整,岳州现在不是正缺人手吗?!
宁致远指指前面小径,两人便开始缓缓散步。走过一长段路,他才说,让你回去是保护你,副秘书长位置很特殊,很快就会解决你的正处级别的。施晚晴若有所思,半晌问,是苏部长意思还是兰市长意思。他沉吟说,兰市长吧,张云堂走了一直未补,跟着兰市长没错,你也很合适的。
施晚晴变得开始高兴起来,大声说,走了也好,这中间道道太多了,我确实难以应付。致远,以后来长宁,记得来看我!他笑着说,好啊。然后两人往回走,来到大门口,他挥手告别。
故聊斋 清蝎
月亮开始爬上来,像把镰刀,散着清灰。

11hxc精彩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討論-初夏之事秋後算鑒賞-42o7c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离别时,叶梦说,县(市区)党委一把手任免权已上收省里,希望乘我还在现位,能给你服务,你要加油哦。宁致远噗嗤一声笑出来,摇头说,我就当个常委都悬着呢,还敢奢望问鼎,这不是让我画饼充饥吗?叶梦微笑回道,哪有那么玄乎,你有机会的,只是还需历练,还有就是资历问题而已,我相信你!
回到家里,夜已深,他依然毫无睡意。叶梦心路历程和所有七十年代人一样,既能保持一颗坚定的事业心,也敢于面对自己情感所托,并不是个人品质出了问题,而是面对日新月异的思想解放,也在不断思考和探索不同的人生路。这是一种人类文明的进步,也是一代人勇立社会思潮找寻自我之路。
流年瑾歌 四夕澜
不可否认,叶梦现在的位置,是自己成长或被发现的重要推手,但真要从参与者变为决策者,这个中历程何等曲折艰辛,或许自己从心胸视野、能力储备、个人修为等方面还有很大差距。想到这里,他默默叹口气,站在窗台思念起史零零来。要是他在该多好,可以一起聊聊。
正在宁致远思索着自己人生与未来的时候,县委书记江河正从市委书记万绍宁办公室走出来,岳州或迎来又一轮变故,其中也包括宁致远。
岳州宾馆事件发生后,作为这个地方最高决策者,终究是会出手的。夏永江调整回市级机关任一本书,算是提拔,本人也不可厚非,只是离开了主干线,意味着下步发展受阻;宁致远调县委宣传部,虽然在处理肖芳问题上立了功,但并在水电站改制问题上却与一把手意愿背道而驰,这是原则问题,忍痛也要调整。至于许凡和凌伟,他心中早有打算。
这天,全市基层组织会议结束后,兰心月笑着说,潇雪妹妹,今天你提出的资金需求,我可一分都没敢砍啊!潇雪微笑着回道,您是组织部长老领导,这可得支持我呢。兰心月哈哈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说完,两人并排往外走。两位美女走在一起,犹如一对姐妹花,参会人员不时偷瞄几眼,心里顿时充满惊艳。
走到楼道转角处,潇雪见四下无人,轻轻说,心月姐,最近县区班子会有些调整,涉及岳州副书记,想听听您的建议人选。兰心月心里一惊,脸上不动声色低说,我现在不问人事的,你懂的。潇雪轻声说,联系您的副秘书长张云堂如何,小伙子虽然任副秘书长才一年,但很有培养前途呢。兰心月心里秒懂,这张云堂可是当年罗国平的文字秘书呢,顺口回道,好呀,小张真心不错的。
两人握手道别,兰心月正待转身,忽然想起什么,又碰碰潇雪香肩,凑近耳朵问,其他还有变化吗?潇雪小声回,其他只涉及分工调整,岳州张俊任常委,唐兴鹏调整为副县长,万湖县有三位……兰心月心里一怔,很想问一个人,但话到嘴边又收回去,笑着说,谢谢妹妹,有空我们聚聚。潇雪笑回,好呀,听姐姐安排。
孤同载酒 卿言止
走回办公室,兰心月坐在椅子上沉吟着,夏永江调整,我什么不考虑施晚晴呢,那宁致远又是怎么安排的呢。想到这里,她打通电话,让秘书通知市委组织部老干局副局长、干部一科科长周涟漪来办公室。
四分之一和终点
周涟漪悄然来到老领导办公室,一脸笑意。兰心月摆了几句闲话,忽然问,施晚晴有变动吗?见周涟漪摇摇头,又问,宁致远呢?周涟漪摆弄着桌上的相框,嘻嘻笑着说,姐真漂亮,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呢!兰心月噗嗤一声笑出来,爱怜地说,傻孩子,姐今年都四十五岁了呢。周涟漪啧啧有声,羡慕地说,不知我到这个年龄是啥样,有姐一半乖就好了,改天让宁致远给写首诗,歌颂一下我的青春,好留着纪念。说完,站起来说,姐,我回去了。
兰心月心里顿时明亮,说宁致远文艺范,那不是去宣传部门吗,原来岳州三人是转一圈哪,不知这小子愿意不呢。她点开微信,然后啪啪打字。
她:兜兜圈圈,又要回原地了
他:什么状况啊
她:沉住气哈
说到这里,她电话响起来,市长邓世勇有请,只得关了电脑,拿起笔记本出去了。
異世之黑翼巨龍 懶癌爆發
宁致远坐在电脑边有些懵圈,脑子里迅速思考着,调整自己的传言应该是真的了,看来江河是容不得知道他秘密的任何人,或许这几位涉事之人都将面临调整。
许凡敲门进来,坐在椅子上,吐着烟圈说,一号刚找我谈话,说我锻炼成熟了,可以出去任职的,让我提所去之处建议,我说考虑一下。宁致远笑着说,你想去哪里啊?许凡摇摇头,意思还没考虑到这层面来。
前夫霸宠不厌
宁致远想了想说,去建设局吧。许凡问,我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点燃烟,徐徐吐出一口烟雾。许凡边站起来边说,好,就这么定了。他问,去了新单位,就把婚结了吧,芸芸也不小了。许凡转头一笑,红着脸,害羞地点点头。
他起身出了办公室,慢慢在走廊上踱步。楼外的香樟树似乎又长高了些,叶子更加宽大起来。
首席错婚 卫子
夏永江看见他,招招手。他便慢慢走过去,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笑着说,永江兄,印堂发亮啊,最近定有好事呢。夏永江坐过来,低声说,兄弟,我马上要走了,江河这杂碎心狠啊,你和张俊、唐兴鹏转一圈,得利的是张俊,吃亏的是你俩,唉……
宁致远保持微笑,小声回应道,伴君如伴虎,也是好事,我也乐得轻松些呢。夏永江摇头说,不是这么回事呢,常委、办公室主任可是实权派的,有望下步去那边任副职呢。宁致远摇头说,暂时不去的好,顺其自然吧,你哥子去哪里啊?
夏永江呸了一口,恨恨地说,市供销社主任,我日哦,和闲置差不多的!宁致远哈哈笑着说,好单位,我梦想就是这样职位,修身养性,乐在其中啊!夏永江笑起来说,兄弟以后上来开会,记得来看看,你是个好兄弟!
两人所以聊起了一些其他话题,办公室一片其乐融融。这时,凌伟正忐忑不安地坐在书记办公室,沉默半天说,书记,我必须下乡吗?江河和蔼地说,你年轻,下去锻炼,以后再回来,才有更大发展!凌伟沉默着,不时搬弄着衣角。江河叹口气说,小伟,平时我脾气大了些,你别记在心上,以后我会关心你成长的。凌伟小声说,好吧书记,我听你的。说完,告辞出了办公室,朝主任办公室走过来。
宁致远从夏永江办公室出来,看见凌伟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正欲转身,遂加快脚步,轻声喊,凌伟!凌伟便站在门口等,然后一起进了办公室。
女总裁的透视神医
听了凌伟述说,宁致远决定要强势一回了,起码办公室人员安排还是要听一听分管领导意见吧。兄弟伙跟着你,无非是两个意图,一是职务上有进步,二是经济上有待遇,否则,最后就只剩下一片寒心。
宁致远没有停留,立即来到组织部长苏婕办公室。苏婕笑靥如花,赶紧倒了茶水,客气地说,致远兄,有事直接通知我来你办公室嘛,哪里能让你亲自跑一趟呢。宁致远对这客套话一笑而过,打趣道,美女来我办公室要遭非议的,还是我主动点的好。
两人哈哈说笑,最后宁致远正色地说,苏部长,办公室人员安排还是要问问我吧?苏婕心里一惊,这宁常委心里有看法啊,脸上露出难色地说,书记定的呢,我也只有建议权。宁致远压住心里升腾火气,温声说,理解你的难处,所以我来找你商量呢,许凡到宣传部任副部长吧,他娃儿才三个月,安排到乡镇怎么照顾家里啊!见苏婕沉默不语,站起来轻声说,我知道你为难,你对江河书记实话实说吧,就说是我的意见。说完,告辞出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