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xf6rm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黑騎 愛下-第1229章 終極劇目熱推-nhi73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发泄完了吗?”
吴均望着愤怒得只剩一丝理智的吴奇,默默压下了诸多复杂的心绪。
天命 落情泪
他沉声道:“发泄完了,就回去补上最后一击吧。别浪费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吴奇的牙齿间迸发出尖锐的摩擦声,他低下头不再看吴均的脸,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我哪里也不去,我要在这里陪若瑢姐走完最后一程。”
吴奇温柔地握上若瑢冰凉的手,任凭外界的战场上有多么喧闹,他的眼睛里都只有若瑢一人。
若瑢好像睡着了,她的眼皮没有打颤,手指也没有抽动,她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冰凉的地上,心跳声越来越弱,弱的像是一千米外的脚步声。
那张刻印在吴奇大半生记忆中的美好、熟悉、亲切、温和的面容,再也不会笑,不会悲,不会训斥他了。
睡美人不会醒来,吴奇也跟着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静。他在冥冥之中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已经错过与若瑢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了。
无论他再怎么等,也送不了若瑢最后一程。
“姐,对不起。”
吴奇用蚊子般大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话后,就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宛如一座活的石像。
围在若瑢与吴奇周边的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吴均挥挥手让士兵们散去,他最后看了一眼自我封闭的吴奇,跨步越过了他的侧身。
“啪”,吴均用打火机点燃了从胸口抽出的香烟,橘红色的星星火光伴随着袅袅烟丝孤独闪烁,下一秒吴均的左边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个身披黑色军装作战服的男人。
“吴常委,我已经准备好了,该我上场了吧。”
开口的男人容貌与吴奇有五分相似,他们同样拥有一张漠然而凌厉的脸,同样拥有一双深邃如漆黑寰宇的美丽眼睛。而在更深层次,他们身上还携带一模一样的五阶力量的韵。
他正是神皿“轮盘”的继承者——时一刻。
“去吧,终结帝座,回收全部神之器皿。”吴均淡淡地下令道。
“是。”时一刻淡然应道,就好像他胸有成竹,知道以自己的力量一定能拿下。
时一刻临出动之前还瞥了一眼瘫坐在若瑢身旁、变得跟一座石雕似的吴奇。但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因为他已经看出现在的吴奇丧失了最根源的战意,从头到脚都失去了作为一个能引起他兴趣与好胜心的强者的气场。
就凭刚才吴奇拒绝吴均的出战命令的那一句话,时一刻便足矣坚信自己才是被五大常委选中并信任的、最适合神皿“轮盘”的继任者。
时一刻大步流星地走向十余名四阶生命厮杀的混乱战场,眺望着那糅杂着血雨腥风、在炮火围攻下屹立不倒的无数瘟疫种组成的肉身围墙。
他穿过漫天的飞沙走石,穿过连天的弹丸炮火,同时墨绿色的返祖鳞片如浪潮般一一涌上了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于他面部变化出一副狰狞凶暴的返祖面具。
他走到距离瘟疫种肉身围墙两百米的位置后,一振右臂,握住从袖口滑出的一块巴掌大的手链钟表。
手链钟表的三根指针还在一刻刻的跳动,旋即时一刻的大拇指贴在了钟表的按钮上。他凝神提气,如预先演练的那般按下开关:
“时间与轮回之神在上,停下此界的时间!”
时一刻喃喃轻语道,刹那间一股灰色的波纹从他的胸口奔涌而出!那灰色的波纹巨大无边,几微妙的时间就扩张延伸至方圆二十公里!期间所有被灰色波纹穿过的物与人皆失去了斑斓的色彩,万物的运动亦全部暂停不动!
整片血火燃烧、硝烟弥漫的战场,乃至数十万激战中的三军士兵以及所有四阶生命,都在时一刻的“无敌的力量”下停住了。
“吴奇,这可不是你领悟的‘时感破锢’那种半吊子的玩意儿,这是货真价实、真真正正地时停五秒!”
时一刻一边心想,一边眼睛如高速运转的计算机扫过高大的瘟疫种肉身围墙。原本因为高速旋转而显得密不透风的瘟疫种肉身围墙,此刻因为完全停住,所有的缝隙处都暴露了出来。
时一刻透过无数处瘟疫种肉身围墙的空隙,一秒就找到了帝座躯壳的位置。他用第二秒瞬步抵达肉身围墙面前,挥起鳞甲包裹的左拳在一只大型瘟疫种的身上开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大型瘟疫种应声飞出1米便止住了继续运动的趋势,时一刻绕过它走到了帝座面前,见到了脸贴地的帝座躯壳。
时间还剩两秒,但这足够从帝座身上挖出“母石”和“石碑”,再夺走“弓箭”了。
修真高手混都市
时一刻正欲动作,却听瘟疫种肉身围墙之外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
“别大意!帝座利用‘箭’的交换之力进化出了适应时间之力的能力,万一他没‘死’透,他也一定能在‘时间暂停’的世界里活动!”
时一刻眉头一皱,听这声音是吴奇不假。
“吴奇,你这家伙没被完全停住吗……”
时一刻不悦地咧嘴,旋即举起鳞爪朝帝座的后脑奋力刺去。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时间暂停的力量是绝对的,就凭区区一支箭的神力也想适应,做梦!”
说时迟那时快,时一刻的鳞爪锐不可当地刺进了帝座的头颅,手臂的前进没有收到丝毫阻碍。
可不等时一刻露出收获胜利的笑容,他的瞳孔和表情瞬间凝固了!
知執照念顧思余
倒映在他眼睛里的,是他右臂碎成数十粒血肉方块的景象。
并不是时一刻的鳞爪刺进了帝座的头颅,而是当他的鳞爪触碰到了帝座之时,就在几微妙内被分解成了数十粒方块!
帝座僵直倒地的身躯在这一刻蓦然暴起,两条黑色的手臂如黑色闪电般左右打向时一刻!时一刻虽然震惊,仍以最快速度架招应对。可时一刻防御的双臂全在被帝座碰到的瞬间分解成了无数血肉方块,其中从右侧打来的帝座手臂刮到了时一刻的右脸,当即就让时一刻的右半边脸喷出了十几粒血肉方块,五官直接被削掉了一半。
“怎么……可能……”
时一刻仅剩的右眼猛地瞪大,但暴起的帝座没给时一刻任何逃跑或反击的余地。他径直一拳打入时一刻的胸膛,时一刻的皮肉、肋骨、脊椎、双肺、心脏尽数分解成百粒方块,然后从中掏出了冒着盈盈灰光的古朴“轮盘”。
时一刻的身躯就像是一具散架的积木人,在被破坏双臂与胸膛后失去平衡地向后倒去。帝座还趁势拌了一脚,把时一刻的左脚也分解散架。
龙魂至尊 美石
“就凭你,也好意思暴殄天物?”
帝座抓稳了神皿“轮盘”后,俯视着残废的时一刻毫不留情地嘲讽道。而马上“时间暂停”的世界也在到达五秒 之际自动解除。全世界在恢复明亮色彩的同时也恢复了运动。
那只被时一刻打穿的巨大瘟疫种“唰”地水平飞出,撞在了瘟疫种肉身围墙的另一侧并被裹挟着飞了起来。而在战场大大小小的每一个角落,被停止五秒的人和物都无缝衔接了时间暂停前的运动轨迹,就仿佛他们从未经历过、也感知不到那“暂停的五秒”一样。
在这世上,除了帝座与时一刻两个当事人以外,就只有吴奇知道在刚刚时间暂停的五秒之内发生了什么。
勿念余年 壹筆落寒
面对瞬息之间夺回优势的帝座,无比绝望的时一刻用尽最后的力气,艰难地问道:
“你,你不是被夺走了精神意识,怎么会,”时一刻说着说着猛然一惊,“难道这是一场戏?”
帝座轻蔑一笑,他直接走向时一刻的残躯,第一步踩碎了时一刻的右脚,第二步踩碎了时一刻的胯骨。他一边走向时一刻的头部,一边解释道:“你说的是‘天神制造’那一招吗?那还真不是一场戏。只不过你们也好,徐放也好,怎么都会单纯到以为我堂堂帝座,会对一个部下的四阶异能毫无防备?”
啪。帝座踩碎了时一刻的腰腹,又再踩碎时一刻的肩膀;最后,时一刻的整个身子只剩下脖颈和头颅没有被彻底分解为血肉方块。
帝座抬起左脚,轻描淡写地落向时一刻的脑门。只听一声比西瓜裂开还要轻的脆响响起,时一刻的头颅被踩成了数百粒红色白色的方块,溅射开洒了一地。
解决时一刻后,帝座深深地凝视着到手的‘轮盘’,他虔诚地将神皿‘轮盘’放在胸口,一眨眼的工夫‘轮盘’被融了进去,快得仿佛是被其余三件神之器皿吸引进去的一般。
帝座深吸一口气,喃喃地道:“四件神皿终于在我手里集齐,真正的剧目,终于可以开始了。”
话毕,帝座闭上双眼,右手竖起食指与中指摆至脸前,嘴唇嗡嗡动作,似在念叨某种神秘而恐怖的咒文。某一刻,帝座的眉心忽地亮起了一枚玄奥的血色咒文,同一时刻,分布在战场上各个位置的十三王座,眉心都亮起同一形状的血色咒文!
“爸爸,你的额头上……”
诺亚城的城墙上,徐心素刚刚离开徐放的怀抱,一缕红光就照在了她的脸上。她一眼就看到了徐放额头上亮起的血色咒文,直觉告诉她,这感觉不像是一件好事。
徐放愣了一下,他摸了摸额头上冒出咒文的地方,手指却没有任何奇怪的触感。说明这咒文不是某种烙印形的伤痕,而是从他体内发出的。
这时,更多若隐若现的红光从徐放后方冒了出来。徐放转身一看,人海茫茫的偌大战场上有十二处地方都射出了诡异的微弱红光。
加上他,刚好是十三道。
“不会吧……”
徐放怔怔地望着下方的红光,他心有预感,此时此刻只感到嘴唇干涩。
和徐放一样。于瘟疫种肉身围墙附近的战场上搏命死斗的欧米茄、摩耶,和反水到悬鹰九辉这边的伍生、克瑞斯,他们的额头都出现了类似的血色咒文。
悬鹰九辉们见状皆谨慎地停止战斗,他们与所有王座拉开距离,以防这是帝座设置的某种“自己死后带十三王座自爆陪葬”的机制。
但令他们意外的是,就连第一王座欧米茄和第二王座摩耶,表现出来的都是完全不清楚眉心咒文是什么东西的样子。
“喂,摩耶,咱们额头上的是什么东西?”欧米茄大大咧咧地问道,全然不顾自己的敌人们全都听着。
摩耶也不清楚,他故作淡定地回复道:“应该是帝座大人为我们设置的后备手段,为了在他无力战斗时给我们提升战力,完成收割。”
摩耶自认为自己的解释天衣无缝,这样敌人听到就会有所忌惮。
但是洪荒、阿维德、栾玉清等人的脸上,却只流露出了惊讶。
为什么他们不怕?
轰!
一道鲜红的光柱直冲上天,其声势浩大,如擎天一柱冠绝了整个战场!
光柱的来源,就在摩耶旁边!
摩耶回头一看,欧米茄全身爆发出鲜亮醒目的红色强光,其眉心的血色咒文焕发更浓更重的深红之色,宛如一枚耀眼夺目的血红十字星!
“这是帝座赋予的强化之力么?”
“不,摩耶……”
摩耶看见了欧米茄脸上的痛苦神色,他尚未理解欧米茄口中的“不”是什么意思,下一秒来自他自己眉心咒文的狂暴的热流轰地贯穿了他的身躯!
摩耶的身上也喷发出一道赤色夺目的擎天光柱,并且眉心的咒文喷薄的恐怖热量,热得几乎要将他融化!
“这,这不是强化!”
摩耶面色骤变,而马上痛苦的表情也复制到了他的脸上。他身处狂暴的红热光柱之间,勉强睁开一丝眼缝看向旁边,但欧米茄本人的身影,已经在那道红光之中消失了。
死到临头的恐惧、被最信任的帝座背叛的愤怒、直到最后什么都还没做的不甘,诸多负面感情充斥了一向心如明镜的摩耶脑内,最终随着眉心咒文的二度爆发,一并消逝在了虚无之中。
而在诺亚城城头,徐放心有所感,立马一掌推开了徐心素,旋即炽烈的红光亦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
那鲜艳如人命的红色光柱和第一道与第二道光柱一样刺破了云层,贯穿了天穹。徐心素怔怔地看着置身于红色光柱之内的父亲,未干的眼泪再次从眼眶里奔了出来。
她奋力冲向光柱之内的徐放,想将父亲从光柱内强行拉出来,但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她的去路,更狠狠地将她弹了开来。
望着跌在地上的女儿,徐放的表情从心疼,转化为担忧,再转变为不舍,最终他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希望女儿在今后的人生中回想起她的父亲时,记得他是笑着走的。
“好好照顾自己,孩子。”
话音落时,徐放眉心的咒文爆发出极强光辉,而他的身躯也在光辉中融化得无影无踪。
在战场上更多的地方,第四、第五、第六、第七,越来越多的红色光柱直冲上天。而围观着这一幕的人类与荒野生命,也很快明白了这是来自十三王座的生命献祭。
而且是被动的、强制的献祭。
在亲眼见到欧米茄和摩耶融化消失后,伍生也看到了自己的终焉。他沉默片刻,旋即拍了一下身边洪荒的肩膀。
下一秒伍生的身上就爆发出通天的红光,但他仍在炙热的光柱之中忍耐着痛苦,对看来的洪荒呐喊道:
“洪荒长官!我是前北境镇关军团所属,卧虎小队的队长伍生!替我给蕾妮·摩西带句话!”
“你说!”洪荒喊道。
“我们卧虎全队的在天之灵,都会看着她,陪着她成为人类最好的将军!请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勇往直前!”
洪荒愣了一下,随即急促地吼道:“我一定传达!”
但是他话还没说完,伍生就已经消失在了光柱之中。
“该死的!”
洪荒怒挥了一下拳头,再之后他投向众多通天红色光柱的目光里,已多夹带了一份对帝座的恨意。
第五王座已经被血色咒文强制献祭,那么距离第九王座被献祭也不远了。
克瑞斯正是明白了这件事,便飞一般地从战场跑开。沿途上他遇到的人无论是人类士兵还是变异动物还是瘟疫种,只要挡他路的全被他瞬间冰封。而凭着他拼命的奔跑,终于在最后,隔100米看到了吴奇的身影。
“主人!”
克瑞斯一声呐喊,但偏偏咒文的力量好死不死地在这时爆发,令他陷于炙热的鲜红光柱之中,无法不驻足停步。
所幸,通天的光柱也吸引了吴奇的注意力。双人相距只有100米,吴奇立刻看到了红色光柱之中的克瑞斯。
“克瑞斯!”
吴奇抬腿爆发出最快的速度奔向克瑞斯,因为他已经明白红色的光柱意味着什么,而这也是他和克瑞斯,最后能说话的时间了。
“主人……”
时至最后,克瑞斯心里有许多话想对吴奇说,他想倾诉自己在天启深渊所受的苦楚,每一天的经历,和吴奇曾经的部下结识相知的故事。虽然他也知道时间不允许,但这份不甘心,在他看到主人吴奇看到他后第一时间奋力奔来的身影时,便也无声消解了。
“主人,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愿意效忠于你。”
吴奇的脚步哒哒停下,他亲眼看着克瑞斯一脸的祥和,似完全释然了一般,并最后朝他行了一记鞠躬30度的礼。
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 木马先生
“克瑞斯,我……”
可惜对面的光柱里,已经没有他想对话的人了。
“啊!——”
——————
PS:拖更好久,5000字大章献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