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二百四十三.倉促的離別展示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情况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
【我在找藏身之处,可惜侦探社已经空了,你和陆离先生不在。】
【剩下的物资不多了,我打算去山的背面,希望守望镇还能剩下什么。】
【我会在窗户上留下记号,如果你们要来找我,那里应该会有我的第二封信。】
潦草字迹代表玛丽阿姨书写时并不从容,信封表面沾染了许多灰尘,似乎放置有一段时间。
“她应该在列侬群岛。”陆离皱眉说。
她们乘坐的阿维坦尼斯号轮船早在很久前就成功抵达列侬群岛,玛丽阿姨没理由还会在艾伦半岛并留下信件。
“或许出了什么意外。”安娜说,赤红色眼眸落向陆离:“陆离……我担心玛丽阿姨……”
“我们去守望镇。”陆离说。
玛丽阿姨要么在守望镇,要么在那里留下记号,不会太难找。
“会是陷阱吗?”蕾米沉吟着问道。
一位普通人在怪异游荡的旧日城市街头四处走动?这听起来有些诡异。
“也许这封信是贝尔法斯特变成废墟前就在邮箱里了?”
“或许,但还是要去。”
无论是不是陷阱,陆离和安娜不能置之不理。
“你们什么时候出发?”蕾米问穿上大衣的陆离。
陆离拉开抽屉,带上手电油灯以及“灯塔”。
“现在。”
……
阴沉天空像是用铅笔涂抹,蒙上阴影。
贝尔法斯特南部的扭曲漩涡仍然存在,空中俯瞰让它看上去更加畸形和生动。
过长时间注视,哪怕它本身没有怪异力量也会让人理智值下降。
安娜带着陆离抵至玛瑙湖畔,在男爵庄园短暂停留。
山洞和安全屋扩建后差不多能装下藏书室的所有书籍。它们还在这儿,安娜打算回来时带它们去望海崖。
不过陆离准备离开藏书室的时候,一个空罐子从书架后的角落里滚出。
“谁在那儿?”安娜冷喝,而陆离黑眸望去。
肖 若水
昏暗角落里,一道畏缩的人影缓缓走出。
“人类?”安娜低语。
那是个背脊佝偻,披着毛毯的肮脏女人。她下嘴唇缺失一大块,凹陷的下颌看上去就像是怪物。
“你……你们是……”漏风的询问声响起,女人低垂头颅,不敢注视陆离和披着斗篷的安娜。
“和你一样。”陆离说。
同类出现似乎让这个可怜的人重燃希望,甚至没怀疑陆离是否说谎,激动地上前抱住陆离。
陆离以为安娜会拦住她,奇怪的是安娜什么也没做,任由女人冲进自己怀里。
她的身躯和肩膀颤抖不停,似乎因为激动,又或者因为安娜倏然散发的阴冷气息。
陆离后退离开女人的怀抱,没理会被蹭上污渍和血污的衣服,指向下嘴唇:“你的伤口裂开了。”
嘴部伤口注定难以愈合,事实上女人只是因为缺血使得脸庞苍白,而没被感染已经算是幸运。
她毫不在意裂开的伤口,陆离蹙眉中翻开手边的书撕下几页纸,随意捂住下嘴唇。
“跟我去二楼处理。”陆离说。
提线之影事件让庄园二楼多了间医务室,那里应该还有干净纱布和酒精。
艾琳的确还保留着那间医务室。纱布足够,挥发的酒精也剩下小半瓶。
陆离先将女人的伤口消毒,然后缠绕起纱布。
虽然如果动作过大或者吃东西还会崩开伤口,不过起码不用担心细菌感染。
包扎后,女人讲起自己的经历。
她叫赛莉卡·达莱尔,贝尔法斯特的幸存者。遇到过几波幸存者但因为许多意外被迫离开,失去的下嘴唇就是某个幸存者造成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四处躲藏的她几天前躲进庄园,直到陆离出现。
“为什么不离开贝尔法斯特。”陆离环视医疗室,这里有许多东西能拿回望海崖。
赛莉卡·达莱尔声音带着颤抖:“听说其他地方更糟糕,希姆法斯特到处是怪物,还发布广播骗幸存者那里很安全,引诱人们过去……”
“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陆离回答她。“但希姆法斯特没有怪物,那里是民众聚集地。”
“真的吗……”
“嗯。”
陆离收回视线,落在赛莉卡·达莱尔身上:“我们要去守望镇,可能会路过希姆法斯特。你可以独自前往,或者跟着我们。”
“……谢谢,我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接下来陆离向赛莉卡·达莱尔介绍安娜的身份,得知安娜是怨灵后她只是颤抖一下,没表露更多惧意。
她意外的坚韧。
带上赛莉卡·达莱尔和一卷纱布,陆离和安娜离开庄园,在天黑前抵达守望镇。
……
吱呀——吱呀——
酒馆门口的生锈牌匾被风吹得摇晃。
守望镇荒凉而破败。曾有许多幸存者搜刮过这里,留下一片狼藉。
还好他们对破坏不感兴趣,只有一些木门与窗户被破开。
寒风吹拂,陆离三人在空荡街道上行走,很快在一栋旅馆的二楼窗户上发现油笔画下的记号。
这个符号陆离曾在安蕾夫人艺术画廊看见过。
“那是我们家族曾经的标志……”安娜说。
陆离来到旅馆门前,推开虚掩着的房门。
灰尘簌簌落下,浮尘在油灯光芒下四处游走,木地板响起的吱呀声惊扰大厅的寂静。不过脚步余音散去时,它们再次涌来。
“你心跳的很快。”陆离微微偏头。
寂静无声的大厅,赛莉卡·达莱尔的心跳就像远方沉闷的鼓声。
“抱歉,我还是很激动……”
赛莉卡·达莱尔垂下头颅,如发辫纠缠起来的肮脏头发藏起她的双眼。
陆离移开黑眸,踏上木梯来到二层,找到窗户有记号的房间。
旅馆与小镇大部分房子一样,经过幸存者洗劫后几乎没剩下有价值的东西。如果不是木头随处可见并过于沉重,连床板和柜子也会被他们拆掉。
不过玛丽阿姨的信意外地没有遗失——它就放在窗台,走进客房不需要搜寻就能一眼看见它。
信件落了层灰尘,无形之手拿起它,抖掉灰尘飘向陆离。
安娜接过陆离手里的油灯,默默看着信封被拆开。

hphoz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三十二.末日的愛情一文不值閲讀-zlrek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感觉气氛正变得沉重,蕾米移开话题:“你不觉得安培不像是我们吗?”
“我们指什么。”
蕾米注视安全屋外与岩壁融为一体的轮廓:“我和哥哥因为从故事里出现不会渴望人性,阿当芙娅姐姐还很弱小,孩子们把我们当成家人。安培属于外来怪异,但它偏偏能安分呆在望海崖上,既不觊觎你,也不伤害其他人,不像它的可怕外表。”
望海崖是和安全屋一起诞生的称呼,他们不能一直用“崖顶”称呼这里。家园应该有个名字。
“因为安娜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少爷的禁奴 豆蔻年
“显然不是。如果那样的话安娜不在,除了我的女妖嚎叫我们根本伤不到它。”
能威胁它的只有安娜,安娜不在它没理由还压制本性。
“它也许就像牛羊一样的牲畜,被我们驯服了。”蕾米说出她的推测。
这真的很像曾经人们驯化野生动物的流程:艾伦王城时展现强大力量——投喂食物——朝夕相处的陪伴——比曾经更舒适的环境与食物。
重生之报答君恩
蕾米继续道:“我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巧合还是什么,但一只怪异表现得像是动物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觉得它是被某些存在驯养出的?”
驯化野生动物需要好几代甚至十几代。安培很温顺,到现在为止没表示任何野性。如果将它套进驯服论里,安培的种群起码被驯化了好几代。
但这是用科学去推断,怪异的诡谲力量更简单也更难以理解。
蕾米发怔,她没想到这点。“等安娜回来我需要在安培身上采集些血液。”
她担心驯服安培的背后存在可能会发现望海崖。
要等安娜回来则因为只有她能压制安培。
……
赛莉卡·达莱尔不相信任何人。
兴风之花雨 萧风落木
除了她自己。
从灾难降临那一夜开始,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经历了许多糟糕的情况——大多是人类。因为遇到怪异很少有人能逃脱。
赛莉卡·达莱尔清晰记得这十几天的经历。
雾霭像火一样燃烧,教堂钟声被汇聚的哭喊声淹没,四处是燃烧的呛鼻味道,街道上的人们慌乱四窜。
她是其中一员,但更聪明,或者说理智些,没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街道上四处乱窜发出吸引怪异的尖叫,而是躲进一栋不会燃烧的石质房屋。
现在的赛莉卡·达莱尔时常懊恼,如果那时自己躲进杂货店或是餐厅就没后来那些事了。不过在当时,这是相当聪明的选择之一。
房屋主人,一对老夫妻接纳下赛莉卡·达莱尔。不幸的是怪异不久后冲了进来,只有她自己躲进地窖,天亮后怪异离开时悄悄爬出来。
走上街道的赛莉卡·达莱尔看到一片残骸。饿坏的她寻找食物时遇到一些行踪诡异的幸存者。他们感慨她的走运——那些怪异可没离去,她居然能招摇地走出半条街。
赛莉卡·达莱尔理所应当地成为幸存队伍中一员。他们的目标是翻越苏加德山,去山的背面。
但还没离开贝尔法斯特他们就被怪异袭击,赛莉卡·达莱尔和其他幸存者分散。不过又幸运的遇到另一只幸存者。
这群幸存者不打算离开,起码暂时不。
他们最开始就好像绑成的麻绳一样团结。孩子女人和老人躲在避难点,男人们出去外出搜寻食物,但每次外出都可能有人回不来,随着时间推移,男人们开始抱怨为什么什么都不做的孩子女人老人分摊了食物。
赛莉卡·达莱尔只好加入搜集食物的小队,她的运气真的很好,尽管不能每次都能带回食物,但她永远能安全回到避难点。
但渐渐的,赛莉卡·达莱尔发现周围男人们望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贪婪。在可怕的事情发生之前她离开那里。
之后她又遇到两群在废墟里苟延残喘的幸存者。
第一个居然信仰怪异,奉上所有食物来祈求保护。
赛莉卡·达莱尔假装成为信徒,但在一天深夜祷告时偷溜出来,没多久就听到房屋里的哭喊惨叫。
第二个奉行残酷的弱肉强食,失去价值的人会成为食物。
赛莉卡·达莱尔曾亲眼看见一位每回都带回最多食物的强壮男人被幸存者们一拥而上,捂住嘴巴杀掉,原因仅仅是他搜刮物资时被门梁砸断了腿。
之后赛莉卡·达莱尔没再主动寻找幸存者群,也可能是没有了。
大概七天前,她所躲避的房屋闯进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人,脸上写满担惊受怕。赛莉卡·达莱尔本想等他离开,结果那个男人像是发现这里很安全住了进来。
狂妃难驯:误惹冷魅腹黑王
赛莉卡·达莱尔不得不离开地下室让他离开,然后在男人的恳求下心软了。
太极第一人
这次心软让她为之懊悔一生。
危险总是会让一对男女快速相爱,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食物开始不够了。
梦回水泊梁山 李逍遥
赛莉卡·达莱尔吓破了胆,不敢外出。赛莉卡·达莱尔搜刮的食物又不够两个人吃,偶尔拿回来许多罐头也会被麦克无节制的吃完,就好像他想做个饱死鬼。
镇武司 沈不更
情况很快变得糟糕,之后赛莉卡·达莱尔四五天都没找到食物。
麦克饿坏了,他大声咒骂赛莉卡·达莱尔没用,他们的关系闹得有些僵。
晚上休息时,麦克搂住了她脸凑过来亲吻。赛莉卡·达莱尔以为恋人想要缓和关系,然后在这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嘴唇上传来。
赛莉卡·达莱尔推开麦克,他满嘴是血,嘴里还咀嚼着自己的下嘴唇,就像个恶魔。
她最后杀死了麦克,在白天将他的尸体拖去后院埋下。
关门,放相公
赛莉卡·达莱尔本能吃掉麦克,但她不想活的那么……肮脏。
吃人的人和怪异有什么区别?
哪怕她已经成为躲藏在阴暗潮湿中的老鼠。
现在,每次喝水或吃东西时,漏风的牙床都在提醒她信任带来的苦果。
秾李夭桃 闲听落花
【……滋滋……希姆法斯特……滋滋……安全……寂静……保持安静……】
收音机里传出微弱的广播声。
赛莉卡·达莱尔嗤笑着关上收音机。
谁知道那里不是背叛人类的叛徒编织的陷阱,吸引幸存者过去献祭给他们的狗屁神祗。

eqy7c扣人心弦的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愛下-二百三十一.安全屋分享-8lfqu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第二天上午,吉米从挖掘工人身份中解脱。
现在扩充的山洞深处就像大厅一样宽阔。虽然填充深海石后空间会缩小许多,但不会像之前那么狭窄,摆下床衣柜书桌后就没其他地方放置东西。
山洞岩壁到处是狼爪一样的密集挠痕,仿佛这里曾是一处狼穴。
安娜把碎石清理出去,席卷狂风吹散山洞的灰尘,又将遍布爪痕的岩壁抚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剩下的只需要把深海石贴着岩壁摆好,粘合缝隙。
深海石会抵消安娜的力量,她抬不起他们。于是仍要吉米帮忙。
“我只要想一下就很难受……”
“这么严重吗?”蕾米以为深海石对哥哥的压制更严重。
吉米认真点头:“是啊,一想起要把它们都搬到山洞去我就累得喘不上气。”
蕾米朝吉米翻起白眼:“我们得帮陆离弄好安全屋。”
“我知道,只是感叹一下。”吉米说,回头望了眼怪物身躯被磨短的爪子,去下坡搬运有几千磅重的深海石。
还抽空去帮陆离把避难点时的一部分石料砸碎填水,用来堵住深海石间的缝隙。
两小时后,山洞深处的安全屋搭建完毕。
安全屋大小和艾琳的卧室差不多,就连床铺书桌书架都是从那里搬来——
可惜依旧没有门,不过可以等过几天商人到来后委托它们制造。
甜蜜惡魔在微笑 雨下沫子
多余的几块深海石被堆在入口两旁,这样或多或少能降低没有门阻隔的隐患。
安全屋比避难所时期向外延伸了两米,这让里面没那么逼仄和阴暗,起码床脚不会紧挨着衣柜,床头不会紧挨着书桌。
只是壁炉显得袖珍许多,火烧得再旺盛安全屋里也不会感到闷热。
如果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山洞温度可能会掉到常温以下。
他们需要一个新壁炉。
“狩猎时我会去艾琳的庄园拆下来一个。”安娜说。
“可以从商人那里买。”陆离回答。
“反正也要去狩猎。”安娜温柔地说。
理由有些牵强,狩猎不需要去那么远,而且从商人那里购买商品等同免费。
平静注视安娜数秒,陆离默许,拉开抽屉在写给艾琳的信件后面加上一行内容:【还有一个壁炉】
前面的简短内容依次写着书桌、餐具、书架、地下室储存的食物等文字。
一阵交谈从山洞入口传来。蕾米和阿当芙娅带着孩子们来参观改造后的避难点,不过蕾米更喜欢它的新名字:安全屋。
“我有点喘不上气的感觉。”阿当芙娅捂住胸口,站在安全屋门口皱着眉头说。
她只是幽灵,在一百立方米深海石构建的安全屋中感到不舒服。
最終贏家
没看孩子们都因畏惧躲在门外不敢进来。
反倒蕾米很喜欢这种感觉。
压迫仿佛重量,让蕾米觉得自己就像人一样。
“吉米。”蕾米像是呼唤仆从一样喊她哥哥。“把桌椅搬过来!”
不一会儿,吉米抱着桌椅走进山洞,放到安全屋外。
阿当芙娅忍着不舒服参观一圈才退出来。她很喜欢安全屋。深海石的颜色简约而神秘,与陆离相性一致,地面平整,不像先前那么凹凸不平。听说安娜有意在上面铺一层毛毯。更别说这些从男爵庄园搬来的艺术品般的家具。
蕾米从陆离那里要了几块一立方厘米的深海石收藏。如果能将其变现,她也会一跃成为富豪。
来到午后,安娜做了一餐肉汤土豆泥。
陆离吃完午餐,和安娜在崖顶周围游逛一圈,积累榆树们的好感度后回到崖顶,安娜再次离开,前往贝尔法斯特废墟狩猎。
安培趴在安全屋外,它喜欢这里。与深海石关系不大,是因为安全屋外的山洞也扩宽了些。对安培来说这里没之前那么狭窄,而且还很温暖。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蕾米和阿当芙娅在安全屋外的书桌边看书。吉米也在,因为阿当芙娅就像哄孩子的长辈一样将书里的故事讲给他听。
四相魔尊 九發子彈
吉米一点也不觉得羞愧,毕竟他死的时候还不到19岁。
蕾米看了会儿书,走进安全屋找陆离。
破败君主
陆离也在看书,蕾米看了眼书名,不再是那本《悲惨之声》。
“还剩下很多深海石,为什么不把储存起的石头堆在崖顶周围?”蕾米问。
有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深海石越多,镇压力量越强。
几百立方米的深海石足以让许多怪异不敢涉足。
“会太明显。”陆离平静说道。
“什么意思?”
“怪异们能感觉到深海石。”
蕾米忽然明白陆离简短话语要表达的内容。
深海石会压制怪异的力量。但显然并不附带“厌恶”属性,不会让怪异感知到它然后满是厌恶地远离。
午夜尖叫之鬼来了 玲芸
它的作用是阻挡、削弱怪异,不是驱赶它们。
如果真的在崖顶也铺一层深海石,这里简直就像深夜里的油灯一样显眼。
而且深海石难以压制恶灵层次的怪异,不然降神之绳不会成为典狱长。
“那可以把避难……安全屋墙壁加厚到两米,甚至三米。”储存的深海石足够支撑起陆离这么做。
陰間很冷,抱緊我 臘月初五
“山洞会撑不住。”陆离说。
他不清楚建筑结构学,但显然支撑越少,越容易坍塌。
尽管山洞所在的岩山低矮,只有十几米高,就像土丘一样。
斗龙战士之月影传说 蓝羽茉颜
现在已经接近极限了。也许能再放下一米墙壁,但代价是山洞会变得岌岌可危。
想明白这点的蕾米不再提议,沉默片刻后说出找陆离的真实用意。
“其实我很愧疚。”
维持少女形象的虚幻脸孔浮现叹息:“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只有你们在想办法保护所有人,让崖顶更安全,还有帮吉米捕获食物……”
陆离摇头:“我也一样。”
甚至陆离不如蕾米等人。
他们实力有限,但并不弱小。身为怪异也通常不会被其他怪异盯上。
陆离……不同。
他是弱小的人类。
人类是怪异的最佳猎物。
即使最强大、博学的人类也要借助工具才能对抗怪异。
小鹿悄悄
金闺婉媚 清酒蜜桃
偏偏陆离又身具让怪异觊觎渴望的庞大人性。
没有安娜掩盖气息,他甚至不能离开崖顶。

l3jz8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ptt-二百二十二.繼承人和“門”的來源讀書-kcobg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组成幽灵监狱的深海石大概在500到600立方米之间。
貞觀攻 禦
陆离不会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深海石丢在那里。
尽管出售10立方米也足够让陆离一跃成为这片土地最富有的人。
“不需要储存太多,买得起的很少。”商人简短回答。
豪门逼婚:收服腹黑老公
“其他深海石能交给你们储存么。我允许你们出售,只要给我对应的回收费。”
“可以。储存时间十年内,保存费用是物品价值的百分之一,发生损坏原价赔偿。储存时间无期限,保存费用是物品价值的百分之十,发生损坏原价赔偿。可以指定继承人,如果没有继承人将归于三大组织或商人本身。”
储存并不是免费。
穿越之嫡女妖嬈
而且如果陆离要储存多余的深海石,同样要付出昂贵的代价——他刚刚获得的一半都要交还给商人。
这似乎并不划算,商人底细未知,也未必值得完全信任。但陆离从不会在不该怀疑时去怀疑。
把它们交给商人比堆在望海崖上风化意义更大,而且随时可取:“我选储存十年。继承人是安娜、蕾米吉米、阿当芙娅、沼泽之母、特斯拉……”
陆离将他所有认识的人划入继承人列表。如果他发生意外,这些继承人将获得一笔可观的财富。
能让他们在末日里不担心食物与物资问题的财富。
97亿5千万5千贡献点……这是你的贡献点数。”商人开口,报出一串令人惊叹的数字。“统计深海石后我们会扣掉储存费用,你还有其他交易吗?”
“贡献点未来会贬值吗。”陆离没有回答,而是询问。
“贡献点不会,商品会。”商人说。
也就是通货膨胀。
随时间推移,希望一天天远离幸存者,商品会越来越昂贵。
不过陆离不需要担心这些,近50亿的贡献点足够他用到老死那一天。
“这是第二件事。”陆离递出商人到来前就准备好的信封。“帮我寄去除魔人协会,或是将上面的内容告诉他们,并取到回复。”
“10贡献点。”送信服务似乎廉价的惊人。
国度新曲 钜仔
陆离若有所思:“一封信送去荒芜之地是多少钱。”
风水师笔记 花缘
“25贡献点。”
“列侬群岛呢?”
“也是25贡献点。”
“距离不同价格一样?”
“列侬群岛更安全。”商人回答,将信封撞进他大衣内的口袋,并不打算继续回答下去。“还有交易吗?”
“的确还有一件。”陆离取出一张叠起的纸条,但没用信封装起。“几个月前我遭遇一种污染源,我没能摆脱,并越陷越深。关于它的信息和特性写在纸上,把它交给能解决污染源的任何存在,报酬由他开。”
底气来源是那50亿贡献点和500立方米深海石。
令人意外,商人拿起纸条停顿几秒,就径直展开纸条翻开。
它阅读片刻,视线从纸上移开:“上面什么都没写。”
陆离举起油灯,单薄纸张背面隐约透出干涸墨水组成的字迹:“写了很多。”
“也许它选定了你,外人难以看到。”商人分析说,这条是附赠不算交易,因为它没讨要报酬。
“但安娜知道它……我可以试着和你叙述一遍。”陆离说,得到商人同意后对避难点外说:“蕾米,你先和阿当芙娅离开山洞。”
等到她们离开,陆离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门”的信息全部讲给商人,包括最初得到的日记与下水道里遇到的“门”。
商人听完,保持安静地安静,注视着陆离:“说完了?”
勁爆先生 詹三峰
它的反应让人不安。
穿越之偏偏賴定妳 蒙太奇
陆离点头后,商人的冷漠话语响起:“我们没有6秒前到89秒前之间你开口的记忆。你只是站着,一动不动。”
商人也不能知道“门”吗?
可为什么安娜可以知道……因为她与自己最亲近?
陆离没放弃解决“门”,继续询问:“都有什么能做到这点,我需要具体。”
“500贡献点。”商人报出陆离可以忽略的价格。“强大邪神,旧神,古神,里世界夹层之主,星空的浩瀚存在,诅咒类型的怪异本身。”
“能不能分辨出我遭遇的是哪种。”陆离问道。
科技大明星
“也许可以,但代价昂贵。”
命運編輯者 右更二
“我付得起吗。”
“可以。”
“那就行,你们想要怎么做。”
如果能解决缠绕自己的“门”,陆离不会心疼把白得来的贡献点再花出去。
“交易要双方同意。它同意交易,你就可以前去检查诅咒来源。”
陆离留意到商人使用的“它”。又是像老米克洛斯一样的恶灵?
“它不能来这里?”
“它不能移动。”
“它是谁?”
也许因为陆离是大客户,也许因为陆离涉及这桩交易,商人透露了对方存在:“心灵之树。”
这似乎是很久远之前听到的名字了。陆离的确曾与它有过短暂接触——确切地说是它的树枝。
那还是准备加入调查员时的事。陆离用心灵之树的枝杈具现化理智值数值情况。
“多久会好?”陆离说。
“不会超过后天。你还有其他交易吗?”
大玄
“没了。”
避难点的物资足够用好几个月,陆离的贡献点也能允许他奢侈地用几十上百倍溢价购买商品,所以不必再囤积什么。
商人离开崖顶。
不久后蕾米和阿当芙娅进来,询问道:“出什么事了?”
陆离将深海石变卖得到大比财富的消息告诉她们。
最激动的是阿当芙娅,不过是因另一件事:“我听说它们什么都能交易……可以联系避难所吗!或是寄去信件!”
“它明天还来,我会问它的。”陆离回答,知道阿当芙娅想要联系丈夫。
“谢谢……谢谢你陆离先生……哪怕不能也十分感谢你……”阿当芙娅捂住嘴哽咽着说。她实在控制不住情绪,说了声抱歉就连忙离开山洞回到小屋。
叹息一声,蕾米收回目光:“还有坏消息?”
如果只是这件事没理由让她们出去。
陆离平静地说:“我身上的诅咒,商人没办法解决它。只能先调查来源。”
蕾米知道诅咒的事,可惜哪怕司职“学者”也不能让她帮到陆离。
希望商人那边能带来好消息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