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av2x6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漢當興 線上看-第四十二章 隔江對峙推薦-21k2j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整个益州如法正这般有心推刘备上位的人绝对不少,往下数李严便是其中之一,乍看起来却多是以益州士人为主,实际上荆楚士人却也不在少数。
是人都想着要往高处走,士人官吏更是其中佼佼者,现如今曹丕篡汉称帝,由主公刘备继承大统行汉帝之权立国号帝位,这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待到称帝之后,再以天子之名大封群臣,到时候各级官吏自是应有调升才对,加官进爵便在此时,又岂是现如今一个区区左将军府治下可以与之相比的?
诸葛亮很清楚法正的心思,也没说有多厌恶,这只不过是一事两面而已,并且就连他自己其实也并不反对主公刘备称帝,只不过这称帝的时机却是一定要好生把握才对!
“眼下不成?”刘备有些疑惑的皱眉问道:“此时曹丕小贼篡汉称帝,其内部人心未稳当是吾称帝之时机才对,如此一应天时二合民意,孔明怎地说是时机不对?”
虽然诸葛亮是近臣中的近臣,并且刘备也完全没有怀疑他忠诚跟能力的,但要说在这称帝一事上他却是想要弄个清楚。
若是诸葛亮真有什么理由倒也罢了,刘备听进去了自然也就会打消这个念头。
可要只是单纯的为了反对而反对,那刘备就不得不考虑一下诸葛亮如此做法的原因到底因为什么了……
“主公切莫着急,待臣细细说来便是。”诸葛亮自信一笑,手中羽扇微微轻摇道:“如今天下三分局势已定,而曹魏新立根基不稳,百姓民心所向犹记我四百年之大汉,可越是临近曹魏腹地,这种民心便是越发的浅薄,须知曹贼号丞相封魏王爵后,冀州黄河以北便都相当于是曹魏的直属地,其治下百姓多知曹而少知汉,这是现状而非臣妄自揣测!”
诸葛亮才说到这,刘备便已是露出了几分思索的神色。
没错,虽然曹丕篡汉称帝在他们看来是操之过急的逆天之举,照理来说也的确是有失民心的一件事。
可问题在于,天下民心可不仅仅只在一处,刘备觉得自己此时称帝是顺应了天时人和,可却未曾想过在曹魏真正的控制中心地域内,他的民心基本上是等于零的!
眼见主公有了几分异样,诸葛亮微微笑了笑便接着说道:“是以主公若在此时称帝,虽可继承大统延续我大汉之名,然而不论是益州或者汉中,实则都没有称帝之根基,我等之地域也远不匹配主公帝号之名!”
这话说白了就是现在刘备的地盘还不够大,还不足以匹配皇帝的尊号。
虽然当年太祖高皇帝是为汉中王,是从汉中起的家。
那此时以彼一时,情况不同所应该准备的手段自然也是不同。
汉初之时项王天下分封,为楚所占之地焉有曹魏之多,太祖高皇帝能够成功从汉中打出来进而楚汉分界,却也少不了三杰之助,数十位名臣猛将的鼎力。
现如今天下三分局势,孙刘两家正是联盟的关系,若是刘备在此时称帝了,那置江东孙权又该处在何等地位?
表面上看起来是刘备与曹丕同为天子,孙权这不就自然而然的矮了一头,到时候孙权再与益州联手之时又该将自身处在何种高度,这可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便想要登临帝位能够解决的!
听完诸葛亮这话,刘备也是反应了过来。
先前他被法正一撺掇,多少是被天子宝座给迷了心智,想法什么的过于单纯了一些,并没有考虑到那么多。
现在被诸葛亮点醒,刘备也不是什么蠢人,这些年来风风雨雨都走过了,难道还真就差这一时半刻不成?
要是在三年之前,其地盘兵马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那是刘备心态膨胀之余说不定还会做出这等冲动的事情来。
但是现在三年沉淀心态已稳,一时的恍惚在清醒了之后自然也就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
只不过刘备从诸葛亮话中,却好似并没有听出来特别强烈的反对意思,貌似自己这位军师反对的仅仅只是当下称帝,而非是称帝这件事本事!
带着些许的好奇,刘备不由得出言问道:“孔明之意备已了解,可孔明方才之言却好似并不反对称帝之事,更像是极力再否决此时此刻称帝一般,这却又不知为何?”
“称帝乃主公身为汉室宗亲的责任,是皇亲贵胄延续我大汉江山的担当,此事臣怎可会阻止呢!”诸葛亮笑了笑道:“臣所反对,不过是此时此刻主公仓促之间的称帝,但倘若此番我军北伐大胜谋夺关中之地势成,则主公可还汉于旧都,待到那时天下疆土主公得占三分,民心所向亦在正时,称帝一事才是真正的顺应天合民意,主公登临帝位才正可以让世人拜服!”
言罢,诸葛亮躬身一礼,刘备见此忙是伸手扶住了他道:“孔明所言备已了然,多亏了孔明点醒于吾,不然吾恐怕真要做出这等糊涂事来了!”
诸葛亮的说法刘备打心底里已经接受了,事实上若是能够在长安洛阳这等大汉帝都称帝,这其中的政治意义可就非同一般了。
如此不论是正统性还是威慑力,都要远远比之在汉中这个狭小的地方称帝要强出去太多太多。
至于在成都称帝,其实本身就不是第一选择,蜀中虽好但却过于温和,陷于成都再想要出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这也是为什么刘备一开始就比较看好汉中而非是成都的原因。
当然,治所安排在成都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汉中南郑不管怎么说,比之当初刘焉有心称帝而命人重建的成都城而言,都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的。
刘备称帝的念头被打消了下去,法正那边自是不用多说,至于李严一干人等却是难掩失望的神色,但谁也没有站出来跟主公刘备唱反调的意思。
建言是建言,但要真说在主公主意已定的情况下还要跑出来胡说一通,那就是再给自己找麻烦了!
等刘禅得知老爹差点没称帝的时候,这已经是好几日过去了。
不过好在老师诸葛亮还是看的清楚,将老爹给劝住了,不然在眼下这个算计江东曹魏的节骨眼上直接称帝,哪怕是好端端的一个盟友就会被自己给推到别人的手里了。
刘禅不反对自己的父亲称帝,实际上他也同样很清楚老爹内心的一些想法,这么些年来匡扶汉室的心愿自然是从来没有忘记,可要说登临高位问鼎至尊的心一点都没有,那就未免太假了一些。
有的时候这人是会变得,就算不变那些跟随着你的从属臣下也会推着你做出改变,事不由己己不由心基本上就是这么来的。
更何况天子帝位何其诱人,刘禅试问就算是自己在面对这等诱惑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把持的住,更何况是已经年过六旬的老爹刘备呢。
剑凌诸天 天同
不过好在这件事没有走到最坏的那一步,刘禅倒也没太在意,眼下整个益州自然是以北伐为中心全力在运转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除开针对世家豪族的方面,却也有着不少政事需要处理的。
这会儿也根本就没有偷闲的时间,大军的调动已经开始,蜀中兵马南中募兵还有征发的蛮夷山岳兵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往汉中去了。
粮草军械什么的更是早就准备齐全提前出发,可以说北伐之事已成定局,哪怕是江淮一地曹孙两家打不起来,他们这边出汉中争夺关中的打算却也不会就此停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此战若胜,则大汉复兴机会自是平添三成,手握凉州关中等地,一可威慑并州二可居高而下东出中原,三可获取优秀的战马资源,四可打通丝绸之路接连西域诸国通商互市以充财资国库,数不尽的好处便全在这关中大地上,如此焉有不重视的道理……
益州这边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而江淮一地却也完全没有辜负刘禅的期盼!
建安二十七年,也是曹魏黄初元年秋,在各地粮食都收拢了之后,曹丕的十五万大军是终于汇聚到了合肥等地,准备就此一举渡江击溃江东夺占扬州剩下的那半壁!
而在长江以南的孙权自然也是不甘示弱,根本就不虚跟曹丕正面硬碰硬的较量,一心的想要报当年合肥城下的血仇,他这次却是调集了整整十万大军兵临江岸,双方隔江对峙大战却是一触即发。
双方此番姿态跟昔年曹操与孙权之间的那次交锋倒是有些相似,只不过这一次孙权的对手变成了曹丕,而原先拦在他面前的那些曹氏名将,现在却也凋零的七七八八了。
可能这也是孙权胆气起来的一方面原因,但却也肯定少不了他近几年有发育了起来,想要报仇雪恨的缘故!
秋意晚风临至东初。
曹丕选择在秋收之后出兵,为的便是保证大军粮草的充足,同样也是让军屯的士兵能够空出闲来,如此大战也能够心无旁骛。
此时十五万大军已经陆陆续续进驻了合肥周边,曹丕本人更是亲临合肥城中准备率军与江东一战高下。
这一战关乎到了他曹魏的声名,关乎到他曹丕的个人威望,自然是要慎之又慎得胜为先。
不过曹丕较之当年的孙权却很聪明,他虽然比孙权经历的战阵多些,但近些年来却是一心投在了政事上,少有在亲历战阵的时候。
以前还能够在父亲曹操身边随军,后来父亲为公封王后,他这个做世子的便只能是坐镇后方统筹后勤。
是以曹丕心里很清楚,自己作战指挥的能力比手下的那些个大将们自然是不如的,可他本人亲至这合肥城中,便是天子亲临有着极大激励士卒士气的作用。
此番曹丕本人的象征作用都要大过实际的指挥作用,这一点曹丕明白也没什么好反对的,反而是将指挥作战的事情都交给了各部将军们去负责,中军自有统筹指挥之人,而这人却并不是他这个天子。
司马懿,作为曹丕的心腹重臣,这一次却是以代天子为帅在合肥统筹只会大军的行动部署。
当然,他也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整整十五万大军曹丕不可能让司马懿一个人负责,不说他信不信任司马懿,也不是司马懿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但是曹氏宗亲的那些老臣老将们就不可能点头同意的!
大军的指挥权都在一个外臣的手中,这种事放在当下的曹魏就根本不可能出现。
哪怕此番曹丕为了方便司马懿行事,特意是将曹魏内部的外姓大将调过来不少,但在曹洪曹休这等长辈面前,司马懿还是只能恭恭敬敬的缩小自己存在感。
此次曹丕想要大胜一场甚至打算完成自己父亲没有完成的心愿,将江东孙氏一族给灭掉,将这扬州彻底纳入进大魏的版图之中。
是以此番在江淮一地统兵的武将,却是汇集了曹魏中绝大多数的良将!
超级神医
除了已经逝世的张辽,还有在南阳坐镇的徐晃之外,曹丕敕封的五子良将中其余三人却是一个不拉的全都到了。
张郃,乐进,于禁三人皆在此处,曹氏一族的将军也不少,大将军夏侯惇亲至中军,其余二代小辈等亦是不少。
我在异界造妖兽
而文谋方面曹丕连已经程昱都给搬出来没有放过,剩下则是陈群蒋济等人随军!
此阵容乍一看可谓是相当的豪华且隆重,不说其他,就但是那些将帅方面,无一不是在当世都闻名的曹魏名将良将,文谋一众也皆是当世大才,曹丕一战而定江东的决心可见一斑。
然而曹丕的重心虽然是放在了江东,可他却也没有忘记另外一个威胁!
益州刘备会不会在他们两家交战的时候坐看风云?
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简直可笑,只要不是益州出了什么捅破天的大事,刘备必是会选择出兵,这一点都曹丕根本就不用怀疑。
但来往汉中益州的密探实在是太过艰难,从凉州走汉中一路上全是关口,现在早就被封锁的情况下曹丕也根本不知道益州到底有什么动静。
而荆州方面虽然可以探查到,但实际上关羽那厮也完全没有瞒着他们的意思,大军老老实实的在江陵附近驻扎着没有调动,好像刘备一方对此次大战并无半点参与的想法似的。
可就算是如此,曹丕却也不敢放下心中警惕,依旧是命令族亲大将夏侯渊率凉州兵马镇守长安,叔父曹仁领五万大军坐镇襄阳,粮草供给一应不缺,曹丕更是严令紧密盯防。
料想在此等布置下,就算是刘备有意出兵,也应是赚不到什么好处才对!
…………

hjvit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漢當興》-第三十九章 暫且無恙閲讀-iggll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鲁肃这一倒,当真是出乎了在座所有人的预料之外,毕竟谁都未曾想过这鲁子敬说昏就昏了啊!
眼下除了封闭消息之外,便是离开叫张机来此为鲁肃诊一诊脉,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堂堂江东使者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益州,死在了他左将军府的宴席上,那刘备就是再多张两个嘴怕也跟孙权解释不清楚的。
好端端的宴席不欢而散,众人各自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左将军府各去负责各的职务。
而诸葛亮等人却是留了下来,这等关键时候刘备却正是需要听取这些智囊的意见,一切都先照着最坏的结果来打算,若是鲁肃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怕是北伐也别想了,直接想办法抵挡住江东方面的怒火再说……
刘备皱着眉一脸的严肃,对着在座的众人开口问道:“诸位,眼下这般糟糕情况事出突然,汝等可知该如何应对否?”
“主公且先不急。”诸葛亮同样是面色严肃的说道:“仲景公方才入内去为子敬把脉,具体情况如何还是等诊断的结果出来以后再说罢。”
事是这么个道理,可鲁肃昏的如此突然刘备心里多少都是有些猝不及防,当下便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孔明说的在理,然子敬这般样子,着实是让吾一时难料,此番我等与江东的联盟若是因为子敬有了闪失,那北伐大计可能就会因此而中断,于吾等大计有失!”
刘备不得不考虑到最坏的结果,虽然张机还没有出来,可是他这心理始终是有些不安,事出突然多少是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这跟阅历心境无关,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都不可能会依旧毫不在意的丝毫不为之动摇。
看着眼下有些急促的主公,诸葛亮心中也是好一阵的无奈,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未曾料想鲁肃的病居然如此之重。
哪怕是看着他面色苍白,可这突然的昏厥到底终究还是让人始料未及,一时之间诸葛亮也不知道该怎样劝慰主公,毕竟刘备的表现也是情理之中,凡事做最坏的打算完全正常,鲁肃如今的状态真的很让人担心,主公有此等想法考虑也并不问题。
而就在此时,早就发现了鲁肃问题的刘禅却是突然起身道:“父亲,儿觉得眼下应是先等待张老的诊断结果,而不是在此妄加揣测,纵使他鲁子敬真的在我府上出了事情,那江东孙权不依不饶的想要补偿,父亲却也未必真就要过于迁就江东一方,须知当下孙权其人能不能停过一劫都还尚未可知!”
刘禅这番话当下是安慰刘备,可他最后这一句却是让在座众人都有些惊讶。
其中尤以刘备最为不解,当即便是开口问道:“吾儿此话何意,孙权何来一劫之说?”
然刘备不解之缘,诸葛亮和法正此事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尤其是以主管情报的法正,脑中稍作思索之后便是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在下了然,少主想必要说的是曹魏一方的威胁吧!”
你真的来过这吗
“没错!”刘禅顺着法正的话头接着说道:“父亲您最近过于沉浸在愤怒的情绪之中,却是完全忽略了曹丕此贼的当下境况!”
“境况?”刘备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虽然儿子这番话说的没错,自己最近的确是生气居多有不少的事情都是失了考虑,可曹丕眼下的境况如何,刘备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想到。
“父亲且听我言。”刘禅紧接着说道:“曹丕此贼僭越称帝,甚至危及天子性命,其人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举,天下有志之士焉有容他的道理!而我大汉朝立国四百年,国祚虽然式微可在百姓心中犹自认为乃汉之百姓,甚至很多曹魏治下的官员,也一样是认为自己乃大汉之属官!而偏偏在此时,他曹丕竟是篡汉自立为帝,如此那些自以为的大汉百姓大汉属官,又该是如何自处?”
说到这刘禅随手拿起酒觞抿了一口润润嗓子,便又借着说道:“是以儿以为,曹丕此贼若是真的想要让其大魏绵长,则必然是要在近期有所动作,而出兵打响其声明威望便是最快捷的办法!”
听到这里,刘备也是差不多明白了过来,但却又出言反驳道:“我儿之言虽在理,可是谁又能够保证那曹丕小儿会发兵江东,却又不是直接对着我等而来呢?”
“父亲这便是多虑了。”刘禅早料到会有人有此一问,却没想到是自家老爹亲自开口,当下便是笑道:“且先不说儿从近期曹魏境内的情报中分析出,曹丕已经开始调动兵马隐隐往江淮等地屯住,就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也足以让父亲明白为什么我如此坚定孙权会有一劫!无非便是江东在经历了上一次合肥重创之后,其并没有彻底的恢复过来,在曹丕眼中我方长久未战不知底细,而江东则是屡屡挫败于合肥一城之下,此等明晰结果难道还不足以成为曹丕的判断依据?不见柿子都挑软的捡,更何况是两郡交锋乎!”
说完刘禅便躬身一礼重新跪坐回位,倒是诸葛亮此时笑了笑道:“软柿子好捏,这话倒有几分意思,没想到少主竟是看的如此清楚。”
“主公!臣以为少主之言甚是有理,眼下鲁子敬的状况我等又不得而知,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跟江东交恶两家联盟难以维系罢了!然以臣所见,倘若少主预料之事得以发生,怕是子敬真的在我蜀中出了事,其主孙权也不会在其江东生死存亡之际做出破坏联盟的举动,反而还会积极的于主公联络想要得以援手才是,故而眼下我益州才是占据着主动而非被动!当然,这却是在少主之预料得以实现的前提下,倘若事情未曾发生,那主公就真需要考虑如何于孙权解释此事了……”
说罢诸葛亮摇了摇手中羽扇,显然在刘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之后,事情的走向就完全向着曹丕是否会真的有所行动方面去靠拢了。
不说他们益州做事还要看曹魏的脸色,只是在于这接下来的主被动地位如何,却是跟曹丕有着不小的牵扯。
“喔……”刘备沉吟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道:“事已至此,却也只能这般,眼下还是静等仲景先生的结果再论,只不过子敬现在的状况自是要严格保密,不然就算事情真的如禅儿所料那般,可若这等消息泄露出去,恐怕曹丕小儿就算是真的想要立威造势,却也该考虑是否要作壁上观了!”
一时间在座众人皆是不曾言语,都等着张机那边的消息结果到底是如何。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最坏的已经有了打算,但若是按照刘禅的顾忌,怕是最坏的也有可能变得不好不坏。
而倘若鲁肃真的没什么问题,安安稳稳的将他送回到江东去,那这最好结果自然是会变得更好了……
越有小半个时辰左右,就在众人默默等待的时候,张机张仲景却是慢慢悠悠的从后面擦着手便走了出来。
他这刚一出现,刘备便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仲景先生,不止那鲁子敬到底如何了?可曾有什么生命危险?”
虽然张机现在表现的无甚异样,可谁都知道自从华佗华老爷子没了之后,这事件就少有能牵动张机心神的了,不管什么时候一直都是这般平静的样子,毫无例外可言。
面对刘备有些急切的问话,张机不紧不慢的将手中帕子递给了一旁的药童,不急不缓的说道:“明公勿忧,此人虽然一时病邪入脑以致昏厥,但要说性命之忧眼下却是没有的,其人不过是舟车劳碌奔波辛苦,再加之心中有事牵挂一时情绪激动,这才突然之间昏厥了过去,不消半日便可苏醒……”
说完张机也没管刘备听没听明白,施了一礼之后便是带着药童离开,指不定又是准备研究哪个死囚的尸体去了。
温柔王爷迷糊妃
自从好友华佗的《青囊经》编撰完成之后,张机对自己关于疫病的医典却是异常上心了许多,最近经常在调用死囚的尸体在做些研究,在外人看来多少有些邪性的很,甚至连刘禅都有些疑惑,怕是张机张老爷子性情突然如此变化,其中少不了华老突然离世的原因。
刘禅有心想要劝劝,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这事也就只能这样算了……
张机突然告辞刘备倒是没在意他的失礼,有能者傲气一些又何妨,再说张机性情的变化他也是清楚的,自然不会在这点小事上就有什么情绪。
刘备真正关心的,却是张机给他带来的好消息,鲁肃鲁子敬并没有什么大碍,最起码不会出现直接死在他府上这等倒灶的事情了。
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最好的当然是让刘备心情放松了许多:“如此便好,着人去在子敬身边候着,待起转醒之时便立刻告知于吾!”
“这件事便交由儿去办吧,由儿亲自在子敬先生身边候着,也方能显现出我益州的关切。”就在刘备话音刚落之际,刘禅却是突然自荐请缨道。
刘备见此却也觉得合适,点了点头道:“我儿既然有意,那便由你来负责。”
克夫娘子
“诺!”
刘禅拱手应道,但是心中却有另一番计较。
老爹跟老师他们没听出来张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也许是他们没有自己这等先知先觉,完全就将鲁肃这病邪当做了是一般的小问题,或许真以为半日之后转醒了就没事了。
但刘禅却不这么以为,须知历史上鲁肃死亡的时间差不多也就在这左右,哪怕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改变了些许,可终究天命之数不可改。
曹操都只不过是多活了两年多一点,鲁肃难道还能够还有什么例外不成。
再加之从鲁肃一出现,刘禅就始终是在观察着他,早就从一些细节中看出来其人的身体恐怕已是病入膏肓,而老爹跟老师他们几人,却是没有这方面的心思自然少了一些观察,自是也无从预料。
刘禅这次主动表示,却正想着再近距离观察观察鲁肃的状况,顺便也是再让张老过来看看,看鲁肃还有没有机会再延寿一番。
虽然刘禅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低的不行,方才张老所言其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连鲁肃具体是什么病症都没有说明,反而就只是讲述了何时苏醒和眼下有无问题,这其中的暗示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刘禅可从来不觉得张机在医术上不行,虽然其人主攻的是疫病方面,可自从跟华佗结伴为友之后,两人却是互相取长补短早就在医术上有了不小的进步。
眼下连张老都没有直言什么病症言道救治,哪怕是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挽救的可能性了。
刘禅也不过是想着最后一试,想亲耳听到张老的肯定回答,否则的话他也不是很甘心。
须知整个江东上上下下的文武,真正是一心主张孙刘两家联盟的,却真就只剩下鲁肃鲁子敬这老好人一个了!
周瑜身死之后双方的关系本身就已经很僵硬,再加之荆南四郡的问题,哪怕是在刘禅一力建议下做出了一些让步,可江东那些人却从来未曾觉得这是什么退让,反而还是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联盟关系怎么可能是如此较真的,有些时候政治上的对与错从来都不是那么的明确,纵使当初在赤壁之战时主力一方乃是江东没错,可荆南四郡却是真的给江东没关系,反而只不过是被江东文武下意识的化作了他们的战果。
就算是有个借南郡一说,可不也拿江夏半郡之地换了吗,后来又补上了长沙跟桂阳,说起来江东也不算吃亏。
但人这贪心总是无穷无尽的,要不然孙权也不会有狮子大开口的时候。
而眼下虽然老爹是躲了汉中占了益州,也没有像历史上一般被曹操迁走了汉中人口,发展潜力十足再加之三年的经营可以说是变化甚大。
然根基限制,占据了天下九州的曹魏一方,终究还是最强的,刘禅虽然打心底里也清楚跟江东的联盟是时局所致,孙权也是极度的平衡主义,在谋求三方稳固的情况下又是极力想要为江东寻求新的出路。
在这样的前提下,双方同时都想要发展壮大,最好的结果却不是互相敌对给最强的曹魏以机会,反而应该是共同从曹魏身上谋取好处才对。
所以刘禅想要保住鲁肃,最起码也是要延缓一下他的病情,只要江东有鲁肃在,两家的联盟关系就不会真的紧张到无可扭转的地步,吕蒙这个铁鹰派也同样缺少了上位的机会!
…………

rxryh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漢當興 線上看-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看書-481o8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忠犬 莫笑为月醉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月夜暗香之前世今生 陌陌冰原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浴 火 王妃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咕咚……”
满满一觞水就这样进了肚,刘备猛地长出一口气对刘禅说道:“我儿速速去将军师法正等人唤至此处!”
刘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诺!”
不一会儿,诸葛亮和法正双双赶到,实际上他们二人是早就等着了,曹丕篡汉称帝的消息现在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了多少了,料想此事主公必会相召。
“我等拜见主公!”
“孔明孝直无需多礼,想必你二人此时也已经知晓了曹丕此贼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备冷着脸声音沉闷的问道。
诸葛亮和法正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道:“臣下已知晓此事……”
“好!那吾也便不多赘言,今次相召你二人至此,却是想让你等替吾想出一个法子,让北伐尽快展开,吾要让曹丕此贼为自己的大逆之举付出代价!”
说着,刘备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石桌,这含怒一击之下,却是将石桌给锤的裂隙丛生好似马上就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诸葛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反倒是法正,对于北伐一事却早有些迫不及待了,只不过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刘禅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这才让法正到嘴边上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北伐是大基调大前提,甚至于在此圆中四人,唯有诸葛亮才是最为关心北伐一事能成与否的那位。
可正因为诸葛亮心有北伐,更是很清楚此事干系甚大,关乎到大汉的延续生存关乎到从主公到益州上下所有人努力了好些年的结果,自然是必须要慎之又慎。
若是在眼下主公暴怒之际,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便仓促之间发动了北伐战役,如此恐怕会造成一连串不可预估的后果。
北伐之伐诸葛亮根本不会不赞同,但是若北伐行之无用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无数人的心血。
故而北伐当行却又必须得见成效,仓促之伐冒然行事终不可取,诸葛亮心中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在刘备发问之后才没有直接开口应答。
反观法正不考虑到这些,但是刘禅却看得清楚,这才拉了他一把,否则的话若是法正这边一开口,那怕是再想要劝住老爹打消他这个念头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眼见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寂静,刘备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孔明你等这是何意,不言不语莫不是不赞同吾之想法不成?”
我和神仙有个约会 柳暗花溟
这要是换个佞臣在此,十之八九便是顺着刘备的话说下去,别说什么北伐不北伐的,就是直接全线跟曹魏开战都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在场三人中除了法正对于此事态度有些偏转以外,甭管是诸葛亮还是刘禅,其实都并不赞同此时进行仓促的北伐战役。
面对刘备的问话,如何回答才能够打消他的想法,诸葛亮一时间却还在考虑当中。
可拖延浪费的时间越久,刘备的心情恐怕会是越差,到时规劝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差。
故而刘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直接了当的对老爹说道:“父亲!北伐之事乃复兴大汉之大计,焉能如此仓促行事冒然进军,站前准备不足筹措不备,若是出师不利空是彻底让我等断了复兴大汉之机会,父亲你要清楚,这天下中可就只剩下父亲您一人是真心为了大汉着想的,江东孙权中原曹丕,此二人哪一个又是心有大汉之人!”
说罢,刘禅朝着父亲躬身行礼言辞态度无一不恳。
可问题在于刘禅说的这些诸葛亮心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却清楚,但凭着这番话可不足以打消主公心中的念头,反而还很有可能激起主公的逆反之心,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刘备在听完刘禅这话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瞄见了这一幕的诸葛亮心中一沉,果然不出他所料,看来少主此番到是弄巧成拙了,打消主公念头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然而刘禅接下来的这番话却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料到,甚至于刘备都完全未曾想到的。
只见刘禅起身面向老爹,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父亲,您可莫要忘了当日你我父子二人在书房之中的赌约啊!如今看来应是儿胜了,却不知道父亲还有没有打算要遵守约定!”
书房?赌约?
一时间不管是诸葛亮还是法正,神色间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少主刘禅因何在此时提起这样的事情,难道所谓的赌约还能够让主公打消了当即北伐的念头不成?
至于这赌约,乃是刘禅父子二人的夜谈私话,他们两人自是无从知晓其中的具体内容,故而也根本不会明白刘禅突然提起的意义何在。
廢 材 小說
但不管内容为何,刘备在听到赌约这两个字之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表情变化,整个人突兀的惊愕之余却又是陷入了莫名的沉思当中。
这番变化,却是让时时刻刻观察着他的诸葛亮心中感到更加惊疑!
…………

lovh0超棒的玄幻小說 漢當興討論-第二十一章 突然驚變-szwfz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能够让曹丕觉得意外的事情已经不多了,再加上让他惊讶的更是少之又少,毕竟当一个人站在了权力定点之上时,不论是心境还是眼界自然都会与平时大有不同。
而现在曹丕正是站在了曹魏的势力定点上,真要说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他惊奇乃至为之关注的事情,那也是应该出现在其他两方势力之上才对,而不是在一个做了数十年傀儡的无用皇帝身上。
但现实就是如此,来自许县的密信也并非是胡编乱造,货真价实的情报来源是他曹氏一族的亲信,在皇宫之内早就安插了不知道多久,时时刻刻紧盯着刘协的一举一动。
偏偏就是因为这份情报的可信度非常之高,甚至直言为百分之百也并无什么差错,故而曹丕才会对刘协有这般胆气而感到惊讶,同时也多了几分赞叹。
一个无权无势的傀儡皇帝,居然还能够在这种时候想着要奋力一搏,此种气魄胆量还真的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也的确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然而再怎么蹦跶的蝗虫,在绝对力量的碾压下也一样是变成肉泥的下场,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例外,这就是现实!
虽然刘协的这番举动准备在曹丕看来是很有胆量,并且已经得到了他的赞许,但胆气终究不能当做是货真价实的战力,任凭刘协再怎么上蹿下跳的又能如何,难不成这个傀儡皇帝还真的能够凭空变出来上万大军将自己给歼灭了?
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还是不要考虑的好,免得总是这样想太多,导致以后思考问题的时候很容易就不着边际根本就不往事实上靠的。
至于担心刘协会不会成事,曹丕根本就一点这方面的考虑都没有过。
许县作为他父王的早年根基所在,又变成了大汉都城从许县变成许都,纵使后来中心转变到了冀州到了北方邺城,可许县的重要性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毕竟天子天子,哪怕只是个傀儡那他也是冠以天子之名,该有的保障一样不能少,否则真要说让刘协出了什么意外,那就真的是徒增麻烦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是以凭着这么多年的经营,还有部署跟准备,曹丕可不相信刘协能够靠着他手头那点微弱的能力发挥出什么亮眼的表现来。
要知道前两次刘协举事可都是以失败告终,而两次下来导致的后果就是那些还敢忠于刘协豁出性命的汉室忠臣,基本上都死得七七八八没剩下几个了。
哪怕是还有些剩余,也不过是胆小如鼠之流,完全不可能会在自己的身家性命跟刘协这个天子之间做出选择刘协的事情。
故而要说担心,曹丕那是根本就没有,反而他还挺期待,期待刘协能够给自己弄出些惊喜来,也省的到时候事情完全按照他的设想去走,根本就没有个新奇的地方,那样岂不就是显得很无趣了吗!
没太把刘协当回事的曹丕依旧按照原本的计划,大部队慢慢的往许县去。
浩浩荡荡的护卫如此之多又如此之精良,要说这些护卫都挡不住刘协的话,曹丕觉着自己就真的该考虑考虑整顿一下许褚麾下的虎卫了!
酷酷总裁哪里跑 雪妖儿
然而曹丕这会儿的掉以轻心,没有将刘协给放在眼里,却又不知刘协这最后的放手一搏,又怎么可能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处境跟他曹丕的情报获取方面呢。
别看平日里刘协只是个傀儡,要啥没啥什么也做不了办不到,除了皇帝的日常用度以外刘协是基本没有任何可以操控的反面。
但既然能够在当年于董卓董仲颖眼中挤兑掉年长自己五岁的皇兄刘辨,能够在西凉遗部郭汜李傕等人的手中安然无恙,这可不是只靠着他身为大汉天子的身份……
今日的许县和往常一样,城门大开来来往往的百姓商贾不断,作为大汉现在名义上的都城,繁华程度自然是非比寻常,这一点自是毋庸置疑。
而负责把手许县城门的戍卒们,也是跟平常一样保持着最基本的警惕,虽然他们心里清楚,这许县周边方圆数百里内,别说是个贼窝了,怕是连劫道的都少见。
都城四周的安全系数自然是要保持到很高的程度,哪怕是比之邺城还是差了几分,但也仅仅就是几分而已,其实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什么分别。
杀了我,治愈你 茯苓半夏
所以这些负责守门的戍卒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个个是精神抖擞的在站岗,但实际上他们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根本就从来没有担心过会有人不要命的冲撞大汉都城。
要知道城墙上那床弩发石机可不是看玩笑的,城门前的戍卒是松懈的,但这并不代表整个许县的戍卒都是这个样子。
虽然那些守门的兵丁原先也是精锐出身,但把手城门这等肥差长此以往的担任,那是少有能够坚持下来,依旧未曾被那些摆在眼前予取予求的钱财所腐蚀的。
故而说许县的守门力量弱一些这没什么,但要说城池的整体防卫力量不堪入目,那可就是真的在胡说八道了。
别说都城有近万的驻军,就是皇宫内外也有数千的禁军在,满打满算近两万强劲的战斗力,这可不是谁都能够轻飘飘便打下来的!
有这般的底气,守门的戍卒们自然能够心下放松,完全没把警惕把守当做是什么事,反而只不过是表面样子做到了满分地程度罢了。
舊愛難擋:傲嬌前妻別想逃
只是在习以为常的事情也终究会有出现例外的时候,便如同今日这些戍卒在检查进出城行人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了城外要道上尘烟滚滚好像有什么大部队突然出现了一样。
这些戍卒虽然变得贪婪了,可他们的一些基本素养却是从来没有忘记过。
在看到滚滚尘烟弥漫天际的时候,戍卒们第一时间便是警惕了起来,大声呼喊着城门前的行人百姓们赶紧入城,同时派人去通报此处驻守校尉,生怕是真出了什么大乱子比方说敌军真的就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许县城墙之下!
然而还没等戍卒们跑上去报信呢,在门楼上的校尉便是先一步发现了问题,同时也看出了这些尘烟的出现到底是因为什么……
“快快快!赶紧肃清城门让开道路,魏王的行驾马上就要到了,可千万不能在你我这里出了岔子!”
校尉的嘶吼声在城门处响起,而这时那些戍卒们才好像刚刚反应过来,敢情那滚滚尘烟好似杀气腾腾额样子,不仅不是敌人反而还是他们的主公魏王殿下到了!
戍卒二话没说立马便开始了疯狂的赶人,正在进出城的百姓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自找麻烦,更别说平日里他们都不会去招惹这些守门戍卒了。
你喜欢SD娃娃么
要知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有的时候越是不起眼的人物越是有可能会连带着产生一些难以预料的后果发生。
并且这些戍卫城门的兵卒本身也不算小人物了,虽然只是他们这些百姓商贾的眼中是如此而已……
曹丕的行程依旧没变,一路紧赶慢赶的终是在四日之后抵达了许县城郊而且马上便可以率部入城。
而这四日,也是整整好好卡在了三日跟五日之间,却也不知道刘协那边的准备如何了,到时候是摔杯为号呢还是举酒为令?
反正曹丕这时候还真挺好奇的,好奇刘协到底用什么办法在皇宫之内动手,又有什么样的自信,自信到可以无视那些忠于曹家的天子禁军们!
馬賊
要知道对于刘协在皇宫之中动手的可能性,这已经是曹丕思虑再三的结果了,毕竟除了皇宫面见天子的时候,曹丕觉得自己身边怕是时时刻刻都有虎卫侍立以用来保护自身的安全,挑选虎卫在的时候动手,那成功率可不就是直线的下降吗……
大大方方的入城,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开路的铁骑缓步跨过了许县城门,此时的城门戍卒们纷纷是面带羡慕的看着那些个铁骑,看着曹丕身边的虎卫。
这些戍卒既然选择了参军,心中自然多多少少都有他们自己的理想,或者说是崇拜的对象。
而与其尽可能的奔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武将们,戍卒们觉得倒还不如将眼光放在前辈精锐们的身上更妥当一些。
故而在虎豹骑和虎卫入城的时候,这些戍卒可是全都老老实实低着通恭送,自然而然是看不到太多,也恰恰是因此而忽略了一些相当之重要的消息和情报!
就在曹丕的车辇刚刚驶入城门洞口,甚至连后轮还有一小部分在阴影中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啸声是瞬间炸响。
“嗖!嗖!嗖!”
逝水年华
一声之下三声齐响,乍一听好像只有一个动静,但实际上却是后续的两声被掩盖住了而已。
久经战场的百战精锐们一瞬间便是有了反应,这种奇怪的尖啸声他们是再熟悉不过,除了战场之上的杀人利器强弓发矢箭射出的声音之外,还有什么能够如此的尖利!
“保护魏王!”
紧跟着曹丕身边的许褚猛地大喝一声,手中缰绳一动正欲赶到车辇正面护卫,但听声而动终究是反应慢了一些,更加之许褚还需要胯下坐骑的配合,这一而来去的怎么可能比突如其来的箭矢还要快!
“咚!噗!咚!”
两脆一沉的声音响起的一刹那,许褚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脆声自然是箭矢落空射在了车架上的声音,铁质箭头穿进木头当中的声音可不就是这样的吗。
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一声闷响,那一声好似射中了人体一样的闷响才是许褚最担心的地方,他怕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真的就这样发生了。
在箭矢飞至的瞬间,曹丕霎时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整个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向后仰躺下去,因为他清楚只有这样做才能够尽可能的避开暗箭的轨迹,才能够为自己争得一线生机。
欲罷不能
突如其来的箭矢是真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哪怕是早早就知道了刘协准备殊死一搏,可曹丕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事会发生在他刚刚入城的时候,甚至连自己的车架都才将将走过城门洞口!
面对着毫无半点征兆的突然袭击,曹丕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已经是很迅速了。
然而那一声闷响许褚听到了,曹丕自然也听到了,他的心瞬间就沉到了底!
此时此刻,曹丕姿势十分别扭,身体仰躺在车辇上,双腿却还保持着坐姿,整个人就像是上半身被硬生生折到了后面去的一样。
而就在曹丕惊慌不定怀疑自己中箭了的时候,许褚指挥着虎卫是瞬间将车辇包围的水泄不通围的密不透风!
双手持着大盾的虎卫们在四周警惕,整个车辇上有可能暴露出曹丕身体的地方全都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而作为虎卫军的统领,许褚本人更是横刀立马的在车年前,双目圆瞪怒火中烧的环视着四周。
作为先代魏王最信任的护卫,许褚保护了曹操一生,面对数不尽的刺杀他也没说出现过纰漏,更别说让自己的主公中箭这等对于他而言是奇耻大辱的事情。
然而就在方才,都不过几个呼吸之前,他的第二任主公新的魏王,却是突然之间倒下不起并且疑似中了暗箭的袭击,这就相当于在当着他虎侯许褚的面在嘲讽其护卫无能一般,许褚心中怎么可能不气!
可他就算是气炸了肺,也同样清楚自己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保护好主公魏王的安全,根本不可能任由着自己的脾气去胡乱做事。
尤其是在暗箭过后,四下里突然之间冒出来的这些持刀逆贼们,更是时时刻刻让许褚警惕着,警惕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还没有说是结束!
“虎卫结阵杀敌!任何人胆敢靠近魏王辇驾者立斩不问!”
随着许褚的一声令下,虎卫们立马便是行动起来,持盾单刀便是结阵杀向了那些冲出来的刺客们,双方队伍很快便是碰撞在了一起。
原本平静的许都城门楼下,却是瞬间变成了厮杀震天的血腥战场!
虚拟世界之时空召唤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