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熱門玄幻小說 《鑑寶天師》-第201章 阮才忠回來了熱推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江凌云乘坐出租车,来到警察局。
一路无人阻拦。
似乎应元信被杀一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江凌云虽然胡疑,但还是交出证物。
柳依依拿到母盘,立刻帮他做了笔录,至于其他警察,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江凌云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这件案子…”
“不是黄玉杨负责么?”
江凌云问道。
“为什么是你处理?”
柳依依脸色一暗。
“玉杨他…”
星野银影
“已经被停职了。”
什么!
江凌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停职?
他是刑警队队长,要停职,也不可能这么快。
“黄宇阳伪造证物,影响办案,警方内部一直在查…”
柳依依明白他的意思。
此时朱唇轻启,面露苦色。
束缚
“但今天有民众举报,消息流出,大街上已经吵成了一锅粥。”
“如果不尽快处理,很可能因为媒体的报道,发酵升级。”
“所以…”
难怪。
江凌云了然。
昨天,他还是一名杀人犯,可回到安市,不但没被通缉,还一路顺风顺水。
他没有多想。
案子处理完,很快离开警察局。
出门之际…
却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
“是你!”
江凌云睁大眸子!
这个人,赫然是清江居士的奴仆,先前在郊外小院,他们曾有一面之缘。
“你…怎么会在这!”
但…
奴仆表情呆滞、两眼空洞,看了江凌云一眼,一言不发。
旋即,转身离去。
一股寒意,萦绕在江凌云心头。
但他没有时间深究。
虽然只离开了一天,但如今,局势瞬息万变,有许多的事,需要处理。
“到南怀广场!”
坐上出租车,江凌云直奔鉴宝阁。
时间不长,就到了老商厦楼下。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
刚到公司门口,阿兵几人激动、兴奋的大叫声,立刻在耳边响起!
煎夫指导手册 果然坏
“应元信死了?”
“安商乱成一团,已经开始内讧了…”
“快把消息告诉老板!”
阿兵一脸狂喜!
一边大呼小叫,一边朝门口走来。
“老板?”
两人撞在一起,阿兵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紧紧抱住了江凌云。
“老板,你应该还不知道,安商的那两家店,都倒闭了!”
“到底怎么回事?”
江凌云推开他,满脸愕然之色!
“你做掉了应元信,安商群龙无首,听说他们昨天晚上内讧,现在纷纷撤资…”
“刚才故友居传来消息,那两家店已经关门大吉,咱们赢了!”
这么说…
江凌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赢了?
但这样的结果,未免来得太轻松。
他本以为,这是一场硬仗,是一场持久战,没有几年、几个月的时间,无法分出胜负。
可现在…
除了和故友居的合作,其他的一切,竟然全部恢复原样。
如做梦一般!
不知为何。
刚才在警察局门口,遇见的那名奴仆,再次浮现眼前。
江凌云蓦然睁大双眸!
寒意滔天,让他头皮发麻,牙齿打颤。
这些天来发生的事,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悄然操控着一切。
却又看不到…
摸不着!
一念及此。
江凌云慌忙回过神:“阿兵,立刻帮我做件事!”
“非常重要…”

无论如何,这场风波终于过去。
江凌云处理好鉴宝阁的事务,又接到阮思弦的电话,要他一起去阮家别墅。
阮才忠回来了,自然不该待在江凌云家,阮思弦这么做,无非是想澄清真相,缓和家人和江凌云的关系。
江凌云欣然同意,陪着两人,来到阮家别墅。
刚一进门。
“大哥?!”
坐在沙发上的阮才良,一副见鬼的样子。
但又很快反应过来。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
他抱住阮才忠,声音哽咽,痛哭流涕。
“大伯,你…”
重生之公主千岁
“大伯回来了!”
阮思玉、阮宏轩,震惊过后,眼里满是泪花。
然而。
阮才忠浑浑噩噩,两眼无神,面对自己的亲人,毫无反应。
“大哥,你怎么了?”
阮才良惊恐的看着他,眼中满是关切,泪如泉涌。
刷!
“江凌云…”
阮才良转过头,张大嘴看着江凌云,身躯不断抖动。
突然厉声怒斥!
“是你…”
“是你把大哥害成了这样!”
“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阮思弦如遭雷击。
“二叔,不是的…”
如此突如其来的怪罪,让本想缓和双方关系的她,根本不知该从哪开始解释。
“哼!”
“思弦,你爸都成了这个鬼样子,你居然还敢袒护他?”
将阮才忠护在身后,阮才良怒视江凌云。
“江凌云…”
“你这个人渣,早晚要让雷劈死。”
“你放心…”
“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阮宏轩也走上前。
“江凌云,你把大伯害成这样…”
“你给我等着!”
“阮家就是赔上所有人的命,也要让你好看!”
“二叔,二哥…”
阮思弦娇躯微颤,眼眶通红。
不是的…
父亲失踪的时候,江凌云还是个孩子,这件事不可能和他有关。可自己的亲人,却不分青红皂白,硬是把罪名,安在他头上。
她就是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
“好啊。”
江凌云却泰然自若。
“阮家自诩世家,我倒要看看…”
“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阮才良几人心中巨震!
“你…”
这个江凌云,实在狂妄!
可是…
他们也都听到了消息。
黑白两道联手,意图将江凌云赶尽杀绝,没想到群龙之首的应家,却在昨日被神秘杀手灭门。
这张庞大的势力网,也随之分崩离析。
江凌云绝不是软柿子!
一时间。
阮才良三人面上充血,呼吸急促,望着江凌云,眼里虽然布满血丝,却什么狠话都不敢说了。
也就在此时。
“不,不是他…”
阮才忠手指摇动,眼里忽然多了分神采。
“大哥!”
阮才良惊诧莫名,抱住他一双小臂。
“你…你怎么样?”
阮才忠总算有了反应。
他动作生硬,摇晃脑袋,喉咙里挤出嘶哑嗓音。
“我没事…”
兵荒马乱的岁月
“囚禁我的,不是他…”
什么!
阮思弦泪如雨下,从身后紧紧抱住自己的父亲!
“爸…”
她嚎啕大哭。
“你被人囚禁了?”
“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这么残忍?!”
十几年啊!
这么多年来,阮才忠被人囚禁,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是不是吃不饱饭,挨饿受冻,还挨过打?
阮思弦不敢想象…
“大哥!”
阮才良目眦欲裂,热泪夺眶而出。
“到底是谁…”
“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阮才忠身上。
到底是什么人?
敢囚禁阮家家主…
不要命了吗!
阮才忠勾了勾手指。
声音沙哑。
“是…”
江凌云双眸陡睁!
囚禁阮才忠的,自然是清江居士无疑。
但此人医、蛊、毒术,举世无双,手下剑客,更是绝顶高手,连江凌云都难以应付。
阮才忠…
真的要说出来么?

bk43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第191章 虎目天王!-c4wl1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啊!”
金嗓KTV中,惨叫声震天!
就连装置了消音墙的包厢里,客人们也听见了动静。
“嘶…”
“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是谁,那个人又是谁…”
片刻。
所有人心胆皆寒!
一些胆小的女生,更是不顾一切的尖叫。
场面极度混乱。
但是…
这场厮杀,仅仅持续了五分钟,就以一面倒的形势,惨烈结束。
上百个混混全部倒下!
听说消息的经理,也马上赶到。
“这…”
看到躺了满地的混混,他头皮发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报警是不可能的。
可是。
整个KTV。
所有能打的,都躺在这。
江凌云…
已经没人能阻止!
此刻。
涼 薄
江凌云早已穿过大厅,搭乘电梯,来到六楼。
他眸光冰冷,浑身浴血。
清刚匕匕尖朝下,血液无声滑落。
六层…
是金嗓KTV的VIP层,唯独高级VIP,才能使用这一层的包厢。
里面的设施,也都是安市最顶级的。
此去经年 紫参娃娃
什么都不点、随便唱一小时,都要9888!
到了一间包厢前。
砰!
江凌云一脚踹开大门!
“啊!”
沙发上,几名公主都被吓的尖叫,很快逃出包厢。
唰!
“干什么?”
几名打手立刻掏出手枪,对准江凌云。
“嗯。”
一名壮汉波澜不惊,端坐沙发上,喉咙里挤出一个声音。
打手们立刻收起枪!
如今,壮汉才放下酒杯。
“出来吧。”
隔音帘后,一道人影打了个冷颤!
他根本不敢违背,只能颤颤巍巍的走出来。
赫然…
是那位餐厅的服务生!
“天,天王…”
服务生脸色煞白。
“嗯。”
壮汉并未抬头。
他两指并拢,由服务生到江凌云,划出一道干脆的直线。
看到这个动作。
服务生两腿发软!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不,不要啊…”
壮汉终于瞥了他一眼。
随后笑着问:“你哭什么?”
唰!
服务生心头巨凛!
立刻慌慌张张、擦干眼泪,却是越擦越多。
江凌云一言未发。
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这些凶徒乖乖听命,连哭或笑,都在其掌控之中。
这个人…
不简单!
他略微思忖,马上反应过来。
“你…”
鬼 影 實錄
“是虎目天王?”
“对。”
虎目天王抬起头,看向江凌云时,眼中尽是赞许之色。
“江凌云…”
“这么多人,都拦不住你,你确实很厉害!”
说完。
他轻轻起身。
唰!
包厢内,所有打手再次举枪!
“说实话,我真的很欣赏你,”虎目天王踱着步,上下打量江凌云,“如果你愿意,不如做我的小弟。”
“我可以保证…”
“整个安市,没人再敢动你!”
虽然在笑。
但字字句句,却是掷地有声,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江凌云面无表情。
半晌。
终于唇齿轻启:“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很简单!”
虎目天王心里一松,立刻笑道。
“如今在安市,你也算一号人物。”
“新贵崛起,旧王必定陨落,安市的格局早已注定,谁也不希望有人打破…”
他微微一顿。
“数日前,应东湘亲自上门,要与我联手,将你铲除。”
“当然,远不止是我…”
“现在的安市,无论明面、暗面,所有人都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
江凌云脸色阴沉如水。
这些混蛋!
即便是利益上,自己和他们也没有直接冲突,但这些人却宁愿把事情做绝,也不给他留一条生路。
难怪…
连吃个饭、打个车,都如此困难。
隐婚密爱:Boss大人,求轻宠 白默
江凌云心绪复杂。
虎目天王,却还没说完。
“黄秋那只老狐狸,你也不必指望。”
“方才,他已放出消息…”
说到这里。
江凌云的手机,恰好响起。
黄秋!
“喂?”
江凌云接通电话,惊疑不定。
“江先生,既然没拿到采矿权,我们的合作也到此为止。”
黄秋语气之冰冷,从两人相识至今,也是从未有过。
简直…
让江凌云难以置信!
说完之后,更是直接挂断电话,不给江凌云提问的机会。
“如何?”
看着江凌云的脸色,愈发难看,虎目天王颇为得意。
“你应该明白了。”
“现在整个安市,没有任何人会帮你!”
他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除了我…”
从黑亚古兽开始当领主 莫智章鱼
“你?”
江凌云突如其来的嗤笑,让虎目天王为之一愕!
“你笑什么?”
他装作不解:“我是真心想帮你,你怎么不信?”
见江凌云不为所动。
虎目天王狠狠踹了服务生一脚!
“天,天王…”
服务生吓的面白如纸,趴在地上浑身哆嗦。
他本就跪着,虎目天王一脚下去,立刻教他头破血流,掉了两颗门牙。
“你别怪我。”
虎目天王笙音平静。
“要怪,就怪你不开眼…”
“得罪了我兄弟!”
话音刚落。
一名打手掉转身形,黑洞洞的枪口,立刻对准服务生!
“不,不要!”
服务生吓得屁滚尿流。
“行了。”
江凌云终于开口。
但语气…
却没有丝毫温度。
虎目天王神色微变,江凌云的声音,已再次响起。
“演这么多戏…”
“不累么?”
怎么会信?
其他不说。
当初在苏荷酒吧,被江凌云当众打脸的黑狗,就是虎目天王的手下。
不久之前。
虎目天王更与谢龙、谢玉联手,害阿宁变成瞎子、王恩泽双手尽失。
就连江凌云自己…
也险些惨死!
较之安商巨头,虎目天王,早已站在他的对立面。
滔天怒意。
也挤压着江凌云的胸膛!
“做这么多…”
“不就是为了金矿?!”
嗯?
虎目天王双眸陡睁!
想不到,自己苦心安排的这出戏,竟被江凌云一语道破。
仅仅刹那。
他眼中杀机毕现!
“哼。”
“既然你不领情…”
“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虎目天王大手一挥,所有枪口瞬息对准江凌云!
“杀…”
妾上无妻 西小舟
一字未说完。
唰!
江凌云已开启透视眼。
时延!
他浑身紧绷,子弹上膛声响彻,在放慢数倍后,犹似一声声沉重的心跳。
砰!
枪声骤响!
江凌云却形如鬼魅,原地空剩一道模糊的影子,人却已消失。
嗡。
清刚匕寒芒一闪。
噗通!
最近的那名打手,根本来不及反应…
已被抹了脖子!
“立刻杀了他!”
虎目天王瞳孔骤缩。
面对如此诡异的场景,饶是坏事做尽、杀人如麻的他。
内心也只剩骇然!

pno19精华都市言情 鑑寶天師 三尺鍵-第153章 狗糧什麼味兒?讀書-1rvoo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二哥,你在说什么?”
阮思弦身体僵硬,如遭雷击。
“那些是…”
可不等她辩解。
“思弦,你怎么还帮他说话?”
第七條獵犬王
韩雪萍声泪俱下。
“男人有什么好的?”
“难道在你心里,阮家这么多人,还没他一个重要吗?”
“韩阿姨…”
阮思弦惊慌的看着她,不知道如何解释。
她根本没有想到,二哥也会回来,甚至扭曲事实,故意侮辱江凌云。
如今的情况…
根本让她百口莫辩。
“卑鄙小人!”
“小姐怎么看上他的,真是奇怪…”
“渣男都这样,网络上不是常有?”
豪门契约,总裁的天价情人
别墅中。
下人们指指点点,低声议论,望着江凌云,眼中尽是鄙夷。
但…
出乎意料的是,江凌云听完这些,居然微微一笑。
“那好。”
“既然这里不欢迎我…”
他一面说。
一面转身,右脚轻轻迈出。
阮家众人,脸色齐变!
阮老太和气的笑声,马上从二楼响起。
“江凌云来啦?”
她笑容和蔼,在几名仆人的搀扶下,来到客厅。
眼里透出些许恭维。
“他们嘴巴大,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你看…”
“不看,”江凌云根本不看她,“既然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
说完。
果真头也不回,就势走出别墅。
阮老太的脸色急转直下!
“江先生,有话好说…”
追出去的同时,也责备的怒视其他人。
“愣着干嘛?”
“快追!”
这…
韩雪萍、阮宏轩跟阮思玉,虽然不情愿,可也只能听命。
“江先生留步!”
一大群人追到院里。
眼见江凌云拦下一辆出租,阮宏轩想也不想,冲过去拦住他。
虽然瞧不起这小子。
可奶奶的病,阮宏轩也听说了,如今也不敢大放厥词。
“江先生,是我们招待不周…”
阮老太走上前。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只能不情愿的躬下身。
“我替他们,给你赔个不是。”
道歉?
江凌云冷笑不已。
方才,他看的清清楚楚。
从他踏进别墅的那一刻起…
阮老太就藏在二楼,偷偷观察。
无论阮思玉、韩雪萍,亦或阮宏轩,这些的指责、谩骂,都是早计划好的。
现在又舔着脸道歉?
没门!
但此时。
感受到抓住手臂的小手,本想一走了之的江凌云,却马上停了下来。
“求求你…”
阮思弦两眼含泪,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定国 墨倾
阮家几人悄然对视,心里都在冷笑。
这一切…
都和他们的计划,毫厘不差。
阮老太暗自冷笑。
只要阮思弦顾及情分,江凌云也只能老老实实,听之任之。
谁说自己的命,攥在江凌云手里?
然而。
“哼!”
江凌云突然甩开阮思弦的手!
扫视众人,声音冰冷。
“老太太。”
“我卑鄙无耻,连吃狗粮都不配,您的病…”
“爱莫能助!”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
江凌云推开阮宏轩,坐进出租车中。
嗡!
出租车引擎乍响。
狂情蝕骨,錯惹花心總裁 伊甸之園
所有人一个激灵,阮老太唰的趴在地上!
“江,江先生…”
“我错了,我们错了!”
“您千万别走,您要是走了,我,我…”
江凌云视若无睹。
这些人…
该死!
今天,他们能这样对付自己。谁知道以后,他们会怎么对别人?
不过。
江凌云冷冷瞥了眼阮思玉。
“对了。”
“上次你好像说过,这种狗粮特别贵…”
“我肯定不配吃,可我很想知道,这么贵的狗粮,是什么味道。”
阮思玉娇躯微颤!
初冬天气寒冷,她脸色白的渗人,单薄的身体轻轻摇晃。
江凌云的声音,像从天边传来。
“如果有人替我尝尝…”
“老太太的病,兴许还有的治。”
唰!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到阮思玉身上。
“还愣着?”
阮老太眯缝老眼,声音尖锐。
“奶奶…”
阮思玉回过神,诧异的看着奶奶,开口之际,都快哭了。
不会吧!
难道奶奶…
“嗯?”
阮老太一双老眼,马上眯成了一条缝。
不用她多说,其他人心领神会,立刻凑到阮思玉跟前。
“韩阿姨,二哥…”
“你们…”
阮思玉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小妹,委屈你了,”阮宏轩稍作沉吟,“这么贵的东西,浪费掉多不好?”
言罢。
我的故事
他迅速伸出手!
和韩雪萍一起,按住阮思玉后背、双手,硬将她按了下去。
“不,不要…”
阮思玉拼命挣扎,很快掉出眼泪。
“思玉,你要听话。”
阮老太苦口婆心:“你不愿意帮奶奶么?”
冰河記事 骨灰公子
一名仆人抓起地上的狗粮。
“唔!”
千秋凰吟 殷火火
本想塞进阮思玉嘴里,却因为她的拼命挣扎,再次撒在地上。
“老实点!”阮宏轩低吼。
他心里直突突。
幸好阮思玉更过分…
不然被按着吃狗粮的,可能就成了自己。
至于阮思弦。
她怔怔看着这出闹剧,大脑里一片空白。
这个家…
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
“行了。”
不知何时,江凌云已经下了出租车,含笑摆了摆手。
“看来…”
“再贵的狗粮,也不好吃。”
阮老太听完,却语出惊人。
“宏轩…”
“立刻去买最好的狗粮!”
阮宏轩愕然睁大眼睛!
阮老太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到现在,她算看明白了。
跟江凌云对着干,只会让自己把命搭进去…
“这次,就算了。”
江凌云摇摇头。
走向别墅时,目光却从阮思弦身上,不经意的划过。
一盆狗粮,他当然不会在乎。
之所以这么做…
腹黑爹地宠妻成瘾 霓笑笑
完全是想让阮思弦看清楚,她的这些所谓“亲人”,究竟是什么面目。
“快,快准备银针!”
阮老太错愕至极,急忙吩咐着。
阮宏轩跟韩雪萍也松开手,闹了这么半天,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一大家子人,跟在江凌云屁股后,匆匆回到别墅。
至于阮思玉…
则像被抛弃般,没人理睬。
“就在这吧。”
进入别墅,江凌云看了眼沙发。
“行…”
阮老太点头哈腰,赶紧到沙发坐好。
距离江凌云上一次医治,已过去将近半月,按刘民主任的说法,肿瘤细胞很可能再次扩散。
她的时间不多了!
“针就不必了。”
江凌云坐在阮老太身侧。
嗡!
透视眼立刻开启。
先前在二院,为了激出阮老太浑身阳气,他万不得已,使出了太乙阳元针。
太乙阳元针虽然神妙…
但每个人,一生只能受针一次。
此后,哪怕再扎无数回,也不会再有任何效力。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