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ltg4b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ptt-第969章 過堂-kc2pm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69章过堂
“该谈谈了,假装昏迷并不能解决问题。”
半个时辰后,药园的高台上,一个女子横陈在地,粉衣粉裤裹住窈窕,陆寒坐在不远处,拿起小石子一弹,正打在此女的纤细腰部。
“你这贼子,很快就会被主人击杀的,不要得意。”
一个声音哼哼着,愤怒无比,依旧没有动弹,仿佛坐等厄运降临。
“卡隆修冥吗?你的话似乎说反了,他的命该被我就地抹杀,除非这厮藏在仙界之外,永世不再露头。”
“什么?!”
粉衣女子骤然蹦起,满脸惊骇的看着陆寒,身躯微微颤抖,一副如见魔鬼的样子,然后回头扫视药园,脸色无比难看。
神药几乎四分之三都消失了,仙药失踪一半,那是多么庞大无比的数字,未被掳走的都是些普通货,或者灵智初开,尚未化形的。
尤其是,主人的名字,这个恶贼是怎么得知的?
而且杀机毕露,一股苦大仇深的样子,似乎和主人颇有渊源,非常熟悉。
“她们四个呢?你想将我怎样处置?化成药汁也是我们的宿命,弱肉强食,从不怨恨。”
“多虑了,圣药的价值,岂是仅能用在炼丹那么庸俗单一的途径上,这里总要有个看家的,你既然药龄最短,就只好独自肩抗大任,辛苦!”
粉衣女子神色反复变幻,从满脸不信到满腹狐疑,然后经过了短暂的信息,最后回归幽冷,眼神再次凶恶起来。
“我不会记住这笔烂账,所以要奉劝你,神药可以多拿一些,那四个姐妹,对主人都有大用,想继续修行的话,就把她们放出来。”
“我若不呢?”
“哼!这个空间少了些什么,尤其是比较重要的,只要被带离出去,主人就会立即知道,并且会立即动身前来。你具体是什么境界,我并不感兴趣,但面对大罗金仙,还能狂妄的可以不死,就当这些话都没说过。”
心願重生之系統萌萌噠 仰望初雪
此女一转身,说完就冷然而去,在途中化为一道粉色烟尘,钻进地下消失不见。
陆寒只是一笑,又抬头看了看参天的崖壁,额头顿时多了几道黑线,这里真的没有出路,只能攀岩而上,好在里面没有爬山时的恐怖灵压。
这里的神药,即便药灵化形,可以肆意玩耍,但只能局限在山涧之内。
方才,他废了好些手段,才将入眼的神药尽数捉刀手,药灵藏匿的到处都是,还有变成一堆粑粑的,钻进细小夹缝中,让人啼笑皆非。
共计五十六种,数量将尽二百株,稍微遗憾的是,即便如此众多,将他急需的几种里,也仅仅补全了大部分,仍旧还有两样需要继续寻觅。
既然是宵小之徒的,而且远在昊冥仙域,他自然不会留情,而且怎会将这里的收获放进储物戒,有最高级的空间储存,不知碾压此地多少倍。
除非卡隆修冥已经来到弥阳仙域,并且随时都能进入此地,否则休想察觉到任何异样,等对方发现后,气的大吐黑血时,陆寒早已渡劫,金仙之上一路通达,直逼道君之下。
狐朋鬼友
片刻后,如猿猴纵越,攀上万丈悬崖,一道峰顶,那种恐怖压力再次降临。
看看上空的灵云,陆寒舔了舔嘴唇,眼神里又闪过一抹阴冷,随后开始催动玄阴仙决,仙婴蓦然苏醒,小小**出现,立即运转起来。
“如此磅礴的积蓄,一旦错过岂非可惜!”
骤然间,一股巨大的排斥力,将周边压力尽数瓦解,并有恐怖吞噬力量,顺着陆寒的之象,直奔苍穹灵云卷去。
仿佛从巨兽身上,凶狠的撕下一块肥肉,然后又是一片,绵绵不绝的开始吞噬。
药园,地面一阵粉尘翻腾,有个身影钻出,满脸骇然的盯着天空。
她发现仿佛是一股无形的龙卷风,被拉长数百里,直接冲突云层中间,开始将里面的仙灵力疯狂抽走。
云层一块块减少,一点点变薄,她周围的氤氲之气,以及药力也随之上浮,有逃溢溃散之象。
異界巫尊 Cavalier傑
“喂——!你这家伙,不要得寸进尺!”
此女气的牙关紧咬,连连跺脚,满面粉红,怒气无法遏制,尖锐的大喊大叫起来。
没人回应,吞噬仍在继续,云气滚滚而下,顺着卷筒大量进入陆寒体内,**旋转加速。
那云层,至少几十里厚,一个时辰过去,也仅仅减少五分之一,好像宝山才损失一角,太精纯和固化,核心之处宛若金刚石般,需要撕裂打碎。
当陆寒再次见到大鸟,从他爬山开始,已经过去将尽两日,下山时的灵压,足足减少四分之三。
剩下的云层,除却镇住药园内的灵雾和药力外泄,已经无法压制肉身强横之辈上山探险,只能让那位萃灵冰芝化形的女子,多多辛苦防守,以她的实力,仍旧可以震慑绝大部分本地强者。
‘嘎!’
————
大鸟起飞,振翅千里,但陆寒仍没有回返,他指挥双头禽,降落在一块水潭旁。
片刻后,仅有十丈方圆的水潭,几乎下降了一成,大鸟两个脑袋同时喝水,吞吐量的确惊人。
陆寒则坐在其上,开始进入入定状态,但某个神秘空间内,却波动荡漾,一道虚影投射而至。
这里已经有四个人,各自垂坐在地,垂头丧气,精神不振,一片蔫兮兮的气氛。
“你这恶贼,还敢现身!?”
“这是什么地方,为何没有丝毫破绽,连一丝法则都没有?”
“有本事别用卑鄙手段,找个公平之地,咱们正式打过!”
几人齐齐一惊,花衣女子立即站起,似乎又想起什么,十分羞恼的怒叱起来。
其他三人则神色大凛,向后退了几步,但嘴上不甘示弱,可惜底气不足。
“我来问话,你们回答,无理取闹者,直接打回原形,现场炼成药渣,送到凡间投喂猪狗。”
嗡——!
一股玄仙后期大圆满,才有的恐怖灵压,从陆寒身上爆发开来,语气带着酷冷,温度骤寒,周围飘扬冰花,洋洋洒洒无穷无尽。
嘶!
四个身影齐齐后退,现在看向陆寒的眼神,犹如见到蛇蝎一般,她们发现那双眼睛,似乎能洞穿自己的本心,比看出本体还可怕。
如两颗深邃无比的空洞,掉下去就万劫不复,感觉就像自己已经挂在深渊边缘,必须紧紧扣住,否则再无生还希望。
“将这个空间的地图,迅速画出来一幅。”
四人:‘……?’
“我……我们每隔五千年,才能出去一次,平时不敢擅自背离,而且每人固定一个方向,这全图……只能拼凑。”
“就知道会如此,汝等各凭记忆,不得疏漏!”
陆寒挥挥手,假意不耐其烦的神态,而花衣女子和那名中年美妇,眼中还有怨怒,即便有所动作,仍然极不情愿,伸出手指在面前虚空,慢慢吞吞的移动,眼神不断闪烁。
一刻钟后。
“那条大河呢?她绘制的地图里有,按照走势就该进入你负责的区域,山峦都已经衔接,那涛涛洪流,莫非被你吃了?”
“说!”
紫衫女子异变思索,一边迅速描绘,完成后立即退了退,狠狠瞪了陆寒一眼,轻哼一声,无比愤怨。
但震怒的咆哮,跟着就咋她耳畔响起,吓得花枝微颤,却发现那杀人的目光并非针对自己。
是左侧的中年美妇,还未描绘出一半,就僵在当场,脸色有些苍白,眼神躲闪不定。
其他两人看去,发现紫衫女子的地图左侧边缘,一条大江向前蔓延,跟着地势逐渐倾斜,很快拐出边际。
中年美妇描绘的地图右侧边缘,本该大致和紫衫女的基本能拼接上,那条大江该继续向前,此刻却踪迹全无,仿佛中途神秘消失了。
“这……?”
轰隆!
空间巨颤,上方出现一只金色大手,足有五丈方圆,闪电般向下捞去,掌纹里冒出无数荆棘,完全是金属打造。
權傾天下 璃雪
“你想怎样?”
中年美妇差点趴下,承受之重几乎让她崩溃,但也被彻底激怒了,身躯一个转动,就变成青金色旋涡,然后狠狠炸开,欲要分成几股,从各个方向逃脱。
但大掌向下一扣,就把所有青光尽数笼罩,然后狠狠合拢,剧烈波动中,中年美妇逃溢无效,已被紧紧攥住。
“不要啊……!”
“大姐!”
“没有惩戒,难立规矩,破!”
陆寒冷喝,就见拳头状的内部,中年美妇脸色煞白,还在如游鱼般拼命挣脱,她全身青金色光芒绽放的越发猛烈,豪光艳艳,药香磅礴喷洒。
但一根手指,蓦然点在此人头顶,接着就听见惨叫一声,其他三女脸色剧变,惊惧的看着这一切,进退维谷,不知该如何是好。
手里冒出的荆棘,立即发出锋利之意,顺着中年美妇的身躯,从头到脚狠狠一捋,火花滋啦啦乱蹦,几道电弧噼啪直响,惨叫哀嚎声响彻天地。
哒哒哒……
能听见,三个女人牙齿轻叩,花容失色,躯体乱颤。
噗通!
有东西被狠狠摔在地面,中年美妇不见了,随之出现的是一株青金色的粗壮根茎,两簇深绿嫩叶中,盛开着两朵金灿灿鲜花。
但此刻的根茎,遍体焦糊破损,再无一处完美,并且冒出刺鼻烟尘,不时响起几个花火,痛叫还在继续。
“没有画完的,继续!”
花衣女子和火云霞衣的女修,扭过头去不忍再看,闻言又是一颤,赶紧低头继续画图。
那只大手蕴含的金属性法则,足够将他们粉碎无数次,中年美妇遭此惩戒,至少损失数万年的苦修所得,而且遍体鳞伤。
“你,过来!”
“我?我绝对没有欺瞒你,能记起来的都画完了。”
紫衣女如被电击,迅疾向后速退,脸色苍白的不断打颤,但对上那双犀利目光,此女紧咬红唇,一点点向前挪去。
“这个空间内,是否还有其他药园,或者极其隐秘的地方?”
‘没有!打造模仿天道的空间至宝,必须截取制造者的部分气运,还有我们五个,也不仅仅只需仙灵气修行,这里的气运都被分配了,不足以再支撑更多圣药诞生。’
“分了几处?”
‘这……实在不知,但这里的天禽和地兽,几乎都各占一隅,杂乱之地极少,它们肯定会分到一些。凡有生灵,必备死地,幽灵冤魂以及鬼魅所在,应该地处西北,那里属于禁地,擅入者十死无生。’
“似乎没有大妖吧?”
‘是的!那里似乎有几名巫族掌控,最厉害的应该是巫老,以及管控飞禽的凤灵大人,但从未亲眼见过,以上这些,也是我们自己分析所得。’
‘诸多分支,各有出没规律,彼此无法接触,所见所得只有这些了,我们区区几个圣灵,平日分析这些,已经犯了禁忌。’
离开是不珍惜的缘分
另二人也画完地图,火云霞衣的女子也补充一句,花衣女子则去了中年美妇的本体那里,将其搀扶起来。
后者还在抽搐,但已再次化为人形,只是丑陋无比伤痕累累,眼神仍被惊恐侵满,蹒跚到近前,咬着牙齿继续画图。
“从哪里出去?”
扫了一眼地图,陆寒立即失去了兴致,就问了最后一个困惑,他心中虽然有个疑点,但当时仅匆匆一瞥,没有仔细研究。
‘我们若能知道,岂会还苟安于此,但有一片草原,中间处立着一座黑色石碑,应该不同寻常。’
花衣女子声音仍旧酷冷,狠狠的白了陆寒一眼,却又将答案抛了出来,然后就向另外二女招了招手,四个人紧紧簇拥在一起,无比可怜状。
花重锦
呵!
陆寒的身影,开始飘忽淡淡,转身就要离开,这里的空间,只有一抹光线,恍若囚牢般。
“等等!将来无论哪一天,你若打算将我们化药炼丹,或者其他用途,希望能提前数年告知。”
“嗯?圣药不好培育,卡隆修冥那厮用毕生心血,也才出了你们五种,陆某岂会轻易摧毁。若汝等知趣,愿意跟着我的话,每隔百年就向这个瓶子里,奉献一滴本命源液,我或许会考虑,帮你们进化升级为道药。”
四人闻言,看着乳白玉瓶,当场呆然,瞳孔煜煜冒光!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