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9c2hw爱不释手的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721章 行董太師舊事(一萬二求訂閱求雙倍月票)展示-6fra7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张鲁的心痛并没有持续太久,关平教了他什么叫长痛不如短痛。
甚至还当场保证,若是凉州事情有变,一定会派兵接应。
第二日关平汇合杨昂的万余人马,从汉城出发,重新出了阳平关,乘着西汉水进入武都郡。
出阳平关,从武都郡往北走,经过故道,散关,陈仓,进入陇东,这是从汉中北伐中原的一条路。
但是现在故道陈仓陇东一线,已经曹马易手,成了曹老板的地盘。
而从郿县还可以走褒斜道,可以到达南郑,只是此道颇为难行。
谷长将近五百里,道路险峻多石,当初被韩信烧的也是这段栈道。
另一条经过子午谷则是要过南郑县,往东行,进入荆州地界,才能到达长安以南。
褒斜道和子午道是出秦岭进入关中的两条路。
关平选择的便是后来诸葛丞相北伐的道路,即从西汉水漕运运输兵马。
路过下辩县也未曾做停留,经过五百余里,到达陇右的祁山,进入天水郡。
然后两万多人(运粮的士卒),沿着木门道往渭水靠近,向着冀城进发,与马超汇合。
亲眼见了之后,关平发现,张郃能死在这,当真是不冤的慌。
这个地界,两山加逼,中间一条宽50米左右的河谷,然后还有峡谷,河流当中的水从这里泄入西汉水当中。
岸边曲折小路自北向南而下,地势险要,形成天然门道。
关平还听马岱给科普说,这里有一段长二十余里的木栅栏。
是当初大汉名将段颖西击羌、氐,为防止羌、氐进攻。
在这里用大木头修筑了一条长达20余里的木栅栏,因此而遍称木门道。
这地界就是天然的埋伏场地,至于张郃是不是被司马懿故意送人头的不重要。
这一路给关平的感受,就是山真他妈的高!
除去水运,山路真他妈的难行!
粮草运输真他妈的难!
除了这种感受,就没别的。
好在是随身粮食越吃越少,倒是省了运粮士卒的麻烦,还能帮忙运输兵器箭矢。
陇右这边产麦大区,己方唯有彻底拿下陇右,才能让蜀中汉中没有运粮困难的威胁。
然后陇右还可以俯瞰关中,顺流而下,攻打长安。
关平杨昂等人拐了弯沿着渭水西进,到达冀城,若是跨过渭水临渭县,继续北上便能到达街亭。
马岱见关平一路上总是抬头望天,便知道他想的是道路艰难。
遂开口鼓励道:“关小将军勿忧,天水郡有居民万户,家庭殷富。
而冀城更是重中之重的富庶之地,乃是攻伐关中的重要位置,足以支撑大军数年粮草。”
关平倒是没接这个话茬,便是开口道:“德华将军,马孟起他占据冀城之后有何打算呢?”
马岱想了想,直言道:“自是要以冀城为主,收服陇上诸郡县,然后发兵攻打关中,重回槐里。”
槐里县距离长安城很近,届时便可侵入弘农郡,兵发洛阳城。
“那德山将军,可知道街亭?”
“自是知道。”
“马孟起将军,若是想要全占陇右,那自该是切断关拢通道,保持优势,关门打狗。
不出几个月,敌军再无援军,便可占据整个陇右。”
关平顿了顿随手挥舞着马鞭道:
“所以断陇成了夺取陇右的关键,我们的要点就是要守住由关入陇的咽喉要道街亭。”
“所以关小将军的意思,是想要去驻守街亭?”马岱倒是没什么想法。
主要是现在冀城还没有顺利拿下来,大哥已经围困了一段时间。
无论是城外的攻方,还是守城的守方皆是想要看到一个结果。
听到马岱的提问,关平突然想当初马谡他是领兵几千前去驻守街亭的?
就凭借自己这三千人马,怕是有点不够用。
而且自己带领的这般士卒,只要是想要打游击用,甚至是要与陇右的羌人氐人胡人头领结交的。
不等关平回答,马铁便直言道:“届时我自领兵前去。”
“我只是在想,既然令兄率兵攻打冀城一段时间了,那夏侯渊为何还没有派兵前来帮助冀城守军?”
“夏侯渊应该是忙着绞杀降而复叛的刘雄部队,还有梁兴。
梁兴他一直在蓝田、鄜、夏阳等地,寇略左冯翊一带,让夏侯渊很是头疼。
他为我大哥争取时间,夏侯渊一时间没有腾出手来。”
关平点点头,梁兴这是在戴罪立功?
蓝田县距离长安城不足百里,可谓是近在咫尺的位置,不可不除。
夏侯渊理应先剿灭自己附近的威胁,再腾出手来攻打马超,解救冀城。
尤其是现在前去驻守街亭也没有什么必要,夏侯渊不会来的。
莫不如先解决陇右的危机。
“那我们就赶在梁兴将军死之前,夺得冀城,平定陇右为妙。”
马岱一听这话,当即有些着急:“关小将军何出此言。”
梁兴一直都是他大哥马超的忠实小弟,最坚定的追随者。
神级盲 把戏
听到关平说梁兴会死,切关自家利益,马岱不得不着急。
“马德华将军,梁兴携兵为祸长安附近,你是夏侯渊,你会允许他的存在?”
“我不会。”马岱站起身来,走了两步道:“那我们理应加快进城,赶到冀城。”
说完之后,他便走向一旁,开始给他大哥马超写信。
关平顺势躺在草地上,凉州乱了许久,这里可真不是一个好战场啊!
这一次一定要顺势把三兄弟的名头扬起来,让他们知道刘备是个匡扶汉室的大汉皇叔。
除了武力手腕示威,宣传的事情,一定也不能放松了。
这里距离冀县只有百余里的距离,看得出来,离的越近,马岱的心情就越加的焦急。
两日后,大军快要接近冀县。
马超则是率军迎接,大鼻子杨昂自领万余人马,作为主将,与马超相互见礼。
而关平则是在一旁仔细听着,笑着打了声招呼。
关平看着马超的模样,不愧是锦马超的美称,是个帅逼。
作为早早就经过家族教育洗礼的马超,在接待援军上,根本就不含糊,直接就宰羊,上烤肉喝酒。
“大哥。”马铁颇为激动的高喊了一声。
“三弟。”
马超则是大笑着回应,拉着他三弟的缰绳,一同往营寨当中走去。
杨昂则是下令安营扎寨。
关平趁机带着人围着冀城走了一遭,冀城除了护城河之外,还紧邻渭水。
“关小将军对待此事倒是上心。”
杨昂得益于自家大哥杨松的叮嘱,还有一路上关平并不会插手他的军中之事,显得极其有分寸。
而且一路相处起来,杨昂觉得关平并不是迂腐之人,故而他对于关平也颇为有好感。
对于刷好感这件事,关平可是一点都不怵。
除非是有人一开始就厌恶他,这种情况他改变不了,也不想改变。
关平拽着缰绳,拿着单筒望远镜道:
久违的自己
“杨兄,你我经历重重难行的道路,才赶到冀城,我可不希望无功而返啊。”
对于关平手中的那个千里眼,杨昂早就见识过了。
除了最开始的惊奇之后,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可惜只有这一个,杨昂想要仿制都不行。
总不能把这个东西砸坏了,仿制吧?
可以说,这就是无价之宝。
“关小将军说的在理。”杨昂也颇为意气风发的说道:“不出一个月,我们必要拿下冀城。”
“我也是这般想的。”
关平把单筒望远镜递给杨昂,让他看看城防:
“梁兴部在蓝田附近十分危险,绝不能让夏侯徽剿灭他。
否则等夏侯渊腾出手来,那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关小将军说的在理。”
杨昂放下手中的千里眼,对于城墙上的守军模样也有些许了解。
“光是看城墙上站岗的士卒,足以见得我们的到来,没有让他们感到绝望。”
“那我们就来个增兵计,行董卓进京旧事!”关平嘿嘿笑了两声。
“关小将军的意思是?”
杨昂眨了眨眼,随即哈哈大笑。
确实如此,冀城已经被马超围困一段时间了,而且还是水泄不通,十分严密。
“我们是先锋,大军还在后面呢!”
关平收起单筒望远镜,嘿嘿笑了笑。
“妙啊!”
杨昂抚掌大笑,带了万余人而来,可是对外宣称又不是真的万余人。
总得报个虚数。
现在关平就是在虚张声势,打击守城士卒的士气。
马超安排妥当之后,见关平二人在抚掌大笑,勒住缰绳道:“二位将军,何故发笑?”
关平指了指杨昂道:“马孟起将军,杨兄方才想了一个好办法,杨兄,你说!”
杨昂没想到关平把这份功劳推到自己身上,这倒是让杨昂对关平的好感度蹭蹭往上涨。
出门在外,睡不想让人高看一眼啊!
杨昂冲着关平微微抱拳,表示感谢,这才开口道:
“马孟起将军,我方才与关贤弟商议,准备效仿董卓旧事,来一个增兵计,吓唬吓唬城内的守军。”
“此计甚妙!”
马超也抚掌大笑道:“杨将军果然高明,在下佩服!”
“孟起将军谬赞了。”
杨昂颇为受用,对于关平也越发的信任起来了。
此时冀城的城墙上,凉州刺史韦康见马超有援军到来,心中十分焦急。
韦康本地大族,其父为凉州刺史,他十五岁就被征为郡主薄,属于官二代行列。
建安十二年,其父被朝廷征为太仆后,他直接代父为凉州刺史。
马超退走凉州后,纠集羌胡之众攻陇上诸县,唯有凉州州治冀城坚守。
阎温站在土城墙一侧,看着马超援军到来,他心中有些焦急。
本来他是凉州别驾,后代理上邽县令。
马超到了上邽县,上邽人任养等人率众迎接马超。
唯有阎温阻止众人,可惜禁止不住,马超人气超高,县令在本地人面前没有排面,他便独自骑马赶回冀城。
可是形势依旧没有转好,各郡县皆是响应马超,唯有冀城独存,现在又被马超围的水泄不通。
如今阎温又见马超有援军前来,开口道:
“韦刺史,还是差人叫援军去吧,否则士气越发低落,怕是冀城人心浮动。”
别驾杨阜也是攥着拳头点头道:“事不宜迟,理应派出使者,前往长安求援,否则冀城难保。”
韦康心中在抉择,是要投降,还是要坚持拼一把。
粮草还够用。
可是马超的援军一道,守城的士卒看不到希望,难免会有异样的心思。
再加上城内的百姓无法出城进行春耕,食不果腹,长此以往,怕是会饿肚子。
韦康摸着胡须叹了口气道:“使者早就派出去不是一个人了。
如果夏侯将军收到消息,也该派兵前来,至少要比马超的援军来的要早。
他们可是要翻越崇山峻岭,羊肠小道,才会到达这里。”
“刺史的意思是?”阎温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莫不如降了,现在让百姓进行耕种,也来的及。
否则时间拖延越久,他们便没了吃食,甚至第二年都没有饭吃。”
众人皆是知道韦康有贤名,关心百姓。
可是现在投降马超,那以前所做的努力不都全白费了吗?
“韦刺史三思啊!”阎温急忙劝了一句:“马超乃是反贼,我等焉能投降贼子?”
杨阜、姜冏等人纷纷劝不要投降,他们皆是本地豪族大姓。
韦康瞥了他们一眼,但凡他们说要拿出家中粮草资助百姓度过难关,我也不会投降贼子。
可现在只是说了要坚守城池之外,一句放粮的话都不说。
这城内百姓没了吃食,铁定是失了民心,将来还如何能够守城?
把屠刀砍在因为饥饿而暴乱的百姓头上,韦康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
哪有这般的道理!
“韦刺史。”阎温见韦康要坚持,当即抽出佩剑,横在自己的脖子前,劝谏:“还望刺史给我一个机会。”
“伯俭,你这是何意?”韦康有些着急,怎么还死谏了!
“我今天晚上趁着夜色出城,亲自前往长安,向夏侯将军求援,还望刺史能够成全。”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