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24xqf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宿主-第五百零三節 主攻方讀書-bftqa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黑暗中出现了无数的光点,那是一个个几乎在同一时间点燃的火把。塔楼高处和中部燃起火堆,在风中摇晃不定的火焰将黑色人影照得比平时更显高大。
经过特殊布置的广场,排列在广场两侧的建筑,构成了一个“凹”字形的陷阱。跟随加斯帕潜入城内的三千名特战士兵陷入了重重包围。尽管周围的黑暗环境突然变得光芒耀眼让他们很不适应,可是从军官到士兵都知道现在面临生死危局。他们终于看到了横在面前的巨大深沟,也看到了被倒插利刃活活戳死的无数同伴。慌乱之下,他们本能的想要退缩,也有人觉得应该继续向前冲锋,只有这样才能杀开一条生路。
暴齿在广场上安排了五百人。
他不知道卡利斯今天晚上派人偷袭。但作为一名合格的军团长,暴齿一直把北面城墙纳入重点考虑范围。在城墙顶端走来走去的巡逻队只是表面文章,横贯广场的深沟是一条颇为另类的警戒线。神威要塞城高墙厚,即便以野蛮人高大魁梧的体格想要攀爬上来,仍得花费不少力气和心思。何况人类的肉眼视觉能力有限,即便是站在城外较高的位置,也无法越过墙壁直接看到里面。
君臨三千世界
广场上每天晚上都有五百名龙族战士在嬉闹。暴齿特意交代过:“不要把这件事看得太过于正式。你们一定要放松,尽可能做的跟平时休息没什么两样。有新鲜的烤肉,还有少量的酒,但无论如何都不能睡觉……每天晚上分为两班,交替进行。”
天浩交给暴齿的任务是“守住神威要塞”,而不是让他主动出击,通过野战杀伤或歼灭对手。
绞尽脑汁的暴齿觉得这计划应该管用。换位思考很重要,他能理解被挡在峡谷另一端的白人指挥官迫切想要回家的心理。为了打通道路,他们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敢于尝试。
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赌。反正在暴齿看来自己没有实际性的损失。就算白人没胆量偷袭要塞,他仍会长期执行这样的伪装警戒。广场两侧的建筑早就进行过改造,那里进驻了多达数千名龙族战士。一旦广场上有异动,他们立刻就能投入战斗。
从三个方向射来的子弹将广场变成了屠宰场。没有防护的白人士兵只能趴在地上,或者掉头逃跑。可无论怎样做都是死路一条。龙族人的步枪口径粗大,他们的子弹在白人看来与炮弹没什么区别。无论射中身体任何部位都会引起爆炸。广场很快被红色液体覆盖,表面堆积着厚厚一层尸体。肮脏的粪便与散乱人体器官混合,到处都是断肢和牙齿、碎骨、烂肉、血浆……根本不需要引导,只要看见会动的东西直接开枪射击就行。
城头,已经翻越城墙进入要塞的莱茵士兵已经不再去想什么战斗。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到广场之间约有数百米。空旷且没有遮挡的视线足以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特战部队平时吃着最好的伙食,拿着三倍于普通士兵的薪酬,还能得到各种令人羡慕的优待……当然就战斗力而言这一切都令人没话说。他们的确很能打,也有傲慢的资格。
现在,他们全都死了。
这么多牛逼的家伙都完蛋了,我还能有什么选择?
末世之惡魔領主
城头上顿时变得混乱。感觉到危险时刻迫近的莱茵士兵们纷纷转身逃跑,想要沿着来时的长木梯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然而他们的人数太多了,至少有七千名士兵聚集在那里。更糟糕的是后面的人不知道城内发生了什么。他们只听见枪声和惨叫,因为领队军官没有下令“停止前进”,所以下意识认为那是自己人在射杀巨人。
“不要上来,快下去,我要下去!”
“别挡着我的路,下去,所有人都下去。”
“该死的混蛋,你踩到我的头了。”
“狗1日1的你没长眼睛吗,把你的臭脚收回去,否则老子直接用枪尖捅烂你的屁股!”
上面的人下不去,下面的人上不来,整个背面城墙上混乱到极点。
風舞乾坤 追弋
东、西两侧的城头通道很快出现了大队龙族士兵。前面是整齐排列的重盾手,后面则是形成队列的步兵。白人太多了,根本不用瞄准,只要开枪射击就能命中目标。从空中俯瞰,就像一块长条形的海绵,正被来自左、右两端的力量缓缓挤压。
也有人尝试反击,他们一边咒骂着一边开枪,圆形铅弹被数米高的拱形重盾挡住,擦出一片片火花,却无法射穿厚重的钢制盾牌。
从军官到士兵,所有人顿时如坠冰窟,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恰在此时,他们从两侧巨人队伍方向听到了非常意外,具有无限震撼效果的喊话声。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竟然是标准的英文,带有典型地域口音的莱茵方言。
类似的喊话此起彼伏,伴随着一步步向前移动紧密排列的重盾,以及接连不断一直没有间断的枪声。
没人愿意死。
双膝弯曲,跪下去,双手举枪高过头顶。
从死到生,只要放弃尊严就行。
就这么简单。
……
黎明的光线总是很暗淡。
卡利斯公爵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瞪着充血的双眼,死死盯着远处那面黑压压的城墙。
林小樂在末世 小瓢瓢
我就不该这样做。
重生1999 塵醉
我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偷袭……究竟是什么给了我如此狂傲的自信?
无数后悔的念头在脑海深处蔓延,公爵的双手死死捏拢,巨大的力量使胳膊微颤,手指关节被攥得发白,仿佛坚硬的骨头随时可能承受不住重压,从薄薄的皮肤和肌肉层里爆凸外露。
潜入城内的三千名特战士兵没有一个人回来。被寄予厚望的黑人加斯帕更是踪影全无。
三万名莱茵精锐损失了大半。那些已经攀上城头的士兵自不用说,就连越过峡谷正在要塞城墙底部聚集的士兵也伤亡惨重。当城墙顶部出现巨人身影的时候,卡利斯就知道自己制定的夜袭计划彻底破产。巨人从城头举枪向下射击,就像装备精良的猎人对付困在陷阱里的猎物。他们还扔下朝着人群密集的位置一个个黑乎乎的不明物体,轰然炸开。
卡利斯不知道那是手雷,他现在也没兴趣关注这个。
他只知道自己的选择不多了。尤其是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
深淵中走出的道士
缓缓抬起右手,在沉默中做了个习惯性的向下按压动作。站在身侧的侍卫快步来到近前,躬身低语:“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軍婚之這個殺手無節操
“命令所有工兵投入战斗,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填平这条该死的峡谷。告诉工兵部队指挥官,我不想听任何借口。他要么老老实实服从命令,要么现在就去督战队那里报到,让另一个人顶替他的位置。”
卡利斯的声音透出冷酷与残忍,以及前所未有的果决。
……
锁龙关,北面。
用粗大原木和岩石搭建的塔楼异常坚固,塔顶平台足以容纳三十人。天浩用力跺了跺脚,对平整的地板很是满意,于是抬眼望着远处笼罩在薄雾中模糊的关隘轮廓,无声地笑了。
连续多次战斗均达到了预期目的,随着维京王国与金雀花王国主力悉数被歼,王国联军也被迫停止前进。然而他们无法就地防御,一方面是此前没有构筑系统严密的阵地,另一方面是神威要塞被攻占的消息迅速传开,导致从上到下所有人都失去了战斗意志。
虎勇先脖子上系着棉布吊坠,左臂横搭着。他此前率领虎族骑兵从侧面迂回,驱赶着上主之国的军队往南面撤退。战斗中挨了一枪,所幸伤势不重,只要养上一段时间就行。
他用力抓握了一下右手,早晨清冷的空气刺激着皮肤:“不容易啊!白人实在太多了,简直像蚂蚁一样怎么杀都杀不完……但我们还是赢了,我们又杀了回来,又回到了锁龙关。”
师锐一反常态穿上了盔甲。他显得很冷静,其实是专属于老年人的稳重。但只要走到近处,就能发现老迈狮王眼眸深处闪烁着一丝激动,眼角也在微微抽搐着。
非你不可
“锁龙关没那么好打。”他瓮声瓮气地说:“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真正的……”
“易守难攻是针对白人。”虎勇先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锁龙关的主要防御面是南方。但我们不同,我们这次是从北面进攻,白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哼!”师锐冷冷地反驳:“白人可不是没脑子的傻瓜。他们攻占锁龙关以后就对这里进行了全面整修。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两侧的山脉,锁龙关只是一个山口,被我们的祖先用岩石和砖块塞住,以此为基础修建成关卡。所谓易守难攻指的是那些辅助设施。只要是人就得吃饭,再加上饮水系统和各种防御设施,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有利条件。”
虎勇先咧开嘴笑了,讥讽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嘲笑。彼此都是部族之王,不存在身份上的压制:“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还是觉得白人都是他1吗1的蠢货,一群没脑子的猪。”
他显然不打算给狮王反驳的机会,继续道:“白人的后路已经断了,他们现在就像被关进笼子的母鸡,随时可能被我们逮住,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师锐缓缓转过身,用冷厉的眼睛盯着虎勇先,除了从那张年轻粗犷的脸上看到“得意洋洋”四个字,没有更多的信息。
他很想咆哮,很想指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鼻子大骂一顿,然后用各种现实狠狠抽打对方的脸……然而搜肠刮肚,却找不到哪怕一点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白人的确没有想象中那么强,至少他们在这次战争中的表现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他们的确占据着武器与科技方面的优势,但这种所谓的“优势”在龙族人面前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师锐不由得把目光转移到天浩身上。
年轻的摄政王侧影高大又英俊,他此时沉稳的做派简直令人嫉妒。他身穿黑色铠甲,整个人显得英姿勃勃,身边环绕着一大群龙族高层官员。这段时间以来,师锐与他们当中很多人接触过。
巫且精通政事,为人公正,是一名优秀且不可多得的国师……说起来师锐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天浩会给他一个“内政部长”的头衔,这与国师有什么区别?
“军团”的编制在蛮族历史上不止一次出现过。天狂、廖秋、云凯、永钢、凶齿、旭坤……龙族军事方面人才济济。起初的时候,师锐对这些所谓的“军团长”不屑一顾,仍然抱以王者对下级官员的傲慢态度。然而数次大规模战斗之后,各军团以令人惊讶的战绩一次次刷新着师锐的大脑。他忽然发现军团长们都是优秀的将才,无论指挥能力还是个人见识,全都远远超过狮族的同级别贵族。
丫鬟生存手冊 恒見桃花
这还只是师锐接触过的部分。随着与龙族合作日趋紧密,师锐骇然发现,类似的人龙族还有很多。
灰燼王座
一直以来,女性在各部族的地位低下,没有话语权,更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力。然而年轻的摄政王改变了这一切。在龙族内部,“女官”是较为特殊的存在。她们管辖的范围更广,甚至囊括了整个部族基层。尤其是所谓的“街道办事处”和“社区”,给师锐的感觉就是女官们直接管理到辖区内每一户人家,甚至每一个人。
他专门就此事问过天浩,对方的回答轻描淡写,却充满了人生哲理:“女人天生具有细腻的特性,做这些事情比男人更容易上手。”
目光微移,师锐看到了站在天浩身后的囚牛。
就在上个星期,以狮王和虎王为见证,天浩公开宣布:将长子龙囚牛立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这是个优秀的年轻人,就连师锐也看得无比眼热。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