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9q0v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兇靈祕聞錄》-第五百七十一章:強闖民宅推薦-zaj9v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试问,一座山间小镇,夜晚期间死寂异常动静全无,合理与否?
咋一听绝无问题,毕竟深山僻壤之地你还以为会像城市般喧闹吗?
确实,道理看似无错,在普通人眼里亦算正常,然而在警惕心向来极高的执行者眼里,略一观察即可发现那隐藏颇深的内中诡异。
没有人迹,没有狗叫鸡鸣,死寂如斯的环境下周遭民宅反倒个个亮堂个个点灯,居民睡了?谁会睡觉时开灯睡觉?就算开灯睡觉也不可能家家户户灯光通亮吧?
不合理。
这简直不符合常理。
待想明白程樱意思后,彭虎亦眉头一紧随之附和道:“咦?对啊,确实挺安静的,一路上我也没听到啥鸡猫狗叫声。”
言罢,怀揣着不解,光头男当即步入正题,扫了眼对面房屋,继而替其余人问出关键问题:“那,那咱还敲门不?”
彭虎不是笨蛋,他自然能猜出目前程樱所担心的是什么,所以心中有类似不安的他才会用不确定语气询问程樱,然而,面对光头询问,程樱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可以理解为此刻的她也是拿不定注意要不要让姚付江敲门,毕竟从视频预览中已得知这座小镇内藏有一只粉裙女螝,且小镇又明显透露着一股诡异,谁都不敢确定一旦进入民宅会不会发生什么。
所以很自然的,因过于举棋不定,程樱没有回答彭虎,只是抿嘴不语犹豫纠结,最后忍不住将目光盯向对面,再次看向了彭虎后背,看向那双眼紧闭的何飞。
鬼名
(何飞,我该怎么办?面对这种情况,要是你……你又会怎么做呢?)
………
如上所述种种,如上所讲云云,确实,程樱很厉害,她的警惕心和观察力双双极高,而凭借这两种能力连同那过人身手亦使她现实世界多次死里逃生,举个简单例子,以往现实世界执行暗杀任务时,期间如发现一些反常情况,那么她便不会立即行动而是耐着性子继续观察,最后则往往能在等待中找到机会将目标一击毙命,如情况实在诡异并且连观察都发现不了问题,那么她十有八九会选择撤退,放弃行动等待下一次袭杀,可惜……
豪門盛婚:溺寵嬌妻99天 雅兒
可惜情况类似但性质却又不同。
不同之处在于如今她所面对的已非暗杀任务,而是灵异任务,且任务要求也已说得很明白,那就是……
任务期间严禁离开小镇!
不错,这才是导致此刻程樱犹豫不决乃至进退两难之根源所在,也就是说他们这些执行者就算明知小镇藏有巨大危险,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待于此处,直至7天时限彻底结束。
可想而知,既然任务要求限把执行者限制在了小镇里,整整7天时间,执行者可能露天住宿吗?可能不找座民宅当暂住之所吗?
只是……
stranger之青春憂傷
画面重归现实,夜色下,某民宅大门前,正当程樱举棋不定之际……
軍婚纏綿之爵爺輕點寵 海鷗
后方,某眼镜男动了。
早先一直置身人群又久无言语的赵平竟在这一刻大步走出人群,其后径直向前,就这样在周遭所有人的惊愕目光注视下走至门前抬手就敲。
咚咚咚,咚咚咚!
被愛判處終身孤寂
见此一幕,聆听响动,众人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眼镜男竟然在程樱还未下命令的情况下兀自敲门自行其事,就这样在不知房内有无危险的情况下堂而皇之敲起门来,这样真的好吗?
如上所言,因举动太过突兀,回神之际,彭虎虽欲阻拦,然终于迟了一步,而眼睛男乒乓乱响的敲门声也已经打破寂静环绕周遭,在街道径直传播开来,一见如此,光头男不由恼怒,手指对方大叫道:“卧槽!赵平你……”
话说一半,后面的话却没说出口,就这么兀自停住。
原因很简单,非是光头男不愿继续而是被身侧程樱伸手抓住其胳膊示意他不要说话,很明显,彭虎虽不知对方何意,可还是在对方的眼神示意下强忍不满保持沉默。
同样的,不单后方彭虎和其他执行者个个不解,目前正与赵平同处门旁的姚付江嘴角亦忍不住抽搐几下,先是一愣,旋即如像想到什么般连忙后退,仓促回返,远离房门一定距离,最后就这样和周遭众人一起个个凭气凝神,集体用警惕目光注视前方,观察着男人敲门。
至于赵平……
接连敲了许久,然,随着时间推移,无论敲击多少下,门内却一直死寂无声,既无回应亦无响动。
直到敲了整整一分钟,直到基本确认内中不可能有回应后,眼镜男缓缓放下手臂,竖立门前略一沉思,最后转身走回队伍。
当然,回返之际,男人还特意朝众人撂下一句简短易懂的话:
“强行破门吧。”
所言何意不言而喻,结果如何人尽皆知。
不出所料,赵平话音方落,程樱与彭虎便下意识互相对视了一眼,程樱点了点头,光头男会意,正欲把何飞交给身侧姚付江,不料……
“等等!”
说时迟那时快,未等彭虎有所动作,一直待在队伍末尾的高继坤却在喊了声话的同时抢先移动,挤开挡路的方海与月晓两人,旋即在二人顿感不解的目光中三步并作两步抵达队伍前端,最后一脸殷勤朝程樱、赵平以及彭虎三人说道:“那个,不如让我来踹吧!”
咦?
事出突然,目光诧异,谁都没料到这新人胖子会莫名其妙自告奋勇,竟主动代替资深者过去强行破门,莫非这货傻了吗?早前已经说过,因深知小镇危险暗藏危机,就连程樱这样的资深者都在危机意识下一时不敢进入民宅,可想而知,既不确定民宅内部有无危险,作为最先破门者无疑要承担一定风险,天知道你把房门踹开后里面会蹿出什么?万一真有东西,离房门最近破门者自是毫无疑问首当其冲。
“那个,彭兄弟,赵先生还有程小姐,这破门的活就让我来做吧。”
此刻,听着高继坤主动请缨,又见对方神色决然,彭虎脸露狐疑,赵平面无表情,至于程樱……
观察对方几眼,没有拒绝,朝胖子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过去了。
先不谈新人胖子为何如此,其实当亲眼看到赵平敲门无果后,不单程樱,众人皆纷纷认定面前这栋透露着些许灯光的房子里不会有人,否则绝不可能敲了那么久都无人回应,很明显,这是栋空房,同时对四周其他民宅也隐约猜了个大概,而目前大伙儿所要做的也正如刚刚赵平所说的那样强行破门,然后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或许这房子里是个什么情况就很有可能代表周遭民宅亦是个什么情况。
话归正题,见那名在团队内威信颇高的女生点头同意,高继坤哪敢怠慢?大步走至门前,憋足一口气,旋即猛抬右脚朝房门狠狠踹去!
碰!
哐当!
下一秒,伴随着一道剧烈撞击声,看似坚固的木质房门竟其一脚踹开!
见状,部分人微微一愣,心下暗自惊叹,惊叹于胖子体能之强,别看这叫高继坤的家伙模样有点对不起社会,不料倒还有一把子力气。
“呼!”
正所谓任何事都是相对的,门前,见房门被自己一脚踹开,呼了口气,高继坤赶忙一脸谦虚看向众人,表面貌似谦虚实则心中自得,或者说通过此事他已初步体现了部分个人价值。
高继坤是聪明人,难得的聪明人,而目前胖子的内心想法连同所作所为也恰恰都是为体现自己,在资深者面前表现自身作用,从而尽可能为团队多出一份力,诚然他也知道作为新人的自己在这场灵异任务中不太可能发挥出多大作用,然多年的社会经验仍让他明白,正因为如此他才更需多多表现,只要表现的好,只要能博取资深者认可又或是让对方看顺眼些,那么至少将来他遇到危险时资深者就有可能伸手拉自己一把。
一切的一切只为表现,只为尽可能在资深者面前体现自身价值,唯有一定价值你才会安全,唯有一定价值资深者才有可能在危险时刻顺手救你,所以有些时候该冒的险一定要冒。
(哼,方海,月晓,你们两个家伙看看我是怎么做人的,其中门道多着呢,都学着点吧!)
快速压下思绪,门前,见资深者纷纷注视自己,胖子心中得意,忍不住将目光看向赵平,许是注意到高继坤目光又或是对胖子胆量有所肯定,正站在彭虎身侧眼镜男竟少见的对着其点了点头,见眼镜男点头认可,心中窃喜之余,那股想在资深者面前继续表现的想法亦愈发浓烈,在他看来这可是一个博取资深者好感的绝佳机会,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果然,刚把房门踹开,不待旁人说话,高继坤便再次鼓起勇气对众人说道:“都别忙进,我先进去为大家打探下情况!”
深呼一口气,不疑有他,高继坤大步走进民宅。
待胖子进去后,许是有感而发,彭虎咧嘴一笑,一边摸着胡渣一边吐露心声:“呦呵,这姓高的胖子别看长得对不起社会,不料胆还挺肥嘛?竟敢独自一人进去替大部队探路?”
最強三國系統 瑞雨無痕
姚付江同样啧啧称奇:“是啊,一开始我看这货长相还有些讨厌他,没曾想高继坤胆子居然那么大。”
彭姚二人互相谈论,但事实上除他俩外现场其余人大多保持沉默,大多凝视门口,唯独陈逍遥一人反应特殊,青年既没参与谈论亦未凝视房门,反而满脸笑意,目光瞥向一侧,看向那面无表情的赵平。
看了几眼,靠至近前,正想偷偷对眼镜男说些什么,然,未等张口……
正前方,却听民宅内猛然传来一道呼喊,一阵高呼,一段满含恐惧的凄厉尖叫:
“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