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r0415精彩都市异能 繼承兩萬億笔趣-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狼子野心分享-0umcf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台上的霍华德,这位沃夫戈尔德家族金融传奇巴菲李特的儿子,到底明不明白,他自己在说什么!
在振北集团如此重要的场合,他公然宣称,其内部最高管理层出现了叛徒!
还点名道姓,说出是谁!
真简直就是疯了!
所有人震惊之下,都迅速瞧向几个人,台上的白小升,台下的白宣语,以及被点了名的佩罗斯、温言。
如果情况属实,那牵连进去的人绝非是一个两个,而必然会是一群人!
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清楚楚。
毕竟从方才投票上,就可窥一斑。就算佩罗斯手伸不了那么长,温言也绝对有大批支持者簇拥者!
真要是背叛集团到了这种地步,显然也是不可饶恕的。
而不管情况属不属实,这对于白小升这个新上任的代理董事长而言,都会是一个绝佳的洗牌借口。
支持温言的人,顿时惶惶不安起来。
这于公于私,霍华德都算是把一柄剑递到了白小升手里。扬起,便是刀光剑影,落下,便是血雨腥风。
振北集团或许会因此迎来权力大洗牌!
就算白小升能克制隐忍,这也将是悬在许多人心上的一把刀,让他们再无心于工作。
对白小升那边而言,存疑之人能不能放任到原有的岗位,享受曾经的权力,必然是个问题。
退一万步,就算白小升宽容大度,不去调查不动任何人。
温言、佩罗斯以及他们身边的人,还会沉默下去吗?
霍华德这句话,分裂振北集团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来的这里,说的这番话!
“霍华德,你在……乱说什么!玩笑,它不是这么开的!”
台下,佩罗斯第一个忍不下了,冲霍华德大叫起来。
心思沉稳如佩罗斯,在这一刻都没有克制住情绪。他也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对其有过救命之恩的人,居然选择在这时候对自己插刀子。
不过佩罗斯如此一来,简直无形中应和了霍华德的言论。
眼见其他人看向自己,佩罗斯也察觉自己失仪了,慌乱中指着霍华德,给自己找补,“这位霍华德先生,他一向喜欢开玩笑。荒唐!我堂堂董事局主席,怎么可能会损害自家集团利益,我是跟我自己的钱过不去吗!谁会相信他这荒谬之词!简直可笑!”
台上,霍华德笑眯眯看着气急败坏、几欲抓狂的佩罗斯,对着话筒道,“怎么,佩罗斯先生恼羞成怒了。”
越是如此,越是显得这件事是真的。
而且在场的每一位集团高管都不是傻子,很多事甚至早有猜测。
门口,温言也是一脸铁青,眼里冒着杀人的光辉看向霍华德。
如果说跟白小升竞逐败北,他还能有机会日后东山再起,那么一旦被定性为集团的叛徒,他连眼前的位子都保不住,谈何以后。
成蛇 船家
再者,温言做的那些事,内心深处始终处于焦虑、内疚当中,只不过欲.望战胜了理智。
而现在,他自己“丑陋”一面被血淋淋揭开,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所有人眼前,是让他比死都难受。
白宣语、李韵元等人脸色铁青。
他们其实都知道温言、佩罗斯背后做了什么,也都决定会慢慢帮白小升收拾他们。
但现在,让一个外人当面撕开遮羞布,对集团意味的是剧变、动荡与危机。
而眼下最是难做的,应该还是台上的白小升,他刚成为新的代理董事长,就要面对这种两难选择。
查与不查,信与不信都会是一场危机……
霍华德不顾恼羞成怒的佩罗斯,转向白小升,微笑以视,似乎也期待白小升下一步的行为。
“霍华德先生。”众人注视下,白小升终于开了口。
百煉成神
在所有人面前,他面色平静,毫无波澜,似乎丝毫没有被消息震惊到,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握。
所有人看向白小升,霍华德也一样。
“我们集团内部事务,自有我们去解决,就不劳您这位客人来操心了。您今天是客人,也要有客人的言行礼仪。”
“就好像,如果是我们参加沃夫戈尔德家族盛会,也绝不会当众去说莱温堡事件有什么隐情一样。”
廢後不容欺
白小升语气不急不缓,客气之中,还透着警告。
提及莱温堡事件,一下子让霍华德笑容凝固,眼神都变得阴沉起来。
在场众人见状,顿时目光一奇,不知道霍华德的反应为何如此强烈。
莱温堡,是霍华德的一处别院,当年在那里发生了一桩事件。
霍华德的兄弟卢森坠楼,摔断了腿,后来因病主动退出了家族内部竞选。
当时,涉及沃夫戈尔德家族的事,也算是重大新闻,而这消息却只如昙花一现,就没了后续。
不过,鲜有人知的是,当初是有一个不知死活的新闻人,发过一篇揭秘文章的。内容说的是,霍华德指使自己的内眷陷害自己亲弟弟,导致他坠楼,后来更是以声名加以要挟,迫他出局。
这则八卦的东西,当初仅在网间存在了两个小时就消失不见,很少有人知晓。
黑執事新篇之永夜 小時微醺
但一切存在过网络上的东西总会有痕迹,寻常人可能找寻不到,对白小升而言,却可以做的到。
就算在当年,霍华德的弟弟卢森作为最强势的竞逐者,就因为一场小小事故退出了,也足以令人遐想。
不过再多的暗中猜测,也不能拿出来当着巴菲李特的面去明说,去指证。
就如很多人都察觉温言、佩罗斯有勾连,不能在这种场合来信口由缰一样。
霍华德打破了规矩,还在这里洋洋得意,殊不知五十步笑百步,他当年那点事一样见不得光。
白小升提这么一嘴,给他留着面子,却也如打了他一记耳光。
霍华德再也笑不出来了。
註冊陰陽師 李十七
“白小升。”霍华德笑容消失,念着白小升的名字,点着头,似乎记下了他。
“今日是振北集团的大日子,想来有很多事要忙,我就不在此多做打扰,改日咱们再来商量赔偿问题!”
霍华德撂下一句话,深深瞥了白小升一眼,径直离去。
在场众人目光复杂看着霍华德离开,窃窃私语。
瘋子司 我愛12
霍华德途径温言身边,略一驻足,瞥了温言一眼,轻笑一声。
那眼神意味深长,似乎是对温言的嘲弄。
温言止不住愤怒而视。
温言也死活想不到,霍华德最后居然把他跟佩罗斯当成了弃子,揭开了双方背地里的合作。
可这么一来,对霍华德,对沃夫戈尔德家族,又有什么好处?!
这一点,温言也想不通。
炮灰不想說話 充電插頭
霍华德扬长而去之后,佩罗斯也待不下去了,闷不做声,脚步匆匆直奔出口。
“佩罗斯先生。”白小升忽然扬声唤了一声,不疾不徐,清晰无比。
佩罗斯只得驻足,有几分不自然地回看白小升。
这时候,佩罗斯无比惧怕白小升会当众质问他。
漢天子 六道
在场其他人也都看向佩罗斯,目光各异。
“值此多事之秋,希望董事局那边能够全力支持我们管理层来应对危机,我们终究是一家人,得一致对外。”白小升诚恳道。
“一定,一定。”
佩罗斯神情像是松了口气,连声道了两句,匆匆推门而去。
董事局不是一个小团体,就算佩罗斯有什么大问题,动他也万分之难。
白小升选择了一个“稳”字。
白宣语、李韵元俩人不禁暗暗颔首。
温言也想离开。
到现在,他已经觉得自己没颜面留在这里。
“白宣言先生!”下一秒,白小升就对温言开了口。
温言皱眉看向白小升。
“现在我以代理董事长的身份,请你去西非做支援工作,你监.察.部的工作,暂时交由李韵元先生来管理。”白小升平静道。
温言一愣,眼眸中隐隐升腾起怒意。
白小升居然要夺他的权!
“就算你是代理董事长,你也没这个资格!”温言压抑心火,咬着牙关一字一句道。
白小升直接一点头,坦率道,“我知道,对你岗位变动,最起码也需要全体高层投票表决。那么,现在就请大家表决吧。同意我意见的,可以举手了。”
在场众人默默注视着温言。
片刻后,白宣语第一个举起手来,李韵元是第二个。
于是,一个又一个人举起手来。
经历过方才霍华德的揭露,谁还敢在这时候支持温言……
温言眼看大势已去,怨毒的看了眼白小升,猛然拉开门,直接离去。
他被白小升间接夺权了!
眼见温言离去,白小升那一刻目光也有些许复杂。
有些事他不得不做,也必须得做!
台下,白宣语、李韵元却对白小升的处理觉得满意极了。
区别对待佩罗斯与白宣言,连拉带打,不失为一步妙棋。
“那么接下来,请白小升代理董事长为我们讲两句。”李韵元忽然扬声道。
在场众人这才收回注意力,集中在白小升身上。
“那我就讲两句。不过说之前,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被刚刚那位霍华德的话左右情绪,还是要勤恳工作。我们只看未来,不提过往。这是我白小升当着大家面,以代理董事长身份撂下的话,我可是不敢在大家面前妄语食言。”白小升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当下,他必须要团结所有人,而非弄得人心分崩离析。
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并非一两句可以办到的,还是看今后的行事。
众人皆是一笑,情绪多少有些舒缓。
白小升开启了自己的就职演说。
这场演说,他只花费了一刻钟,倒是沿袭了白宣语的干练风格。
随后,会议散场,高管们先行离去。
白宣语与李韵元留下来,要跟白小升进行一番交流。
会议室只剩下三人的时候,白宣语的秘书却匆匆赶了来,在他耳边耳语一番。
这番话,让白宣语那么镇定的人都为之色变。
白小升、李韵元见状不由得心生惊奇。
“出事了!”
白宣语沉声对两人道,“霍华德果然不是为了给那俩人打配合才来的这里,他临走前想搅乱我们管理层,原来大有图谋!”
白小升、李韵元相视一眼,神情也凝重起来。
白宣语不再卖关子,“现下,沃夫戈尔德家族在全球各地趁着我们调回高管之际,打着向我们集团讨公道的名义,在大肆进攻我们!”
这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