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zhkow优美都市异能 超神寵獸店笔趣-第六百二十六章 通往星空的樹-6ykmt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
你真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么?
苏平心中吐槽,却没有将这话说出来,免得自己又进入复活空间。
在颜值方面,永远不要跟雌性争辩,这是苏平前世总结出的深刻道理。
好在这一世他的颜值不错…
想到此处,苏平忽然心情舒畅了许多,感觉周围灼烧的酷热,似乎也消退了一些,他将巨热的痛苦压制住,面带微笑地道:“那就真的是缘分了,恰好我在我们人族中,也是帅得绝无仅有的,看在颜值这一块上,咱们要不要和平的聊聊?”
“帅?颜值?”
金乌有些疑惑,但似乎是勉强理解了苏平这话所表达的意思,它上下打量了苏平两眼,道:“你们这种四条腿的动物,长这么恶心,我可分辨不出。”
“……”
别以为你是母鸟我就不会骂娘!
苏平心中想掀桌的心都有,但为了大菊观,还是忍住了。
好男不跟鸟斗。
“我这是手,这才是脚,算了,这个也没啥好讨论的,说回正题,我想找金乌神魔体第二层的修炼材料,等我修炼有成,也算是半个金乌……看在这些情面上,你能不能给我指示一二?”苏平问道。
说话时,他看了一眼这金乌腹下的三只爪。
你个三条腿的,居然鄙视我两条腿的!
“手?半个金乌?”
金乌看了一眼苏平的双手,但很快注意力就被苏平后面提到的半个金乌给吸引,它眼中露出明显的怒气,道:“我们金乌一族的血统与天地比齐,哪是你这种奇怪的生物能够得到的,我不管你的修炼法是从哪来的,都是罪该万死!”
听到这鄙视的话,苏平也有些怒了,道:“什么叫奇怪的生物,我说了,这是你们一族的前辈给我的,我有恩于它,你们金乌一族好歹也是古老的神魔,这点是非都不分么?”
“你脸皮好厚。”系统的声音在苏平心中冒出,对他如此义正言辞地说出这修炼法的来源有些嗤之以鼻。
苏平听到系统的声音,心中没好气道:“你还有脸说,难道我要把你抖搂出来?你自己见不得人,还怪我编故事了!”
“谁说我见不得人了,你有本事抖搂啊,看谁信你。”系统嗤笑,有恃无恐。
苏平被说得一窒,忽然想想,似乎系统还真没怕暴露过,只是他自己怕暴露了系统而已,该死,好气,这狗系统……
“你干嘛又骂我?”
“难道骂我自己?”
“……”
夜術
系统鄙视地呸了一声,没再说话。
苏平的思绪也跟系统的争吵中,回到眼前的金乌身上。
“我们金乌一族绝不会将修炼法外传,你肯定说话,而且你还质疑了我的容貌,你绝对是个奸诈的生物!”
金乌清冽的声音在苏平脑海中义正言辞地说道,语气中充满笃定。
苏平微微张嘴,想要辩驳,但想想发现,除了在容貌这块能辩驳外,修炼法不外传这点,他似乎还真没法解释。
或许在金乌一族,真有这样的规定。
那他扯淡的话,就直接露馅了。
至于在容颜方面辩驳……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看到苏平一时语塞沉默了,金乌清冽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道:“你看,被我的神目慧眼识破了吧,哼,不过你这家伙虽然该死,但我好像杀不死你,真是奇特的物种,也罢,我把你带回去,给长老们看看,它们兴许有办法。”
苏平寒毛一竖,带回去给长老看?
能被称做长老,那辈分和战力,显然远高于这只金乌,到时他只怕想死都不能!
跑!
苏平转身就跑,瞬闪而出。
但他刚要瞬闪,忽然间碰了个壁,真有种把鼻子撞歪的感觉。
空间被禁锢了!
而且是死死的禁锢,像铜墙铁壁!
剑!
苏平翻手拔剑,蓦然一剑斩出,噌地一声,剑气汹涌,却如泥足深陷,消失在那禁锢的空间中。
斩了个寂寞!
苏平心中冰凉,连他目前掌握的最强剑术,都无法破开这空间!
如果是天命境的空间禁锢,他是能够斩开的,就像在深渊中,那只千目罗刹兽施展的空间禁锢,就无法拦住他!
“咦,还有暗黑巫力?”
金乌看到苏平释放的修罗剑气,露出诧异之色,似乎没想到,在这混沌天阳星上的种族,居然能掌握这份力量。
“真是奇特。”金乌没再多说,周围蓦然竖起金光,刹那间,苏平感觉视线中化作一片赤金,从外面看,他的身体不知何时,竟出现在一个金色立方体中,被禁锢在其中。
苏平用剑斩在立方体上,却没丝毫效果,反倒被震得手麻。
地面上,炼狱烛龙兽看到苏平遇险,怒吼着飞速冲来,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錦繡娘子:還俗將軍敲我門
但下一刻,一道烈焰卷出,咆哮声还未消失,刚愤怒冲来的炼狱烛龙兽,就被金焰给融化,连渣都没剩。
二狗也冲了过来,同样被秒杀。
复活!
苏平没犹豫,将它们直接复活。
金乌再次发出惊咦,显然没想到除了苏平外,这两只低等妖兽,也有如此奇特的能力,它的翅翼挥舞,又是几团金焰涌出,再次将炼狱烛龙兽和二狗秒杀。
炼狱烛龙兽和二狗施展出最强技能,但在这金焰面前,如冰雪消融,毫无抵抗作用。
复活!
苏平再次将它们复活。
金乌越来越惊奇,但这一次,它没再将它们击杀,而是释放出金色立方体,将它们也一同禁锢了起来。
“不同的种族,居然彼此相助。”金乌觉得有些惊奇,这炼狱烛龙兽和二狗,以及苏平,明显不是一族,却能拼死相助彼此,让它感到不可思议。
这在它的认知中,是不太可能会出现的事。
同族都会相互残杀,更何况是异族相助?
地面上,紫青牯蟒被周围的高温活活烫死,苏平将其复活过来。
刚复活的紫青牯蟒,体力充沛,看到被囚禁的苏平,立刻卷起周围地面的巨石,朝金乌暴射过来。
金乌眼中露出一丝轻蔑,对这种条状生物,它有种天生的蔑视和想要杀戮的感觉。
誤入豪門:女人,別玩火 木成舟
不过,它猜到这东西,多半也是难以杀死的。
嗖地一声,地面上的紫青牯蟒,陡然瞬闪到金乌面前。
紫青牯蟒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会忽然离敌人这么近,但很快,从这金乌身上传来的神魔压迫,让它颤栗,再无战意,蜷缩在虚空中,瑟瑟发抖,浑身鳞片都在颤栗。
一个金色立方体将其笼罩,金乌没有杀它,而是同样禁锢。
“你们这些奇怪的家伙,跟我回去见长老吧。”
紅塵一笑往事焚
金乌清冽的声音出现在苏平脑海中,它瞥了苏平一眼,便转身展翅向前飞去。
囚禁在立方体里的苏平和几只战宠,都紧紧跟随在金乌后方,被无形力量带动着,飞行的速度极快。
苏平目光闪烁,在犹豫是靠自杀随机复活挣脱,还是耽误一天时间,去一趟这金乌神族的老巢。
好在这次他购买的天数,只有一天,即便被禁锢在金乌一族中,也只浪费一天的时间。
他只怕,这金乌一族的顶尖存在,察觉到他复活的怪异能力,将他当小白鼠来剖析。
“系统,你这复活能力,没问题吧,会不会被破解?”苏平心中询问道。
换做别的世界,苏平不会有这样的担心,但这里的金乌神魔,是天地间最古老的一批生物,里面的顶级金乌强者,会是何等修为,苏平完全无法想象。
“放心,只要能量足够,没有人能阻拦我复活你。”系统淡然道。
苏平听到它这么轻松的语气,稍稍心安,但还是不放心地道:“你可想清楚了再说,别装逼,毕竟像我这么帅的宿主,死了一个,可不会再有第二个,到时你再找一个丑男,天天得看吐你。”
“你要是死了,我就去找个美女,为什么要找丑男?”系统反问道。
苏平脸色一绿,道:“这么说,我真有可能会真死?”
“你想多了。”系统没好气道。
苏平嘀咕一声,没心情再跟它拌嘴,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相信系统的能力了。
虽然自杀能够脱身,但他脱身了,二狗和炼狱烛龙兽它们却没法脱身,苏平没法下令让它们自杀,这是宠兽契约的约束,主人可以下令让战宠去拼死战斗,甚至明知是危险,还能下令让战宠出击,但唯独不能让战宠自杀自爆!
一旦他自杀脱身了,二狗它们还活着,被带去金乌一族的话,等到培育时间结束,苏平回归的时候,它们不在宠兽空间,就会被一直滞留在这里。
苏平现在已经失去小骷髅,不能再失去它们了。
去一趟金乌老巢,哪怕一直被禁锢折磨,也就当这一趟白来,浪费一次门票罢了。
……
嗖!
地面上的光景飞速掠过。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紫語
苏平看到各种岩浆坑,火海湖,这金乌的飞行速度极快,甚至有数十倍音速,如果不是金色立方体将苏平笼罩,苏平感觉这飞行速度带来的撕裂罡风,就足以让他无比难受,而且这混沌天阳星上的风,巨热无比。
他感觉自己会被摩擦出火花!
“你们金乌一族有多少成员啊?”被拖在金色立方体中的苏平,百无聊赖地望着脚下的风景,一边跟这金乌闲聊套话。
金乌没理苏平,展翅飞向,不时发出鸣叫声。
“你在你们金乌一族,算什么级别的?”苏平又问。
金乌依然不答。
“像你这样好看的,在你们金乌一族,应该不多见吧?”
“不是不多,是绝无仅有。”金乌终于开口了,孤傲地道。
“我不信。”苏平直接道。
毫无疑问,这三个字直接激怒了金乌。
但金乌知道杀不死苏平,只是重重冷哼一声。
苏平没打算放弃“交流”,道:“都说金乌是天生地养的,那是不是说,你们都是没爹没妈啊?”
“……”
金乌转头怒瞪了他一眼,充满愤怒。
苏平也不在乎,先前当舔狗去说好话了,也没啥效果,在修炼金乌神魔体这违规的根本问题上没解决,说再多好话都无用。
“话说,你飞的时候,为什么要时不时叫一下啊?”苏平又问道。
“你管我?”金乌恼怒道。
……
……
在一段善意的沟通和充满童真的探索询问下,金乌的飞行速度忽然减慢了,与此同时,苏平忽然感觉周围的温度极具上升,即便是在金色立方体中,他都能感受到阵阵热浪从这禁锢秘术外渗透进来。
在周围的世界,早已变得充满赤金色。
午夜開棺人
在前方,是一颗极其巨大的古树。
这古树大到不可思议,屹立在这颗古老的星球上。
在这古树外面,有一道道金光环绕,仔细看,才发现是一只只体格巨大的金乌。
这些金乌的体态,有数万里巨大,遮天蔽日,但在这古树面前,却只有上面的一片叶子大小,大量的金乌在古树上穿梭,有的停留在树叶上。
苏平睁大眼睛,心中只剩下震撼。
他在别的培育地,见过不少庞然巨物,还见过一些大到不可思议的巨兽骸骨!
老婆投降吧 可樂果果
但眼前这颗古树,以及上面的金乌,却让苏平有种屏息的震撼。
每一只金乌都巨大无比,一片羽毛都能覆盖一架航母!而这些巨大的金乌,环绕着古树,像守卫般飞行环绕。
从看见古树时,飞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苏平才来到古树前,尽管空中有无数的尘埃和灼烧带来的扭曲气浪影响视线,苏平依然在金乌一个小时的路程外,能窥见这颗直通天际的古树。
远远望去,古树的树冠似乎快要高出整个星球的大气层之外!
“这就是你们金乌的栖息地?”苏平不自禁地道。
金乌听到苏平充满震撼的话,瞥了他一眼,自得地道:“这是我们金乌一族的祖地,你这奇怪的生物能来这里,是你的荣幸。”
苏平顾不得它的讽刺了,打量着四周的金乌。
那些巡逻在古树外的金乌有的飞近过来,苏平能感觉到面前这只金乌浑身的羽毛都被巨风卷得抖动,这只金乌跟那些巡逻的金乌相比,简直就是只小麻雀,小到只有其一片羽毛大小,根本不能相比。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