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6ylgh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025章九道脈門身破虛,太古神疆展示-y7am3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他目光环视的四周。
浩荡的天命被凝聚在神州大陆的上空。
整个神州大陆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体内的第九条脉门,也发出来“砰砰砰”的响声。
这一刻,无数属性的奥义在如瀑布般灵气的凝聚下,朝脉门冲击而去。
“轰”的一声,体内有闷响,仿佛击鼓般。
神州大陆与他本就是一体。
他在冲击第九道脉门,神州大陆也在发生着自我的蜕变。
警花的情感迷途:欲望官場 木槿花
徐子墨的神魂遨游虚空,神色庄严,周围被无穷无尽的大道所环绕着。
他的四周,异象连连,地涌金莲、天降甘露,也有大道种子落下,大道之音萎靡。
体内的撞击声还在不断的响起。
这第九道脉门坚若磐石,犹如大坝,任凭滔天巨浪的灵气冲击着。
徐子墨没有丝毫的停顿,冲击脉门尽量要一次性打通,否则留下暗疾,下次冲击会更加的困难。
以身試愛:總裁一抱雙喜
他动用了生命之树的生命之气。
但凡受伤,便立刻治疗。
终于,可能过了几个时辰,几天、亦或者几个月、几年吧。
无垠的虚空中,是没有时间的计量的。
他也没有去关心这些。
体内传来一阵“咔嚓”声,就像是玻璃出来裂痕时的声音。
徐子墨猛然睁开双眼,这一刻,寂静的虚空瞬间凝固了起来。
仿佛他一睁眼,便穿越亿万里之地,遍及万里山河、苍茫大地。
从虚空一角横渡各种险地。
奇珍异宝、奇人异事、天下之采皆收于眼底。
仅仅是一眼,便一眼万年,便洞察世间的一切。
春来我先不开口,哪个蝉儿敢作声。
体内的第九道脉门“身破虚”彻底被打通。
十二脉门,分别是仑泉、玄骨、朝迎风。
昆海、幻血、暮还松。
临缺、承暗、身破虚。
比圆、启明、心断空。
一个脉门是小周天,每三个脉门则是一个大周天。
实力都会迎来剧增。
此刻的徐子墨,体内九道脉门相互映照着。
就仿佛天空上的星痕般,十分的醒目。
那如浩瀚大海般气势磅礴的灵气在体内的经脉以及脉门中运行着。
原始人都驚呆了
脉门与脉门之间,连接着无数条的经脉。
你不打通脉门,灵气便无法在这些经脉中运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脉门更像是一道门户,它承载了各个经脉之间的连接作用。
徐子墨的身影虽然只有一米八七,但就是这般身体内给人一种蕴含了强大力量的感觉。
仿佛汪洋大海上,滔海怒吼时的一叶扁舟。
这扁舟并非挣扎于海面,而是容纳了整个大海。
大海在于扁舟内。
目光从虚空中收回,徐子墨微微闭上眼,感受着此刻体内的力量。
源源不断的力量。
大帝与入仙之道还有区别,那就是入道者,是经过大道认可的。
他不需要经历天劫这些考验。
他缓缓伸出手,各种属性的奥义在指尖和掌心缠绕着。
时而五行之力,时而雷霆涌动。
时而命运赋予未来,毁灭破碎一切虚空,时而秩序建立新的世界。
时空扭曲、黑暗笼罩、光明降临。
寻常人只能使用的一种属性,但在他身上却无所不能。
任何属性都可随意使出。
因为徐子墨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在于修练的道。
寻常人修练自身,天命也是凝聚于在身。
而徐子墨修练的乃是世界,所有的力量皆来自于神州大陆。
哥譚怪人
神州大陆作为一个完整的世界,任何属性的奥义应有尽有,他也可以随时使用。
如今神州大陆也算是更进一步。
属于神州大陆时代的第一条天命开始在虚空中凝聚。
一个小时代以后,将会出现第一条天命。
届时,所有被选中的人都能争夺天命。
整个元央大陆的所有生物看着天命,虽说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隐隐之间都能感受到其中的非比寻常。
这件事要慢慢诱导,一点点去进展。
要让他们知道是上天、大道的恩赐,而不是有人在后面操控着。
…………
如今徐子墨一身紫袍,气息内敛。
假如他不使出全力的话,恐怕就跟普通人般,谁也看不透。
能将全身的力量收放自如,不外露一丝一毫,可以看出他对这力量的掌控度。
他踏空而下,来到了万妖部落中。
尽管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但凡是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隐隐感觉到了压迫感。
混沌珠依旧挂在虚空上,那虫卵已经稀薄的看不见了。
徐子墨这才看清里面的怪物。
那是一只通体如白玉般的虫子。
体积虽小,不到五十厘米左右,但身躯的结构却特别的复杂。
身体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四肢的肌肉高高隆起,格外的引人注目。
双爪似是螳螂般,十分尖锐。
而它的脑袋前面,长着两根犄角。
脸上没有五官,全是密密麻麻的眼睛,大小均匀。
每一只眼睛都透着不同的颜色。
这只虫子并非是爬行,而是直立行走的,身后有一双薄若蝉翼的翅膀。
“小东西长的挺精致的,”徐子墨笑道。
“小子,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怪物看着头顶的混沌珠,低沉的声音问道。
“我的虫卵就算你是大帝也无法击碎,怎么会如此轻易融化。”
它的身份本就来历不凡,见过的事,经历的大风大浪数不胜数。
沈沙詭影 我叫吳大膽
却从未有如此失态过。
哪怕是看到徐子墨一尊大帝出现在面前,它都没有如此惊骇。
“这就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徐子墨回道。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下场。”
“你敢杀我?”怪虫看着徐子墨,问道。
徐子墨没有回答它,而是右手一挥,无尽的帝威在手掌处凝聚着。
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你恐怕还不知道我的来历吧,”怪虫说道。
“我乃是太古神疆一族,我们一族生活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
以世界为食物,是这世界最强大的种族。
你们人族在我们一族面前,不过是口腹之欲都难以下咽的食物罢了。”
这怪虫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丝毫的自傲和嚣张。
仿佛就是在陈述一句简单的事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