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nizxr精品都市言情 祭煉山河 txt-第1828章 第九道主有興趣了推薦-xihaf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第七道主离开,这间地牢中,就只剩秦宇一人,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进展顺利!
天灵族所在冰封世界,正在加速复苏,可事实上,因为炼制世界之心的手法,与正统略有不同,也就导致这颗世界之心,如今所连接的世界,并不只冰封世界一处。
就像是一条宽阔河道上,又多出八条细小分支,每个看起来都不大,却足够分走河道之中,近乎一半的水量——而这个水量,毫无疑问就是,来自于第七白玉京。
现在看还不明显,但很快第七道主就会发现,要复苏冰封世界,耗费会非常恐怖。恐怖到,以一座白玉京的力量,根本就不能够达成。
到时,他是选择放弃,已经投入的部分,还是想办法继续追投呢?秦宇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恐怕到那个时候,这选择就由不得第七道主来做了。
……
都市超級特種兵 炙熱寒冰
第九座白玉京。
云端大殿之中,第九道主端坐,他眉头轻皱面露沉吟,思索的正是秦宇之事。第七座白玉京中传出,秦宇因截留天地本源,被第七道主镇压一事,他已经知晓。但对这件事,第九道主根本不信……看来,七道开始动手了!
一念及此,第九道主脸上浮现凝重,心头更有一丝迫切。当初在界虚时,他见到秦宇第一眼,便感知到了某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才会下令囹圄,动手截杀秦宇,试图得到他身上,隐藏起来无法被确切感知的东西。这也是为了避免,秦宇帮助第九道主,成为最大的赢家。
结果虽然失败,囹圄因此殒落,但等秦宇归来时,第九道主有了更清晰的感应。他终于确定,秦宇身上那道气息是什么……那是与祭坛之间的联系,就好像秦宇才是,这座祭坛真正的主人。
所以当初,七道降临而至,第九道主才会直接试探,尽管七道并未流露半点异常,但第九道主更加确定,他必然跟秦宇之间,存在着某些交易。否则,以七道隐忍的心性,不会冒然登门。
超時空要塞——平行 齊騰一
镇压地牢!
哼哼,恐怕是将罗冠控制起来,避免出现意外才对。如此谨慎小心,越发能够证明,七道谋求甚大。
“来人。”
第九道主突然开口。
大殿外,进来一名白玉京修行者,躬身行礼,“请您吩咐。”
“传信八座白玉京,本座对于祭坛,又有一些新发现,请各位道主务必到来。”第九道主目光微闪,“如果哪位道主,现今不便出行,便告知对方,可将相聚之地,改到其所在白玉京。”
“是,道主。”白玉京修行者退后几步,转身快步离开,很快将消息传出。
第七白玉京。
道主听完禀告,挥手将人打发离开,脸上露出沉思,他非常清楚,九道是在试探?看来这一遭,不去不行了。否则以九道的心性,定会与其他道主一起降临,到时会更加容易出纰漏。
心念一动,第七道主传出意志,很快大殿外响起恭敬声音,“师尊,弟子到了。”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进来。”
程浩然快步进入大殿,再度行礼,“弟子拜见师尊。”
第七道主点头,“本座受邀,将前往第九座白玉京,不知何时才能归返,你暂时执掌白玉京大阵。”说话中,抬手向前一握,一只圆环浮现出来。
此物表面,似有云雾涌动,光芒闪耀中,很是不凡。
程浩然双手接过圆环,面露肃穆,“师尊,这……”
第七道主摆手,“无需多问,手持圆环便可执掌白玉京大阵,守好地牢所在,在本座未曾归来前,任何人不许进入其中。”
“是!”程浩然行礼。
唰——
第七道主起身,一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大殿中,程浩然几息后,才缓缓站直身体,看了眼师尊消失的地方,再看看手中圆环,眼神露出一丝复杂、惊悸。可很快,就变成坚定,他深吸口气,转身向外行去。
傷情太子妃 鐘兒
来到大殿外,程浩然举起手中圆环,白玉京大阵随之运转,“轰隆隆”低沉咆哮,顿时在云端爆发。无数金色符文凭空出现,将整座白玉京笼罩在内,变成一座坚不可摧堡垒,即便道主级别强者,一时半刻间也难突破。
唰——
唰——
空间震荡中,数道身影出现,看到程浩然手中圆环,脸色微微一变。
“诸位护法不必惊慌,师尊受邀前往第九座白玉京,要我暂时执掌大阵,为避免出现意外,我才将阵法全力开启。”程浩然面露微笑,语态平静。
“原来如此,既然是道主之命,那就没问题了。”几位护法拱手,转身离开,对程浩然的话,没有半点怀疑。毕竟,身为最受道主信任、器重的弟子,他如今所说一切都很正常。
等众位护法离开,程浩然一步迈出,回到自身居住之处,挥退所有侍从、婢女,他面容沉着进入大殿,拂袖将殿门关闭。站在大殿中,脸上浮现一丝挣扎、犹豫,可最终程浩然深吸口气,抬手在面前一点。
二次元月老系統
空间震荡中,一只黑色面具浮现,空洞-眼窝中,跳跃着红色的火焰,气息诡异至极。
“想通了?”面具嘴巴轻动,传出低沉声音,平静而具备质感,令人瞬间心安,这与它的外形、气息,确是天差地别。
程浩然冷笑,“我还是不信,阁下所说的一切!”
面具传出轻笑,“七道离开后,你开启了大阵,这本身就能表明,你心中的彷徨与怀疑。所以,不要在欺骗自己了,真相就在眼前,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程浩然咬牙,“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面具声音越发平静,“这面镜子,会真正照清楚你自己,仔细看一下,镜子里倒映出来的究竟是谁。”
说话时,面具张嘴吐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落在程浩然面前时,体积自行膨胀,很快就变成一人多高,立在半空中倒映出他的身影。
程浩然身体一震,瞪大眼睛看向镜面,呼吸变得急促,脸色浮现苍白。只见如今,这块镜面之上,倒映出的程浩然,模样虽是他的模样,可整个人的气质,却与他自身完全不同。
眼眸沧桑锐利,似可洞察一切,古井无波的面庞,透露出一丝漠然、冷酷,他站在镜面中,这一刻正冷冰冰的,跟程浩然进行着对视,让他心底涌出寒意,一点一点侵蚀全身,整个人似乎都要冻结!
眼前这个人是自己,但又不是他自己,因为这双眼睛程浩然无比熟悉……师尊!是师尊!这一刻,程浩然大汗淋漓,尽管竭力控制自己,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
小二葵的春天
真相就在眼前,他真的被师尊寄生了,只要师尊愿意,他就会跟当初,海王岛上的那个海盗韩水生一样,瞬间失去自己的一切,成为师尊的一具化身。
但师尊的化身,最终都消失不见,他们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但程浩然绝对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亲身经历后,确定他们去了哪里。
面具张开嘴,将镜子吞回去,缓缓道:“真相总是残酷,但这就是事实,摆在你面前,想不看到不都行。所以现在,我再问一遍,程浩然你是否甘心,做你师尊手中的傀儡,随时都有可能被抹去。”
大殿陷入沉默,程浩然低头,他握紧了腰间书册,指节泛白导致书册严重变形。这一刻,脑海中浮现无数记忆,幼年时师尊对他的照顾,悉心教导,一步步引领他,在修行之路前行。在内心深处,程浩然甚至已经,将师尊视为父亲,是他这一生最尊敬的人。
可现在,所有一切温馨的记忆,都被冰冷的现实撕破,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是师尊培养出来的,一个分身而已。只需要某个时机,就会被毫不犹豫启用,直接抹杀掉他的存在……那他这一生是什么?
深吸口气,接着长长吐出,程浩然抬头盯着眼前黑色面具,它诡异而狰狞,处处都流露出,令人不安的气息。可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
“你能帮我?”
面具微笑,“当然,我可以让你活下去,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活下去,但这需要代价。”
“说。”
“去地牢,找到罗冠。”
程浩然起身,向外行去,“好。”他脸色苍白,神态木然,可眼眸深处却有火焰,正在熊熊燃烧。
地牢外,守卫森严。
程浩然刚出现,就被人阻拦,“程师兄,道主传令,地牢近期封闭,任何人不得进出。”
两名白玉京修行者神色凝重。
程浩然抬手,取出圆环,“师尊临行之前,让本座执掌白玉京,退下!”
“这……”两人面露为难。
程浩然抬头,眼神冰冷,“一切后果,我自然会对师尊负责,你们再不退开,休怪我不客气了。”
“是!”
两名白玉京修行者躬身退开。
无论身份,还是如今手持玉环,程浩然都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招惹的起。硬要阻拦的话,不论最后如何,都不会有好下场。
踏入地牢,程浩然一路下行,安静、空旷的走道中,只有他一人脚步声在回荡。
啪——
啪——
毫不停顿,程浩然来到地牢最深处,停在一间牢房外,他微微皱眉,抬手取出圆环,地牢封禁顿时开启。
推门进入其中,眼神跟秦宇对视,程浩然嘴角动了一下,拱手道:“罗冠道友,打搅了。”
秦宇暗暗皱眉,神色却很平静,“程道友,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程浩然道:“情非得已,迫于无奈。”他抬手,一指点落。
空间震荡中,黑色面具浮现出现,调转了一个方向,空洞-眼窝内的血色火焰,锁定住秦宇。
“罗冠。”
平静声音,自面具口中发出。
秦宇微微皱眉,看了一眼低头不语,脸色微白的程浩然,“阁下是谁?”
“本座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张面具中所承载的力量,一旦在此地爆炸,足够一瞬间就将你杀死。”
秦宇眉头皱的更紧,但对这句话并不感到怀疑,因为对方声音落下瞬间,面具眼窝深处血焰,骤然跳动了一下,释放出极其暴戾的气息。就好似,其中藏着一座毁灭深渊,一旦爆发开来,足够毁灭天地万物!
“程浩然!”秦宇低喝。
程浩然身体抖了一下,看着秦宇,“对不起……但我没得选择,我不想死。”
黑色面具道:“回答本座的问题,将不会有任何意外,你们都能活下去。”
小蓝灯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确定了,是第九道主。”
果然是他!
看到这张面具时,秦宇就有一丝忌惮、熟悉,虽说这与计划之中不同,但似乎这变数,也可以更好的利用,不算是一件坏事。
念头快速转动,秦宇深吸口气:“好!”
黑色面具微笑,“聪明。”它开门见山,“第七道主与你之间,达成何种交易?说实话,本座时间不多,耐心也不会多好,这点罗冠你要记住。”
萌妃乖乖:邪王猛追小嫡妃
總裁的暖心寶貝
秦宇沉默。
嗡——
黑色面具气息暴虐!
“我说!”秦宇脸色难看,缓缓道:“本座与道主达成约定,借这座白玉京之力,帮助冰封世界复苏,最终协助第七道主,拿到完整的天地本源!”
“你撒谎。”黑色面具声音冰冷,眼窝中的赤红火焰,近乎流淌出来。
“完整的天地本源,需要世界复苏之后才能拿到,且不说你如何能够,帮助冰封世界复苏……一旦它真的恢复,世界意志也将觉醒,任何人都没办法,再夺取天地本源,否则必定遭受反噬!”
秦宇沉声道:“本座说是事实。”他抬手,掌心出现九界令牌。
黑色面具盯住它,“这是……与祭坛相关之物,罗冠你是那座祭坛的主人!”
秦宇道:“界虚深处的祭坛,所连通的并不仅仅,只是一座冰封世界,请问第九道主,阁下是否也想得到一颗,完整的天地本源呢?”
程浩然猛地瞪大眼睛。
第九道主!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
他看着黑色面具,面露震动。
“罗冠,你果然是个聪明人,本座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黑色面具缓缓开口,承认了自己身份,“但本座更好奇,以七道谨慎的心性,你是如何取信于他?”
秦宇道:“很简单,本座凝聚了一颗世界之心,交给第七道主。”
“世界之心!”面具低喝,眼眸中血焰暴涨,它死死盯住秦宇,又看了看他手中,如今所持九界令牌,几息后缓缓开口,“现在,本座对你所说的事,有一些兴趣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