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olk59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哥譚怪人 ptt-第426章 白鬍子都是狂戰士(5200)展示-5fyj6

哥譚怪人
小說推薦哥譚怪人
“小心!”
道人賦 莫藏拙
约翰对着那白色的身影大喊,死神的残体都无法阻挡那攻击,那个苍老的身影怎么可能承受?即便他拥有灭掉死神的力量,但那也不代表他的身体能够硬抗恶魔的攻击。
“放心”
耳畔是伏地魔的声音。
约翰转过头,发现伏地魔眼中有忌惮,而他忌惮的目光并非对着幸存的四个恶魔,而是对那个白色的身影。
“难道,伏地魔真正惧怕的是邓布利多?对了,他说过之前组建过凤凰社,用以对付伏地魔,但是后来不需要,但是伏地魔就站在我身边。”
“所以,是邓布利多凭一己之力打败了伏地魔,凤凰社自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甚至他还收付了伏地魔?”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算可以将邓布利多之前说的,全都解释得通。
“邓布利多说伏地魔没有恶意,是不是也因为在邓布利多面前,伏地魔就算想要作恶,也绝对不会成功?”
一个伏地魔已经能扛着四个恶魔的攻击,同时干掉第五个。
那么,令伏地魔都忌惮无比的邓布利多呢?
李祖看着已经冲刺到自己面前的四个恶魔,心中叹了口气:“以邓布利多的魔法,对上这四个恶魔,也没有一丝赢的可能。”
他右手捏着魔杖,高举着,魔咒闪烁着光辉。
宽大巫师袍下的左拳却紧紧攥着,在那一瞬间,手臂变化,苍老的手臂迅速转变,变作坚硬的充斥着结实肌肉的钢铁之躯!
第一个恶魔扑上来。
包括恶魔在内所有人都以为,邓布利多会挥舞魔杖时,他却猛然抬起左手,坚硬的拳头探出宽大的袖子,一拳砸出。
轰!
拳头正中恶魔大张开的嘴,骨头打碎了恶魔一口尖牙,拳头产生的气浪和狂风灌入恶魔口中,撞在其脑袋上!
龍珠之流氓教師
势大力沉!
无可匹敌!
恶魔的一双眼睛瞪圆,脸变形。
但听一阵清晰的骨头碎裂声,恶魔被打的倒飞而出,身体超越音速的速度!
上教堂的墙壁如同一张薄纸,被瞬间打破,一直到撞上圣水组建出的结界,才停下来。
说时迟,一切只发生在一瞬之间。
几乎在白胡子老巫师挥舞拳头的瞬间,恶魔便出现在了结界边缘,身体扭曲。
场面有些怪异。
一个白胡子的巫师,举着魔杖,却用拳头把恶魔打飞了?
“怪不得伏地魔这么怕他”
约翰却没有那么惊讶,眼前的一幕正好印证了他之前的心中所想,这个叫做邓布利多的白胡子老头,其实是个比恶魔还要恐怖的怪物。
在魔法力量上对方甚至能干掉死神,现在展现出的身体战斗力,能一拳解决一个恶魔,如此无解的一个人,怪不得强大的伏地魔也会忌惮。
“邓布利多”的进攻却还未停止。
他转身,一拳砸下。
背后偷袭来的恶魔被拳头砸中脑袋,舌头拖的老长,被砸在地上。
又一拳,再一拳!
教堂开始剧烈的摇晃,地面像是地震般晃动着。
几分钟后,重伤的四个恶魔,和已经死去的双蛇头恶魔的尸体被丢在一起。
“魔法加氪星人才是真正的强悍,就是要魔武双修”李祖心满意足的收起了左臂的变化,手臂重新被宽大的巫师袍盖住。
他心中还有些遗憾:“要保证魔法和物理的双重输出,就必须一手魔杖,一手氪星人手臂,攻击力上虽然强大,但是身体的防御力上却有明显的弱点。”
一般身体是氪星人,一半身体是老巫师,都是极其明显的弱点,要打这场仗,必须保证秘密不会泄露。
眼前的四个重伤的恶魔,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看着慢慢朝着自己靠近的白巫师,脸色大变。
白胡子老巫师微笑着俯视着落水狗般的恶魔们,微笑道:“恶魔,应该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
“汤姆?”他看向伏地魔。
伏地魔摇头,表示这些恶魔,对他而言无用。
李祖也不在意,至少这些恶魔都是高能量体,是绝佳的“电池”,正好能补充自己所需。
他弯腰抓住了一条腿,瞬间吸收,能量瞬间涌入体内,之前使用魔咒的亏空,以及化身邓布利多的消耗,和没有阳光照射的超人损耗,都被填补满。
他手中,则多了一个布偶玩具。
是不可能再“活”回来的,普通塑料玩具。
这些恶魔,甚至失去了下地狱的机会。
“现在身体能量的消耗,如果没有阳光照射,变身成为氪星人,甚至撑不了太久。”
鋒神傳奇 飛翔的田園犬
刚才,以及与洛杉矶城市意志僵持时,变身成为氪星之躯,没有阳光,消耗的都是他自身的能量。
超人就像一个核动力驱动的高级武器,李祖体内存储的那些能力,甚至不足以支撑氪星之躯运行太久,还有精神方面的消耗,也极大。
在李祖心中思考着问题时,五个恶魔已经变成了丑陋的毛绒玩具,他体内的能量,也扩张到了两个哥谭市大小。
约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白胡子巫师,完全想象不到那宽大的白色巫师袍之下,还有一副能够徒手揍恶魔的强壮身体。他不像是看到了一个魔力强大的巫师,反而像是看见了一个狂战士。
“就算是传说中的超人,恐怕也比他强不了太多,难道巫师袍底下,其实是健美先生的身材?”
约翰大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拥有着近似于健美先生身材却长着一颗邓布利多脑袋的“奇怪画面”。
他赶紧摇晃脑袋,从这可怕的想法中挣脱出来。
殺手反穿:總裁的惹禍新娘 絲絡
“还有两个需要解决的”李祖对着约翰微笑:“我们该让危险远离人间,对吗约翰?”
“您说的对,邓布利多先生”约翰点头。
他也没想过放过贝鲁尔,对方敢拿朋友的女儿威胁自己,他一定会送对方下地狱!
可很快约翰便疑惑起来:“还有两个?我只知道一个,难道邓布利多先生又发现了一个躲藏在暗中的家伙?”
三人走出了上教堂,查斯就等在外面。
看见他们后,查斯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谢谢上帝,你们没事。”
“该去找贝鲁尔了”约翰拍着老友的肩膀,说道:“我们解决掉了五个恶魔,他应该把崔西还回来了。”
查斯点头,抱着约翰满口的感谢。
约翰安慰完查斯,坐上副驾驶位置,却听身后也有动静,转身时才发现,“邓布利多”和伏地魔,坐在后排位置上。
“系好安全带”邓布利多说道。
而一旁的伏地魔,则轻轻挥舞魔杖。
“车,车飞起来了!”查斯惊讶,他看向一旁的约翰·康斯坦丁。
约翰却一副“习惯就好”的表情。
徒手揍恶魔的老法师都出现了,让汽车飞起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魔法,不值一提。
汽车摇摇晃晃飞上天空,朝着约翰和李祖离开的那一座恶魔庄园飞去。
夜色降临在这座灯火初上的城市上方,一弯月亮挂在天边。
一辆汽车,摇摇晃晃的路过了月亮,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恩斯特隆街1247号,
汽车从空中,缓缓落下。
推开熟悉的大门,但这次没有了猪头侍者开门,也许这座庄园中所有的猪头人,都被李祖杀了个干净。
大厅中,贝鲁尔臃肿的身体,就坐在壁炉前。
他穿着睡衣,坐在摇椅上,手里端着一杯香槟。
留声机中播放着披头士的音乐。
收集数据表明,恶魔更喜欢摇滚乐。
“你来了,约翰”贝鲁尔睁开眼,同时也看向了李祖。
虽然李祖的外表大变,贝鲁尔却同样认出他来,并未在意其外表的变化。
变幻外形,很多恶魔都拥有这种能力。
“我已经解决了那五个恶魔,该旅行你的承诺了,贝鲁尔!”约翰往前走了一步。
有“邓布利多先生”撑腰,约翰此时很有信心。
“当然,当然,只不过约翰,你有没有仔细考虑我的提议?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如果我们两个合作,你为我搜集灵魂,我为你提供保护,我们会成为完美的合作伙伴!”贝鲁尔再次向约翰递出自己的橄榄枝。
“我也想为你工作的,不过你知道,我不喜欢受威胁”约翰低头,咬着烟,轻轻打着火。
“别忘了,那两个女孩就在我这儿!”他指着自己的心口:“我的身体里。”
“这句话什么意思?”披着邓布利多慈祥外表的李祖问道。
约翰解释:“如果我们伤害这家伙,他承受的伤害,也会传递到崔西他们身上。”
一旁的伏地魔看着贝鲁尔,他明明抬头看着恶魔,却像是在俯视对方:“如果,有一种会让人绝望,却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的攻击呢?”
约翰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身旁那个阴气森森的伏地魔,一定有了自己的打算。
看伏地魔,左手托着死神头骨,右手捏着全新进化后的老魔杖,他就像半个冥界守门人,死神头骨制作而成的魂器,也让他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
“有这种方式?那你一定要交给我”贝鲁尔看着伏地魔,他认出了伏地魔,虽然伏地魔意志躲藏在李祖的身后。
“恶魔,最需要这种能力,教给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能送给你!”
“是吗?”
伏地魔往前走了一步,平静的脸瞬间扭曲:“我想看见你痛苦的哀求!”
“钻心挖骨!”
贝鲁尔肥大的身体突然颤抖,他脸上的笑容消失,双手,双脚蜷缩着。他倒在地上,身体在地上滚动,嘴巴大张着,却没有声音!
伏地魔一步步的靠近贝鲁尔,恶魔贝鲁尔挣扎的更剧烈。
仅看着贝鲁尔,约翰就好像自己也体验到了那可怕的疼痛和折磨之中。
“我猜他肯定很痛苦,但痛苦并不会让一个恶魔屈服”
约翰对着因为折磨而兴奋的伏地魔说道:“你们必须想办法把崔西他们救出来!”
情况似乎有些糟糕。
趴在地上,身体扭曲的贝鲁尔,却发出大笑声“哈哈哈哈哈!你们不敢伤害他们,所以,我赢定了,约翰!”
“我有一个办法”约翰看着李祖,说道:“能够把她们救出来,不过有一点小代价,这个代价也需要你付出,查斯。”
查斯一愣:“我?没关系,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把我的女儿从恶魔手中拯救出来!”
约翰低着头开始念诵咒语。
慢慢的,约翰的手掌开始发光,再到身上,光芒扩散开,形成一个魔法阵。
贝鲁尔的嘴突然放出光芒。
恶魔闭上嘴,光却从其无法闭拢的嘴里露出,一道,又一道。
“这是什么?”贝鲁尔张嘴质问,他口中的光也终于完全释放。
两个女孩的身影,缓缓飘出。
“只是一个不堪入目的小魔法而已,邓布利多先生”约翰扶着自己的膝盖,刚才的魔咒,让他身体乏力。
没有了人质威胁,恶魔无法阻挡暴力巫师和黑魔法之王伏地魔的进攻。
李祖快速冲向了恶魔,一拳正中贝鲁尔的脑袋,其脑袋如同橡皮泥挨了一拳,凹陷下去。
“阿瓦达索命!”
恐怖的绿光袭击,将恶魔贝鲁尔贯穿。
李祖看向伏地魔,伏地魔仍旧摇头,这意味着眼前恶魔同样没有太大的作用,至少伏地魔已经不屑用恶魔制作魂器。
一场大火将庄园吞没,
穿越之:調皮小王妃 憶水
查斯抱着自己的女儿,李祖牵起了苏醒的雪莉,几人走了出来。
几个小时后,
洛杉矶的一家咖啡厅,
临近窗户的位置,三个人坐在桌前。
约翰·康斯坦丁,查斯,以及邓布利多。
他们目光看向窗外,一个女人牵着女儿的手,转身离去。
“约翰,你干了什么?”查斯怒视着约翰。
“我说过,可能会付出一些代价。”
查斯愤怒的抓住约翰的衣领。
一些代价,代价是他的妻女完全不认识他,查斯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嗯?”查斯突然松开手,他茫然的看着咖啡厅,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是,你们是?”
“我是约翰,这位是邓布利多先生。”
查斯站起来,快速离开咖啡厅。
约翰对着一直用慈爱目光看着自己的白胡子老人说道:“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所有人都不会记得我,相信你很快也是,那个女孩儿。”
“我们会把她送回去的”李祖说道。
“认识你很高兴,邓布利多先生”约翰举起咖啡杯。
正是因为认识了黑白巫师,他这次任务才有惊无险,甚至异常轻松。
至于结局,他已经习惯了。
“我也是,康斯坦丁先生”老巫师拿起了身旁的巫师帽,轻轻挥舞魔杖,消失在咖啡厅中,只剩下约翰一人静静的品着咖啡。
一天之后,哥谭市之外,某军事基地。
一条巨大的火蛇,扭动着身躯冲入基地内部,肆意破坏着。
在火蛇之后,
穿着绿色西转的李祖,身旁跟着伏地魔,他们沿着烧焦的痕迹,以及不时传出的爆炸,一路往前。
李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他所说的第七个恶魔。
真正躲藏在暗处的既不是洛杉矶城市的意志,也不是贝鲁尔,而是一开始将一切引向李祖的魔女,魔女的心脏在将军手中,这不是个秘密。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鬼面夫君(傾盛)
一道黑雾出现在李祖的面前,
魔女的身形渐渐出现。
只不过这次他不再是毫无反抗力量,一旁的伏地魔伸出魔杖。
死神老魔杖,与死神头骨加成下的伏地魔,使用出石化咒,魔女被定在原地,一动不能动弹。
木縈仙記 微染三月
“将军让我为你带一句话”魔女表情恐慌,她只有嘴还能动。
之前的李祖虽然可怕,却不能控制伤害她,但这一次,她发现完全变成了无法反抗的绵羊。
“请讲~”李祖点头,微笑也恰到好处,但这些细微的动作反而让魔女,更加惶恐。
“他为之前做过的事情道歉,并且……由衷的想要邀请你,邀请你前往地狱。”
“地狱啊,我还真想去。”
如果不是担忧一些无法敌对的角色,李祖可能会选择前往那个充满了“电池”的地方。
“还有”魔女此时只想尽快说完,然后离开,哪怕回去心脏被扎,也比现在要好得多。
“还有,将军说,他为你准备好了一份礼物。”
说完后,魔女眼巴巴的看着李祖,等待着他放过自己。
“既然已经来了,就别走了”李祖是来者不拒,更何况魔女的力量十分诡异,她不需要魔杖,力量也不比还未晋升,制作死神魂器之前差多少。
“我的心脏还在将军手里,他……”魔女想逃跑,却又动弹不得。
“放心,我会取回你的心脏,以及他的心脏!”
在李祖和伏地魔的双重压力下,魔女最后选择了臣服,这是她尝试了伏地魔的黑魔法后,做出的明智决定。
半个小时后,
一辆汽车驶向哥谭市。
“你应该放我离开”琼说道:“就算她在我体内,就算她答应了你什么,但我不是她!”
她刚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就发现自己已经答应了眼前这位的某个要求,这让琼十分的抗拒。
“如果你不想永远的沉睡,魔女却一直主导你的身体,我希望你能闭嘴,琼小姐~”李祖微笑着说道。
“我!”琼气的张嘴,却最终没有再说话。
“这样气氛就愉快多了。”
回来哥谭市,李祖终于理解了将军所说的礼物是什么。
一张报纸飘到李祖手中。
“玩具帮重新组建。”
“惊爆!玩具帮昨夜闯入警局,杀死三名警察。”
東方不敗之采草采到黑木崖
“玩具人已被认为是继小丑之后,哥谭最恶劣的反派。”
车上的琼冷笑一声:“看来,你在这座城市名气不怎么样嘛”
“这还要多谢将军”李祖回道,并打开了收音机。
比起报纸上的一片骂名,收音机则是更客观的说出了玩具帮一夜之间的恶劣行径。
听完后,李祖说道:“我都有些恨我自己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