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vfqr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662章 臨安事變 四 概率與數量分享-r8jni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4月14日,9:06,钱塘江口。
“轰!”
几乎就在水花溅到了身上的同时,钱见听到了北方传来的炮声,脸上仍然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这,这有三四里了吧……怎么打过来的?”
钱见是钱塘水师大战船“明芳”上的炮手,虽然负责的只是最小的露天甲板上的两千斤炮,但他对火炮能做到什么程度是很了解的。即使是下炮舱里的五千斤大炮,也不可能打这么远吧?
呃,也不太对,如果是在地上打炮,打这么远也正常。可现在这是海上啊,随便有个浪头就不知道飘哪去了,哪有可能经过这么远的距离准确把炮弹送到鼻子尖上?(水花都溅到船上了,当然算鼻子尖了)
今天他们本来喜气洋洋要去庆元府发财,结果莫名其妙撞上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东海船,摆开了阵势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可是,那几艘东海白船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居然能拖着黑烟无风自动,简直是神鬼作——呃,还不至于,因为明芳号这些大战船也是能无风自动的,不就是踩螺旋桨吗?但他们跑起来也太快了点,这是塞了多少脚夫进去啊?
而且对面的东海船模样也忒怪了点,别的船要么是两头高中间低,要么是平的,偏偏它却是中间高两头低……但是怪归怪,还真好看,洁白的大船以修长的身形在海面上劈风斩浪,简直就像白龙一样!
军官们说是要拦截他们,但看他们在海上灵活自如的样子,多半是拦不住的。钱见一开始看几艘小船从自己这艘船的右边轻松地绕过去,还松了口气——过去就好,不然真得打起来了,东海人火炮多厉害啊,万一撞上了怎么办?还是和气点好。
作为引入了大量东海理念制造而成的大战船上的一员,钱见自然是听过不少东海人的传说的,知道他们火器犀利——但他从未意识到居然犀利至此!
两艘大船眼看着就要绕过去了,却突然转了回来,居然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就敢开炮,居然还真的差一点就打中了!
与他一样,明芳号上的其他水兵和军官也疑惑起来,七嘴八舌展开了讨论。
“妈呀,打得也太远了吧?”
“兴许只是蒙的?”
“谁知道呢……我的妈呀!”
他们正说着,突然又一个黑点从前面飞了过来,落在了船右前方的海里,又激起一根水柱。水声与炮声交汇在一起,再次让他们感到一阵胆寒……天哪,不是错觉,是真的准!
钱见下意识地转头朝艉楼看去,想知道舰将会做出什么反应。
但上面的军官们也手足无措,他们并非没演练过与炮舰作战,相反一贯将烈焰级作为假想敌而制定战术。可是再怎么战术也是在火炮能够得到的地方辗转腾挪,而现在敌方的位置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射程,这时候能怎么办?
转头就跑肯定是不行的,但也不能迎头冲上去啊,自己船慢追不上不说,还会破坏排好的队形。所以他们商议了一会儿,便果断——打出旗号向旗舰求援了。
但就在他们打旗号的功夫,又有几枚炮弹落了过来,仓促间宋军可能无法分辨,但这是另一艘燎原级真炎号打过来的校射炮弹。它们的到来,意味着一轮狂风骤雨即将来临,即使宋军并未意识到,也将很快亲身体会到。
钱见对于长官们的迟钝有些失望,但倒也并未多恐慌。毕竟他就是打炮的,对炮弹的威力最清楚不过了,打到人身上当然必死无疑,但打进厚厚的船板里也未必会有多大的效果,前面有一大片木头挡着呢,也打不到他身上。
于是,他把目光转回来,又探头朝前看去,而这一看顿时让他的眼睛几乎瞪出眼眶去——对面的大船侧舷的炮口突然亮起了一片火光!
“趴下!”他下意识对周围的战友吼了一嗓子,然后也不管他们反没反应过来,直接抱头蹲了下去。
旁边几个炮手被他这么一咋呼,都是一头雾水,但也不需要解释,他们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数不清的炮弹砸了过来!
真的是数不清!炮弹一个接一个地砸了过来,炮声和落水声一阵接一阵,几乎可以称得上连绵不绝!
炮手们这下子也跟钱见一样,死死地趴在甲板上,听着声音心里不断估算着飞来炮弹的数量,越数越是心寒——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怕不是有上百枚了,还在不断打过来,明明就只有两艘船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炮弹!
这数也数不清的炮弹不断落过来,纵使其中大部分仍然落进了水中,但也不免有一部分直接砸到了明芳号上。
拯救后青春时代
17式所发射的弹头重量达到了7.1kg,与120mm直径的球形弹相当,但横截面积还不到后者的一半,所受的空气阻力要小得多。即使跨越了近两千米的距离,穿甲爆破弹依然有超过300m/s的存速,比起早期火炮的炮口初速也不差了。而且,锥形弹不仅在空气中的阻力小,在木头中的阻力同样也更小,撞上明芳号艏部船板之后轻松钻了进去,然后就是——轰!
“这力道怎么这么大?”钱见感受着地板上传来的震动,感觉有些不对,炮弹就算打中了,震一下也就完了,可这怎么有种往上鼓的感觉?而且……他抽了抽鼻子,“怎么有股火药味,我们这边开炮了吗?”
他的问题其实只是自言自语,因为在连贯的巨响中人声根本传不出去。但不用他提醒,其余几人也察觉到了不对,自己这边又没开炮,怎么会有硝烟味?
很快,他们就惊恐地发现了真相——船头着火了!
穿甲爆破弹在攻入船壳内部后,事先设定的引信也到了时间,内部装药发生了爆炸。这对于海战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但客观来说,这种弹头装药量只有150g,而且黑火药本身的爆炸威力也有限,所以其实破坏力并不大,也就是能给周边的木板炸个小坑出来的程度。但坏就坏在,这船是木头做的,被火药炸一下很容易产生细小的碎屑,这些碎屑相比整块的木板更容易被高温药气所引燃,而一旦有了这些星星之火,周边的大块木头也就很容易跟着烧起来。所以,弹头爆炸的地方难以避免地有烟火冒了出来。
这种小火苗若是及时处理,还是不难扑灭的。但宋军没有专门的损管工作,附近的船员又早就被巨大的声势吓跑了,所以根本没人去管这事。火势从中弹最多的艏部开始燃起,很快向后蔓延了过来,甚至烧到了炮舱中来不及撤走的火药,发生了进一步的爆炸……
……
另一边的燎原号上,火炮的连续发射也使得炮舱沉浸了在硝烟的气息中。
后膛化对于舰炮的意义尤为明显,炮手们不再需要将火炮前后移动甚至危险地把身体探出窗外去往炮口中装填,只要在炮尾开开闭闭就能轻松完成换弹,因此一个个都打得酣畅淋漓。刚才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单是上炮舱的十门炮,就发射了五十枚以上的炮弹出去,都顶得上三甲板战列舰的一轮齐射了。
与此同时,舱内输弹井的升降梯也不断上上下下,把新的弹药从弹药库中提举上来,再由一队被拉来帮忙的陆军搬运到各炮位上去,为他们补充弹药,并将打空的药筒送回弹药库中。
但是,装填的问题解决了,可还有别的问题是解决不了,比如烟雾。毕竟17式的发射药仍然是黑火药,恼人的硝烟是消除不了的。燎原级对此做出了一定的应对,炮舱中安装了排气扇,由先进的电动机驱动,不断将外界的空气鼓进来,将大部分硝烟从炮窗中驱散出去,使得舱室的空气质量不至于过度糟糕。但是,这也只是稍微改善一下,没解决根本问题,炮舱之内的烟气能驱走,炮舱之外就只能等自然扩散了。而在连续的发射之下,硝烟的产生速度已经超过了扩散的速度,在左舷外围堆积形成了一片云雾一般的烟团,笼罩住了射手们的视线。
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若是不能瞄准,那就等于打水花了。所以,在烟雾形成之后,舰桥适时下达了停止炮击的指令,仪表板上的一个绿牌子翻成了红色,同时又响起了一段休止铃声。各炮组打完最后一炮后,便停止了射击,整艘船渐渐安静了下来,只留下脑海里不断回响的耳鸣声。
没养成就吃
炮击一停,周宏立刻指挥道:“好,射击停止,现在开始清膛!”
由于采用了金属药筒,黑火药爆炸产生的大部分残渣都留在了药筒里,使得17式不需要像前膛炮那样频繁清膛。一般来说,打个十几发再清膛也是没关系的,但现在既然一轮射击停止,那么为什么不趁这个间隙赶紧先清理一下呢?
炮手们熟练地拿起了水桶和海绵拖把张罗起来,他们都是熟练工,不需要操心,于是周宏顺路攀上了后舰岛的小炮舱,借着高处观察起战果来。
燎原级共搭载66门大炮,除了下炮舱的32门鲲炮,剩下的都是17式。其中上炮舱20门,艏艉露天甲板放置了6门,最后8门则放在了后舰岛的小炮舱里。
燎原级与江级一样,都是双岛式布局,舯部有前高后低两个高出来的上层建筑。其中,两型船的前舰岛都是指挥用的舰桥,但后舰岛的定位却并不相同。江级的后舰岛是蒸汽机组的控制室所在,是因为底舱深度不够而不得不设置的上层建筑。但燎原级的后舰岛并没有这个作用,实际上设计部门一开始并不打算设置这个舱室的,而是想着直接留一片露天甲板出来,八门炮就这么露天放置。但是后来发现情况不对,这个位置正好在烟囱后面,而烟囱里偶尔会冒出未燃尽的火星,万一好死不死落在大炮附近点燃了火药,可就真是无妄之灾了。所以,干脆又在这八个炮位之上加盖了一层甲板覆盖起来,便形成了所谓的后舰岛小炮舱。
站得高射得远,这个小炮舱其实是个比上炮舱更好的射击位置,刚才这里的四个炮位也酣畅淋漓地打了好多炮弹出去,现在正在抓紧时间清膛。周宏来这里也不是来打炮的,简单瞄了一圈,就拿起望远镜从窗口望了出去。小炮舱毕竟高了一层,烟没那么重,扩散也快些,虽然也还是有,但总能看个大概。
而与其他几个正在观察战果的炮手一样,当他看到对面的明芳号燃起了熊熊大火之后,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打成这样了……果然该是这样!”
在视野更好的前岛舰桥上,韩松对此也非常满意。虽然这套粗糙的火控子系统效果仍然算不上多好,但只要能把命中概率从“无”提升到“有”,然后再配合后膛炮的高射速把数量堆上去,那就能取得满意的攻击效果。
肆虐华娱之烂剧为王
他又瞄了一眼时间,看了一下海图,便说道:“很好,就用这样的攻击力度,对这八艘船一一点名,然后我们就走!”
……
“这怎么可能!”
看到右翼的明芳号上所冒出的浓烟,鲁遥陷入了震惊之中,这是多么恐怖的威能啊!
东海战舰攻击了最右端的明芳号后,又开始对次右的青萍号打起了炮弹,如果能打出同样的效果,那么这艘船也就凶多吉少了。
鲁遥对此既惊且忧,但他毕竟是食君禄的,不可能一走了之。他看了一眼远处的两艘巨舰并估算了距离之后,果断下令道:“打出旗号,全军全速全进,冲上去混战!”
然后,他的旗舰便第一个提升到了最高的前进四工况,动力舱中的脚夫全力踩踏,加上风力使得这艘船达到了接近八节的高速,一马当先向前冲了出去。
现在两支舰队距离大约一千五百米,而且航向相互垂直,以这个速度,五分钟内宋军便可进入交战距离——虽然即使近身战他们也未必能战胜拥有先进火炮的敌人,但他们背后就是临安城,已经不能退缩了!
似乎是发现了他们的冲刺,两艘燎原级结束了试射,正式开始了下一轮攻击。炮弹如疾风骤雨般飞来,不幸被选作了目标的清萍号很快又成了下一个受害者。
不久后,下一艘博远号也盯上了。到现在,双方距离已经拉近到了一里之内,东海战舰的命中率大幅上升,几乎发发中的,而博远号由于舰首对敌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硬吃了这轮伤害。论起中弹数量,它可比前两艘船加起来还要多,现在眼看着就不行了,伤势比已经烧了一会儿的明芳号还要大,船员只能仓促之间放下小船逃生,而更多的人则选择直接跳进了海里。
漫漫大海上,眨眼间已经有三艘大战船变成了火堆乃至残骸。当初他们在钱塘江上神气地给皇帝表演的时候,何曾想过会有这样一天?
博远号与旗舰相邻,这副惨剧就在鲁遥的身边活生生的发生了,看得他心痛不已。但是心痛也没用,这位提督很快化悲愤为动力,怒吼着下令道:“右满舵,左舷对敌,给我狠狠地轰他们!”
在右翼几乎全灭之后,鲁遥他们终于冲到了东海人的舰船面前,现在是时候把炮弹挥洒过去了!
在旗舰带领下,左翼四艘大战船开始了缓慢右转,从齐头并进的横阵逐渐变成一字前行的纵阵。在这个队形下,侧舷火力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东海人需要面对的将是一百多门已经装填完毕的十五斤重炮!
鲁遥一边向后观察后续舰的转向,一边向前察看东海战舰的动作,如果在这将转未转之时吃上一轮炮,他可消受不得啊。不过还好,两艘白船继续行驶,并未开炮,而自己这边马上就转过去了——等等,情况不对!
两艘白船虽然没开炮,但却把船身向右拐了个弯,一边还把帆挂了起来,灵动地向北方驶去。就在宋军的众目睽睽之下,这两艘船加速到了难以想象的高速,飞快地与四艘大战船拉开了距离,然后又开始向右转向,对着东南方的逆风把帆降了下来,却依然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前进着,很快就回到了他们的正前方。
“这是何等的妖孽……不好!”鲁遥看到这副难以置信的场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丁字头被他们抢了!”
……
两艘燎原级凭借优秀的机动性抢到了宋军纵队前方,用右舷对准了对面旗舰的艏部,再次进入了单方面攻击的优势战术位置。这次距离合适,不仅有20门17式发动了炮击,就连下炮舱的鲲炮也开窗参与了进攻。
鲲炮毕竟打的是12.5kg的炮弹,单论炮口动能,还是要高出17式一截的,所以堪称“威力最大”。但相比今日17式的出色表现,它无疑是让人失望的,不但命中率丢人,而且打完一炮得花上半天去装填,一共也没打中几炮,期间还从窗口溅进了不少水花来。
但不管怎么说,在全船66门大炮的轰击之下,鲁遥的座船与之前四艘船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而剩余三艘船的下场也就不必说了。
漫威里的埼玉老师 千年杀1
东海军没什么时间浪费,摧毁宋军主力后,便起帆加速,继续向钱塘江深处前进了。
花落冥处 冬雪晴空
钱塘江本身水很深,足够行海船,但钱塘江口与海水交汇的地方骤然变宽、水流减速,导致泥沙容易在此淤积,形成了大片的浅水区,低潮时水深甚至只有1-3米,只有少数几个航道可通行,必须小心才行。
潜渊龙迹 博怀归
这也是鲁遥敢在江口拦截东海人的底气所在——即使绕了过去,等到了浅水区也不得不减速,可以回头再追上。但现在东海舰队已经将宋军水师打垮,也就不需仓促闯入,可以有序入江了。
六艘海级上不少人都来往过临安,对水文很是熟悉,现在先行一步的他们已经探好了航道,两艘燎原级直接跟了过去,轻松地进入了钱塘江主航道,而临安也就近在眼前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