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zeuka優秀都市小说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第六十八章 反覆橫跳的土雞(三合一大章)推薦-4bsqj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沈建南的地位何其高,在公有制外的资本国度,说他掌握着上帝之手或者恶魔只爪也一点不为过。
别说罗.韦恩只是苹果公司这种不入流公司的股东,就算是IBM和通用公司的巨头,甚至是如今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或者总统里根,见到沈建南也不会等闲视之。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
这种家伙,在资本核心的世界里,完全是神一样的存在。
所以,当沈建南主动伸手过来,罗.韦恩顿感受宠若惊,身体不由也佝偻了几分,飞速伸出双手跟沈建南握在了一起。
“沈先生,真是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可能是因为觉得公司有了希望,罗.韦恩涨红了脸,他可不会觉得沈建南口中的久仰大名是因为他赶走了苹果创始人乔布斯。
大概是感觉自己说话有些语无伦次,韦恩强行稳定了下情绪补充道:“对不起,我有些太激动了,很难想象有机会跟您这样的大人物握手。”
沈建南有些啼笑皆非。
作为一个挂逼,他很清楚罗.韦恩其实在资本运作上是非常有天赋的。
至少,跟乔布斯相比,罗.韦恩这方面要强很多,而弱点,只是并不善于经营发展罢了。
但现在看起来,这位资本玩家的表现实在是有点糟糕。
果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死亡啊。
如果不是苹果现在的局面实在是糟糕透了,眼前这位资本玩家,想必才会表现出真知的精英气质。
将罗.韦恩的胳膊一个猛力扯到自己这边,沈建南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
“韦恩先生,我也非常高兴认识你!”
沈建南真心实意说道。
罗.韦恩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是一只随时可以宰杀的肥羊。
至于是把这公司弄成一个空壳子吃掉,还是把乔布斯搞回来给他打工,那就看他的心情了。
一行人找了个地方闲聊起来。
联合拍下沈建南午餐的人一共有六人,但现场,只有四人。
很快,征求了腾兰普、史蒂芬.安以及罗.韦恩的意见,沈建南将用餐的地点定在了帝国大厦,这里刚好有一间米其林中餐馆,非常适合在这里聚餐。
至于时间嘛,沈建南暂时没有定。
吃饭也得挑个黄道吉日,不是么?
夜渐渐深了。
随着宴会接近尾声,宾客们逐渐散去。
大选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克林顿因为忙于去其他州进行选举拉票活动,并没有到达现场。
不过,沈建南依旧觉得此行不虚。
宴会结束之前,美国长达一个世纪的半个主人摩根财团来了人。
虽然,彼此之间并没有深入交流,只是简简单单寒暄了几句,但很明显,民主党并不排斥他,或者说,甚至欢迎他的到来。
为什么,沈建南心里跟明镜一样。
摩根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宿敌洛克菲勒如今太强盛了。
庞大的战略性布局渗透了世界各地,医药、石化、军工,几乎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形成的共和党联合军工巨头,如日冲天的气势让以摩根为首的民主党感受到了压力和危机。
如果再让老布什执政四年,那美联储和国会的影响力,恐怕都会遭到再次削弱。
这绝对不是摩根以及民主党希望看到的结局。
克林顿底蕴终究还是太浅薄,在最终博弈结果出来之前,谁都不能保证他一定能够赢得如今占尽天时地利的老布什。
但如果沈建南站在民主党这一边,以他在欧洲大陆的影响力,将会把摩根手里拿的经济人和这张牌,发挥到极限。
不需要别的,只需要他在某个场合说两句克林顿对于经济领域的认识,将会为美国带来全新,强大的经济增长,就足够了。
两个小时后。
沈建南回到了帝国大厦。
刚走出独立电梯,留在客房这层的守卫迎了过来。
“老板,她已经走了。”
沈建南挑了挑眉毛回到了客房。
果然,艾薇儿已经走了,床上再没有那具有令人回味无穷的纤细白皙身体。
如果不是枕头上还占着几缕金色短发,如果不是床单上还留着一丝丝殷红的血迹,证明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只是当沈建南看到地上丢着的纸屑,眉头微不可查皱了皱弯下了腰。
是被撕碎的支票。
虽然被撕成了一大堆碎片,但还是能够看出来,这是他出门时丢下的那张十万美元。
签名上,还有一个字符可以看到呢。
这特么……
沈建南搓了搓鼻子。
连支票都没拿,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愤怒啊。
如果她真愚蠢到去告自己强奸,那只好把她抓回来再强奸一次了。
至于强奸?
理由沈建南都想好了,自己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仅此而已。
如果非要说什么,就是摔跤的时间久了点。
毒药楼主和挽尊帝的尊严 公子乐
铃铃铃——
官场艳遇 男人是山
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沈建南将手里的纸屑扔在地上,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加密电话。
“建南,老彭他们遇到了麻烦。”
电话是卢新月打来的。
不久前,彭三打电话回了香港,说了一件事。
由于土耳其海事管理处认为瓦狼阁号体型太大,可能会导致航道拥堵,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北口岸,土耳其海军出动了几艘军舰强行逼迫他们退回了黑海海域。
“老彭他们有没有说准备怎么办?”
“正在试着和土耳其海洋事务办公厅交涉,国内也在和土耳其方面联系。但从反馈的情况看,恐怕不是很乐观。土耳其国防部部长米尔.札欧鲁认为,航母是超级战略性武器,如果让瓦狼阁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可能会给土耳其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
与此同时。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一名华裔青年背着军绿色大包,在两人陪同下走进了港口酒店最顶层的总统套房。
不久,一名扣着鸭舌帽的土耳其人,跟着推门进了房间。
前者是用游艇下船的彭三以及翻译和国内一名保安公司高管,后者正是伊斯坦布尔海洋事务办公厅主管梅米特.门德勒司。
梅米特.门德勒司进门,彭三没有客套,愤怒朝他质问起来。
“门德勒司,你答应过我可以让我们顺利通行,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妃常农女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这是全世界都通行的定律。
虽然梅米特.门德勒司很不满彭三的态度,但也就是在心里骂了一句就解释道:“彭。这件事真的不怪我,都是该死的札欧鲁,是他命令我让人拒绝你们同行的。”
彭三没说话,超同行的东方保安公司总经理王国柱看了一眼。
“门德勒司先生,我们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请你原谅彭三刚才的失态。我替他向你道歉。但我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你知道的,瓦狼阁号已经拆卸了所有的动力和武器装置,我们购买它,只是为了打造一艘世界级的娱乐度假船舶,根本不会对贵国安全造成任何威胁。”
在翻译解释下,门德勒司翻了个白眼。
你特么说这话你自己信么。
当然,虽然这种事都是心知肚明,但并不等于能够摊到明面上说。
门德勒司摇了摇头,并且摊了摊手。
“没有任何办法,除非你们能够说服我们的国防部长,但这根本不可能的,我想以你们的情报早就知道,札欧鲁这个混蛋和美国几大军火商有良好的合作关系,无论是政治还是金钱,你们都不可能给他想要的东西。”
正如门德勒司所言,王国柱联系国内后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土耳其会突然毁约,将瓦狼阁号逼退回黑海。
就是土耳其国防部长米尔.札欧鲁下的命令。
至于什么瓦狼阁号太宽担心令航道拥堵,什么可能会对土耳其造成安全威胁,全都是借口罢了。
真正的原因就是米尔.札欧鲁背后有美国几大军火商支持,一旦瓦狼阁号运回华夏让华夏军工有所突破,这就不是军火商和美国人想看到的结果了。
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论钱,就算是国内不惜一切代价,也不可能比美国几大军火商甚至是共和党更有钱,轮影响力,土耳其又是北约成员,连苏联的账都不买,更不用给华夏面子了。
该死的土鸡。
不就是仗着地理位置优势,居然反复横跳,打家劫舍。
简直就流氓、无赖、痞子。
彭三气的想骂娘。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又能怎么办。
两人对望了一眼,彭三拿起背过来的包裹,嘶的一声拉开了拉链。
美元。
白花花的美元躺在背包里,看起来充满诱人的味道。
满满一军用背包,足足一百万美元。
“门德勒司先生,这里是一百万美元。如果你可以帮我们越过伊斯坦布尔到达爱琴海,它现在都是你的,并且,当我们到希腊,还可以再给你十倍。”
门德勒司眼睛都被美元的油墨映绿了。
虽然掌管海洋事务,坐镇博斯普鲁斯海峡是一个肥差。
但他上面还有各种长官,甚至是总统以及其他势力,分下来,落入他口袋的每年也就是几十万。
现在……
有那么一瞬间,门德勒司真想掏出枪或者找来人,把眼前这三个家伙全部干掉。
反正这里是土耳其,死掉几个人只是最平长的事情。
但最终,他还是压下了心中的贪念和杀机。
钱虽然好,可也得有命花才行。
眼前这几个家伙来执行这种任务,恐怕跟华夏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如果自己杀了人,恐怕天下之大,再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要知道,传说中的龙刃可是连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克格勃都为之谨慎对待的对手。
金吾怠能混到CIA的副局长位置,天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人混到总统位置上去,如果自己杀了人,弄不好华夏和美国的特工组织,都会找借口偷偷干掉自己。
龙刃实在是太几把可怕了!
想到这里,门德勒司彻底放弃了要钱不要命的想法,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很抱歉,我真的无能为力。但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个建议,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
用了一周的时间,千帆娱乐博彩公司不断和土耳其方面沟通,在千帆华人股东彭三要求下,华夏方面也一直和土耳其方面联系,总算是达成了一个放行的协议。
只是这个协议,却让千帆娱乐公司的人和东方安保的人全部气炸了。
“十亿美元?该死的土鸡,他们怎么不去抢?”
“卧槽他马。”
“这帮王八蛋。”
“流氓,无赖。”
“…..”
“没毛的土拨鸡。”
天鉴修神
“……”
黑海中心地带,彭三站在瓦狼阁号甲板上愤怒骂着娘。
十亿美元。
这哪是什么妥协协议,根本就是不给人活路,国内就算是砸锅卖铁都不可能凑出这么多钱的。
区区一条短短的海峡,通行费就要这么多钱,抢劫都特么没有这么无耻。
作为华夏人,彭三真的是气炸了。
他好歹读过大学,还做过大学老师,深深知道瓦狼阁号运回家会对国内带来什么样的帮助。
乌克兰人弄了一些手段,拆走了艘航上的顶尖技术,但国内过来的工程师在下机舱的时候还是激动的都差点哭了。
有好几顿设计图纸,留在瓦狼阁号上,加上本身这艘船已经完成了很高的比例,有些东西是可以还原的,只要吸收了这些技术,华夏海军装备至少可以提高好几个等级,再也不用面临现在连公海都不好去的尴尬局面。
可该死的土鸡却拦路抢劫,一开口就要十亿美元。
“王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骂了一通多少发泄了点怒气,彭三像是泄气的皮球有些沮丧问道。
王国柱眉心的皱纹都几乎皱成了川子,他早知道此行不会太顺利,但没想到会如此不顺利。
在他的计划中,剑刃号如果顺利过来马尔拉海域,可以试着走苏伊士运河过红海,在穿过马尔代夫,这样可以在最短时间就回国。
但现在第一波就如此的艰难,还不知道以后的航程得有多少麻烦。
“船上生活用品已经不多了,我们先退回奥德赛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的话,我回国,让国内派人到土耳其和他们交涉。”
美国,纽约。
沈建南挂断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乌黑的眸子幽深如墨。
十亿美元!
土毛鸡可真敢实在大开口啊。
以为自己是埃及,有狮身人面像像?
对于土鸡,沈建南打心里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当然,站在客观角度上来说,他其实也挺佩服土鸡的。
反复横跳把无耻和流氓耍到了极限。
跟俄罗斯帝国打了几百年,早已是血海深仇,没事还敢去挑美国的神经,来一招白头翁头上拔毛,现在连兔子也一起打劫。
不愧是奥斯曼帝国的后裔,谁都敢惹。
而且到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
颇有第六常的潜力嘛。
考虑了片刻,沈建南站起来,走到室内的世界地图前目光凝聚在了欧洲大陆上。
东欧现在分裂无暇他顾,恐怕这也是土耳其敢这么横的原因,加上有共和党撑腰,当然能捞一笔就捞一笔了。
北欧现在风声鹤唳,已经快吓掉了裤子,英镑也稳定了没有多久就又摇摇欲坠。
西班牙和意大利,还在之前的危机中不可自拔,到处都是抗议和罢工。
诸天最强BOSS
整个欧洲,目前看起来就土耳其的经济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了。
这帮土毛鸡的野心倒是不小嘛。
沈建南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土耳其在这个时候秀优越感,恐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土耳其的经济并没有被削弱,在整个欧洲算是最强的经济体之一。
但南欧不比西欧,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强者林立。
毗邻中东国家,又和非洲接壤,如果土耳其这时候表现出强大的经济实力,再表现出强大军事能力和政治能力。
很有可能,恢复昔日奥斯曼帝国的荣耀与辉煌。
沈建南沉思了片刻,目光转移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耶路撒冷。
土鸡现在这么秀,这么肥,有人一定非常希望啃上一口肉的。
拿起电话,沈建南拨出了史蒂芬.安的号码。
在如今的美国,和这位在华尔街工作的基金经理一起吃饭,应该会令很多人感到愉悦的。
很快,电话被接通了。
夜恋花街
等到沈建南说出定下了吃饭的时间,史蒂芬.安兴奋的握着拳头锤了一下胸口。
机会,终于来了。
“克林顿的表现非常不错,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希波克,在面对老布什和洛克菲勒这种对手,我们当然不能掉以轻心,但我想,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恶魔战场 东殇卮
“亚博莱,你认为呢?”
“华夏人用天时地利与人和来描述大势,我认为,现在的大势就是人和经济。”
“但克林顿还是太年轻了。”
“这不正是他的优势么?他可以让人看到一个更年轻,更有冲击力的美国。”
摩根庄园。
约翰.摩根坐在书房里,和财团股东希波克以及亚博莱闲聊着。
但他的眸子却不断闪烁着精光,显然心里并不像脸上表现的那么轻松。
如今老布什如日中天,虽然他对克林顿很有信心,但最终鹿死谁手一切都尚未得知。
不得不说,洛克菲勒的传承计划真的是非常辉煌与庞大,能够早在一百年前就将目光投向华夏,这种洞察力和眼光,不亏是能够和先祖斗争了一个世界的绝世天才。
“约翰。华人财团有多少年没有参与政治了?”
“快三十年了。”
“他的背景查到了么?”
“查到了。但并无法得到准确的消息,你知道的,那里是华夏。”
“嗯。不过这并不是坏消息。至少,我们确定他是华夏人,就已经足够了。”
“有时间的话我想见见他。。”
——————
Ps:求订阅正版。
原因,之前已经说了,码字是为了生活,如果都看盗版,作者真的没法生存下去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