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鎮妖博物館 ptt-第六百四十一章 神代第一泥石流 (感謝清癯萬賞)熱推


鎮妖博物館
小說推薦鎮妖博物館镇妖博物馆
敲门声响起。
过了一会儿,穿着棉拖的少女拉开门,卫渊僵着脸走了进去。
珏给上了一杯茶。
卫渊捧着茶,深深吸了口气,放缓呼吸。
我不紧张,不紧张。
我什么没见过,共工我都拔剑砍他了。
我这么勇,无所畏惧。
天女注意到卫渊面色微有苍白,道:“你这是……受伤了?”
“没事,小伤。”
卫渊刚刚发现之前本以为杀死的山君居然还活着,再加上那一股郁郁之气,所以干脆利落地拔剑狠狠地一招,只是现在回忆,刚刚那一剑,山君居然死死地用自己的双手交叠,拦在剑刃之前。
而后奋力一推,让卫渊的剑卡在他肩胛骨的地方劈斩下去。
在生死一刹那做出这样的决定,对自己都足够狠辣。
如果不是一瞬间的决断,哪怕是共工立刻出手,卫渊都觉得自己的那一剑能收获更大的成果,不过,有共工在那里,就已经决定了,此刻的卫渊无法杀死山君。
山君什么时候抱住共工的大腿了?
山君是老虎,属于猫科。
白泽也属于猫科。
难道说猫科动物都擅长抱大腿?!那西王母……
卫渊回忆起那个化作人身的白衣少女。
嘶……
卫渊赶紧摇了摇头。
把脑海里那个西王母虎面蓬发的山海经记录甩出去。
不过仔细想想,在东海出剑那一瞬间,在击溃共工分身的水龙后,又硬抗了防风氏和河伯的联手,还是让卫渊气血激荡,受了一定的伤势,看来现在樱岛发生的事情,和山君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共工势力……
连鲛人族都被祂拿下了。
不过也正常,水生种族拜共工这不理所当然?
正腹诽着,抬起头,就看到近在咫尺的少女,呵气如兰,一双澄澈的眸子安宁,卫渊思绪一顿,喉咙有些紧,下意识地后仰头,却被少女低声道了一句:“不要动。”
“哦……”
天女的手掌按在卫渊眉心。
触感凉凉的,带着些许温润。
有一股气息流转,帮助卫渊平复之前交手带来的反噬,少女睁开眼睛,噙着一抹微笑,道:“还好,你的功体很强,伤势不重,其实靠你自己也能很快恢复。”
毕竟只是试探。
哪怕是河伯和防风氏也没胆子在共工家里开打啊。
哼,懦夫。
某博物馆主心中下了定义。
心中莫名骄傲。
完全没有去想问题是不是出在了自己这边,而后思绪微定,看向前方的少女,道:“嗯,我今天在外面遇到点事情,所以回来的稍微迟了些。”
卫渊下意识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这番话就像是回家后和亲人解释为什么回来地迟到的原因,就像是社畜回家说一句和同事聚会了,声音顿了顿,语气缓和,装作毫不在意地道:“嗯,所以,那个什么短信。”
“嗯,短信!”
珏回过神来,神色郑重:“我确实是有事情要和渊你商量。”
“嗯嗯,商量。”
“这或许会让你也卷入昆仑的事情里,渊你还打算知道吗?”
“放心,我不在意。”
卫渊道:“事实上,我早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天女再度询问:“哪怕最终有可能会面对昆仑三神开明的敌意?”
当年给不死花都让陆吾震怒。
假若……会对上陆吾和开明也是正常。
卫渊道:“哪怕如此。”
珏闭了闭眼,轻声道:“谢谢。”
“没什么,其实我本来也……”
“那么我便和渊你说了,开明兽可能有问题。”
“什……”
卫渊嗓音戛然而止,“开明兽有问题?”
“是,开明兽可能有问题。”
“对上昆仑是……”
“祂毕竟是三神之一啊。”
“那么共犯是……”
“阿照说过这样一同担负风险的可以叫做共犯。”
珏好奇看向卫渊:“渊你怎么看上去好像很失望?”
“你以为的共犯是什么?”
失望……
“啊对,对,共犯,哈哈,共犯,对,就是这个。”
卫渊面色僵硬了下,而后喝了口茶,面不改色地干笑着把话题转移过去,一边干笑着一边喝茶,明明珏说的共犯大概率就是面对危险,自己明明早就猜测出如了自己愿反倒是小概率的小概率,为什么竟会失望。
不过,先是共工,而后又是开明兽。
再加上比祂们稍逊色一个阶梯的神代顶尖强者石夷和重。
现在又是西王母。
感觉随着共工的复苏,很多东西都开始不断浮现出来了,相对而言,人族缺乏顶尖战力,或者说,人族这边的战力就没有饱和过,这就是短生种和长生种之间的差距缘由。
知识,经验,技巧都是需要用时间累积的。
神的底蕴和强大,只要考虑一下如果让人族那些不世出的英雄智者们不断活下来,不断累计知识会发生什么就可以想清楚了,最直接的后果……
大概是初中和高中要学的知识还要再厚上那么几倍。
毕竟神灵寿数绵长。
哪怕是头猪,你积累了五千年的知识和技巧,那也是神级了。
卫渊本来想这样想。
可是眼前突然浮现出白泽的脸,这个严密的逻辑直接被打破掉。
定了定神,语气道:“开明兽吗?天罡三十六神通对应的天神。”
“祂是,洞察类的神灵?”
“遇到什么事情了?”
卫渊拂袖,在珏本身就加持的封禁上又多增加了几重,顺便把蚩尤战戟和刑天斧掏出来放在旁边,以这两件神兵的气息来强行干扰此地的天机。
相对来说。
卫渊具备有相当丰富的和神棍打交道的经验。
珏将自己如何发现了西王母的线索,如何找到了那石碑,全部告诉了卫渊,卫渊皱了皱眉:“开明兽,有问题……”他突然地想到了当年在明代时期,自己最终遇到西王母,以及那些蛊惑嘉靖帝的道人。
是为了逼迫西王母出现。
而西王母潜伏于人间,还要化作人身这么警惕。
而从她能够被一手刀打哭来看。
在化作人身的时候,西王母的意识是藏起来的。
卫渊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是不是过于谨慎了些。
可如果说,对手是神代十大天神之一,执掌隔垣洞见这一门顶尖神通的开明兽,那么毫无疑问,西王母当年的选择和举动就理所当然了,这是顶尖强者早在千年前就开始的兑子。
十二元辰抵达人间。
出现在昆仑。
庚辰遇到埋伏。
之后西王母失去踪迹。
明代龙脉被斩,神州气机变化剧烈。
西王母再现人间,转世以人躲避。
人间出现了邪道干扰凡尘。
一件件事情出现,卫渊缓声道:“无论如何,我支持珏你的决定,你确实是应该要逐渐提升自己的实力,逐渐收拢昆仑旧部,至少我猜测,开明兽还是非常在意昆仑神系的地位的。”
“所以如果你在昆仑之中有着足够多的话语权。”
“然后去寻陆吾的话,哪怕开明兽也不可能对你出手。”
卫渊思绪微顿,想到在昆仑试炼里被撸毛的陆吾。
手感确实不错。
不过,可惜了,祂应该早就忘记那一场梦了。
下次再见搞不好又是得开打。
手感确实不错啊,给珏也摸摸看就好了,陆吾有没有换毛之类的习惯,如果有的话,积累下来的毛可以分一点吗,感觉完全可以扎一个娃娃或者说抱枕出来啊。
剩下的还可以挂淘多多上卖掉。
上面就写着,昆仑主神,陆吾幼年期换毛所制,山海界主笔亲自操刀,童叟无欺,驱邪护身,邪祟不近。
我们不生产陆吾抱枕,我们只是陆吾抱枕的搬运工。
卫渊把这个不着边际的杂念压下来,完全不知道在遥远的昆仑深处,一个端坐御座的白发少年明明在闭目打坐,却狠狠地打了几个寒颤,白发都卷毛了,只是看向前面的天女,道:
“无论如何,珏你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来和我说。”
“我都会帮你的。”
“嗯。”
珏点了点头,迟疑了下,想到少女阿照说的应该坦然一点,道:
“不过,其实我还看到了河图洛书,从里面看到了另外的未来……”
“河图洛书?”
“什么未来?”
天女迟疑了下,还是选择坦白:“是渊你死去的未来。”
少女尽可能用不带有个人情绪的语言把这样的话说完。
卫渊若有所思,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了一个个猜测,他自己看到的,是珏死去的未来,而珏看到的,却是他壮烈掉的可能性,难道说,这河图洛书也是那种欺软怕硬的家伙,会看人下菜碟?
卫渊道:“珏你有砍那河图洛书一刀吗?”
“……没有啊。”
卫渊感慨道:“可惜了。”
嗯???!
那可是神物啊,渊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少女茫然。
卫渊道:“暂时,我还需要多想想,珏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细聊。”内心则是打算回去了之后就直接召开脑内会议,虽然说轩辕老祖宗脑子不大好使,但是烛九阴属于是老银……
是老成持重经验丰富且极为聪明的老前辈。
再加上姜叔神农氏,应该能看出更多线索。
卫渊及时地在心底改口。
仿佛听到烛九阴不轻不淡的哼了一声。
暗中腹诽了烛九阴的卫馆主面不改色。
什么叫底蕴,这就叫底蕴,平常虽然被揍,但是遇到情况也能问。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这些老帮菜,老得都和华夏一个岁数了。
她的碎片
只是他站起来的时候,感慨道:“没有想到,白泽居然会那么勤奋,呵……还有石夷,竟然会选择……嗯?等等?”
“怎么了?”
珏疑惑。
卫渊思绪凝滞了下,突然发现盲点,看向珏:
“如果说,因为战力不够,最终找到石夷打开大阵的话,我会魂飞魄散,那么如果从现在开始就尝试呢?不要一口气,而是慢慢的来,用道门分魂之法,和养魂木分出一缕神魂来,然后再召唤?”
“一口气召唤出那些家伙我会被榨干死得连灰都不剩下。”
“那如果一次一次来呢?”
“从现在距离大劫的时间来算,完全可以把那些家伙都弄出来啊。”
“而召唤的方法……如果说没有方向让白泽去搞他大概率搞不出来,但是知道了原理,白泽弄出来这东西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卫渊和天女彼此面面相觑。
白泽在他们心里的分量呈现井喷式增长。
白泽虽然是废物,但是本质上的能力却不是废物。
那是个‘薛定谔的白泽’,又叫做白泽测不准定律。
祂究竟是不是废物,很难说。
河图洛书的漏洞,出现了。
哪怕是河图洛书也无法测出,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废物。
………………
神代人间,风起云涌。
共工复苏,开明镇守九重天门,立于昆仑之巅俯瞰万古,西王母踏入人间,烛九阴遁于幕后,东海之壑吞噬万物,归墟也已经在蠢蠢欲动,恍惚已经是大势拉开的局面。
不知何时就会出现那种石破天惊的巨大变化,将众生卷入其中。
与此同时,人间。
一个黑屋子里面,伴随着光芒的汇聚喷发,就仿佛是电影里面那种反派科学狂人创造出幕后boss般的动静,一个男子缓缓起身,年约三十,身材精装,身上隐隐然还有战斗留下的痕迹,一股无可匹敌的锐气爆发。
旁边的老人被压迫到心脏都喘不过气来。
唯独一名青年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桀桀桀……”
“呵呵,啊哈哈哈哈哈!”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全能仙醫 謀逆
伴随着一阵让人睡不着觉的标准反派笑声。
青年大步往前。
伸出手握住了那浑身散发煞气的国字脸男子手掌,用力地摇了摇:
“你好,同志!”
“哦不,我的意思是……”
“欢迎回来,张辽将军!”
张辽茫然道:“你们是……”
董老无可奈何打开了灯。
白泽一脸热情,面不改色道:
“我是你家曹老板遗失在外多年不见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后裔啊。”
“你可以叫我,曹柏泽!”
……………………
卫渊做出了决定,打算明天就去问问看白泽能不能搞。
他看了看时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关于西王母的事情,我明天再细细聊一下。”
“嗯。”
珏把卫渊送出来,临走的时候,少女抿了抿唇,道:
“但是无论如何,渊,你要和我约定好,一定活下来。”
“若是有危机的话,也可以说出来一起承担。”
卫渊点了点头:“当然。”
憐黛佳人 小說
“珏你也是。”
“嗯。”
“那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卫渊噙着微笑,还有心中的暖意,准备离开。
少女却发现卫渊衣服上有褶皱,上前一步,自然而然帮忙拍了下。
啪嗒。
一本被裹在怀里,卫渊都下意识忘了东西就这么落在地上。
两人低下头。
户口本。
气氛一瞬间凝固。
PS:今日第二更…………感谢清癯万赏,谢谢~
四千两百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