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zyav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宿主 線上看-第四百四八節 外敵推薦-26brq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锁龙关外的那种红色人形怪物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弱点?
另外,在这个文明早已毁灭的特殊时代,南方白人是通过何种方法获得这项遥远的技术并加以利用?要知道这可不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更不属于正常范畴的自然知识。
天浩脑海中不断闪过各种回忆画面:有那台表面布满苔藓和铁锈的陆战机甲,有在北方山区依靠太阳能勉强维持的“老嬷嬷”,还有在更加遥远偏僻地区活动,每年需要各部落提供大批粮食的“暴民”。
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秘密。北方大陆尚且如此,没道理在大陆南方就什么也找不到。文明时代虽已毁灭,却留下了太多的痕迹。只要得到一座损毁状态不是很严重的基地,那么现在锁龙关守军遭遇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看着窗外正朝着地平线缓缓下沉的太阳,天浩被金黄色笼罩的面孔浮起一层坚毅。
“来人!”他的声音清朗又洪亮。
身穿侍卫制服的长子囚牛推开房门,快步走到天浩面前,单膝跪下。虽然身份特殊,天浩却没有因此就对自己的儿子给予额外照顾。年龄小不是问题,从基层干起,从小事做起,先跟在身边当几年侍卫,一边教育,一边学习。
“通知平俊,立刻派人与虎王和狮王取得联系,现在就派人和谈,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天浩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谨遵您的命令。”囚牛站起来,对着天浩行了一礼。
房门敞开着,看着迅速消失在外面走廊上的长子背影,天浩露出一抹温和的微笑。
他是我的儿子。
虎王和狮王应该不会拒绝停战的要求。北方蛮族历来重视祖训,尤其是锁龙关目前面临危险。谁能想到南方白人这次没有按照常理出牌,时隔几年再次卷土重来,而且还派出了如此强大的生物兵器。
无论虎族还是狮族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抛开冷兵器对热兵器的劣势不谈,就算虎勇先和师正浩在指挥方面有着令人惊叹的超卓能力,也无法抵挡科技降维打击带来的碾压效果。这种巨大的差异甚至超过重机枪对手持棍棒野蛮人的杀伤力,远远超出这个时代,超越了文明本身。
必须立刻集结军队,尽快赶往南方。
希望虎勇先和师正浩能多撑一段时间,等到龙族援军抵达。
就算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至少我对生物兵器比他们熟悉得多。
前所未有的责任感就这样降临。
天浩忽然产生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
“难道我真是被时代所选择,为了拯救部落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
狮族领地,首都,咆哮城。
师锐盯着十多分钟前送抵的兽皮文书,翻来覆去地看着。直到把上面每一个字都在脑海里留下记忆,这才带着沉闷阴郁的神情,递给坐在对面的国师巫况。
后者一目十行看完密信内容,双眼陡然睁大,眼皮不断地抽搐。
“那些白皮矮人又来了?他们还带来了两头可怕的怪物?”巫况不断倒吸着冷气,脑子里全是不可思议的复杂画面:“只有两个人,就杀光了超过超过五千人的军队?这……这简直难以置信。”
师锐脸色铁青,他用力咽了一下喉咙,听见身体里传来“咕嘟”的响动,随即阴森森地说:“虎勇先不会撒谎……至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担任锁龙关的主将。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所以你没必要怀疑这封信的内容是否真实。”
其实师锐自己也不喜欢目前状态。他知道身为王者应该给下属以信心和鼓励,尽可能展现自己威严与阳光的一面。可是北方战场失利,主力部队被龙族打得打败,主将师烈战死,现在鹰族也被龙族并吞,虎族被打得龟缩一隅,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实力,狮族内部经济状况接连恶化,以代币为主的金融系统处于崩溃边缘……总之这段时间以来没有任何好消息,师锐情绪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他实在是笑不起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全力支援锁龙关?”巫况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
身为国师,他很清楚这种时候根本没什么可商量的,应该立刻派出最精锐的部队增援锁龙关。然而今时不比往日,只能由狮王说了算。
师锐盯着脚下的地面,那块砖头上每一条纹理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就像上古时代巫师烧灼龟甲绽现的裂缝,通过辨识其中的结构,能拨开蒙在眼前的迷雾,看到神灵预示的真相。
狮族已经岌岌可危。
战争是暴力解决分裂问题的最佳手段。师锐本打算趁着上一次白人战败的机会,集结力量对其它族群发动全面进攻。这大概需要五至十年的时间,通过边境小规模战斗与长期渗透,达到扩张领土面积与增加部族人口两大目标。只要操作手法得当,辅以粮食这个关键性因素,狮族完全有把握打败鹰族,进一步遏制虎族和牛族,一跃成为北方最强大的部落。
随着龙族的全面崛起,一切都落空了。
“……龙!天!浩!”
师锐恶狠狠的发出低吼,几乎要把这三个字在牙齿中间硬生生嚼碎,撕裂。
“我为什么要出兵?”
“凭什么?”
“龙族现在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是他们先发动了战争,龙族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龙天浩并吞了豕族和鹿族,局势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狮神和祖先在天上看着我们,狮族是最强大的部落啊!”
身为男人不应该哭泣,然而师锐早已忘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强。从父亲手中接过族长权杖的时候,师锐就发誓要带领族人走向幸福。他为此付出了无数艰辛和努力,放弃了太多的享受。很少有部族之王像他这样殚精竭虑,师锐觉得自己在身为王者的诸多方面已经做得足够优秀。然而人比人气死人,谁能想到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一个毫不起眼的后来者,竟然后来居上,远远冲在了全面,成为自己难以超越的领跑者。
巫况呆坐在椅子上,一个字也不敢说。
多少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师锐痛哭流涕,捶胸顿足。
呜咽在空旷幽深的大殿里回荡。偶尔有卫兵从大门方向探出身子,朝着这边看过来。巫况挪了挪椅子,尽可能让自己的身体将师锐挡住。王者是不能哭泣的,尤其是在下人面前。
良久,师锐渐渐止住哭声。他使劲儿抽了抽鼻子,苍老的容颜被泪水浸湿,仰起头,望着从正前方大门越过巫况头顶射进来的那抹阳光,老迈的狮王再次感受到寒冬的冷酷。
“你觉得……我们还有希望吗?”他带着浓重的鼻音,不断起伏的胸口带起沉重喘息。
“有!当然有!”巫况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不仅仅是安慰,更是他长久以来在脑海深处形成烙印的坚定信念。
“……那我们该怎么做?”师锐的身子佝偻着,大幅度向下弯曲,完全看不出部族之王应有的气质与威严。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被诸多困苦折磨的老人。
狂吼与发泄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师锐很想坐直,却打不起精神,没有力气。
巫况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还能说什么呢?
责备狮王像守财奴那样死抱着黄金白银,看不清局势,不肯打开仓库以实物支付的方式给与代币足够的信用,让族群经济恢复正常?
鹰族已经不存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长长叹了口气,巫况落寞地闭上嘴,安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这是一个无解的局。他相信狮王自己就能找到答案,自己说与不说,都不重要。
就这样沉默着,静坐相对的君臣如同雕塑。
他们都在等待。
良久,师锐缓缓直起身子,向后仰靠着。他眨着酸涩的眼睛,合拢沉重的眼皮,带着无尽的空虚与释然,发出轻微沙哑的声音。
“……出兵吧!”
“嗯?”巫况双肩随着狮王的话语抽搐了一下,仿佛从沉睡中被惊醒,浑浑噩噩,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派出我们最精锐的战士,增援锁龙关。”师锐情绪极其低落,言语中有诸多不舍,肌肉紧缩的脸上看起来很是肉疼,很是犹豫:“打开密库……尽量用银子,黄金能留就留……算了,这件事情具体由你来操办,无论花多少钱,明天的这个时候必须先派三万名战士南下。集结主力需要时间,希望虎勇先能坚持住……锁龙关……决不能丢!”
巫况僵硬的脸上表情顿时变得非常复杂。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陛下……您……您真的要打开密库?”
这句问话仿佛一针强心剂直接注入狮王体内,他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威严与刚毅:“白人矮子是我们永远的敌人。区区一点金银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守住锁龙关,把他们挡在外面,其它的事都不重要。”
“龙族也是我们的敌人。龙天浩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对手。但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我们的人。”师锐把“我们”两个字咬得很重:“这是部族之间的矛盾,我相信龙天浩会明白这一点。如果他胆敢趁着现在大举进攻我的领地……神灵饶不了他,祖先也会给他降下灾难,甚至就连龙族内部也会因此爆发变乱。”
巫况终于清醒过来,他站起来,急急忙忙地说:“我还是给他写封信吧,详细说明情况。”
师锐阴沉地点点头:“尽快把信送出去,加派双人信使。告诉他:本王可以暂时放下族群内部的纷争。只要大家互相合作,打退外敌,很多问题可以留到以后再商量。”
巫况体内奔涌着震撼与激动。
师锐其实没有变,他还是那个英明睿智的狮王。
在外敌面前,没有部族之分。
……
锁龙关,南。
昨天夜里飘了一阵雪花。时间短,数量少,没有在地面堆积起来,只是让本就冰冷的空气变得愈发酷寒,令人无比怀念炎热夏天里曾被无数次咒骂过的太阳。
弗拉马尔站在维京王国先头营地的木制瞭望台上,用单筒望远镜久久注视着北面。
六号!
这个单词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王国联军。
战斗开始的第一天,各国所有的将军和贵族纷纷离开本阵,争先恐后挤在距离前派阵列最近的位置观战。那天是莱茵王国的卡利斯公爵率军主攻,然而结果很意外,谁也没有想到区区两个人……不,应该是两个陌生的怪物解决了一切。它们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干掉了数千名北方巨人。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它们通过吞噬战死巨人的尸体不断繁殖。弗拉马尔公爵是个有心人,他仔细点算了一下仍然徘徊在那片战场上的暗红色皮肤怪物,数量基本上与战死的北方巨人吻合。
如果是没什么见识,也没有接受过教育的平民,他们肯定会被这一幕震惊,当场跪下,不断诵念着圣主之名,以此来证明他们的虔诚,以及对神之力量的敬畏。
弗拉马尔公爵在战斗结束后的当天夜里就找到了索姆森主教。他准确把握着时间,也在营地里安插了人手,没有与卡利斯公爵撞在一起。有些话只能两个人单独面谈,不能有第三者在场。
弗拉马尔从索姆森主教那里得到的信息与卡利斯差不多。谈话一直进行到深夜。区别在于,弗拉马尔提出了一些要求。
教廷必须向维京王国提供关于六号的全部资料,尤其是“生育”方法。之所以用上“生育”这个词,是因为弗拉马尔的思维逻辑没有将六号当做非人类造物,更没有“培育”或“养成”的概念。
索姆森主教对这些要求报以毫不掩饰的大笑:“你觉得这可能吗?我们辛辛苦苦花了那么多的资金,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好不容易才研发出六号这种战斗力强大的勇士。你凭什么一句话就要让我们交出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