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89522優秀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ptt-六百八十一章 名人難看書-xx1ku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上次,他花了三枚玄黄精,采购了一瓶六枚灵体丹,已经消耗一空,这玩意儿,在恢复元气方面,确有奇效。
尤其是在恢复伤势方面,比他那灵液要好了太多。
这回,他打算将剩下的三十多玄黄精,全部投入到灵体丹的补充上来。
高品阶的灵体丹,五枚玄黄精一粒,比低品阶的贵了十倍,而且也是六枚一品出售。
既然决定出手,他便没有什么犹豫的,直接砸出三十枚玄黄精,购入了一瓶。
关键时刻,他是舍得下重手的。
物资齐备后,许易便想放松一把,久闻江南繁华,物阜民丰,百业兴盛,他便放舟入吴淞江,一路任由小舟游荡。
过十里枫桥,穿黄花桂堤,走乌鸦市,游秋叶原,他完全放下身段,放下执着,忘了自己修士的身份,完全以游人的心态,玩赏江南。
一路行来,十分的惬意,十分的自得,这种心灵上的放松,许久不曾有过了。
转瞬数月过,大比之期至,许易掐着时间,赶到了南天门,说是一道门,实在是一处广袤的大殿。
乃是南天庭开科取士的地方,意取鱼跃天门便化龙之意。
天庭开科取士无数届了,一切自有规章,许易到了地头,一切皆按导引吩咐行事,验荐书,领号牌,最后被送入了一个不过数尺见方的鸽子笼暂且栖身。
这两日是报到的时间,后天才是大比之期。
该走的流程走完了,许易也安定了,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足,留荒魅值日值夜,他自己在石床上铺了褥子锦被,枕个蚕丝的枕头,呼呼便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发现领的那号牌开始闪闪放光。
“赶紧着吧,等光开始不闪了,你就进不了恭谨殿了,就哪儿来回哪儿去。”
瞪着眼睛盯了两日两夜,荒魅的情绪很是不好。
许易大急,身形一晃,消失不见,转瞬,出现在恭谨殿内。
哗,他心里像被拉开了一道口子,如今的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还是没见识过这等庞然的大殿。
昭昭云雾中,无尽的人头立在无尽的大殿中,简直数不胜数。
许易才立定,便有不少意念朝他传来,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久闻空虚客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若不介意,洪某愿意和你组队,护佑你的平安。洪某也不贪心,只希望能交下你这个朋友。下个月,孟家的宴会,我希望空虚客能出席。”
许易统一回复:身负家族使命,只愿专心大比,不论其他。
他早知道自己是名人了,更在魔云城和龙进思的交易中,知道了自己的名声大得似乎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但今天,他还是被震撼了。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出席谁的宴会,竟然成了一件争相抢夺的商品。
他这边才应付完众人,又有一道意念传来,“空虚客乃当世高士,我感佩非常。可惜了,就是空虚客这样的高士,也难免被泥淖污浊。”
许易暗骂,“这关子卖的。名人不好当啊。”他干脆假装听不见。
他不理会,那意念接着传来,“阁下怕是还不知道,这次大比就是做做样子,名次早就定好了,你我过来,不过是凑凑热闹,给人捧捧场子。阁下若愿登高一呼,我愿提供证据,届时,满场五万试炼者皆会感念许兄。”
许易才知道,原来到场的试炼者竟然有五万之数。
“为何找我,阁下既然有证据,直接拿出来就是了,大家自会判定真假,倘若是真,许某自然会站在正义的一边。”
许易淡定地说道,他并不怀疑这人所说的内容。
漫说是当下,便是在他的前世,文明社会,制度构建趋近于严密,轮到大考之时,该有的猫腻从来就没少了。
那意念道,“设我有许兄的名望,自然不吝登高一呼,然则,我声望不高,便有证据,也不能激浊扬清,许兄既是天下高士,自不能袖手旁观。”
许易知道,他若继续推诿,这位就该大叫失望,开始诋毁自己了,然而他喜欢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实不相瞒,我就是作弊者之一,阁下还是别举报了吧。”
意念才传出,他便感知到西南十余丈处,有个蓝衣胖子正在大喘粗气,一双眸子正狠厉地盯着自己。
许易不为所动,心中却觉累得不行,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他是真真切切体味到了名人不好当了。
他心中正感叹着,一个身量长大的红衣大汉直挺挺轰到了他近前,擀面杖似的手指头差点一指头怼进他眼睛里,“你就是那遭娘瘟的空虚客吧,就是你狗的夺了芙妹的芳心,好好好,这回老子非把你的屎打出来,让芙妹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汉……”
许易心中哀叹,“这等人修到神图境,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一把年纪,情情爱爱也就罢了,竟动辄吐出这般弱智的话来。”
他深吸一口气,抱拳道,“尊驾认错人了,似我这等人如果是空虚客的话,你那芙妹是不是也太不开眼了?”
红衣大汉怔怔盯了许易半晌,嘟囔道,“老子竟不能更赞同你。奶奶的,刘铁花,你敢诓老子。”
轰隆隆,红衣大汉如肉身坦克一般碾压开去,奔去的方向正是那蓝衣胖子。
双方很快争辩起来,红衣大汉时不时向许易方向打望,许易冲他传意念道,“原来是这孙子挑唆的,他和老子有仇,竟凭空污蔑老子是那见鬼的空虚客,奶奶的,老子绝不与他干休。”
他意念传递过去,红衣大汉和蓝衣胖子争得就更凶了,不得已,蓝衣胖子一连找了好几个证人,才证实了许易的身份。
红衣大汉暴怒,再想冲过来,整个大殿一声磬响,“痴心欲问今生事,唯见轻烟入九天。多少佛前香火客,只求如愿不求禅。诸君远道而来,所求为何?但问己心。”
整个大殿前的主持台上,并不见有人显现,只有这道声音在整个大殿中回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