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ulls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txt-5.今科我意選良民看書-n3plj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五峯啊,要不这样,济物浦运河的工程交由京商团承办……”
“老恩师收了京商李斗焕大房多少钱?”洪景来直言不讳,大家伙儿都是顶层统治阶级,没必要弯弯绕绕的。
“两万两!”曹允大知道这时候遮掩啥都是虚的,实话实说最恰当。
“那么您二位呢?”
“……”闵景爀和李尚宪不答,显然也是这个数目。
“那我的钱呢?”洪景来端起茶杯,缓缓地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位。
听到这句话,眼前三位突然长舒一口气,原来是要钱啊。和垄断国家漕运以及王室宫廷采买的京商谈钱,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京商还能差这点银子了?
光为了请动这三位宰相出马就花了六万两,想要让洪景来停止关于济物浦运河的修筑,京商完全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只要能维持手中的垄断权,仅仅上个月侵吞的贡米就价值一百二十万以上,足够喂饱洪景来了。
但是洪景来总要开个价啊,漫天要价才好落地还钱。哪怕说是要二十万,三十万,乃至于五十万,狮子大开口,京商也有办法堵住这个口。
可是现在洪景来不开价,光伸手,这虽然意味着可以商量,但是却又让三位宰相带着些踌躇。他们三位说客,要是答应洪景来太多,京商一时间摸不出来咋整。
“五峯啊,我呢托个大,你照实说个数行不行?”闵景爀是这三个人中关系与洪景来最近的,又是岳父,又是当年的房师提卷官,论封建时代的话,和亲爹几乎不差多少了。
“我呢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京商操控贡米转运,国家的财计一再受损,未免太过于放肆了。若是继续这般下去,就算我答应,主上新立,锐意进取,也不会答应!”洪景来毫不犹豫的扯起李的旗号。
三位宰相心内一阵白眼,谁不知道李不过是你洪景来拥立起来的傀儡。国家的兵权、财权、人事权,全部取决于你洪景来一人,谈个屁的李啊。虽说京商趁着朝廷混乱,巧取豪夺了六十万石贡米,但这不是立刻上来跪舔了嘛。
“只要能商量便好,运河一事,五峯你且稍待几日再行公议?”闵景爀感觉这趟起码任务完成了一半,把洪景来给拖住了。
起身把三位宰相往外送,当然李尚宪和曹允大先走一步,闵景爀身份特殊,可以和洪景来说上两句悄悄话。
关于小白菜的婚事,已经确定,将在李正式举办继位大典之后操办。毕竟要是李还没有和洪妙妊完婚,洪景来也没这个心思。掌控权力远比小儿女家常来的重要的多,反正也没几天了,继位典礼将在清嘉庆十三年,农历戊辰(龙年)年正旦,也就是西元1808年举办。
三书六聘,流程走完,就差最后临门一脚,闵景爀都不急,洪景来这个大头女婿急什么!
翁婿两个聊的自然还是运河这件事,闵景爀百分百是无条件支持洪景来的,只要不伤害到他,以及骊兴闵氏的切身利益,所有洪景来的改革举措,他闵景爀都会同意。
他还指望着在这二十年,把骊兴闵氏带上巅峰,维持家门的荣耀呢!现在他哥哥闵廷爀因为之前跟在安东金氏后面,又是金祖淳的亲家,已经解任回乡做“乡贤”去了。老闵家全要靠他闵景爀维持,不抱紧洪景来的大腿扶摇直上,那就太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闵景爀知道洪景来是干事的人,绝不会为了区区两个臭钱,就不办事。刚刚洪景来看似松口愿意收钱了事,其他两个人信不信的,他闵景爀不确定。但是他自己是不全信的,当然京商要是摸一百万出来,指不定洪景来的嘴也就给堵住了。
“运河一事非办不可?”闵景爀问的仔细。
“漕运一事,事关举国财计,不得不改!”洪景来一个计划,两个方案,一表一里,同步实行,但是暂时暗中的那个连自己的老岳父都不能公开的。
“但是这般行事,多少操切,京商团上下数万众,一个处理不当,数千保袱商作乱如何呀?”闵景爀自然是向着女婿说话的,本来他都不愿意掺和这事。
“时局艰难,当用重典!”
“你是个有主意的,只是此事牵扯甚大,你要准备万全啊。”闵景爀便也不准备劝了,有些话点到为止。
“省得,我自有区处。”
闵景爀这便欲走,反正他现在已经确定洪景来肯定是要打击京商团的,就算不修运河,也会用其他办法。国家的贡米转运数百年都把持在一个商队手中,确实不太像话。
只能尽量说服京商团服个软,参与进运河的修建中,占据一个先机,把将来通过运河转运的大头给占住,少坑朝廷王室几个钱。
不过人这东西,贪婪的欲望无穷无尽,原本的垄断权被剥夺,想要京商团就这般轻易的屈服,怕不是那么轻易的事。
“还有一桩事,我亲自出面不太合适,希望您暗中协助一二。”洪景来现在摊子大,千头万绪的,但是许多大事还是要抓住。
“何事?”闵景爀停住脚步。
“此番主上新立,朝廷将在明年春上大开别试恩科。此乃新君第一科,我尚有些安排。”
“这事啊……”闵景爀立时就反应了过来。
不就是要利用此次别试恩科,大规模的将丰山洪氏的子弟安排进来,全部都混一个进士出身,好安插进入汉阳朝廷的各个衙门。这都是大伙儿做熟了的事情,闵景爀要是掌权,肯定也会暗箱操作的。
“须得您出面,劝退各家的子弟,免得大伙儿面子上不好看。”
“一家都不分匀?”听洪景来这话,闵景爀皱了皱眉头。
三十三个进士名额,你丰山洪氏一家独占,未免也太不像样了吧,太霸道了,这样行事很不恰当,没有风度了都。起码一家分上一两个,你洪家占上一半,大伙儿你好我好大家好啊!
“今科我要尽选良民中人子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