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9yi5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唐殘 線上看-第1026章 嚴秋筋竿勁(續二 祝大家中秋國慶快樂看書-d981b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不得不在人手短缺而处处寒酸的大朝上,仓促完成了最后的受册和告庙祭天的仪式,而回过头来处理后续手尾的宰相郑畋,却是再度接到了如此的噩耗:
“什么索(勋)招讨突发风疾不能视事?如今正当时曹(议金)中丞,在主持军中局面。。”
然而还没有等他作出足够的反应和对策来,更多的噩耗几乎就是相继接踵而至:
“报,堂老,城内多处有变!!”
“报,不好了,西军多部人马相继自行拔营出走了。。”
“报,城东、城北诸门多处守军,尚不能阻止,反倒为其裹挟而去了。。”
“报,前往芳林门拦截的凉州军中出现哗乱,白水营和赴盾营抗拒与玉门军郭(元忠)部对阵,反身冲散了郑(端功)观察的本队。。”
“报,城西的蜀军王(建)经略使人请问行台情由,是否需要发兵以为协力。。”
只觉得满心悲愤和抑郁到就要当场炸裂的郑畋,在听到最后一个消息也终于回神过来,而深吸了一口气的断声道:
“不用,令他原地谨防城南残贼的异动,勿使有机可乘。。”
然而他转身大步走进升阳殿的下一刻,在绝大多数人不能看到的角度里,郑畋却是满嘴腥甜的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来,顿然让在旁的郑凝绩大惊失色的扶住他道:
“大人,大人。。请千万保重。。”
“吾尚且无事,只是口中咬破了。。。”
郑畋亦是哑声道:
“大人,还是找医官来看。。”
然而这个解释却不能让郑凝绩安心,在他眼中消瘦的老父虽然依旧挺拔挺拔如苍松荆竹,但是那种渺杳天下尽在掌握的城府气度,仿若是在这短短时间内迅速消退的几乎看不见了。
“不能,也不准!时不我待。。”
郑畋却是挥手打断他道:
“曹议金身为索氏的半子,暂管其旧部或能稳住一时的局面,但是终究没有掌握归义军旗号的资望,余下能够折冲腾挪的时间不多了。。。”
“那?大人。。。”
郑凝绩的表情越发犹疑起来。他毕竟只是地道的高门士人和文选出身,虽然这些年在父亲身边帮衬和佐理事物,但是军国机要的判断和对策应变上,却不是他所长。
“你带上迅雷都的亲卒,将新主护送到西内苑的重玄门内去。。等待我的后续号令。。”
郑畋亦是没有过多指望和期待的喘了口气才道:
“大人!”
郑凝绩不由心中一凛,这些亲军乃是他为凤翔陇西节度使时,选募军中弓马步战见长的精锐之士五百,号为“疾雷将”,也是一路追随郑畋辗转征战多地,而优待厚养出来的死忠之士。
“毋庸多言,马上去办。。”
然而郑畋却没有多少心思与之纠缠了。虽然他当机立断作出扶立新主的决定,但是显然得到消息和做出决定的时机还是太晚了些,也低估了大敌当前之下此事对于军中人心士气的影响。
因此,他不得不准备这么个以防万一的后手。这样在可能是最坏的局面和结果之下,最不济也可以确保自己的子嗣和一番心血,还有那么逃出生天的一线机会。想到这里,他又越发肃然道:
“老夫既是你的尊上,更是大唐专领权柄的国相,只要事情尚有一线可为,就决然不会放弃的;但是你不一样,乃是我家门的指望,更是日后保扶新主的。。”
在他的严词训斥之下,郑凝绩最终也只能含泪吞声的再三拜别而去。然后对着铜镜重新收拾了心情和仪态的郑畋,这才身姿挺拔的来到了升阳殿的正殿中。
然而,作为他的亲信和直属部伍的军将们,在场却只有稀稀拉拉的数位身影。除了暂时下落不明的凉州防御使兼河西观察使郑端功之外,也剩下陇州(今陕西陇县)守捉使郑煌言、神策右行营中郎将齐克俭。
至于其他的秦成(天雄军)节度使仇公遇、灵盐(朔方)节度副使张滇言等人,则在派出信使之后就一直没有到场,也没有任何回复的声音。见到这一幕的郑畋心中愈发悲哀,却在面上越发端重的道:
“复召诸位前来,乃是商榷别立行在之事。。”
“惟奉相公均旨。。”
“但凭相公吩咐。。”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郑煌言还是齐克俭,都难免露出某种释然和宽放的复杂表情来。毕竟,于他们而言,虽然从始至终都以这位相公马首是瞻的,但也委实害怕对方说出誓与都城共存亡的决意来。
“只是却也不能轻易籍此为贼所乘。。”
然而白发苍苍已然形容儒雅清俊的郑畋话锋一转,却是露出某种彻骨的决然和森冷来。
“还请诸君多备薪炭油膏,以勇士层层设防,务必使这满城烽烟、大内诸苑,尽为万千贼众的葬身之所。。”
“堂老明体远见。。”
郑煌言和齐克俭不由凛然躬身道:
“日他娘滴,为什么咱们才是最后知晓的。。”
而在长安城内的另一处,统领蜀军的剑南先锋都兵马使王建,也在对着一众耸眉搭眼的部下恼怒咆哮道:
“你们都是死人还是瞎子?眼见城东那边都跑光了,却吧咱们留下来坐蜡!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那?。。要不然咋们也走?”
一众军将再面面相觎之后,才有大将綦母谏开声道:
“走?走你个球。。现在才想走,那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王建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
“信不信咱们这儿一动起来,城南对阵的那些贼军马上就扑过来探查了。。本部靠守垒和巷战还能与之周旋一二,可要是出落到了城外开阔处,岂不是正中其下怀了。。”
“那咱们走又走不得,留又留不了,又当怎生是好啊!”
另一名西川偏将句惟立不由哀声道:
“当然是不能坐以待毙了。。乘着贼军还未来,咋们先作势攻过去。。”
王建毫不犹豫的恨声咬牙道:
“然后待贼军坚守之际,再沿着城中大道,向大内靠拢;总道是别人一心想要逃或许能逃,可这行台却是没那么轻易撤走的。。。”
——我是分割线——
而在南方的商洛——武关道内,作为荆州誓师启程的先头兵马已经抵达了上洛城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