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i0ssm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輪迴樂園討論-第七十章:釣魚閲讀-vv9hl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与凯撒谈妥细节,苏晓挂断通讯,那名刷阵营声望契约者,是此计划中的关键。
此人首选是天启乐园方契约者,这不是很特别的原因,之前圣光乐园方与守望乐园方的契约者们,已被捶到生活不能自理,现两方本世界的契约者相加不超40人。
反观天启乐园那边,最起码600名以上的契约者在本世界内。
天启乐园方的契约者,为何与轮回乐园方的契约者不同,单是主线任务的惩罚区别,就注定两方的契约者行事风格不同。
在轮回乐园内,一阶时面对主线任务的强行处决,会很绝望,失败就是死,代价太惨痛了,在那时,己方的部分契约者精神会开始不正常,出现攻击性强,警惕性强等情况。
到了二阶后,己方契约者们依然对主线任务的强行处决难以接受,但已经没那么绝望了,算是初步适应,在这期间,他们的心态是,谁TM敢惹老子,马上灭了他。
三阶时,己方契约者们对主线任务的强行处决,已是司空见惯,不过有些人的精神状态变得奇怪。
四阶时,己方的契约者们对主线任务的强行处决彻底适应,精神状态转好,有些喜欢微笑,有些是‘阳光暖男’。
五阶时,己方的契约者们在看到任务惩罚/强行处决后,会面露笑容,想法是:‘MD,任务简介这么多,还认为是多难的任务。’
六阶时,当己方契约者看到任务惩罚是全属性-10点时,他会心中发慌,迫切的希望任务惩罚是强行处决,因为在有些情况下,任务惩罚越重,代表任务的风险越低
七阶时,当己方契约者看到本任务无惩罚时,想法一定是:‘卧-槽!老子最近没做违规的事啊,怎么就接到无惩罚的任务了?这TM是想让老子死吗?’
到了八阶时,当己方契约者看到任务惩罚为强行处决后,会心一笑,心中暗道:‘稳了。’
当然,这也是部分情况下,战争任务无论多难,任务惩罚都是强行处决。
根据苏晓的丰富经验,战争任务的具体难度,可以看任务简介的多少,要是任务简介特别长,特别详细,精确到你下一步要做什么都给你指出时,考虑下后事吧,最近别亏待自己,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
反观天启乐园方的契约者,那边接到强行处决的情况很少,一旦接到,整个人都提神醒脑,时刻处于战斗状态。
虚假的天启乐园方契约者:矿坑之王、团战小王子、互助互勉。
真实的天启乐园方契约者:怕强行处决,很怕强行处决,特别怕强行处决!
不同的环境,会诞生不同的强者,天启乐园到了高阶后,契约者数量方面绝对是首位。
去随便逮一名天启乐园方契约者不行,凯撒要做的事,是在被剥离裁决者身份间疯狂试探。
凯撒那边不止一次强调,一定要绑到名烙印信誉高的契约者,从他的语气能听出,他这次承担的风险不小,所以才多次强调这点。
凯撒那厮愿意承担风险,这侧面反映了什么?当然是眷族同盟的军备库富,否则那厮早就捞一笔后溜了。
想逮一名天启乐园方契约者,其实并不简单,逮一名烙印信誉度高的天启乐园方契约者,更是难上加难。
单凭碰运气去逮是不行的,要精准定位,然后再逮,想做到这点,要先满足一点,激活【天启】称号,借此伪装成天启乐园方的契约者,从而激活本世界的天启乐园方世界联络平台,在里面通过发言的方式,采取精准定位。
想激活【天启】称号,要找到一名敌方契约者,这方面没什么要求,找到后拖入「封境」内就可以。
这件事,苏晓要亲自去做,其他人无法替代他,眷族那边有可能的暗杀与伏杀,有防备的情况下还被大军包围,他就不用在任务世界内闯荡了,早就死在之前的某个世界内。
让阿姆、贝妮留在要塞内,前者是苏晓小队内除苏晓本人外的单挑最强战力,后者是智谋担当,贝妮经常开启‘孤儿模式’,智谋方面无须担心。
更下面还有战士头领·豪斯曼、女祭司·奥克塔薇、厨师长·摩提女士。
哪怕苏晓离开一段时间,也不会有问题。
从人族那边购买的猪头人一批批送到,后续流程为痛快的洗个澡、饱餐一顿、进入进化巢,结果为80%左右的概率成为野猪战士,10%概率成为矮猪人,10%概率死在进化巢内,被进化巢所吸收。
这不是绝对准确的概率,但也差不了太多,太阳要塞的兵力以这方式不断壮大,猪头人充足的话,每天约能增加96000名野猪战士,12000名矮猪人。
己方在发展,敌方也在集结,度过这段的和平期,后续很可能就是持续的恶战。
打定主意,苏晓刚要从沙发上坐起身,出发去「克瓦勃环城」,一种灼热与血混合的波动出现,他从怀中掏出一根手指粗的玻璃瓶,里面的吞噬者·沸红碎片上,浮现一根根红色触须。
见此,苏晓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研究,终于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回报。
吞噬者·沸红的各项属性,都比初代的黑A差很多,哪怕她的成长速度更快,也无法掩瑕她上限低的缺点。
沸红其实牺牲了很多,她的强大不在于她本身,苏晓没仅制作那种凭宿主变强,才能不断变强的吞噬者,沸红与黑A有本质的不同,黑A是自己强,沸红是凭爹战斗。
沸红有两个‘爹’,第一个是「暗魔血影」,第二个是「灵影秘偶」。
有两个大爹才是沸红最强大的一点,宿主多萝西败了,二爹「暗魔血影」上场,二爹也败了,大爹「灵影秘偶」上线。
苏晓看着圆柱小瓶内的沸红,沸红有这种反应,代表她位于多萝西体内的主体,感受到了危险。
打开玻璃瓶,里面的沸红残片急射出,攀附在苏晓的手背上,原本打算现在就出发,因这插曲,要过会才能离开。
苏晓抬起左手,见此,巴哈的鹰爪抓住黑王护臂,将打开的黑王护臂摘落。
苏晓双手合拢,攀附在他右手背上沸红残片转移到他手心,向十指的指尖攀附。
他双手向两侧一扯,一根根血色丝线在他指间被拉开,这是被扯到细如发丝的沸红。
做完这一切,苏晓闭上双眼,不知来自哪里的影像在他眼前逐渐清晰,这不是第一视角,而是多萝西的第三视角,能看她的背,以及她扎着的发辫,她的发辫都快垂落到小腿处,发尖绑着一个个小金属环。
多萝西双手上戴着的黑色软布料手套,也是她的特点之一,她此时的情况很不妙。
此地位于「克瓦勃环城」与「洛亚什」之间,是一大片灾后的古遗迹,那时黑雨降下,秩序崩溃,各类神教大行其道,这古遗迹就是在那时所遗留,至今已有300年以上。
这片遗迹的建筑质量如此之顶,自然被一伙猎手组织看上,这伙猎手组织名为「捕手团」,从事打猎工作,去西林地带地狩猎异化兽。
为何不去东边的边壤区?这很好理解,西林地带是一片大森林,那里虽有异化兽,却形不成规模,东边的边壤区是玩命的地方,与异化兽领地都相邻。
这名为「捕手团」的团伙既不敢去边壤区,也是因为去西林地带的途中,能到人族领土的边境,他们除了猎捕异化兽,还从人族领土内抓捕人族的小孩,或是在沿途抓眷族的小孩,这也是他们生意的大头。
值得一提的是,奴隶商人·阿兹巴虽自认是人渣,但这侏儒老哥特别看不起这伙「捕手团」,阿兹巴的说法为,倒卖小孩是垃圾行为,老子只卖成年的。
巴哈虽想给阿兹巴科普下这两者都犯法,只是一个是人渣,另一个是垃圾的区别,不过阿兹巴坚定的认为,他比「捕手团」高一等。
此刻在这遗迹里侧,一座大殿内,这颇有神学风格的大殿内,堆着不少染血的铁笼,这些铁笼都是空的,刚出过一次‘货’,不仅是这样,这些铁笼都像是蜡烛般溶到软趴趴,堆在地上,附近的墙面上遍布龟裂与血迹。
“呼。呼~”
多萝西的左臂软软垂下,鲜血顺着她的下巴淌下,她口中大口喘息着,低俯的身形,仿佛下一刻就会倒下。
她周边几米外,十几名手中各类武器的男女将她半包围,这些都是猎手,后方的大殿门紧闭,这金属门是现代造物,上面还有某某钢厂的厂标,后面是一排编号。
位于这些神态各异的猎手更后方,有排平案,一名绿发自然卷,下巴留有山羊胡并扎成细辫的男人,双手抓着卤大骨啃着,有时咬到骨头,骨头都会被咬掉一大块。
此人的身形偏瘦,是这个猎手集团的老大,名叫坎乌。
坎乌丢下手中的大骨棒,这骨棒之干净,狗看了都想骂人,他随便擦了把嘴,看向已战斗到极限的多萝西,说道:
“小丫头,你到底是哪冒出来的,我们绑过你亲人?”
坎乌声音干哑,一双瞳孔呈白色的眸子,看的人心里发慌。
“并没。”
多萝西吐出口带血的唾液。
“那你是这有问题?敢来杀我的人。”
坎乌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意思是多萝西脑子有病。
“你们是辛族的狗腿子,还有你们做的那些事,都该死。”
“辛族的狗腿子?”
坎乌与自己左右两侧的部下对视,一时间有些无语。
“我什么时候成了辛族的狗腿子?我们只是卖给他们异化兽身上产出的超凡资源,你和辛族有仇?”
“对。”
“那你就去辛族,干嘛来杀老子的人……”
坎乌更加无语,听闻此言,多萝西显的有些局促,她感觉,都到了这时候,对方好像没必要骗她,她一定会死在这里。
“很抱歉,误会你们了。”
多萝西先道歉,转而继续说道:“抱歉归抱歉,你们也挺该死的,欺凌弱小的弱渣,我们继续打。”
多萝西的左手心放出蒸汽,可惜,相比刚开战时,她放出的蒸汽量明显降低,短时间内无法溶解敌人。
嘭!
一声闷响后,多萝西已被轰到急射出去,是坎乌出手了。
坎乌的神态懒散,看着半镶在墙内的多萝西,他始终不理解一件事,这小丫头根本不会用刀,却一直握着他部下死后掉下的长刀。
其实半镶在墙壁内的多萝西,也不知道自己右手中为什么会握着一把长刀,她早就想把这碍事的东西丢掉,可她身体内的沸红拒绝,让她的右手始终握着这把刀,她的左臂已经断了,右手还握着刀,不挨打就奇怪了。
多萝西用最后的力气从墙壁内挣脱,她噗通一声跪地,勉强起身后,全身宛如要散架般。
“她怎么还不死?奇怪。”
一名女猎手开口,她从小腿上抽出一把匕首,准备投匕首,刺穿多萝西的头颅。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一层血色网格在多萝西周边出现,当啷一声弹开抛来的匕首。
在坎乌等人惊诧的目光下,多萝西的头一垂昏迷了,一条手臂陡然从她的脖颈侧面探出,导致多萝西被动的歪过头,仔细看会发现,这手臂并非是实体,而是由血气构成。
手臂、肩膀、大半个身体都从多萝西的脖颈侧钻出,一条升腾着血烟的手臂,抓住多萝西手中的刀柄,从她手中接过刀。
一道血气身影出现,它的身高比多萝西高出两头,形象为赤膊这上身,下身是裙摆般的破烂布条,面部模糊,长发凌乱的披散着。
铮!
一道斩芒划过,血气身影消失,他已站在方才投出匕首的女猎手身后,这女猎手的无头尸喷血倒地,头颅在半空中翻转几圈后,也咚的一声落地。
坎乌目露惊惧,其余十几名猎手不敢动了,方才那刀实在太快。
“这位朋……”
铮!
坎乌耳中嗡的一声,视线一阵翻转,最后看到的画面是,那道血气身影站在不远处,来袭击他们的愣头青少女飘浮在对方身后,除这些外,坎乌还看到自己的十几名部下,全都是头颅被斩下,十几颗头颅被斩飞到半空中,敌人实在是太快了。
死前,坎乌的最后想法是:‘姑奶奶,你要是有这本事,你为什么不早说出来,你早说,我们早跑了。’
片刻后,这古遗迹内的所有猎手被杀光,都是被一道斩首。
血气身影逐渐散开,重新化为血气,没入到多萝西体内,几秒后,飘浮着的多萝西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与此同时,大本营要塞的总控制室内,苏晓双手间的沸红重新化为一块半流体,沸红的‘二爹’「暗魔血影」就解决了战斗,没用大爹「灵影秘偶」登场。
「暗魔血影」是从何而来,这还要说到上个世界,也就是画之世界的沙漠内,那次遇到的六合体·血气怪物,其源血样本,苏晓留了一部分,将其加入到沸红内。
「暗魔血影」是自动型,无需操控,「暗魔血影」就会借助多萝西的本能,杀光周边的所有神灵。
「暗魔血影」不是无敌的,当「暗魔血影」被打散后怎么办?没关系,还有更强的「灵影秘偶」。
「灵影秘偶」的原理为,在「暗魔血影」被打散后,它并不会消失,而是可以融入到多萝西的身体里。
到了那时,就是苏晓在超远程操控,宛如操控提线木偶般,操控有「暗魔血影」能量加持的多萝西战斗,由自动型切换成手动型。
黑A是成长潜力,沸红则是操控性,暗阳则是能量兼容性,每一种吞噬者都有不同的特点。
苏晓将沸红的一小部分封存后收起,带上布布汪与巴哈下到地下矿井,顺着一条通道行进,当他返回地面时,已位于要塞另一边的异化兽领地附近。
顺着边壤区的岩壁附近,苏晓全速赶路,绕出很远后,才从南侧的一条山洞绕路,一路兜兜转转,两小时后终于抵达眷族领土的边境。
此时苏晓已经换了身衣物,不仅戴上了兜帽,还戴了张面具,布布汪与巴哈则无需伪装,它们一个融入环境,灵一个在异空间内跟着苏晓行进。
苏晓先是抵达自由城,通过人族势力埋伏在这的钢铁兄弟会成员,以30公斤活性矿石为代价,借用了一处直达「克瓦勃环城」的传送阵。
绵软的空间波动,让苏晓、布布汪、巴哈都是一阵不适应,远没有恶魔族传送阵那么有力量感与推背感。
到了「克瓦勃环城」,没时间欣赏这里的景色,苏晓先是到了一家开在小巷内,提供特殊服务的小酒店,在207号房间的枕头下取到一份出入许可。
「克瓦勃环城」分内城与外城,最外圈是百米高的环形城墙,进入后是外城,之后又是一圈城墙,进入后才是内城。
有智慧生灵的地方就有阶级之分,这里也是,作为有法度的环城,「克瓦勃环城」是这片大陆上难得的乐土额,眷族同盟有很多高层都居住在此。
苏晓此时所在的是外城,他之所以来着,不仅是因为凯撒在这里的外城,也是因为这里的天启乐园方契约者多。
来这小酒店,是为了取凯撒放在这,用于出入城门的批文,没这东西想出城门很麻烦。
两小时后,「克瓦勃环城」东侧3公里处,一处山洞内。
一名手持高科技能量短炮,身着动能装甲的男人,慢步深入这山洞,在他前方,是名神情惶恐的老头,他骨瘦如柴,鲜血浸透他的大半衣物。
“你确定就是这。”
“是是是,就是这,事成后,求你一定要放了我孙女。”
“别废话,继续带路。”
身穿动能装甲的契约者有点不耐烦,随着前方的老头向前,两人来到了一处洞**,这里的面积在几十平米左右。
“人我引来了,后续的报酬,我从凯撒先生那取。”
身形干瘦的老头哪还有被胁迫的模样,他就宛如一只年老豺狼。
老头看了眼身穿动能装甲的男人,笑的意味深长,贪婪会蒙蔽人的心智。
“你孙女还在我朋友手上……”
身穿动能装甲的男人已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惜晚了,这是凯撒设的局,专门钓足够贪婪的契约者。
“年轻人,我孙女……是个我都怕的怪物,祈祷你那朋友没事吧。”
老头说完这话,紧靠着背后的山壁,而在另一边,坐在石台上的苏晓站起身,下一瞬就出现在敌人前方。
“等……”
因贪心被引诱到此的天启乐园方契约者,刚吐出半个字,身形就陡然消失,被拖入「封境」内。
几分钟后,苏晓凭空出现,在凯撒的协助下,事情变得很顺利,【天启】称号成功激活。
【提示:天启称号已激活。】
【天启】
产地:轮回乐园/天启乐园。
类别:称号
称号效果:天启烙印(主动),激活此能力后,你将临时激活此称号内的天启乐园·契约者烙印,并可使用此烙印。
售价:无法出售,可临时转让。
……
苏晓将【天启】称号佩戴上,激活里面的天启烙印后,尝试打开世界联络平台。
【世界联络平台已激活。】
没让苏晓重新命名,发现这点,苏晓知道后续的事好办了,他与凯撒选的这名契约者,在昨天曾试图坑凯撒,结果可想而知,不过凯撒作为军需官,当然是选择原谅这契约者。
次日,苏晓找上凯撒,让对方帮忙找一名敌方契约者时,凯撒马上想起此人,为此,凯撒还额外加钱,收了苏晓1000枚灵魂钱币。
现在看来,这1000枚灵魂钱币花的值,苏晓用这天启乐园烙印激活世界联络平台,并未让他重新命名,也就是说,他是用这名契约者曾经的发言名称进行发言。
这很好,凯撒为何那么不记仇,是他的心胸突然豁达了?并不是,被凯撒盯上的这人,不仅是契约者,还兼矿工。
对苏晓而言,这很好,以一名矿工的身份发言,势必会让敌人麻痹大意。
苏晓完全可以用超高价雇佣的方式,引来帮忙刷声望,以及在凯撒那兑换物品的工具人。
确定了思路,苏晓开始编辑发言信息,内容为:‘因意外,开采中的矿洞被八阶超凡野兽占据,现急需一名战力强大的契约者帮忙清理掉这只八阶超凡野兽,如现所在地为「克瓦勃环城」,不计算战斗时间,往返路程不超2小时,有意者联系,事后酬谢8500枚灵魂钱币。’
编辑好这些信息,苏晓选择在世界联络平台内发布,刚发布几分钟,他就接到以方才发言为坐标,所发送来的邮件,打开第一封后,发现居然是莫雷发来的,内容为:
‘我是战斗天使,很强的……’
看到内容,苏晓当即关闭。
陆续又有几封邮件出现,苏晓一一扫了眼后,发现了熟人的邮件,对方名为暴君。
这名叫暴君的坦系还没死,苏晓心中略感意外,这家伙是个硬骨头,不适合当工具人。
阅览下一封邮件,苏晓的眼睛一亮,这邮件是豪妹所发来,因这女人在世界联络平台内很活跃,苏晓之前和莫雷与月使徒打听过对方,得到的情报是,这女人很富,以及这女人身后的冒险团很不好惹。
莫雷在说这冒险团很不好惹时,笑的格外开心,不好惹是在天启乐园内部,而追杀一名轮回乐园方的猎杀者,一般没失了智的天启乐园方冒险团,都不会这样做。
对豪妹的印象,苏晓停留在很富方面,让他不禁想到,这简直是提款姬+声望工具人的集合体。
苏晓看完邮件内的内容后,当即给豪妹回复,内容为:‘有劳了,一小时后,预定地点见。’
PS:(两更万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