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zh8h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起點-第三十三章.聞仲上榜讀書-n59xt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与龙吉公主非亲非故,就算此前陆植对她有几分相助之恩,也不止于此吧?
又是送战甲,又是送神犬,陆植心中又怎能不惊疑?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从不相信这世间有这般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虽然那战甲神犬都十分的不凡,可陆植缺是不敢轻易收下…谁知道他收下之后,后面又会有什么在等着他?
欲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陆植还是很清楚的,看那战甲与神犬两件重宝的分量,陆植都想象不出,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还的上这份大人情。
所以在此之前,还是先询问清楚的比较好,可别傻傻的被人给算计了,就算这位龙吉公主看起来十分的单纯,但谁又能知道这背后还有没有别人的算计谋划呢?
龙吉公主迎向陆植那探究的目光,那如水波般荡漾的目光似有几分羞涩,但却十分的纯净真诚。
“佑圣真君不必疑虑,这玄灵锁子甲还有哮天犬,皆是父皇母后赐下,命我在合适之时,送与兴周灭商的天命人的,而真君此时出现在这凤凰山中,正是应了缘法。”
“所以还望真君不要推辞,收下便好。”
而且因为某些原因…虽然那天命人不一定便非得是陆植,但她根本不想将这宝甲神犬赠送给其他人!
陆植看到龙吉公主眼神中那隐隐的祈求之色,沉默了几息后,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既如此的话,那本君也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公主赠予宝甲神犬。”
龙吉公主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连身上那股哀怨无奈的感觉也似是散了开去。
她笑道:“碧云,来,与我一同,为真君亲自穿上战甲。”
“额…这便不必了。”
“要的。”
…….
陆植再次走出青鸾斗阙之时,身上那身残破的铠甲已经换成了龙吉公主赠予的玄灵锁子甲,也是在真将这身战甲套在身上之后,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了这身战甲的不凡之处。
这身玄灵锁子甲,必然是那入了先天之属的重宝,而且附带的戟冠,腰带,战靴似乎还是少有的配套灵宝,相辅相成之下,这一身战甲束冠的品级,恐怕不下于他的渊虹剑。
还有这条哮天犬,陆植低头看了一眼蹲坐在自己脚边,抬头看着自己的黑色细犬,玩心一起,忍不住抬手撸了一把他的脑袋。
“哮天犬,据龙吉公主所说,你有万里追踪之能,却能帮贫道找到那闻仲与墨麒麟的踪迹吗?”
“那墨麒麟,曾驮着闻仲落到过此山中,一身气息,应该有所留存,你且试试看,能不能循着气息找到他们?”
哮天犬闻言,顿时便站起了身来,在山林中四下转了一圈,然后回头看了陆植一眼,四肢一踏,便瞬间如履平地一般的踏上了高空,朝着某个方向追了过去。
陆植轻轻一笑,看来是寻到了,当即便也腾起金光,化作一道金虹追了上去。
一人一犬,顿时从高空之上追击而去,整整两个时辰,不知都已经追出了多少万里,哮天犬这才再次回头冲陆植吠了一声,然后身形一个折转便从天上落了下去。
陆植也马上跟了上去,还未落地,便听那山林之中传来了一阵激昂吠叫,墨麒麟那低沉的闷吼声,以及闻仲的痛呼声。
“啊!”
陆植瞬间化作一道金光飞射进了下方的山林中,正见那墨麒麟背上,闻仲被哮天犬一口狠狠的咬住了右臂,发力撕扯,痛的闻仲痛呼连连,另一只手举起钢鞭便朝着哮天犬接连打下,但哮天犬却是身形极为灵活的左闪右避,让那闻仲根本就打不到。
“闻仲!”
陆植一声高喝,顿时惊醒正在与哮天犬纠缠的闻仲,他转头望来,正见陆植从林中走出,大步而来,脸上顿时露出了阵阵惊怒交加的神色。
“陆植!”
陆植到场后,哮天犬也马上便松开了口,一跳便从墨麒麟的背上跃到了陆植身边,摇尾请功。
陆植抬手抚了抚哮天犬的脑袋,掏出一颗金丹作为奖励喂了给他,然后才再次看向了闻仲。
“闻仲,束手就擒吧,你逃不了了,随本帅一同回西岐去吧。”
闻仲看了一眼陆植身旁的哮天犬,心中差不多已经明了,陆植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了,有这般神异的神犬相助,他纵然有墨麒麟做坐骑,今日恐怕也是难以逃出生天了。
他突然惨然一笑,看着陆植说道:“让吾随你回去,做你还有西岐的阶下囚吗?”
陆植说道:“事已至此,你还有何不服的吗?这殷商,注定要灭亡,天命如此,即使是你,也没办法改变的。”
闻仲摇了摇头,说道:“或许吧,大王昏聩,听信奸佞小人,天下诸侯也皆生有异心,此事吾自然也知晓。”
“但吾闻仲,却是不信天命!誓要为这成汤江山重开盛世,截取那一线生机!”
“多说无益,你只管来试试看吧,看能不能将吾擒做你的阶下之囚!”
陆植轻叹一声,也未再多言,只是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指向闻仲。
闻仲亦是单臂举起钢鞭,双腿一磕座下的墨麒麟,便朝陆植冲了过来。
噗嗤!
血花飞溅之间,闻仲被陆植一枪挑飞至半空,重重坠地。
他本就已经是重伤之躯,才不过刚刚醒来,还被哮天犬给咬伤了右臂,又怎能是陆植的对手,不过一合,便败在了陆植的手下。
“咳咳..”闻仲咳出一口逆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单手撑着钢鞭,柱在地上,看着陆植说道,“论法术神通,吾不是你对手,带兵打仗,吾也大败于你的手中。”
“但是,你想生擒吾,让吾做你阶下囚,却是休想!”
陆植不禁脸色动容:“何至于此?那殷商,值得你这般付出吗?”
“呵呵..吾既担任太师之位,备受大王信任,自当死节,而且吾虽然败了,但至少..无愧于..心…”
陆植:“…..”
他走上前,抬手为闻仲轻轻合上双眼,抬脚往地上轻轻一踏,大地顿时土石分开,将闻仲深埋进了那地底之中。
看了一眼跪地悲鸣的墨麒麟,陆植说道:“你且就在此地,守护着你主人的坟茔吧,待到来日,他归天封神之时,你再去寻他吧。”
说实话,陆植始终都未曾想过,要送闻仲神魂上榜,但是他的气节,也不容许自己苟且偷生,成为陆植的俘虏。
这等人物,就不可能有生擒的可能,那般做,反倒是在侮辱他。
陆植亦是深感钦佩,只得成全了他,或许,对闻仲来说,这般的结局,才是最为符合他心中大义的吧。
驻足哀悼了片刻后,陆植便带着哮天犬离去了,他也未在此地专门设下什么墓碑传记之类的东西,闻仲也不需要那些,他的忠义,又何须让他人知晓认可?
数个时辰后,陆植再次再次回到了西岐之中,而朝歌与西岐之间的大战,也已经逐渐接近了尾声。
早在陆植追击闻仲离去之时,朝歌一方便已经彻底溃败,十数万大军溃逃,西岐将士们所要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多留下一些人。
如今,西岐各位将领,都在率军追击围堵溃逃的朝歌大军,也不需陆植智慧调配什么,所以陆植回营之后,索性便直接转回了营帐之中,等着麾下诸将来回报战果。
接下来的整整半月,西岐将士们,都在满山遍野的抓捕朝歌俘虏,朝歌十数万大军,最终几乎尽数被西岐将士所俘虏,只预留不到两万人逃出了西岐,不知所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