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dlpy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愛下-第437章 羅斯公國的旗幟閲讀-vv2c7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留里克计划的出征之日是儒略历的八月第一天,他计划大军在七月二十日开展集结工作。
大军初步统计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一千人,且就在出发前的几天,留在罗斯堡的几支旗队,已经开始了扛旗列队训练。他们本就能走得相对行伍整齐,人人更是深知当战斗开始后,他们必须和友邻的战友聚在一起,便更需要保持阵型。
指望他们真得踏步好似克隆人大军,实在太为难他们。
瞧瞧那些梅拉伦佣兵的表现,他们是一群过于年轻又上年纪的人组成的大军。固然旗队长赫立格尔和少数人有过当私兵的经验,他们只能带着一众兄弟聚成一团,将短矛一致向前,喊着号子同节奏踏步走。
梅拉伦旗队的战士无权穿戴蓝白色调的麻布外套,他们只是穿着最廉价的土黄色麻布衣。
沙俄后期那些最普通的战士,军装色调就是灰色的,他们兵力庞大生命也最为廉价,他们正式“灰色牲口”。
这些来自梅拉伦部族的战士,留里克许诺给他们的报酬仅有市场价的五分之一!
战争结束后,活着的战士每人给两个银币就打发掉。他们是否抵触已经毫无意义了,这场战争他们无权拒绝,所有人已然任命,接受了如此低廉的佣金。
只有最精锐的战士有权穿戴蓝白色调的外套长衫,此乃罗斯精锐战士所享有。
突击进口的白布和罗斯人自己保有的布匹,短时间内被做成了一千五百套长衫。在满足罗斯精锐自己的需求,留里克也有意分出少数交给斯拉夫旗队。
他必须保证列阵作战之际锋线的战士有着绝对统一的着装,放眼望去一片蓝白色调,敌人的士气必然遭到打击。
倘若拥有更多的白布,留里克势必给每一名参战人员配齐一套衣装。
“真是可悲,要不是现在拙劣的生产力,我的大军就一片华丽了。”
这个时代,军人的衣装总是追求华丽。华丽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漂亮,亦是向敌人展示自己的财富,只有大量的财富能保证战士吃好喝好,那么这样的战士势必肌肉爆棚,挥舞手里的战锤在战场上还不是看瓜切菜?
就在罗斯堡,留里克给予各个旗队的队长一道命令。
“你们的旗帜代表了你们的荣誉。旗帜核心的蓝色交叉条纹,是我们罗斯人的徽章!让旗帜倒下,或是被敌人缴获,就是战士的莫大耻辱!”
人活着需要荣誉,当卑微的人有了荣誉观,就会立即迸发出强大的活力。他们纷纷宣誓不会让罗斯的旗帜蒙羞,会带着兄弟们与自己的旗帜共进退。
仅仅是旗队的旗帜就够了吗?
罗斯公国必须有自己的旗帜,或者说是纹章。
罗斯本土的战士们,家里的长子世代传承祖先的武器,也包括祖先的橡木盾。
橡木是大家能得到的最坚硬的木料,它坚硬又耐腐蚀,人们在上面涂抹矿物染料,描绘出雄鹰、狼头、熊爪、大鱼,或者一段卢恩字母拼写的优美词汇。它具备一定的家族纹章属性,却不是罗斯人共有的象征。
罗斯人有自己的象征,就是白布上印染、缝制的呈十字交错的蓝色条纹。本来这个条纹就是精心描绘的划船大船桨,现在,留里克只想简单地将之描绘。
天蓝色的布匹倘若全都做衣服,的确只有高贵的人能享用。
留里克放置一些蓝布留着备用,剩下的几包大规模的用来描绘罗斯的象征。
现在,古尔德奉命将他家族的全部货船集结在罗斯堡峡湾,再加上征用的造船匠霍特拉家族的全部货船,全部货船的数量已经多达三十五艘。
针对货船的修缮、翻新也是备战的一部分,此刻本有两艘与阿芙洛拉号同级的大船正在积极的建设船壳,这项工程不得不暂时停滞,储备的一系列的优秀木料,当下全部用来修船。
比如说,将全部的货船加高船舷并安装甲板,将所有桅杆的直式横桁拆掉,以新的拉丁式三角帆代替。白色的船帆全部用撕扯成布条的蓝布,缝合处蓝色的X条纹。
桅杆的顶端亦是扬起一面小柒,便是方形白布的对角线,皆缝合上蓝布。
这压根就是安德烈旗的翻版,不过安德烈旗本质就是另一个未免罗斯人的旗帜,非常梦幻的是,本时空的罗斯传统纹章,与之有着天然共性。留里克遵从大家的说法,将旗帜称谓为“船桨旗”。
所有的船只,无论是货船还是长船,它的桅杆必须挂上一面“船桨旗”。
留里克亦是做了一番规划,所谓最大的阿芙洛拉号是罗斯船队现在与未来很长时间的旗舰,平日的航行她挂着“船桨旗”,当海战发生,她就挂起一面黑旗,所谓下令开战。制作一套旗语系统,留里克有这方面的想法,考虑到当前的情况,他深知还不能一蹴而就。
就在首领家中,尼雅承担起一项特别的任务,他要为罗斯公国,尤其是自己家族的权势亲自缝纫一面“罗斯王公旗”。
这是两面旗帜,一面将挂在旗舰上,另一面又跟随留里克的亲兵扛着,以充权势的仪仗。
它仍是对角线缝合蓝色条纹,挂在穿上的那面,则在旗帜的最下端,横着再缝上一条蓝条纹,使得整面旗帜有了新的含义:船桨之族征服了大海。
另一面旗可颇为讲究。
克拉瓦森奉命抽空用留里克提供的金币,将之拔成金丝。尼雅就用这些金丝线,以钢制绣花针将之缝合在旗帜的蓝纹上,使得旗帜更加华丽。
留里克愿意下本钱,由于拥有的金丝线足够多,尼雅索性给正面旗帜做了一个真正的黄金镶边。
旗帜变得华丽,色彩变得多元,正对应了公爵的权势。
就在儒略历的七月十八日,对着装饰的龙头扣在旗杆上,罗斯王公旗制作完成!
留里克站在家里的木板,他稍有吃力地亲自扛着这面总长度近乎两米半的旗帜,首先接受父母和妻妾的审视。
“你们觉得如何?这是我们的象征。”
奥托不苟言笑,他心里实则非常欣喜。他仍旧问道:“我们必须扛着这面旗帜作战?依我看,你旗杆上的那个猛兽,最能象征我们的力量。”
留里克抬起头,那所谓的龙头实则就是传说的大海蛇,或者说也是尘世巨蟒。
“我……还是看重旗帜。你们看,它可是有着黄金的镶边,真是一面华丽又高贵的旗帜。”
“那是当然的。”尼雅自诩办了一件大好事,这位妇人昂起头盯着自己的丈夫:“奥托,这可是我缝制的,也是你儿子的想法,你应该高兴,不该有所质疑。”
“我质疑了?”奥托缓缓坐到木地板,随口说:“你儿子的想法不一般,以往只有首领能享有的标志,现在出现在所有的船只,包括桅杆顶端也飘着旗帜。”
“爸爸,你是否觉得……”
“无所谓!”奥托摇摇头:“这是你的决议,我也知道你的用意。”
“所以,象征公爵权势的旗帜必须更加高贵。”说罢,留里克再看看自己扛着的旗帜,“下一步,我想应该用朱砂泥巴以及多种宝石进一步装裱它,最好它的镶边再挂上大量的琥珀,唔,彩色玻璃珠也行。”
“这样?我倒是支持。接下里你想怎么做?带着人去居民区走一圈?”
“我正有此意。”
见得罗斯人做了一面象征权势的华丽旗帜,卡洛塔在赞誉自己男人非凡之外,她心里何其的痒痒!
她好歹也是奥斯塔拉女公爵,可悲的是,曾经的奥斯塔拉部族竟没有自己的纹章或是标志物。自己必须拼命恢复部族,也要学习罗斯人的这一套,给自己做一面“公爵旗”。
该用怎样的象征物呢?
卡洛塔,她想到了在白布上涂画一个简笔的有着盘状犄角的绵羊头。因为奥斯塔拉部族,一直很擅长饲养牛羊。
这场战争是罗斯人的战争,所谓奥斯塔拉的战士们,目前都是一些亟待成长的孩子,他们亦是全部被编入军中,当下尽是手持十字弓成为射击旗队的一员。奥斯塔拉人无权打出自己的名号,就像是卡洛塔是留里克的女人,整个奥斯塔拉人现在完全依附于罗斯人生存,那就不能奢望太多。
留里克集结了一批最强壮的佣兵,以及老爹精选的那些壮汉,这些人加在一起正好有一百人。
关于银鳞胸甲的制作,为了提前完成任务铁匠们和众多学徒一直在拼命,他们觉得白天都是工作之际,闹的他们这段时间根本就是睡眠不足,一个个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他们的拼命有了很好的结果,留里克所需的一百套鳞甲完成了。
既然是要扛着“罗斯王公旗”招摇过市,留里克自知必须将自己精选的狂战士们一并带上。他就是要趁此机会向大家宣传罗斯的象征,亦是要给族人们展示何为最强战士。
这一百人,他们的银鳞胸甲的腰带部位刻意修饰了一批蓝白布条,所谓裙摆,实则是让白银色调的甲多一些华丽色彩。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佩戴者头盔(不少人头盔还带着面具)的银鳞胸甲拥有着,他们才是华丽的极端。他们腰间挂着钢剑、钢匕首,另有两支手斧。他们的胳膊都穿着锁子甲,此与鳞甲本就是一体。
不过,他们露出甲外的小腿和脚是缺乏防护的,只有少数人在小腿正面挂上一堆薄铁皮。
只有壮汉才能披上这样的重甲招摇过市,当他们花费一些时间把重甲穿戴好又集结一处,奥托望着他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更是心里泛着嘀咕:“要是十年前奥吉尔也是这样的打扮,他能战死?!”
留里克的妻妾、女仆们,这一众少女根本没法想到,自己的男人能搞出这样一支匪夷所思的铁军。它们给予来自诺夫哥罗德的女仆们最惊人的视觉冲击,眼前的人居然都是穿戴用珍贵的银子做的甲吗?
“好,很有精神!”留里克使劲点点头,笑着打气道:“我的勇士们,瞧瞧你们自己吧!你们坚不可摧!任何的武器都不能突破你们的防御,而你们每个人,都用用战斧和剑斩杀一百个敌人。”
听得,大家互相哈哈大笑,仿佛忽略掉了肩膀的一丝压迫感。
留里克再看一眼获得扛旗殊荣的耶夫洛:“走吧!让大家看看我们的厉害!”
一支银色的大军走得行伍整齐,队伍的正前方是罗斯公爵父子,以及一票穿着朴素而不失华丽的女孩。
耶夫洛扛着旗帜,他边走边喊:“这是公爵的权势!这是公爵的旗帜!这是公爵的铁人!”
他不停地喊着这三句话,不久大家被这言语感染,上百人重复着这三句话,以“洗脑”之势向族人们宣传。
浩荡的队伍引得罗斯族人夹道欢迎,大家惊骇于自己的部族居然还藏有这样的铁军,也是感慨那面旗帜是真的华丽。
近段时间以来,部族的妇女们都在拼命的在各种白不上缝合交叉蓝色条纹,这份劳动使然,整个部族前所未有的接受了罗斯的纹章。大家实则并不觉得这份纹章天然高贵,见得留里克的那份用金丝装裱的,乃至一百名银色的护卫者,见者纷纷改变了想法。
既然公爵父子都觉得那是绝对的高贵,大家还要怎么想呢?
这场华丽的巡游正值大军出发前夕,突然蹦出来的铁人军,完全是给了部族一记关键的强心针。
队伍最终停在了祭司长屋门口。
留里克亲自扛着旗,与父亲进入长屋,面见已经嫉妒衰老的大祭司维利亚。
露米娅要为大军出发筹备一场小祭祀,她一直在工作着,更是知晓这次出征不仅自己和许多祭祀要跟着走,连带着自己的养鹿人族人,也必须参与其中,从事运输物资的工作。
维利亚心情是激动的,可她衰老的身体经不起太多折腾。
她被女祭司从内堂卧室抬出来,接见首领父子的拜见。
只见留里克扛着华丽的旗帜,那洋溢幸福的脸,分明就是胜券在握。
“奶奶,我来了。”留里克亲切的话语直击维利亚的心。
“你……来得好啊……”
维利亚话语中的疲态真的让人感觉不安,仿佛她随时都会离开。奥托心情有些难受,她真的希望维利亚能活到一百年但是……
留里克有意介绍了一番这面旗帜,他不知道维利亚是否听懂,至少她做出的都是积极的反馈。
交错的蓝色条纹旗帜,维利亚想到了很多,想着想着,那满是皱纹的脸居然流出两道泪痕。
露米娅见状,急忙走去,以手帕擦拭掉泪珠。
“这是……是首领的象征物,也是我们……罗斯的象征。你……留里克……”
“奶奶……”留里克急忙凑过去,半跪在大祭司的身边。
“我听说了你的计划,这场战争我们必胜。你给所有船只、战士都挂上我们的象征,神也很高兴。”
留里克真诚地抬头看着这位功勋老者:“我还有一个要让你看看。”
维利亚半天挤出一丝笑容:“还有什么好事吗?”
维利亚裹着一张羊皮毯子,被抬到了长屋门口,仅此一批,她瞪大衰老的双目,不由得微微探出头,心里不知说些什么好。
因为,她自觉看到了一支高贵的银色军团,一支无敌的军团,此生无憾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