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p4r7h优美小說 神魔書 txt-第二百四十七章 帝國敗類讀書-zjwlp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月二十五日,夜。
一股暗流在帝都第四大学的校园中奔涌。
平日里极其活跃的竞技剑术俱乐部、拳击俱乐部、马术俱乐部、箭术俱乐部等学生活动场所,此刻更是人声鼎沸,数以千计的学生聚集在这些地方,聆听着一些老师模样的中年人慷慨激昂的演讲。
第四大学自带的小剧场内,马修被打得稀烂的尸体换上了一套白色的长袍,静静的躺在一口华丽的棺材中。
一些平日里和马修亲近的学生手持白蜡烛,静静的坐在棺材旁,静静的为马修守灵。
不断有学生成群结队的来到这里。
胆小的远远眺望一眼,然后捂着嘴跑了出去。
胆大的则是凑到棺材旁,认真的看了一眼马修惨不忍睹的尸体,然后捂着嘴跑了出去。
一些素来活跃,而且家庭很有一些力量,自身也掌握了一些超出寻常人的渠道和关系的学生,则是在学校里偷偷摸摸的募集款项。
帝都大学城区的一些小酒馆、小会所内,一些违禁的交易快速的完成了。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一大早,乔换上了一套整洁的日常正装。
用过早餐后,乔仅仅带了马科斯、兰木槿、牙、司耿斯先生四个人,以及负责带路的爱因斯坦,一行六人骑马赶向了帝都天平街。
青松街距离天平街并不远,普通人步行也就是半小时的样子。骑着马,优哉游哉的缓速向前,最多十分钟,就能从乔的驻地赶到目的地。
一路上,爱因斯坦滔滔不绝的介绍着天平街的情况。
天平街,这是帝都大学城区的核心街道之一,这是一条短街,整条街道上就只有六个门牌号。
天平街一号,正是帝都司法大学。
天平街二号,是帝都警局大学城分局。
天平街三号,帝国最高法院大学城中级分院。
天平街四号,帝国监察部驻大学城监察厅。
天平街五号,帝都律师注册管理处,兼帝都律师专享的‘天平’俱乐部。
天平街六号,帝都高级监狱大学城看守所。
帝都司法大学的学生们,他们可以极其方便的,在天平街学习一切和法律有关的知识,实践一切和司法有关的事务。
帝国高层,为这些司法大学的精英们,配属了最好的学习条件、学习环境。
比如说,在天平街二号的后面,就是帝都第三大学附属医院的太平间,这个太平间,是医院和大学城分局共同使用、共同管理。
司法大学的法律精英们,他们可以很方便的进入这个太平间,旁观,甚至是亲自操刀‘尸检’工作,学习和‘法医’相关的知识。
每当夜幕降临,司法大学的学员们,就能跟着警局的巡逻队出动,前往附近的吃食街巡弋。每当帝都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大学的学生们爆发冲突,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们可以现场办公,实践各种法律调解的工作。
大学城区中级法院和帝都律师注册管理处就在大门口,这些学员更能跟随已经毕业的学长们,在法庭实操各种辩护或者公诉事务,迅速积累丰富的办案经验。
“不仅是这样,司法大学的学生们,他们每个月都有丰厚的补贴。”
爱因斯坦无比羡慕的说道:“住宿免费,三餐免费,每个月还有生活津贴……甚至他们每年四季更迭的衣物,都是学校免费发放。”
爱因斯坦看着乔,很认真的说道:“我要攒足够的钱,然后……大学城的这些大学,我只要考上任何一所……我的父亲、母亲,都会高兴的!”
乔很不解的看着爱因斯坦:“一切都是免费的,而且每个月还有津贴发放,你为什么要攒钱呢?”
爱因斯坦摊开双手,无奈的看着乔叹了一口气:“可是乔少爷,要能考进这些大学,才有这样的好事呀……我现在只是勉强认识几个字,我要从初级教育读起,然后是中级教育……等完成了中级教育,我就要报考大学。”
“一次如果考不上,那么就要继续复习,继续考……这可能又要花费几年时间!”
“能考进大学的,全都是帝国精英,帝国愿意在他们身上花费大价钱……但是初级教育和中级教育么……虽然我很节省,但是这毕竟是要花钱的。”
爱因斯坦用力的抿了抿嘴,他很认真的看着乔:“不过,如果这次您能够在帝都待上半年的话,您给我的薪水,我想就足够了。”
乔缓缓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看了看乔,突然问道:“乔少爷,您能够被推荐到司法大学进修……您在初级和中级教育的时候,成绩一定很好吧?”
司耿斯先生在一旁疯狂的翻白眼。
乔一脸狼狈的低声咆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爱因斯坦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因为,您可是警务大臣亲自签署的调令啊……”
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咧嘴嫣然一笑:“那老家伙,他肯定瞎了眼了……嗯,没错!”
爱因斯坦张大了嘴,看着乔半天说不出话来。
乔沉默了一小会儿,他看看一脸震惊和茫然的爱因斯坦,思忖了一阵,然后很认真的,很厚颜无耻的说道:“爱因斯坦,你要相信,其实我不用来所谓的司法大学进修,我就能成为帝国最优秀的警察!”
“哈哈,你知道我这几个月,已经破掉了多少个大案子么?有多少风光无限的大人物,栽在我的手上了么?”
乔开始掐指计算,从他毕业加入图伦港警局开始,一共有多少人因为他翻船落马……
然后,乔越数越是震惊。
包括已经烟消云散的威尔斯等家族在内,直接或者间接,因为乔的关系倒霉的人,公爵级别的有鲁尔城的诸位,侯爵级别的加上西雅克老先生,也有不少,其他伯爵、子爵、男爵之流,他都懒得计算了……
其中甚至还包括,身份超然的金橡教会圣裁院的拉法大人!
“我很厉害的!”乔沉默了一阵,然后向爱因斯坦笑道:“普通警察,可能他们庸庸碌碌一辈子,都没我这几个月的经历丰富。”
爱因斯坦万分敬仰的看着乔,然后他突然向前一指:“乔少爷,这里就是天平街一号,帝都司法大学。”
乔向前望了过去。
石板铺成的大街宽达一百五十尺,打扫得干干净净,近乎一尘不染的大街北面,两排高大的松树之间,矗立着两根高有近百尺,起码五人合抱粗细的花岗岩石柱。
深灰色的花岗岩石柱上,雕刻了密密麻麻的字迹,这是德伦帝国开国皇帝,在建国大典上宣布的,德伦帝国的第一部帝国大法典,含括了刑法、民法、税法等等诸多法律条文。
两根花岗岩石柱之间,一条宽有百尺的大道直通北面,向北笔直延伸半里地,道路两旁也都是笔挺的双人合抱粗细的黑松,在道路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喷泉雕像群,喷泉的后方,是一座造型略显笨拙的,四四方方的深灰色大楼。
深灰色大楼的正中,是一座高有近两百尺的钟楼,钟楼顶部,面朝着乔的方向,是一座钟面直径超过十尺的巨型大钟,此刻大钟的刻度,正指向了七点整。
‘咚、咚、咚’……
钟楼内的机括发音系统敲响了高亢有力的钟鸣声,乔所在的大街上,陆续有身穿黑色长袍,袍服造型有点像法官法袍的青年男女出现,一个个都是一溜小跑。
爱因斯坦压低了声音,指着这些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男女低声道:“在司法大学,只有快要毕业的四年级学生,才能穿黑色袍服……一二三年级的学生,全都身穿白色袍服,用袖口的黑色丝线的多少来区分他们的年级。”
“司法大学的校规比其他大学要严格得多,只有四年级,或者留校进修的高级研究生,因为他们开始接触各种实际的司法事务,他们才有资格在外租房居住。”
乔愕然看着爱因斯坦:“也就是说?”
爱因斯坦摊开双手,无奈的看着乔:“所以,乔少爷,您应该是要……住校的!唔,司法大学的宿舍,应该是标准的四人间?”
乔瞪大了眼睛,住校?
四人间?
多陌生的词啊……住校?而且还是和三个陌生人住在一块?
“司耿斯先生,我想,我们应该在附近弄套舒适的房子……”乔转过头,很认真的对司耿斯先生说道:“我不是说,我要破坏学校的规章制度,但是……住校?”
乔的面孔扭曲,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他可没有和陌生人同处一室的爱好……尤其是,他从小在威图家的生活条件过于优渥,司法大学的生活用品,能够满足他的需求么?
这一路行来,专列上的简陋条件,已经快把乔给弄疯了!
乔陷入了纠结中。
司法大学门口的花岗岩柱子下面,两个身穿击剑服,带着毡帽的青年叼着细细的烟卷,双手抱在胸口,斜靠在柱子上,已经在这里不知道等候了多久。
反正,他们的毡帽上满是露水,他们在这里起码等候了好几个小时了。
被寒露冻得瑟瑟发抖的青年猛不丁的看到了马路对面的乔,一个青年猛地提起了精神,他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帝国败类乔·容·威图……我发现他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