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u3s6r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笔趣-373 真菌大王!相伴-crr6l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傍晚,蓟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办公楼。
胡海波阅览了学生们一天的实验报告后,草草关上了电脑,摘下眼镜,仰靠在椅背上捏起鼻根。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再选择生物。
不只是生物,最好见到“科研”两个字就敬而远之。
本科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所谓努力就能成功,纯属屁话。
他只是没想到,在科研圈,这句话能屁的如此彻底。
仅针对他所熟知的生物学领域,全世界的顶尖人才就像是一大坨盲目扩张的真菌,但没一个真菌知道他们处在怎样的环境中,只能向四面八方扩张,从而延伸出无数个菌落。
有些菌落,撞到了死胡同,那他们也就完了,穷极一生的短暂时光也来不及转向。
有些菌落,以为自己到达了一个肥沃的地方,却不知那是有毒的养分,你越是汲取死的也就越快。
有些菌落,掉进水里。
有些菌落,被火烧死。
有些菌落,陷入了疯狂,妄称自己是个上帝,想要腾空而起,最终也免不了随风飘散,堕入无底深渊。
但总有走运的菌落,他们真的能发现一片丰沛的新大陆,从而发展壮大,一生辉煌。
这就是科研,一场穷尽一生精力的豪赌,而拼命努力,仅仅是这个赌场的门票罢了。
可笑的是,有资格搞科研的人,根本就不是赌徒,正相反,它们几乎是最聪明,最排斥赌博的一批人。
他们往往是在入行5年、10年后,方才发现自己原来并非在实验室里。
而是在赌场里。
茫然四望。
早已不见那出口在何方。
如果人生能重来,他一定不会再沦为赌徒。
有头脑的人,本就该去选择收益率更高也更稳定的事情,从这个务实的角度审视,科研梦可并不比明星梦高明多少。
胡海波有很多次想对自己的学生说,“别等到逃不出去了再想转行”。
但他终是无法开口。
在这犹豫的一瞬,他方才理解自己的老师,在七八年前的某一刻,曾露出的似曾相识的犹豫。
如果人生能重来,他一定不会再拥抱梦想。
咚咚咚。
一个节奏陌生的敲门声打断了胡海波的叹息,他忙戴好眼镜,把椅子往前挪了挪,将刚刚整理好的文件又展开摆在了桌前。
“进。”
咔!
把手一扭,大门一开。
最恐怖,最旺盛,最帅气的超级菌落。
那个男人他来了!
且一脸蛮横,根本就是一个拳打生物,掀翻赌场,击碎梦想的存在。
“你……”胡海波使劲咽了口吐沫,“还有事么?”
“有。”李峥关上门,一路走至桌前,看了看椅子,“我能坐么,胡老师?”
“请……”胡海波做出手势后,顺势揉了下太阳穴,不得不强行提神儿。
李峥坐好后,刚要开口,又迟疑了一下:“胡老师,我毕竟只是一位普通学生,与您对话的时候理应做足礼仪,但我看您也挺累的,不如赶时间直接说。我是很尊重您的,如果您觉得我开门见山很冒犯,那我先道个歉。”
“没关系。”胡海波说着,将桌上的瓶装水推给李峥,“上午的会确实有点乱,我有很多话也没来得及说,要不我先说?”
“您请。”
“我主要就是解释一下动机和立意。”胡海波比划道,“你们这个课题确实有差异化研究空间,我也从未想过要抢发一类的事情,相反,如果我真的接手立项,一定会第一时间与你们,包括周院长进行交流,着眼于你们关注点以外的方向。再说得更务实一些,我还没有疯狂到要抢周院长的成果。”
“当然。”李峥当即点头。
“另外,就当是我分享一些经验和业内规则给你——Idea这种东西,其本身并不受保护,业内也并不认为不能做别人的Idea,相反,很多伟大的科学研究都是科学家们互相借鉴思想而来的。回归电镜这件事,你既然在英培公开提交了这个课题,英培又找到我分享了这个课题,这一切就都是合理的。以上既是我的自我辩驳,也是在告知你行业规则。”
“完全理解。”李峥再次点头。
“最后,我个人非常非常欣赏你的研究,也发信恭贺过周毅院长。我在这里承认,在我的预想中,你们论文的确会有很长的发表周期,而我希望用同为蓟大的信息优势,抢在同行前挖掘一些你们没有关注到的内容。说难听点,就是把你们掉下的肉屑捡起来拼一拼,这里的确有私心的成分,如果你介意,我愿意道歉。”
“完全不介意。”
“那也容我为潜在的冒犯道歉,对不起。”胡海波话罢,长舒了一口气,这才略微松弛下来,淡然抬手道,“我说完了,你请。”
“胡老师,很感谢您的这些解释,不过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对上述问题有任何意见,您应该也还记得,我在会上只在乎一件事——”李峥顿了顿,一字一字说道,“您看过我们的论文?”
噔!
胡海波刚刚松弛的心神,瞬间又绷了回来,身体也可见地挺了一些。
“绝对没有,这种同行未发表的论文,除非是非常亲近的人请我指导,不然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看的,这个绝!对!没!有!”胡海波像是遭受了莫名的欺辱一样,使劲挥了下手,“你如果坚持这么认为,那就去教务部举报好了,说没有,就是没有。”
“我理解您的愤怒。”李峥却只平心静气摊了摊手,“不过您不觉得这话很难解释么?如果没看过,为什么可以轻松说出我们的研究重点?”
“是听说的,李峥,是听说的。”胡海波抬手用力压了压,“你们组有很多人,化院也有很多人,我偶然听到一些片片段段的事情,难道要像被审讯的犯人一样一一交待么?”
“是的。”李峥抬手点了点桌子,严肃地看着胡海波,“具体到这件事,您需要一一告诉我。”
“没有意义,我拒绝。”胡海波扶案而起,又是抬手一挥向门口,“我所有的动机和心理活动都向你解释过了,如果你依然坚持我有污点,去教务部,不必再与我谈。”
“胡老师,如果去教务部能解决,我为什么还来这里呢。”李峥出于尊重,也不得不跟着起身,和声细语压了压手,“胡老师,您先坐。”
“李峥,我知道你前途无量,我不想拿教授的身份压你,但我也是个人,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影响我情绪的话了。”胡海波说着,再次抬手请向门前,“体面些,你也是,我也是。”
“不不不,出去以后我就不会体面了,来这里才是最后的体面。”李峥抿着嘴微微摇头,“没有任何实质证据的前提下,教务部是不会处理的。我可以拜托我的导师、院长,甚至是家人帮忙,但我不想给别人添乱,所以我就只能选择自己来。”
李峥说着,缓缓探身向前,逐渐放慢了语速。
“明天,我有两个媒体采访。”
“现在为止,有四个媒体请我注册专栏,其中两个是您也会经常访问的国际学术媒体。”
“当然,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其实是国内的某个回答问题的网站。”
“您也知道,现在才刚开始,今后这种曝光只会越来越多。”
“如果您现在无法给我一个解释。”
“那我就只能向媒体吐露我所知道的那部分了。”
“不厌其烦,一次一次。”
“李峥的名字出现在哪里,胡海波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哪里。”
“至于还有其它什么标签贴在你头上,那就是网络舆论的事情了。”
“此前我对这类采访与曝光很反感。”
“今后,我可能会爱上这件事。”
“所以。”李峥说着,也再次请向了胡海波身后的座椅,“胡老师,您可以先坐么?”
“………”
胡海波的面色肉眼可见地越来越紧,甚至有些要抽筋的趋势。
“李峥,你确定你要用你的明星光环煽风点火么?”
“如果你坚持,我会的。”
“我坚持什么?”
“胡老师……”李峥叹了口气,“我真的最受不了聪明人装糊涂,我们不是说好了开门见山么?同样的问题真的要逼我问第三次?”
“………”
扑!
胡海波终于坐回了椅子。
李峥也才得以落坐。
“有意义么……”胡海波低着头恍惚着摇晃起来,“你非要刨根问底,没任何好处的,没人会好……我不会,那个人不会,你也不会。”
“所以这就是没人捡垃圾,任其堆积如山恶臭难闻的理由?”
“你在说什么?”
“哦哦……没事,自言自语了。”李峥摇头一笑,“我不像您,胡老师,我做事不会计算也无意解释,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不用理解我,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理解。”
胡海波颓然一笑:“这大概就是恃才傲物吧。”
“这不是个褒义词,但我接受。”
李峥话罢,两手一摊,也不再言语,只等答案。
“唉。”胡海波叹了口气,“刘雨薇。”
李峥依然维持原状。
胡海波当然知道这个真菌大王不可能被轻易哄走,就此道出了那天见面之后的事情。
按照他的描述,张善栋与吴越走后,刘雨薇坚持要单独请教几个生物学问题,但实际上,问出的都是很与李峥组课题高度相关的专业问题,像是亲手操作过电镜一样,其专业程度令胡海波也有所动容。
于是胡海波试探性反问了一些更简单的生物学问题,刘雨薇却又一问三不知。
胡海波难免生疑,因此询问刘雨薇是怎么想到这些问题的,刘雨薇则回答信息来源于她的舍友,那个女孩同时也是李峥组的成员,每天都会聊一些实验进展,都是公开的内容。
想到这毕竟是一群大一新生,刚上手有点成绩难免会四处招摇,胡海波当时倒也没有更多的怀疑,只是想着要如何做出差异化,把那些掉落的肉屑拼接起来罢了。
胡海波说过这些,已是日薄西山。
“就是这样。”胡海波又是一叹,再次松弛下来,“我想应该是你们的一个组员口风不严吧,没必要再深究了。”
“稍等。”李峥却是立刻将电话拍在桌上,拨了出去。
“喂喂喂~~~”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很快飘了出来,“想到奖励金怎么花了吗~~”
“你在哪里?”李峥沉声问道。
“和刻晴姐姐吃肉串。”
“好,我问你,你有没有对我们以外的任何人吐露过实验内容?”
“没有啊,不是早说了没有嘛。”
“刘雨薇说你有。”
“?!?!?!她骗人!!!”
“茉茗,犯错误没什么,长点教训,改过就好了,最多再被揉几下。但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做的事是事关一个人一生前途的,把事实告诉我,怎么都可以,我只要事实。”
“李峥!!!!”电话里的女孩却是气急起来,“你宁可信那个……那个……那个碧池也不信我吗?!!!好!!我知道了,你就是要挤我走!!不用你挤!!我自己走!!!!”
话刚说完,她又突然唔唔唔起来。
好像在被什么人蹂躏。
接着,常刻晴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你把孩子都委屈哭了。”
“没事了……代我道歉。”李峥气势瞬间短了好多,糊弄几句过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本来极其严肃的氛围,也变得尴尬起来。
胡海波理智上虽然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使然,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是你……你家里的……孩子?”
“咳……”李峥重重咳了一声,“这是我们组员林茉茗,就是刘雨薇的那位室友。”
“我知道,可她好像你的孩子……”
“谢谢。”
“那……要不你还是快点回去哄哄孩子吧?”胡海波问道。
“是。”李峥能感觉到,自己的气势是怎么都回不来了,只尴尬起身说道,“以上的内容,如果有学校官方的调查,希望您能如实说明。”
“给我时间考虑一下。”胡海波起身相送,“如你所说,事关一个人一生的前途,我需要时间再仔细回忆分析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嗯……”
也不知道为啥,刚刚那一幕过后,感觉全都变了,就变成两个男人的亲切会谈了。
出了办公室,李峥也不敢停留,一路骑车奔向了平常吃拉面的那个餐厅。
林茉茗依然还在原地抽缩,还好常刻晴一直抱在怀里哄。
周围人的神色,就很怪了。
因为从表情……神态……哭的方式来看……
这小姑娘,怎么看都是失恋的样子……
到底谁,能狠心甩……
不不。
到底谁,能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可惜了,不知道名字,不然铁定报警了。
也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李峥畏畏缩缩地凑了过去。
“茉茗……我的错……”
“你起开!!”林茉茗一见李峥,哭得更厉害了,哇哇的哭,一边哭一边捶常刻晴的胸口,“他宁可信那个碧池也不信我……呜呜呜……”
“我……我……”李峥感觉很理亏,挠着头尽力解释道,“我们也才认识这么久……还算不上特别了解……”
“哇!!!”林茉茗爆哭,恨不得在常刻晴怀里打滚,“姐姐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人话吗呜呜呜!我钱也出,活也干……一天十几个小时……到头来就是……算不上特别了解?呜呜呜……”
“……”
餐厅内。
早已群情激奋。
这尼玛还是人?!
如此罪大恶极厚颜无耻之人!
报警都不知道用什么罪名好了。
好在,在他们拨通电话前,李峥头一甩,回过身去。
“事关论文,我也只是为了确定情况问一下么,根本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再这么闹我不哄了。”
“!!!”林茉茗一急,赶紧上前抓去,“再哄一下下就好了啊!!”
“就一下。”
“嗯嗯!”
“那……”李峥猛男低头,“我不该怀疑你的……没有足够的信任……我不配做你的伙伴……”
“呕……”常刻晴一阵作呕。
李峥自己都要吐了。
妈的,对静静都没这么哄过……
“哼!”林茉茗赶紧擦了擦眼角,瞥了眼拉面店面,叉腰闭眼,“就这?连大腰子都没有?”
“嘁……”李峥歪嘴一骂,“来个大腰子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啊。”
“我说错了……两串!!”
“你吃的了吗?”
“五个我都能吃。”
“好,好,好,五个是吧。”李峥亮出二维码就朝店面走去,“你给我表演一下,漏一滴油重吃。”
“啊这……”林茉茗慌了起来。
总之,这一晚过后。
林茉茗再也不想吃烧烤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