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urav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寒門禍害 ptt-第1753章 旨降相伴-um24g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兵部尚书杨博上疏请辞的消息宛如一个重磅炸弹般,迅速地京城的官员炸裂开来,让吃瓜群众既是兴奋又是惊讶。
“杨博犯了什么事,为何突然上疏请辞了?”
“这些年杨博其实没有什么大作为,怕是被皇上勒令退休!”
“乖乖,这三尚书一侍郎的空缺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兵部尚书!”
……
众官员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亦是纷纷发表着各自的看法,已然又是进行了延伸,发现当下的朝堂局势变得越来越扑朔离迷。
由于正处在这个特殊的敏感时候,这个消息刚刚从通政司那边传过来,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官场。
龙池中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亦是第一时间跑到了林晧然这里,整个人兴奋得手舞足蹈,目光颇为兴奋地望向林晧然。
因为杨博一旦去职,以林晧然的地位和战绩,必定有很大的机会接任兵部尚书,从而令大明北边的军事战略由守转攻。
“魏兄早前已经上疏弹劾杨博,杨博上疏请辞不是很正常的行为吗?”林晧然倒是保持着冷静的态度,抬起眼皮淡淡地说道。
龙池中知道确实有很多官员选择上疏请辞自证清白,但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道:“虽然这样说也没有错,但杨博突然间上疏请辞,应当是他意识到魏时亮弹劾的内容击中他的要害了!”
“皇上昨晚看过魏兄的奏疏,当时便将我们老师和徐阁老叫到万寿宫!”林晧然将手上的文书放下,端起旁边的参茶淡淡地说道。
龙池中深知林晧然的消息灵通,当即便是追问道:“结果如何?”
“具体情况我现在亦不清楚,但徐阁老是护着杨博……呵呵,老师此次亦是护着魏兄,当场跟徐阁老起了争执!”林晧然喝了一口茶水,努力地构想着当时的情景。
龙池中的眼睛微微一亮,又是好奇地道:“皇上打算怎么处置杨博呢?”
“依我的判断,皇上大概不会轻易将杨博换下去!虽然杨博这些年不作为,此次亦是怯敌怯战,但俺答终究打不到北京城下。哪怕皇上昨晚很生气,但亦是没有踩到皇上那边底线!”林晧然端起茶杯,显得很是理性地推断道。
龙池中相信着林晧然的判断,但会心一笑地道:“师兄你是林算子,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没准皇上不再容忍杨博,真的同意了他的请辞奏疏呢!”
林晧然抬头望了一眼自信满满的龙池中,这确实不是没有可能。
像昔日很多官员都以为嘉靖要用吏部尚书李默取代逐渐年迈的严嵩,结果仿佛一夜间,却是以李默瘦死狱中收场。
林晧然轻轻地点了点头,将茶杯轻轻地放下道:“昨晚还是一个消息!”
龙池中听到这个话,当即便是来了精神。
林晧然抬起眼望着龙池中,似笑非笑地道:“皇上今日会颁旨任命三尚书和一侍郎,今日之后,咱们便无须再瞎猜了!”
这次当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他们对此次的六部长官大调动已经期待了好几天,亦是猜测了好几天,但皇上偏偏没有任何的动静。
现在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已然有了确切的消息,三尚书一侍郎的人选便是在今日进行揭晓。
龙池中的眼睛闪过一抹亮光,当即便是关切地询问道:“师兄,你可知你的去向?”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很可能平调到吏部!”林晧然并没有埋怨,便是老实地回应道。
龙池中对这个结果却不甚满意,便又是进行追问道:“师兄,那礼部尚书是谁呢?不会是高拱吧?”
“高拱应该是跟我一起平调到吏部,礼部尚书的位置应该是我老师南京礼部尚书尹台了!”林晧然进行推断道。
龙池中对这个结果却是喜忧参半,当即叹息一声道:“徐阶这步棋真是高明,用你老师来堵了你晋升的机会!”
“我老师确实是比我更合适,如果能调任吏部左侍郎亦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我可不想贪心不足蛇吞象,不过你今后在礼部得多协助我老师!”林晧然倒是看得很开,又是进行告诫道。
龙池中用力一拍胸膛,当即许诺地道:“放心,你老师就是我……我敬重的人!”
二个人又聊了一会,龙池中手头亦是有事务要处理,正是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又是询问道:“对了,我能不能将今日皇上会颁旨的消息透露出去,好让我亦涨涨脸!”
在林晧然这个圈子看似无关轻重的事情,但到龙池中所处的圈子里,已然是一次在同僚面前涨脸的一次绝佳机会。
“此事瞒不住的,你随意!”林晧然清楚这个消息很快便会从徐阶或杨博那边传开,并不阻挠地回应道。
“好,那我现在就传出去了!”龙池中当即是喜上眉梢,便是兴奋地离开。
或许是过于高兴,既然没有注意到门槛,好在守望在门口的林福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不然就要摔得一个狗啃屎。
今日任命三尚书一侍郎的消息迅速在京城官员传来,除了孤零零在北边的顺天府衙门,这中央的衙门迅速地传遍了。
虽然很多官员都知道事情跟他们没有关系,但却是藏不住那份八卦的心,结合着一些传闻,便是进行了种种的猜测。
特别皇上有意将郭朴召回来填补吏部尚书的消息传出,令到他们更加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自然少不得有人骂郭朴不孝的。
面对一个“匿丧不举”、孝期不满就屁颠颠地跑回来的官员,众人的态度还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强烈地谴责此等不孝之人。
在这份个吵吵嚷嚷的期待中,太阳已经跳跃到了半空之上,开始发挥着它那份属于四月的热情。
正是在这个时候,西苑的宫门处走出了一个太监,手里正拿着一份圣旨,顶着烈日到宫外骑上一匹白马,便是带着几名番子出现在长安街道上。
很快地,这支队伍从西安街拐进了一个属于吏部衙门、户部衙门和礼部衙门的巷道,却是直接到尽头的那间礼部衙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