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kadm2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 txt-第六百四十一節 路過與餘泉(1/2)展示-g4pw8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而今,师弋同样将土属性螟虫作为第一目标。
除了之前所提到过的,要给血之胎记预留覆盖时间。
除此之外,师弋同样对土属性螟虫的能力颇有想法。
师弋倒不是和刑钺一样,贪图土属性螟虫吸收精血的能力。
以师弋如今的精血存量,根本就看不上那么点补充。
师弋体内庞大炁团所提供的被动精血恢复,都不是土属性螟虫掠夺他人能够比拟的。
所以,这项能力对于师弋而言,完全可有可无。
更何况,师弋的体内拥有螟母。
土属性螟虫一旦进入师弋的体内,在螟母的作用之下,土属性螟虫的能力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师弋真正重视土属性螟虫的原因之二,乃是因为土属性螟虫与血有关。
而螟虫能力的施展介质,就是宿主自身的血液。
这一点是土属性螟虫,有别于其他螟虫的地方。
而螟母对于螟虫能力的改变,并不是无迹可寻的。
这些变化都是在,原先能力基础上进行的延伸。
储水、燃血、鸩血尽皆如此,这三种能力并没有因为螟母的作用,丢失掉最初的特性。
储水还是可以存储水流,鸩血依旧有毒,燃血同样无法被扑灭。
正是基于此,师弋对于这几种变异的螟虫能力。
连名字都没有改,依旧沿用了最初的名称。
换言之,这土属性螟虫如果被师弋找到。
无论螟母最终会把溶血能力改成什么样子,这项能力最基本的控制血液还是会被保留下来的。
这种功能与螟母的基础功能重合,必然可以进一步加强,师弋对于血液得控制能力。
再加上师弋身为胎神境修士,这个境界原本就是一个存粹的炼神境界。
师弋的神识强度在这一境界的加持下,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凭借神念操纵外物的移动,对于胎神境修士而言,本就是轻而易举的。
如果将操控的对象变为师弋自身的血液,再辅以螟母和土属性螟虫的控血之能。
师弋完全可以,借此开发出新的杀招。
而这便是师弋,优先寻找土属性螟虫的又一个原因了。
想到这里,师弋御空飞行的速度又快了三分,继续向着目的地前进。
师弋离开范国之后,一路向着南方飞去。
最后,师弋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抵达了位于范国南部的涟国。
这里并非师弋的目的地,根据一路走来罗盘法器的指针变动。
师弋判断,那土属性螟虫很有可能在才国境内。
才国虽然和范国比邻,但是因为汲魂之地的缘故,师弋根本不可能直接从范国进入才国境内。
汲魂之地覆盖范围辽阔,几乎占据了才国境内近一半的土地。
想要直接绕过汲魂之地的覆盖范围,只能借道涟国。
然后,经由奏国方能进入才国。
理论上借道婵国,也可以完成这一步。
只是婵国与奏国之间的距离,并不比从涟国到奏国的距离近。
再者,距离上次一别,师弋已经数十年没有踏入涟国了。
尤其是因为汲魂之地的缘故,上次从涟国出发,一船人除了师弋几乎死绝。
既然这一次正好途径涟国,于情于理师弋都要登岸看看情况。
…………
涟国。
余泉坐在田埂之上,有些出神的望着远方。
一直以来,这都是他在做完农活的间隙,所经常做的事情。
这个时候,余泉在看向远方的同时,还会禁不住在心底发问。
他自己的这一生,是不是要在这日复一日的劳作当中度过。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余泉知道他的这一生,大概率就会是他所想的那样。
并且,不止是余泉他自己。
如果他有子孙的话,他的子孙也将不断的重复他做的一切。
在不断的轮替当中,一直延续下去。
亦或者,在某次意外当中,彻底绝了香火。
每次一想到这里,余泉的内心深入,总是不禁升起一丝绝望。
人活着最大的悲哀,就是看不见希望。
而余泉所处的,正是这样一种环境。
其人之所以会有如此境遇,主要源于他们一家人的身份。
余泉一家看起来,像是普通的种地百姓。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余家所种之地并非他们自己所有,他们也不是普通地主豪绅的雇农。
余家所种之地,乃是涟国皇室的土地。
换言之,涟国皇帝才是他们的雇主。
服务于皇家内院,看起来十分的殊荣。
然而,其中的苦楚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在涟国一旦成为了余泉这样的皇民,也就意味着世世代代都只能如此,从此再无翻身之日。
余家其他人对于这种生活,或许已经麻木了。
而余泉作为一个尚未及冠的少年,又怎么甘心将余生就这样度过。
可惜,这一切都不是他能够左右的。
不管余泉是否愿意,他都只能这样继续生活下去。
每每想到这里,余泉的心中就会升起一丝无力。
同时,他也忍不住在心中低声咒骂,那个他从未谋面的太公。
余泉一直认为,如果不是他那个名为余裕的太公,余家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就在余泉出神之际,一连串马蹄声从远处传来,打乱了余泉的思绪。
余泉闻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正常情况下,此时不应该会有人骑马赶来才对。
毕竟,秋收已经结束了。
涟国皇室所派出的征粮官吏,才刚刚从他们这里离开。
如今,余家只剩下一些,不至于让他们在冬天来临时饿死的粮食。
除此之外,再没有半点值得惦记的东西了。
一念及此,余泉皱眉向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余泉整个人定在了那里,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顺着余泉所视的方向看去,那是阵仗颇大的一群人。
只见,数百匹骑着快马身披铠甲的骑手,正在向着这个方向而来。
并且,在那些马匹之中,还有一辆装饰颇为奢华的马车。
在涟国,达官显贵商人地主所乘坐的马车,皆有其形制。
而眼前的这一辆马车,无论是华贵程度,还是形制规格。
都不是一般显贵,可以承受得起的。
余泉猜测这很有可能,乃是涟国皇亲贵族才能乘坐的车驾。
如果放在平时,余泉定然会被这种排场给镇住。
然而此时,这一切在余泉眼中都不算什么了。
因为,余泉看到了天上有个人在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