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ox843精华都市异能 我是半妖討論-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帝王坡分享-2h6oy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下一刻,深深插在肩膀上的镰刀一颤,握住木棒的人似是在这样的目光下吓得狠狠一抖。
可是他分明没有流露出半分敌意与杀意来,握着木棒的那个青年迎上他的目光脸色惨白。
倒是他身边的一名半大的孩子,目光清澈投放过来,带着不忍说道:
“阿哥,这个人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对他,明明昨日王家那流氓癞子欺负阿哥你的时候,你连挥舞拳头的勇气都没有,为什么今日要来欺负别人?”
那名年轻人面色陡然一狠,就要抽出镰刀:“你懂什么!王家那流氓恶霸,再坏也只会欺负欺负我这样的老实人!像这个浑身是病的痨死鬼最是害人不浅了。”
谁知手掌刚刚发力,镰刀却是抽之不得,他惊恐抬眼看去。
便见无力坐在地上的那个丑陋怪物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握住了刀锋,掌心鲜血狂涌,面上毫无表情。
那人吓得猛一用力抽出镰刀,怒骂道:“肮脏的贱民!”
有人顿时应喝道:“这样砸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他弄死,这打死了俺们还不得遭罪孽,去牵一匹马来!”
没有人愿意去触碰得了脏病的流民。
齐煜听到牵马这一句话,心中顿时了然这群人要做什么?
套在脖子上的杆绳骤然一紧,他被拖在地上,那长杆则是紧紧绑在了马腹上。
那名年老的村民抽着烟杆儿,目光憎恶又悲悯的说道:“我们都是老实人吃老实饭的,纵然是你这样罪孽深重的贱民,就这样杀了,手上免不了是要沾些人命恶果的,如今你的生死就让这畜生来决断好了,若是一夜过去,你还活着,那就是老天爷不肯收你的命,我们也不敢随便杀死你,也就自放你一条生路去了。”
这名老者很显然在村子里很有声望,一番言语过去,换来四处交好声,夸赞他心慈人善,做事总是留有余地。
齐煜脖子上的圈绳骤然一紧,在人们的欢呼交好声里,他被拖绑在了一匹马后。
他爬在尘泥里,缓缓抬起头来,被鲜血侵染的双眸露出平淡的目光。
而前方那匹马听到主人吹了一声口哨,嘶鸣一声,下意识地抬起前蹄想要奔跑。
可前蹄刚一抬起,就蓦然收了回去,马儿回头凝望着那个满身血污的身影,一双黑润的眼睛深深凝望着他。
他的目光很平静。
它的眼神很温和,缓缓放下马蹄,转了一个身朝着齐煜方向走去。
众人欢呼的声音戛然而止,有人愤怒道:“你个死畜生做什么!那病鬼也是你能碰的!老子养你这么大,可不是让你去沾染这些脏病的。”
马儿的主人扬起鞭子就在他臀上落下一道血痕,阻止它回头。
马儿吃痛,下意识地朝着齐煜的反方向跑了两步,齐煜被拖动,血肉在地上摩擦一段距离便又听到一丝委屈的嘶鸣声。
马儿前驱一弯,竟是坐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走了。
那主人怒极,又挥舞了几鞭子,仍是无果,可这病鬼绝不能放任不管,一狠心,抽出一把切瓜的小刀来,在马儿的屁股上狠狠一扎,鲜血终究是刺激了动物的凶性。
这一下,彻底势若疯狂地在山道间狂奔起来。
齐煜一声不吭,被拖了整整一夜,双臂胸口被拖得血肉模糊,本就面目全非的脸更加惨不忍睹。
饶是如此,他仍是死不了。
幽畜这具失去力量而腐朽的身躯,仍有诅咒缠身,他死不了。
跑了一夜,马儿都力竭了,喘息着,口吐白沫。
主人当然舍不得自己家中养的马儿就这样活活累死,很快解开绳索。
人们又纷纷围了上来,用长棍戳了戳地上趴着一动不动的那个病死鬼。
齐煜脸颊埋在满是血腥的泥土里,感受着身上那几根木棍恶意的试探,觉得像极了他初次下山来到人间,看到乡间孩童欺负流浪弱犬时,用手中树枝轻戳地上那一团奄奄一息,浑身脏污的东西。
如今,他在人们的眼中,比那流浪犬还要恶心,令人厌恶。
他翻了一个身子,仰天看着天空。
顿时引来不少人的惊呼声:“我的妈呀!这哪有人被马拖了一夜还活着的!”
“怪物!真是个怪物!”
齐煜微微侧过眼眸,目光冷淡的看着这一群布衣村民:“天都亮了,我还活着,所以,你们是打算兑现承诺放了我,还是继续替天行道的折磨我。”
“呸!”一名妇人吐了一口痰在地上,怒道:“你这个脏东西,不如一把火烧了得了,哪个愿意浪费力气的去折磨你!”
“对对对,六婶儿这点倒是提醒我们了,快去取桐油火把来!”
果然,这群人还是没有守信。
当冰冷的桐油如雨一般洒在他的身上,沁入伤口之中火辣辣地疼,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挑开他糜烂的血肉。
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油腻腻的恶心感觉,实在是让人很不愉快!
嘭!
火把分来,点燃大地,火势汹涌地烧起他的头发,衣衫,还有肌肤。黎明,有时候不仅仅是破暗为人们带来温煦的微光。
黎明下的烈火,可以毁灭一切。
齐煜活过了二十五个岁月春秋,苦受寒咒折磨,今日得以体会,原来这烈火酷刑,也是如此十分的难熬。
他艰难撑起了身子,肌肤依然在烈火天光之中变成了焦黑的色泽,血绽的肌肤随着他挣扎起身的动作裂开血红的嫩肉,撕裂出猩红的鲜血。
摇摇晃晃地,在众人惊恐大睁的目光下,他战了起来!
他看着前方一排排道路上的人们,头无力地搭耸着,声音被火灼烧得沙哑,肺部仿佛要被烤裂了一般的疼,光是开口说话都成了巨大的痛苦。
他说:“让开,别挡道。”
于是,人们让开了道路。
他浑身裹着烈火,人们心生畏惧忌惮,不赶近身。
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一晃,步伐踉跄,身躯佝偻地朝着林中深处走去。
人们面面相觊,紧跟而上,直至看到那个病死鬼行过一个山坡的时候,终于无力滚了下来,尘土扑灭了他身上的烈火,整个人无力颓废的倚在山坡之上,看起来最后一点精神都给磨去了。
人们似乎被眼前这令人震撼的一幕给摄住了,因为由始至终,从石子砸身,到烈火焚烧,这个人都没有发出一丝痛苦之音来。
直到那个身影倒下,他们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切实际的感想来。
或许,这个人躺在那里,要不了多久,还会继续站起来,然后前行离开。
分明残躯都落败这了这副模样,分明前方的道路不是为他而设留,分明在未来的道路上还有更多的恶意在等着他,可是为什么,人们却觉得他可以走得很远。
没有人再敢继续为难他,而是一名小女孩啊了一声,指着齐煜背后的小山坡,道:“那是帝王坡……”
听到帝王二字,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人眼皮子似是掀了掀,但始终没能有多余的力气将眼睛打开,只好缓缓勾起唇角,带着几分趣意:“帝王……坡吗?可是有何典故。”
人们顿时去捂那小女孩的嘴巴,仿佛是在觉得这么纯净单纯的孩子同这个满身脏病之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污染自身。
可那小女孩灵活闪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满是小星星,一脸兴奋道:“这可是帝王坡啊,你居然没听过?真是太没用了,这里可是英雄之地。”
齐煜实在不知这一个平凡长满杂草的小矮坡怎么就成了小姑娘口中憧憬的英雄之地,他无力地笑了笑。
(ps:半妖群号:876441971)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