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1wdz1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 愛下-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心爲什麼那麼痛看書-gw8bo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殷东的目光投向魔神传承之地的方向,有个直觉,秋莹接受魔神传承之力,发生了什么不可逆的改变……
“我去了,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这个声音在心头嘶吼,殷东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是的,就算他还来及得阻止,可,他能自私的阻止秋莹接受魔神传承之力吗?
不能!
灾难纪元,变强,不断的变强,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秋莹明明有一条实力迅速提升的坦途,他非要打着为她好的名义,去阻止,去破坏,就真的是为她好么?
那不是爱,是占有!
哪怕她接受了魔神传承之力,会离开他,离开小宝,但她能在这个灾难纪元活下去,活得好好的,做她高兴的事,他,也应该支持!
可,心为什么那么痛,痛如刀割?
殷东拼命压下心头的伤悲,低头看向小宝,天生道体,感应到了什么,小眉毛皱得紧紧的,眼角还滚出了两颗泪珠子。
殷东把小宝收进涡墟,再把精神奕奕的小龙龙跟小雪儿也抓过来,一起收进涡墟,问了小军想留在外面,跟大家一起在外面呆着,就没把他收进涡墟。
血池中几乎干涸见底了,殷族的老人们结束修炼之后,殷东就控制阵法之力,掘地三尺,把所有渗血的泥土岩石都挖走了,扔到阵法防御罩上,形成了一层伪装。
随后,殷东铲了一些草皮扔上去,接触到染血的泥土岩石,草皮迅速生根发芽,很快形成一个杂草丰茂的草坡。
四九归元阵运转时,会吸收外界的能量,那些杂草又迅速被抽干了能量,干枯发黄,跟周围葱茏草木差异很大。
殷东想了一下,又把那些砍伐的树木,移过来,削掉枝叶,把树干收进涡墟,枝叶洒在枯黄的草坡上,很快积了厚厚的一层。
时间长了,枝叶腐烂之后,就更看不出异常了。
给阵法防御罩做好伪装,殷东看向孩子们,一个个都守在各自的兽宠身边,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就由着他们挨着自己的兽宠睡了。
殷族人都围坐在一堆篝火边,沉默着,心事重重。
看到殷东走过来,八长老目光陡然亮了,像二十瓦的小灯泡,一下子变成了八百瓦的白炽灯。
他灼灼的盯着殷东,说:“我,任你驱使,那一种蕴含生之力宝物,再给我一些。我族,还有几……”
“老八,慎言!”
年纪最长的老人脸色大变,惊怒喝斥。其他几位,也跟着喝止。
八长老一惯独断专行,打定了主意,就不改了。
不管他人怎么说,八长老只盯着殷东,沉声说道:“殷族还有底蕴,但是被内奸先一步下了黑手,破坏了维系他们躯体的古阵,等我们发现的时候,老祖们的躯体已经快要崩毁了,目前只能用凶兽血浸泡。”
话到这个份上,其他殷族老人也不再拦阻,反倒生出一股期望,直勾勾的盯着殷东。
殷东目光坦然的忽悠说:“蕴含生之力的宝物,有,不过,那是战略物资,我可以少量的用一点,多了,需要向上面请示。再者,我们不能无偿提供,你们,现在又能支付什么样的代价?”
八长老也很坦然:“我现在实力恢复了六成,并且还在好转,我当你的刀,你说砍向哪里,我就砍向哪里。”
“前辈爽快,那我也干脆点,要是前辈能毁掉北川城的传送阵,我现在就派人向上面申请一批蕴含生之力的物资。”
这话就是试探,看八长老敢不敢对北川城的传送阵下手。
结果,八长老眼一亮,说:“秘境门户是在北川城,破坏传送阵,能让各族援兵赶来的速度减缓。那要是,连赤鹿、江都等周边诸城的传送阵都毁了,你们的压力就更轻了。”
殷东挑眉道:“那是当然,破坏一座传送阵,就是一份蕴含生之力的物资,如何?”
八长老不答反问:“一份,是多少?”
不等殷东回答,他接着又问:“一座传送阵,换一个血池,如何?”
这就是狮子大开口了……对于殷族人而言,他们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八长老太贪心了,真不会惹恼殷东吗?
殷东愕了,一时间没有回答。
八长老略有不安,但这是一只老狐狸,很快就恢复如常。
其他几位殷族老人看了八长老一眼,都很有默契的不说话,万一,殷东不懂行情,就答应了呢?
事实上,殷东发愣,是觉得八长老的要求……太低了!
他原本以为,八长老会要求十倍血池的量,哪知,一座传送阵,就换一个血池?
血池中,他扔进去的碧桫树枝,加起来还不到十斤的份量,其余的多半是恐龙血,还有星辰液跟彩石湖的水,对了,还有老桑树根上的瘤体,以及噬月兽的血。
那些东西是很珍贵,但是在他这里,再珍贵的东西,一旦多了,也就不珍稀了!
“我……”本想一口答应的,话到舌尖上,殷东又改口了:“我现在就派人回去请示,要是上面同意,我可以先弄一个血池,当成定金。”
殷东看了一眼孩子们的兽宠,接着说:“我还得去抓恐龙,这些恐龙放太多血,不好。”
八长老起身,郑重其事的向他鞠了一躬,说:“不管能不能救我家老祖,我这条命,都是你的了。”
“前辈言重了,我们是合作伙伴,当然要互通有无。”
殷东笑得很真诚,能用血池换一座传送阵被破坏,已经是赚大了,还能让八长老归心,是血赚,意外之喜。
不仅八长老开心,其他殷族人也对殷东的态度,感到高兴,觉得他并没有轻视殷族,没把他们当丧家之犬,对他们很尊重。
殷东把张坚留下的军官们叫过来,当着殷族人的面,把情况跟他们说了,让他们马上派一个回去向上面请示。
军衔最高的黄团长,目闪异彩,却也没多说,给殷东敬了一个礼,说了一个字:“是,我马上回去请示!”
然后,他就被殷东送进了传送阵,直接传送回去了。
殷族人看得惊异不已。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