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nl71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93 你好,1981推薦-flbkw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接下来和马等人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信,才把所有的信全都拆光。
然后神宫寺按照“好评”“差评”和“迷妹”的标准,进行了分类。
“这一叠迷妹们寄来的,我就拿去烧掉好了。”整理完后,神宫寺平静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别啊,留个纪念也好啊。”和马说。
神宫寺看着和马,微微一笑:“我开玩笑的,怎么说都是别人花心思写来,承载了思念的信件,我不会把别人的心意付之一炬的。”
和马心想你骗谁啊,我要不反对你肯定就烧了,说不定还会用烧信的火来烤红薯。
南条看着分成三叠的信件,对和马说:“和马,你真的不考虑成为音乐家吗?”
“怎么你也开始劝我成为音乐家了。”
“我是觉得,当警察和当音乐家没有冲突啊,既然警察可以同时是剑道师范代,那警察也可以同时是音乐家不是吗?”
美加子:“对啊,游戏里还能兼职呢,战士兼个吟游诗人多正常?”
“不,一般兼职吟游诗人的都是游侠或者游荡者吧?战士一般会兼职野蛮人?”和马回应。
美加子:“你也在玩通讯跑团?”
“你居然有在玩吗?”
“是啊,还挺有意思的,每周写两到三封信过去说自己怎么做,几天后就能知道结果和后续的展开了。冈田同学带我入门的。”
委员长:“看来有人拿了B判定之后就开始得意忘形了。”
美加子:“不不,我在拿B判定之前就有在玩啦,事实证明这东西不怎么影响学习,还能练习写作文。
“我跟你讲,负责我的DM超级有意思,写的剧情有种黑暗深邃的魅力。然后我特别喜欢做出一些和他的剧情不相符的举动,看他之后怎么回复。”
和马一听“黑暗深邃的魅力”,眉头微微跳了下。
——不会吧?
这时候南条显然对美加子说的东西产生了兴趣,她问:“怎么个黑暗深邃法?”
“就是……感觉好像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但是总有那么一丝若隐若现的希望之光,但是追逐那光芒的话,又总拿不到手——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和马装作也有点兴趣的样子,问:“哦?听着有点意思嘛,这位DM有笔名吗?”
“有啊,他的笔名有点怪,叫虚涵玄。”
和马惊了,还真是这位写了《鬼哭街》和《沙耶之歌》,并且靠着《魔法少女小圆》把“爱的战士”之名弄得尽人皆知的家伙啊!
现在80年,他不应该才八岁吗?
本来虚渊玄算水野良等人的后辈,这好家伙笔名从虚渊玄变成虚涵玄就直接给提升成水野良的同辈?
当然这个时空水野良不一定叫水野良,也可能叫水野优,水野良品。
和马正想问怎么加入美加子她现在正在跑的这个通信团,委员长就清了清嗓子:“现在不是在讨论要不要成为音乐家的事情吗?”
众人一起看着委员长,这才意识到已经跑题了。
美加子举起手:“我的错,我不该题兼职。”
委员长无视了美加子,直勾勾的看着和马问道:“你能告诉我们,你不愿意当音乐家的理由吗?”
南条也立刻附和道:“我也想知道理由,你那么激烈的拒绝成为音乐家,我总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呢?”
“当然是因为我并不会作曲啊。成为了音乐家之后会有很多作曲的约稿吧?写不出来那不就坏事了?我又不能保证任何时候都有灵感。”
和马信口胡诌。
“那就不要接乐曲创作的稿约不就完了?”美加子说。
“不行啊,总有你不得不给别人面子的时候,不是吗?”和马说着看了眼千代子,“你看,之前我就不得不帮千代子写了一首,因为她说‘你能给别的女孩写为什么不能给我写’。”
千代子眨巴眨巴眼睛:“我说过吗?”
“有吧。”和马顿了顿,不等千代子回应,就继续说道,“如果我承认了作曲家的身份,以后这种不得不回应的作曲邀约就会变多。”
南条若有所思的点头:“有道理啊。”
和马心想我的胡诌功力看来有增强了,糊弄南条这样的聪明女孩都不在话下了。
美加子叹了口气:“好可惜呀,虽然我不懂音乐,但是我觉得和马你写的那些都很好听。”
日南里菜点头:“师父要是肯成为我的御用作曲的话,我立刻歌手出道,目标在武道馆开个人演唱会。”
和马笑了笑,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貌似和委员长还有个武道馆见的约定呢,赶忙看了眼委员长。
委员长已经拿出书本,开始复习了。
和马赶忙也在桌前坐好,拿出委员长帮他收集整理的复习资料。
东京大学每年都会在武道馆开新生入学大会,和马跟委员长,约好了明年春天一起去。
现在和马只是B判定,也就是说,能不能上就看临场发挥——不但看和马自己的发挥,还有一起参加考试的其他人的发挥。
在考上之前,别的都是假的。
看到委员长跟和马都迅速进入状态开始学习,南条和美加子也赶忙在桌前坐好,拿起书。
日南里菜还是一副没有聊尽兴的样子,但这时候也不说话,默默的拿出女性杂志,开始翻看。
阿茂看了眼没有投入学习的日南,忽然开口道:“日南师妹,勤学是我们道场的传统,你这样不好吧?”
阿茂是大弟子,进来又早,所以喊日南师妹没有问题。
和马心想我这道场啥时候有勤学的传统了,但看了眼日南手里的女性杂志,还是忍不住说道:“日南,时尚杂志可以看一辈子,可学习的黄金时间,就只有人生的头三十年,不要浪费啊。”
这是和马的人生经验,上辈子他才三十,学新东西就已经感觉没以前那么利索了。
“知道啦。”日南收起时尚杂志,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嘴上却抱怨道,“可是,我预习和复习都已经在学校做完了啊,现在也还没到开始应考的时候,就算打开课本,我也没别的事情干啊。”
和马:“那你就去练一百个空挥如何?”
日南想了想,直接合上课本站起来:“好。毕竟我也是来学剑道的,考虑到师父你这个整天遭遇事件的体质,我是应该认真的提升一下自己的武力了。而且,消耗卡路里还能保持身材。”
说着,日南就用非常妩媚的动作伸了个懒腰。不愧是当过读者模特的,这姿势凹得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
连和马都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日南里菜伸完懒腰,就转身对千代子说:“就麻烦千酱盯着我的动作和计数了。”
“嗯,我会盯着你的。”千代子应声道,看起来她已经很习惯被日南叫“千酱”了。
接着日南里菜就拿上道场的公用竹刀,来到院子里——虽然在道场内练空挥也不是不行,但是因为和马喜欢在樱花树下空挥装逼,所以他的学生们空挥也全跑院子里去了。
千代子跟出去之后,道场里就剩下和马的“基础团队”四人和阿茂,阿茂跑到道场角落,把竖着靠墙摆放的小书桌反过来摆好,坐下也开始温习。
于是偌大的道场里只剩下翻书声和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
这便是桐生道场最近一个多月已经司空见惯的场景。
就算是忽然收到意料外的包裹,也不会让这场景缺席。
**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
距离东京大学入学考试,90天。
放学的时候,美加子和往常一样冲进高三B的教室,对和马说:“和马!今晚交谊舞会怎么办?”
“你会跳交谊舞?”和马反问。
“不会。”美加子很干脆的摇头。
“那巧了,我也不会。所以我们正常回家。”
美加子撅起嘴:“要劳逸结合啊,两个月每天都是复习复习的,多无聊啊。”
“你不是还有通信跑团吗?”和马反问。
“没有了,那个虚涵玄,撕了我的角色卡,我要继续参加要么用新卡要么等下一回。”
和马都惊了:“这个不是商业项目吗?还能撕了给钱的客人的卡?”
“能啊,参加之前他们会让你同意一个有好多条文的合约,里面就有DM有权利根据掷骰子的结果杀死角色这一条。”
和马惊呆了,这要是放在他上辈子熟悉的环境里,比如说,一款手游,把玩家的角色给撕了,下一章开始玩家操控的就是新的人了,那玩家肯定会把制作组厚葬的。
别说手游了,网络小说敢写死高人气角色的作者,坟头草都几丈高了。
和马只能感叹,不愧是能出《电锯人》这种按着读者投票人气榜,把人气高的角色挨个干掉的自由的漫画的日本。
和马挠挠头,看了眼委员长。
委员长提醒道:“一月就要统考了哦,过不了这个考试,连各校自主招考都不能参加。你确定你一定能过吗?”
和马本想说“我确定”的,但是想了想,还是不要随便立FLAG,回家继续学习吧。
于是他拍了拍跃跃欲试的美加子的肩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也就九十天了,坚持一下吧。”
美加子立刻像打了霜的白菜一样蔫了。
**
这天晚上,和马等人在一如既往的时间结束了学习会。
这时候和马才发现,阿茂人不见了,赶忙问千代子:“阿茂呢?”
“圣诞节兼职呢,商店街门口那个圣诞老人就是他。”
千代子说。
和马正想说什么,就看见日南里菜拎着一包东西拉开通往院子的门。
门一开冷风就搜搜的灌进道场,虽然和马人坐在被炉里,还是给吹得一个哆嗦。
“喂,日南!别把们开这么大啊!很冷的!”他忍不住抱怨。
“啧,师父,寒冷这种东西,靠根性来应付不就好了!”日南里菜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我们女生,这么冷的天还穿裙子呢!”
她说完,和马觉得被炉下面一直贴着自己大腿的南条的腿动了一下。
他看了眼南条,发现南条正在努力的归拢被风吹得乱飘的长发。
大概是无意间碰到了吧。
“别说这个了,看我带来了什么。”日南里菜反手把门关上,然后兴致勃勃的打开自己拎着的大包,跑到被炉前,直接把包放在桌面上。
“看!”
和马看了眼包里,发现是红色和白色布料。
“圣诞老人的衣服?”
“答对了!今晚的交谊舞会,学生会从商店街借来用的。我全拿回来了,明天还给商业街之前,我们可以自己使用!嘿嘿~”
和马:“不会有什么不正经的衣服混在里面吧?”
“当然没有啦。”
日南里菜笑嘻嘻的拿出一件,塞给南条:“来,南条学姐!师父一定想看你穿!”
南条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和马,然后就站起来。
她从被炉里出来的时候,腿又蹭到了和马,但是紧接着灌进被炉内的冷空气直接让和马忽略了刚刚的触感,冻了个哆嗦。
“我去换一下衣服。”南条说完,拿着衣服就离开了道场。
“有我的吗?”美加子举起一边手,大声问。
“有的有的,美加子学姐也是美人呢,虽然经常被忽略。”
“后一句是多余的!”美加子一边抱怨,一边抢过日南递给她的衣服,美滋滋的走了。
和马看着委员长。
委员长:“我就算了。还是说,师父很想看我穿这衣服的样子?”
和马总感觉自己如果点头,那就是被套路了。
岂能如此简单就让你套路!
委员长,狡猾狡猾地。
他刚决定说“那算了”,委员长就叹了口气,接过日南里菜递来的衣服站起来。
和马愣了一下,然后意识到自己还是被套路了。
但凡委员长晚动作那么一秒钟,和马的“那算了”就出口了,他就能跳出套路了。
结果现在,这场面看起来就是善解人意的委员长看出了和马没有说出口的欲望,并且满足了他。
和马看着拿着衣服离开的委员长那左右摇摆的辫子,感受有点复杂。
日南里菜忽然来了句:“神宫寺师姐真是好女人啊。”
“哈?”和马看着她,“你干嘛突然这么说?”
“不,就是感觉罢了。有种如果娶了这种女人她会把你的前途都一并给包办了的感觉。”
和马心想这他妈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对了,师父,我的圣诞变装,你想看吗?”
这次和马秒答:“不了,谢谢。”
“诶?为什么到我就直接拒绝啊!”
……
二十分钟后,桐生道场的女人们都换上了圣诞节限定皮肤。
南条抱怨道:“你不是说这都是普通的衣服吗?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低开领!”
“没有低开领谁看啊。”
“还有这个短裙!”
“也没有比校服的裙子短多少嘛。”日南里菜继续装傻。
“那这个猫耳呢?”
“这是帽子的饰品啦,这样可以让帽子看起来不要那么单调啊。”
“那这个呢?”南条拿起一条尾巴,头部带着迷之构造那种,“这个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不信你学生会的活动能用上这个!”
“好吧,我坦白,我们找商店街借衣服的时候,商店街业主委员会的会长桑一脸坏笑的多借了一包衣服给我们,就是这一包了,我想着借都借了是吧,不穿不就浪费吗?”
和马吐槽道:“其实,你可以在礼物交换环节中,藏一些‘特别大奖’,就是这些衣服,而且只能男生抽,抽到就要换上给大家看。这样既避免了伤风化,又利用了衣服,还炒热了气氛。”
日南里菜目瞪口呆的看着和马:“哇,这么损的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师父你是天才啊!”
和马:“所以我才是师父,你是徒弟啊。还有,你们赶快换回来吧,别冻着。”
美加子狐疑的看着和马:“咦?和马你不想多看几眼吗?”
和马看了眼美加子,目光下意识的就移动到她胸口的钻石裂痕上。
美加子发出“诶嘿嘿”的笑声:“和马你的目光,超级不妙啊!好下流!”
和马别过脸,根本无法反驳。
委员长推了推眼镜:“奇怪了,明明夏天的时候去游泳,都看过我们的泳装了,这个比泳装要严实多了不是吗?”
和马心想委员长你也有不懂的地方啊,季节限定的皮肤,有种独特的吸引力啊!这不是盖得严实不严实的问题。
不对,难道这是她故意露出的破绽?
故意让我觉得她也有不懂的地方,好可爱?
和马狐疑的看着委员长,而她拿下帽子,开始研究和帽子一体的猫耳:“这个耳朵,现在男人们开始喜欢有野兽耳朵的女性了?”
和马:“猫耳可是未来的流行趋势,漫画里面已经开始出现各种带有兽耳的女孩了,会越来越多的。比如福星小子,只是配角的拉姆就被扶正成为女主了,就是因为拉姆有鬼角!”
其实是因为她穿豹纹比基尼,不过这不重要。
他刚说完,就看见委员长皱起眉头:“福星小子……听起来像漫画的名字啊,你居然还有空看漫画?看来我给你的复习任务还不够多……”
和马:“不不不!我是在学校上厕所的时候,听见别的男生在闲聊剧情才知道的!我没有看这个漫画啊!”
其实看了,只不过是上辈子。
委员长看起来接受了这个说法,低头继续研究猫耳:“这种东西,真的会成为潮流吗?”
和马点头:“会的,信我。”
委员长看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知道在想啥。
而这个时候,日南里菜正在研究南条的腹肌:“好厉害,我还以为剑道练到出师之后,肚子上会跟肌肉男一样一块一块的,没有女孩子美妙的线条了,没想到还能这样子。”
说着她用手轻轻戳起南条的小腹。
南条解释道:“那种一块块的腹肌,其实需要刻意去练才会出来啦,还有需要在饮食中进行专门的搭配。正常的情况,不收拢肌肉的话,其实应该是我这样的。”
“那如果收拢肌肉呢?”日南好奇的问。
南条吸了口气,然后腹肌暴起。
“哦!”日南发出钦佩的声音,还鼓起掌来,“好厉害。”
和马不服气的说:“我比这厉害多了……”
“你是男的。”日南摆了摆手,“你当然可以随意的增加你的肌肉,妹子要保持优美体形又要有肌肉,很难的。”
和马撇了撇嘴,他本来还想趁机展示自己的腹肌来着。
美加子:“其实也没这么难啦,你看我也有啊。”
然后她也深呼吸,接着——
她胸口的纽扣嘭的一下被崩飞了。
扭头奔着和马的脸飞来,和马一抬手,把纽扣接住。
美加子:“咦?不应该这样啊……”
日南和南条一起鼓掌:“好厉害。”
委员长则再一次把帽子戴到脑袋上,还很新奇的摸着头顶上的耳朵。
这个时候,和马知道今晚大概是学不成了。
连委员长都有点乐在其中的意思了,这还学个毛啊。
于是他站起来,高举刚刚接住的纽扣:“美加子,你想要纽扣吗?想要就来拿啊!”
“死和马!快还给我!”
于是,桐生道场就这样闹哄哄的闹到了平安夜钟声响起。
然后和马才回过味来:“等一下!你们没有门禁吗?”
美加子耸肩:“我妈说今晚我要是回家,她就要和我谈心,对了,她还给了我这个。”
美加子又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老妈给的东西:“我就服了,她老是一下给我塞半盒。”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南条主动打破尴尬:“我这边嘛……正常情况家里的车早该来了,现在都没有来车,大概默认我会留宿了。”
日南里菜举手:“我跟我家里说好今晚要在道场和大家一起强化合宿了。”
和马看向最后还没表态的委员长,但是总觉得她肯定早就安排好了,所以干脆啥也没问。
千代子叹了口气:“那我去吧大家用的被褥到准备好。”
“洗澡水也拜托了,再烧一池吧。”美加子挥挥手。
千代子看了她一眼,一把拽起她:“美加子姐姐你来帮忙啦!你那么熟我们家!”
“诶?不要啊,我也就是多了两年做青梅竹马的时间而已啊!也没有特别熟你们家的构造啦……”
千代子把美加子拽走之后,日南里菜钻进被炉:“让我暖和一下,快把我冻傻了。”
“那你就穿衣服啊。”和马没好气的说。
“哎呀,好不容易才换上的,让我多穿一会儿嘛。”
南条过来抓住她的手,又把她从被炉里拽出来:“走吧,换衣服,别真感冒了。”
然后南条拖着日南走了。
委员长对和马微微一笑,转身跟上南条他们。
于是,道场里只剩下和马一个人。
和他的两把刀。
和马撇撇嘴,回到被炉里,然后看了眼美加子刚刚扔桌上的盒子。
美加子的妈妈是有多想把她的女儿卖掉啊。
正好这时候,阿茂打开拉门,和风雪一起进了道场。
和马忍不住吐槽:“你们什么毛病,就是不愿意走正门呗?”
阿茂:“啊?哦,抱歉,习惯性就这么进来了,我重来一遍。”
说着他转身要出道场。
“别别,别重来了,外面这又是北风又是飘雪的,进来吧。手上是什么?”
“啊,和工钱一起发的蛋糕。其实就是卖剩下的,给我们几个打工的分了。”
“圣诞还能剩下蛋糕啊?”和马有些惊讶的说,“那可能味道不是很好。”
“主要是造型做坏了,味道应该没什么差别。”阿茂一边说,一边把蛋糕摆在桌上,然后他看了眼和马手边的盒子,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我今晚出去KTV睡一晚?”
“不用不用,这个是美加子她妈妈强塞进来的,不会用啦。”和马把盒子往旁边推了推。
“这样啊……那我回房去了……”
“别,你就在这里坐着,一起吃蛋糕嘛。这么大蛋糕,主要是我们俩男的加上美加子的事情,妹子们为了保持身材,不会吃太多甜食的。”
“美加子师姐也是妹子吧?”阿茂吐槽道。
“哦,对对对。”和马点点头,“是,她是。总之,你留下,一起吃。”
这时候,委员长、南条和日南换完衣服回来了。
“哦,这蛋糕难道是阿茂孝敬师父的?”日南兴致勃勃的问。
“不,应该算打工的福利吧。”阿茂很礼貌的回应。
“来来,我们把蛋糕分一下,美加子!有蛋糕吃!”
“来了!”远远的就传来美加子的回应,然后伴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美加子出现了,“蛋糕?”
“把千代子也喊来,我们分蛋糕!”
“我来了。”千代子也出现了,“蛋糕……是阿茂买的?”
“打工的福利。”阿茂腼腆的笑了笑。
“来来来,分蛋糕。”
和马已经打开包装。
他穿越到现在,因为穷,就只吃过委员长家的和菓子,不是说和式点心不好吃,但整天吃总归是会腻的。
而且,和菓子味道都比较偏淡,没有西式点心那么大开大合。
和马老早就想吃点蛋糕什么的了。
但是,桐生家这么穷,没人送蛋糕的话,千代子不可能买的——她自己倒是会偷偷去买可丽饼吃。
和马给自己切了一大块蛋糕,然后乐呵呵的对大家说:“虽然时间有点晚了,但是,我还是祝大家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众人一起互相祝福着。
桐生道场的平安夜,就在分吃蛋糕的过程中,结束了。
**
六天后,12月31号。
日本这边除夕夜也是要和家人在一起过的,毕竟这本来就是中国春节那一套演变过来的。
日本人本来是过农历春节的,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用行政命令,强行把之前农历春节的习俗,都搬到了公历一月一号前后来。
所以,这天晚上,才八点,桐生道场就只剩下桐生兄妹和阿茂了。
连美加子都被她老妈拽了回去。
阿茂又把电视机搬到了道场,三人就这么围着被炉,看电视上的红白歌合战。
这相当于中国的春节联欢晚会。
只不过这个只唱歌。想看搞笑节目可以换台,其他频道会有一些跨年的搞笑节目。
能上红白歌会,是对歌手地位的一种认可。
音乐行业,尤其是唱片业,作为一个还算新兴的产业,还没有门阀化,所以红白歌会也经常能看到年轻的面孔。
当然也有一些老面孔,年年上,几十年如故,一首歌翻来覆去唱几十年。
今年的红白歌会,就出现了一张年轻的面孔。
“下面,有请药师丸博子小姐!”
听到这个名字,和马心想,果然。
千代子一看药师丸博子,说道:“居然上红白了,一定是唱水手服与机关枪。最近我的同学整天都哼这歌。”
阿茂接口道:“最近我晚上学习,为了防止自己太困睡着,会开收音机做背景声,深夜点歌节目好多人点这首歌。经常换了好几个台都在放这首。”
和马一点都不惊讶,毕竟圣诞档期上映的电影已经成为超级话题作,曲子自然也成为国民热曲——这都和他上辈子的展开一模一样。
电视上药师丸博子一身这个年代经典的“玉女”打扮,站在那个在和马看来有点土的舞台上,跟着音乐,轻轻的摇摆。
这年头就这个范儿,松圣子唱歌也是跟着音乐摇摆,没有什么夸张的舞步设计。
摇摆就完了。
汪皮裤一定很喜欢这个年代,因为可以一起摇摆。
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和马微微皱眉:“这前奏,不太对吧?”
“诶?”
“啊?”
千代子和阿茂还没发现问题。
和马已经听出来了,这是松田圣子的第一首冠军单曲《风乃秋色》,也是这个今年大热门的代表性曲目。
说起来这歌还有个非常有名的轶闻:药师丸博子和松田圣子一起上一档节目,节目组忘了和博子说要她唱松田圣子的名曲《风乃秋色》了。
结果音乐一响博子发现不对,直接化身主持人,报幕“下面请听松田圣子的《风乃秋色》”,转身小跑着到松田圣子面前,把话筒给了圣子。
结果这个“放送事故”,直接圈粉无数,让药师丸博子作为后起之秀,一跃成为能和松田圣子分庭抗礼的国民歌姬。
不会吧……
和马刚这样想,药师丸博子就拿起话筒:“下面请听我非常喜欢的松圣子小姐,演唱《风乃秋色》!”
然后小小个的药师丸博子拿着话筒,小跑下了舞台,到了还做在台下待机的松圣子面前,把话筒递过去了。
和马半张着嘴,因为突然发生的名场面暂时失去了言语能力。
松圣子的反应也很快,她站起来对药师丸博子鞠躬九十度,拿起话筒就直接接着前奏开唱。
昭和偶像,就是这么强。
和那些只能假唱还有电音的流量小生是不一样的,是不一样的!
昭和偶像还能拿起电钻自己修门呢。
圣子唱歌的同时,和马听到若有若无的刀鸣,不由得回头看了眼。
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还好好的呆在自家刀架上。
这刀……该不会想我把它拔出来打CALL吧?
刀鸣有那么一瞬间更响了。
尼玛。
和马瞥了眼徒弟和妹妹,发现刀鸣只有自己听到,于是装听不见。
松圣子唱完,刚刚下台的药师丸博子又被主持人请了上来。
主持人调侃了几句就把配乐的失误带过去,然后再一次报出了药师丸博子要唱的歌曲的歌名:《水手服与机关枪》。
这一次,前奏没错。
紧接着清纯的、带点恰到好处的生涩的歌声响起。
和马跟着一起轻轻哼唱起来。
和马上辈子第一次听这首歌,还是在一个动画里,动画叫《幸运星》,头11集的片尾别出心裁的弄成了几个女高中生去长卡拉ok的形式,然后角色之一柊镜唱了这首。
之后和马还找了电影看,结果看的是长泽雅美的电视版,虽然电视版拍得也很不错,但是没有电影版那种“昭和年代特有的风貌”,在经典程度上略逊一筹。
听着药师丸博子的演唱,和马又想起上辈子在大学宿舍和一群老爷们一起追幸运星的日子了。
和马后来才知道能碰到一群都喜欢看动画的老爷们,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出来社会之后,和马认识了很多人,也有很多新的朋友,但是能开怀畅饮畅谈最近新追完的动画的见解的,始终只有那哥几个。
可能因为触景生情,和马哼着歌,透露出自己的真情实感。
千代子忍不住斜眼看了看和马。
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一曲结束,千代子:“真是一首很棒的曲子。”
“嗯。”和马点点头。
阿茂:“我听得出来曲子好听,但是……抱歉,我没什么音乐细胞。”
“没关系。”和马拍了拍阿茂的肩膀。
他本来想说“我也没有”的,最终还是算了。
这时候千代子说:“说起来,老哥参与的那个电影东京特急,也有不少同学喜欢的样子。”
“是吗?”和马有些惊讶的看着千代子,他高三了,自己班级在他本人的带动下疯狂备考,基本没人聊娱乐的事情。
“是啊,我有同学偷偷买了方山知世酱同款的墨镜呢,课间还会学着摆出电影里的造型。不过貌似修女们都很讨厌东京特急,说会带坏小孩子。”
和马挑了挑眉毛,心想看这意思,自己捣鼓这玩意居然从影史名作身上分了一块蛋糕?
这时候阿茂开口了:“我以前的不良兄弟,最近突然找到我,问我道场相关的事情。我看他们不是真心想学剑道,就编了一些师父你严格要求的段子,把他们吓跑了。”
和马:“我谢谢你啊。”
不过,心不诚的人和马也肯定不想收就是了,毕竟自己这边一票秀色可餐的妹子,心不诚的人来了自己还得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
但是,不收徒,可以让他们体验入学嘛,出租剑道服和竹刀那可都是钱啊。
和马这时候,展现出了和千代子一模一样的守财奴特质。
“不过,老哥弄的那个电影,比起水手服与机关枪,讨论度还是差了不少,也有姐妹说只看打斗就好了。”
“嗯,我在班里听他们讨论,也大部分在说打斗。”阿茂接口道,“师父亲自上场和美加子师姐打的最终战,超高好评。”
和马笑道:“那是啊,我亲自下场的。”
“最大的好评是美加子师姐的后空翻那一段。”
和马闭嘴了。
虽然用桌子挡刀那一段,是自己模仿成龙大哥的武打设计搞的,但是那个后空翻,是美加子硬加的。
千代子忽然笑了:“美加子前几天,一直私下怂恿我提议一起去看这个电影呢,她自己不敢提,怕被神宫寺姐姐骂。”
和马:“还有这事?”
“是啊。”
和马:“那我提好了,新年过完,我们一起去看电影。”
“钱谁出?”千代子问。
和马:“呃……去南条家的关联电影院?他们也有插手娱乐圈来着……”
千代子叹气:“唉,罢了,我们家穷,没办法。老哥啊,你读完东大,要努力赚钱啊,要不别当警察了,油水少,去大公司吧!”
和马心想妹妹啊你太天真了。
这时候阿茂却开口:“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怎么能捞油水呢?不过,放心,以师父的本事,堂堂正正也能赚到很多钱的。”
和马只能点头:“对。我要站着,把钱挣了。”
千代子撇了撇嘴:“我说不过你们,我闭嘴。”
说完她拿起盘子里的橘子,小心翼翼的剥起来。
和马是穿越到了日本才知道,为什么日本漫画里,春节相关的情节,一定会有剥橘子这个画面。
因为日本人想吃橘子是真的难,水果都死贵。
和马生在南方,小时候到了季节路边都是挑着自家橘子出来卖的农民,便宜得很,而且你问一句“甜不甜”,老农民还会直接掰半个橘子塞你手里:“你自己吃就知道了。”
这种营销很有效,大部分人吃完就算不是特别甜,也不好意思一点不买。
如果真的特别甜,那自然是“你还剩多少便宜点我都要了”,一般急着回家的老农民也会给一个实诚价格。
然后这一星期橘子使劲吃吧,有时候实在吃不完,还烂了得扔去喂大院养的大狼狗。
到了日本,好么,春节了,吃点橘子开心一下。
千代子一边剥橘子还一边念:“幸亏我在商店街人缘好,水果店的大叔送我们橘子,不然这大过年的,连橘子都没得吃。”
“等你哥当了警视总监,橘子你天天吃,管够。”和马说。
“老哥你就吹吧,警视总监,我觉得你当个警视厅搜查一科科长,我都能偷笑了。”
和马正要反驳,大地晃动起来。
俩纯日本人反应贼快,嗖的一下站起来就往外面跑。
千代子还端着一盘橘子。
和马反应虽然慢了点,看到他们俩跑自己才跑,但是他有BUFF,一下子就冲到前面去了。
毕竟,在没有反成龙装置的时候,没人跑得过和马。
到了院子里,大地的晃动结束了。
千代子:“五级?”
“差不多。”阿茂说。
“啧,浪费表情。”千代子拿着橘子又往回走。
和马跟阿茂跟在他身后回到道场里,正好看见电视上上方出现了地震相关的速报字幕。
千代子淡定钻进被炉。
这时候电视里传来报幕的声音:“下面有请‘辉夜姬’组合,演唱名曲《神田川》。”
千代子完全进入女生聊八卦模式:“哦,这首歌连续六年上红白了吧。”
“嗯,我还是不良的时候,去唱K总有人点这首。”
“毕竟很有名嘛。”
和马一瞬间感觉到代沟,因为他知道这首歌,是因为《银魂》里有这首,还是钉宫理惠唱的,那首歪唱萌得人流鼻血。
他很长一段时间以为这首《神田川》是搞笑歌,后来听了原唱,又看了根据原唱歌词弄的电影,就完全喜欢上了。
辉夜姬的几位登上舞台,明明叫“辉夜姬”,这组合一个女的都没有。
千代子跟着旋律,哼唱起来。
和马也跟着妹妹的节奏。
这是讲述在神田川附近合租的两名大学生的歌曲,讲述着两人对不确定的爱情的迟疑与迷惘,但是歌词里大部分都在描述两个人一起在澡堂洗澡出来的日常生活。
女孩洗完澡出来,在寒风中等着恋人,洗过的头发被风吹得冷到了心里,然后男孩终于出来了,抱住女孩。
就是简单的场景,但是配上音乐就有种感伤怀念。
最后歌词一转:那时我们好年轻,没什么可怕的,只是你的温柔让我有些不安。
和马听原曲的时候,已经是社会人了,这个曲子让他忍不住回想起大学时代无疾而终的恋爱,完全的感同身受。
一曲结束,千代子忽然说:“哥,你可别嚷嚷着出去租房啊,就算是神田川那边的房子,也是一大笔钱呢,走读就完事了,东大离葛氏也不算远。”
和马:“知道啦。”
“月票的钱咱家还是出得起的。”千代子自信满满的说。
和马:“你还挺得意?”
“是呀,那可是月票哦,拿着就可以在一个月内随便坐地铁的月票哦!”
“知道啦知道啦。”
“高中我要不要也去一个比较远的高中啊,这样我也可以拿着月票,和哥哥你一起上下学了。”千代子继续说。
“喂,你不是为了省钱打算用奖学金继续读越川女子的吗?”和马说。
“哎呀,我做下梦不行啊?”
话音落下,电视上主持人说:“距离新年还有不到一分钟了,让我们一起倒计时,迎接新的一年吧!”
这一套和马也熟。
虽然长大以后他对春节联欢晚会的兴趣越来越低,但是等到倒计时的时候,他还是会从自己屋出来,跟家里人一起读过。
没这一步,就少点什么的感觉。
但是,和马记得红白歌合战一般播到离零点十五分钟就结束了,没有倒计时环节。
因为日本这边有初次参拜的传统,过了除夕零点,大家都会出门去最近的神社或者庙拜一下。
快到零点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准备出门了,所以节目到这时候结束正好。
看来这个时空,有点不一样。
红白歌合战还有倒计时环节。
“五!”千代子跟着电视上一起高呼。
和马:“四!”
阿茂看和马也喊了,才加入进来:“三!”
这时候,屋外远远的传来钟声,显然帝释天的和尚的表比NHK的快两秒。
和马因为钟声愣神的当儿,电视上已经倒数结束,主持人在喊:“新年快乐!”
千代子:“新年快乐!哥哥,考试要旗开得胜啊!”
“哦,知道了。”和马说。
阿茂:“新年快乐。今晚要梦到富士山、鹰和茄子啊。”
和马:“我尽量。新年快乐。”
电视上的红白歌合战也进入最后环节。
另一个时空,这都结束十五分钟了。
这个时空虽然有倒计时环节,但也不可能挡着大家去初次参拜是吧。
看着电视上众人的合唱,和马忽然想起上辈子很熟悉的旋律。
每年春晚结束都会响起的《难忘今宵》。
他不由得哼起来——这才对味儿嘛。
小时候,乡愁是一首不想背的课文。
穿越了之后,乡愁是一首跨越时空的旋律。
千代子听到和马的哼唱,表情变得温柔。
她知道这歌和马大概也不会公开,是专属于桐生家至亲的旋律。
等红白歌会结束,千代子站起来:“走了!去帝释天!我要给哥哥许愿!”
“啊,我约了南条他们在九町目汇合。”和马说。
“切,果然还是约了她们啊。”千代子看起来有点失望,“算了,多点人热闹也好。走吧走吧。”
和马问:“你要不要换和服?”
“你现在问我这个?就算我想换,来得及吗?和服穿着超麻烦的!”千代子打了和马一下,“就这么去吧,走啦,南条姐和美加子姐会给你看和服的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