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sgju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一百四十六章 會面推薦-4q8qm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事实上燕九已经很难理解商九歌的脑回路了。
毕竟少女的思维是那样的跳跃,就好像河滩上胡乱蹦跶的蛤蟆。
能够跟上一只蛤蟆思维的只有另外一只蛤蟆,但是很明显,燕九不在其中。
“东瀛?”燕九说道。
“是的,东瀛,日出之地的国度,很有趣的样子。”商九歌看着燕九饶有兴趣地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我听说东瀛就在海的那边。”
“是的,需要坐船。”燕九点了点头:“不过东瀛现在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山河破碎,到处都在死人,哪里都在打仗,你过去了,可能会失望的。”
商九歌轻轻嗯了一声:“这样啊。”
这样说着,商九歌看了一眼下方。
下方已经是一片寂静。
所有的倭寇都已经死掉了,只在高处还有燕九这个活着的东瀛人。
盛君千一跃而上,便看到了燕九,不由吹了一声口哨:“他就是方别点名不杀的那个东瀛人?长得还是挺好看的,男的女的?”
“男的。”商九歌静静说道,表情淡淡。
燕九看了商九歌一眼,没有说什么话。
“可惜你受伤了。”盛君千看了看燕九手臂上的绷带:“否则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如果阁下想打的话,我现在就能奉陪。”燕九看着盛君千冷冷说道。
即使是此时,他依然不减桀骜。
“那还是算了。”盛君千挠了挠头笑道:“要打当然就和全盛的打,欺负老弱病残没啥意思。”
“对了。”盛君千看着商九歌:“她怎么处理来着?”
燕九的眉头微微跳动了一下。
这种被视作物品的感觉是真的非常不爽。
让他很想揍盛君千一顿。
但是他也明白,现在状态的自己,想要揍盛君千真的很难。
“让她自己回去。”商九歌淡淡说道:“这是方别的原话。”
让她自己回去。燕九听着这句话,不由有些皱眉:“让我回哪里?”
“当然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商九歌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方别要你答应帮他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燕九好奇说道。
商九歌摇了摇头:“方别没有说,他说会和你当面聊聊这件事情。”
“你们一直在说方别方别。”燕九就真的很奇怪了:“那么方别究竟在哪里?”
“在那里。”商九歌遥遥一指,指向应天府的方向。
“他现在,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所以暂时没有办法见你。”
……
……
方别确实有事情要做,不过是不是很紧急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他正坐在一张方桌前嗑瓜子。
瓜子是从广域静默号上带来的,方别不吃外面的东西已经很久了。
乃至于连一滴水都不会喝。
薛铃坐在方别的对面,也在静静吐着瓜子皮。
宁夏面前只有一杯殷红的葡萄酒。
而广济奇面前,什么都没有。
四个人其实很顺利就进入了这个独尊会,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在这个颇大的湖心岛来来去去,也看到了不少熟悉的人。
说是熟悉,主要是指的很有名气。
这次独尊会,大概是汪直财大气粗的缘故,目前来看更像是一场宴会的样子,毕竟有取之不尽的美食佳肴,而正主还远远没有登场。
“黑雪现在大概在什么地方?”宁夏看着方别,轻轻说道:“她会不会已经来到了这个会场?”
“如果你说到了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已经到了,毕竟根据墨菲定律,你越担心的事情,就越有可能会发生。”方别笑着说道:“不过黑雪虽然是罗教山门护法之一,但是论及实力,不要说比不上你的师尊,就连和黑无比都要差上那么一点,你需要这么担心吗?”
黑雪与黑无一样,都是罗教的山门护法,不过山门护法也有强有弱,黑雪虽然算不上最弱的那一档,但是毫无疑问,黑无的实力,却是在最强的那一档之列。
而宁夏摇了摇头:“不一样的,黑雪的行事风格,和罗教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太一样,你应该也听说过她的故事。”
“听说过,非常老套的武侠故事。”方别叹了口气,有些百无聊赖地说道。
是的,非常老套又无趣的武侠故事,就像每一个年代的江湖都会发生的那样。
黑雪当然最初并不叫黑雪,她叫眉雪。
著名的峨眉女侠,绰号便是峨眉雪。
读起来是不是很像一个人的名字呢?
峨眉雪,周梅雪。
其实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件事情,但是只有周梅雪自己不知道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周梅雪是这位峨眉雪的女儿。
就像真如师太是出家人,周梅雪是出家人一样,峨眉雪也应该是一个出家人,但是出家人有了孩子,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眉雪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当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周梅雪不是杨不悔,眉雪也不是纪晓芙,更没有什么杨逍。
眉雪所喜欢的,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正道侠客。
但偏偏,问题是这个正道侠客太有名了。
有名到他现在的名字还挂在江湖榜上。
故事还是老套的故事,眉雪仗剑出江湖,然后在行走江湖的时候遇到了这位少年侠客,两个人两情相悦,偷尝禁果,最终有了周梅雪这个孩子,如果一切正常发展下去,那就是一个王道的武侠故事了。
但是偏偏,所有的故事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有一定的波澜。
眉雪虽然是峨眉派,但是她依然保留有还俗的权力,或者说,峨眉派也不是什么老旧陈腐的门派,出家还俗,原本就是一己之愿。
原则上来说,两个人在一起并没有什么问题。
故事听到这里,薛铃就有点好奇了:“既然孩子都有了,眉雪姑娘又能够还俗,那么事情最终怎么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难不成那个所谓的少年侠客是个大渣男?”
“还有,那个所谓还在江湖榜上的人又究竟是谁?”
薛铃对于这些江湖故事,知道的确实真的很少。
但是从两个人的只言片语之中,薛铃大致也算是拼凑出来了事情的经过。
眉雪身为峨眉派弟子,并且看起来武功也好,地位也好,都算得上是相当出色的角色,然后行走江湖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同样是正派的弟子,甚至说两个人还生了孩子。
但是结果呢?
二十年过去了,那个正派弟子如今还好好的,甚至上了江湖榜,在上面高高挂着基本上已经是一个大人物的模样了。
而眉雪却最终叛出门派,投入了罗教门下,甚至成了罗教的山门护法,这绝对是扇在峨眉派脸上的一记重重的耳光。
但是为什么眉雪的孩子,却依然留在峨眉派,却对这一切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一无所知。
这一切的一切,让薛铃很感兴趣,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得到答案。
答案就是这过程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这个正牌弟子其实是少林寺的?”薛铃只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了。
毕竟尼姑的秃头,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秃驴抢师太什么的,也从来都是年代宗教伦理大戏。
而方别则摇了摇头:“过程说起来就有些无趣了。”
这样说着,方别站起身来:“鸾云飞到了。”
此言一出,薛铃也顾不得听这个陈年八卦了,也不由站了起来,远处果然看到了那个白衣剑客的身影。
“帅还是蛮帅的。”薛铃不由远远做出来了自己的评价。
“不仅帅,还很能打。”方别静静说道:“鸾云飞目前的江湖甲榜排名是第十九,不得不说,这个第十九的名次,稍微有一些的魔咒在里面。”
“第一个第十九是空悟,然后空悟死了,原本的第二十宁欢补位,现在宁欢也死了,虽然说多了一个华山令狐冲,但是第十九的名次依旧被轻微变动之后的栾云飞拿下。”
“他绰号南海神剑,但是他其实却并不止有剑法。”
“是一个真正难缠的对手。”
薛铃静静听着方别的评价,反正江湖榜上的她几乎一个都不认识,虽然说也算是大致看过一些资料,但是做到像方别这样信手拈来,还是做不到的,因为这需要的阅读量实在太大了,而以薛铃之前的层次去看这些江湖榜甲榜的绝密资料,姑且不说能不能看到的问题,就算能够看到,也和小学自学大学课程没有什么两样。
不仅难度很大,并且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也就是说鸾云飞也有可能会倒霉?”薛铃看着远处开口的白衣剑客:“以及他也算是当世的绝顶高手了,为什么会和汪直同流合污?”
“或许在他看来并不算同流合污。”方别叹了口气说道:“他出身南海,武林中人原本那就朝廷观念淡漠,而他更是淡漠地不得了,汪直是海上的霸主,和鸾云飞的接触自然不会少,如果能够投其所好,那么请动鸾云飞为自己效力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们退一步说,就算不是为自己效力,那么单纯换取鸾云飞几次出手,也不在话下。”
薛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们距离鸾云飞讲话的高台还有些距离,虽然说鸾云飞的声音在真气的催动下可以传遍整个湖心岛,但是薛铃还是没有怎么听清他究竟说了什么。
大概是因为鸾云飞的话语带着南方口音的缘故。
没办法,鸾云飞南得不能再南了,你让他一口标准流利的北方官话也是在难为我胖虎。
“他在说些什么?”薛铃开口问道。
“也没有说什么,大致就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开场白,并且我看,估计也不是他自己想的,大概是汪直那边教他的,大致就是开宗明义,说出来为什么要请大家聚在此地,以及此会为什么会名为独尊会之类的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方别不动声色地眉头一皱。
“怎么了?”薛铃赶紧再问道。
“没什么。”方别摆了摆手:“他又说这次来,除了这些丰盛的美酒佳肴之外,汪船主还准备了一些宝物供大家参观欣赏,无论是谁,都能够从这三件宝物之中找到自己喜欢的。”
“所以如果有兴趣的话,那就请移步前往中央的大帐之中。”
“大帐?”薛铃远远看去那个看上去相当富丽堂皇的大帐篷,说是帐篷,看起来和宫殿也没有什么两样,虽然说只是临时搭建,但是光高度差不多就有五六丈那么高,占地面积也相当广阔,只是因为之前那里有人把守,他们是大摇大摆过来的,所以说暂时还没有进去的打算。
或者说方别没有进去的打算。
“还有。”方别继续说道:“鸾云飞又说了,汪直就在大帐之中。”
“不过大帐之外,所有人私斗鸾云飞一律不管,但是大帐之内,绝对不允许动武。”
“否则的话,那人就是他的敌人。”
“好大的口气啊。”薛铃说这话的时候,不由看向方别。
是的,大概也只有方别是这个鸾云飞的对手。
毕竟他至少是空悟这个级别的高手,也只有汪直这样的存在才能够请动的庞然大物。
“那我们要去吗?”薛铃问道。
她远远地也看到了同样起身向着大帐走去的真如师太与周梅雪。
其实薛铃对于周梅雪的了解并不多,但是今天知道了一些关于黑雪的故事之后,对于周梅雪不由就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当然。”方别点了点头。
“走吧。”少年这样说道,第一个站起来向着大帐走去,而其他人也跟在了方别的身后。
随着人流进入大帐之中,第一眼就是看到了大帐顶端无数个正在熊熊燃烧的脂油火把,这些火把在空中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的同时,也将整个大帐照的一片通明。
而在大帐的中央,站着一个白衣的文士,他看起来风度翩翩,儒雅随和,看着涌进来的江湖人士,他的表情没有一丝慌乱。
“诸位好汉你们好。”
“我就是汪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