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nvjgg优美小說 明末黑太子 線上看-第799章:傳庭歸來展示-ixsbs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过了一会儿,周遇吉等一众将领相继来到东宫,在东虏退兵之后,他们这些将领总算是有机会欢聚一堂了。
只不过有人欢喜有人优,由于东虏主攻内城,佯攻中城,使得驻防内城的近卫营与东宫卫队吃饱喝足,而新城那边的守军只能算是喝点汤而已。
由此导致两边将领与士卒的收入相差极为悬殊,像高杰、刘光祚等部的将士,最多能领到些“出场费”而已。
虽然眼下朝廷已然足额发放粮饷,换作以往,他们自然不会埋怨,还会欣喜非常,可在当下,兄弟部队都在“日进斗金”,他们就感觉有点憋屈了。
故而趁着此次觐见太子爷的机会,不少将领都打算进言率部追击东虏,打算趁其病,要其命!
“今东虏退兵,京城转危为安,诸位爱卿经过浴血奋战,均乃是役的有功之臣,本宫谨代本宫父皇与母后,感谢诸位爱卿与麾下将士,为大明,为朝廷,为百姓,所作出的杰出贡献。没有诸位与士卒们的拼死抵抗,东虏便会占据京城,甚至大明的半壁江山。本宫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面子上的话还是要先说出来的,怎么也要意思一下。
“殿下谬赞了,臣等均乃一介武夫,食君之碌,分君之忧,保家卫国,舍生取义,乃是臣等份内之事,若不是此番王师使用殿下仿自仙界之利器御敌,殿下又用仙法重创东虏,王师绝非能够取得如此大捷!”
周遇吉代俵众将答话,说的非常谦卑,也是实事求是,真论是役的功劳,太子爷不说占大半,也要占一半。
即便王师能够凭借坚城固守,甚至击退来犯之敌,虏酋皇太鸡也不会善罢甘休,将攻城改为围城,效果可能更好。
只要勤王之师不前来救援,京城便是一座囚笼,守军出击全无胜算可言。
反之,若是勤王之师兵力不足,非但无法救援守军,反而会被东虏歼灭。
除非在南方作战的二十余万王师全部北上,不然断无在野战中获胜之把握。
即便尽起南方进剿流寇之兵,勤王之师若是无法形成合力,不能协同作战,仍然会遭遇惨败。
王师是马卒少,步卒多,而东虏刚好相反,一旦遭遇雨雪天气,致使火器难以发射,王师的境地便岌岌可危了。
皇太鸡走得如此匆忙,八成就是东虏大营里开始发作天花了。
这可不是人力克敌的事情,突然大规模爆发,会导致战力直线下降。
“好了,是役就当是君臣齐心御敌而胜,诸位落座吧,接下来是商量一下如何追击东虏败兵的事情。根据俘虏的供述,皇太鸡此前命多尔衮率不少于八万的兵力前去征粮,很多俘虏均知晓此事,想来不会有假。本宫估计若是多尔衮所部在天花爆发时并没有与皇太鸡所部合营,那么便可能不会感染天花,此番负责断后的必定是多尔衮所部。皇太鸡的主力虽遭重创,但还没到全军覆没的地步。多尔衮的八万人马便是心腹大患,而畿辅一带的兵马合计也就相差无几,此番又不能倾巢而出,当须从长计议。追是一定追,追上便须打,决计不能让这只病虎轻松归山。如何追,又如何打,本宫以为还须事先告知诸位,以免中了多尔衮的圈套。本宫已派飞骑前往山海关通知王在晋,要求王在晋出兵截击东虏败兵。若是王在晋所部能出兵一万,加上京城这边的兵马,或许还有机会吃掉部分东虏。诸位可能认为本宫过于谨慎了,其实不然。东虏退兵因天花而起,王师追击也要避免被天花感染。所以这次出兵必须挑选得过天花的将士,正在出天花的不得征调,而且必须是马卒,步卒不会骑马,追击速度太过迟缓。待用过膳之后,诸位可各自回去统计符合要求的士卒,统计完毕,立刻上报,最迟于明日清晨出兵追击。追击的时候,也不能按照东虏撤退的线路进兵,以免遭到敌军伏击,而且路上因天花而死的东虏众多,王师将士得过天花无碍,马匹或可会被感染,故而要避免被殃及。进朝,将注意事项分发下去。”
“是!”
杨进朝将某太子写好的注意事项给每只将领都发了一份,这样才能以防万一。
“殿下英明!”
祖宽大略扫了一遍,便拍起了马屁,对于这些事,他根本就没想过,真出兵追击,己部没有防备的话,极其容易被多尔衮所部伏击。
“刚才说了如何追,现在本宫告诉诸位如何打。根据在东虏大营里被遗弃伤兵的供述,东虏在撤退之前,在大营的后山埋了不少因天花而死的人。本宫会遣人将这些人的尸体挖出来,做成炮弹,待诸位所部遭遇东虏断后人马,立刻将炮弹打出去,然后便可静候敌军伤兵身上的天花病毒发作了。此番追击,本宫不要求各部歼敌,只希望各部可以不断袭扰东虏人马,若有机会下手,再行冲杀。”
王师主营业务是守城,辅助业务是挖坟!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刺不刺激?
挖坟缺德么?
那得看挖的是谁的坟喽!
作为侵略者,挖辫子的坟就是大快人心之举!
挖的正义&其所!
有一群强盗光顾你家,有几个强盗病死了,在你家后院修了坟,你还得把这些死人当成祖宗供着么???
不挖出来挫骨扬灰都不算是个爷们!
好在这些坟里的尸体还没变成骨头,要不然就是去应有的作用了。
死人有价值么?
当然有价值!
某太子就是要将这些废物二次利用!
天花的可怕之处在于三大优点!
其一,可以大规模传播。
其二,潜伏期之后能够快速致命。
其三,被感染者感染他人之后,他人身上的病毒的毒性仍然不会大幅度的减弱,还会波浪式的传播下去。
天花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绝症的原因,在于该病的致死率并不高,仅有两成左右,较于癌症,致死率很低。
只不过癌症并不传染,只是遗传。而天花的长处在于可以短时间内快速感染,完全不受人数规模的限制。
某太子遣人将这些尸体挖出来,就是二次坑害辫子大军,谁敢阻拦追击,那就先尝尝大明版的天花炮弹!
一万辫子中招,起码能死一千以上,运气好的话,能死两千,甚至更多。
此时此刻,城外某处地方,正有一群人戴着防毒面具,挥汗如雨,用铁锹在挖坟……
之前不是俘获了很多辫子么?
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活辫子挖死辫子的坟!
完美!
要是因为挖坟而感染了天花,那就算死得其所!
这些辫子死不死,关某太子屁事呢?
当初你们攻入城内,屠戮大明百姓,也不是没有心慈手软么?
莫怪某太子荫狠毒辣,这叫“一报还一报”!
谁敢不卖力气挖,坑是现成的,正好可以顺势埋了!
在挖坟这方面,某太子只能屈居第二。
高居榜首的,自然是“挖坟掘墓总司令”曹丞相……
对比起来,起码某太子是不贪财的,挖坟不是为了发家致富。
为了消灭大明的敌人而挖坟,绝对可以载入史册!
一群武将听了之后,当然觉得这招很是高明,比他们死打硬拼强多了。
多尔衮所部可是有八万之众,绝非可以一战而定,此番追击还要避实击虚才是。
“殿下,天津总兵官马爌到了!”
“哦?稀客呀!宣吧!”
天津与京城的距离可是比大同近得多,可是马爌现在才来,落在杨文岳后面,也是有道理的。
正因为距离近,才不敢轻动,天津可是战略重镇,要是被辫子给端了,马爌有三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罪将马爌救驾来迟……”
“好了,免礼平身吧。你跟杨文岳一个理由,本宫就当没听过好了!爱卿此番带来兵马几何?”
“启禀殿下,末将携两千马卒!”
马爌不可能将麾下的所有骑兵都带来勤王,除去留守天津的,其他大部分都已经来京了。
“嗯!爱卿有心了!进朝,发马爱卿一份注意事项!”
“是!”
这个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不管怎样,也算是一支来之能战的生力军了,值得表扬。
晚膳虽然每桌都有六个菜,三素三荤,不过酒却供给的很少,每人限三碗,因为回去之后,诸将都要立即统计己部可以出动的骑兵数量。
此番追击,是诸部的合成部队,具体由谁来指挥,某太子起初打算让祖宽来负责,转念一想这厮或许无法服众,便让周遇吉来担当了。
至少周遇吉不会像祖宽那样脑子里面没啥策略,就知道猛冲猛打。
即便大明王师已经装备了不少坦克,但每个骑兵都是宝贵的,不能轻易损失掉。
皇太鸡退兵的消息得到证实之后,这下京城的百姓总算是可以如释重负了,一些被辫子砍死百姓的丧事也能如期举办了。
但更多的人都走上街头,翘首期盼一件事,那就是为庆祝击败东虏,而举行的烟花表演。
到了晚上七点,刚吃过晚饭的百姓们全都拖家带口的出来,就是要竞相目睹这一盛况。
为了让漂亮亲妈以及全城的军珉高兴一下,某太子也是特意叮嘱下面,让火药厂准备了六百六十六枚大型烟花。
按照一分钟十枚的速度燃放,总耗时六十六分钟,算是搏个“六六大顺”的好彩头,为来年顺顺利利祈福了。
为了确保得到一个很玄学的既定时间,这种档次的燃放效果当然不如后世百花齐放般的震撼画面来得舒爽。
但在缺乏夜生活的大明百姓眼里,也是不可多得的盛况了。
好不容易打赢了鞑子,有免费的烟花看,这还能要求什么呢?
由于燃放位置就设在正对承天门的大明门,亲妈与一众姐妹们都在承天门的城楼里观看。
烟花这玩意离远了才能看到整体景象,距离太近反而会失去美观感受,附带过后脖子酸痛……
某太子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简单看了几眼就觉得兴致全无了。
反而周边的一群老娘们,一个个惊诧不已,拍手称快。
“报~!殿下,孙传庭率部起来,大部驻扎于右安门外十里处,孙传庭携一众将领已然在东华门侯着了。”
“宣吧!母后,您且带婶娘与姨娘们观看,儿臣还有事!”
“嗯!烺哥儿放心好了!”
得知东虏退兵,漂亮亲妈心情大好,眼前又有盛景可赏,也就没不用担心其他事情了,领着自己的小肥宅与小仙女继续观看。
辫子不退兵,你们不来勤王,这是商量好的么?
我大明能人辈出,当下的能人都会神机妙算啊!
“罪臣孙传庭……”
“好了,爱卿与诸将皆免礼平身吧!不辞辛苦,一路奔波,本宫甚慰,可用过晚膳?”
“回殿下,还不曾!”
“来人,备晚膳!”
尔等不是来勤王的,尔等分明是来蹭饭的啊!
一个个都想尔等这样无耻,大明还有救么???
在上菜之前,某太子便先行询问了老孙头那边的情况。
按理说,应该在湖广进剿流寇,怎么到了初冬,便出现在畿辅一带呢?
根据孙传庭所言,秦军会同他部,先于湖广进剿罗汝才所部,而后追击入川,与洪承畴所部会师,大败罗汝才与张献忠两大流寇集团,并活捉罗汝才等人。
出川之后,经湖广入河南,先收复南阳,而后于汝阳击败来犯的革左五营,再北上追击张逆之子张定国所部。
没抓到张定国,反而发现了李自成这厮,仇家见面,那自然是分外眼红,上次孙传庭差点就弄死李逆了。
然而这次仍旧让李逆给跑了,虽然取得了了又一次胜利,可追到山西南部,都没能追上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李逆。
在渡过黄河之后,孙传庭所部在山西的泽州驻扎(晋城),整顿兵马的同时,好补充大量消耗的给养。
只是泽州是个小地方,根本养活不了数万官军,孙传庭便派人向北边的潞安府与南边的怀庆府去催粮。
在粮食没拿到之前,从潞安府回来的人得到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那就是畿辅即将被兵,消息已经到了山西!
此时宿敌李逆就在附近百里之处,孙传庭很想继续进剿,可又念及太子对自己的救命之恩,痛定思痛之后,只能暂时放弃进剿,率主力北上。
留下左光先、薛敏忠、李守荣、孙显祖这四部人马,由左光先负责指挥,不求歼敌,只须死死咬住李逆的尾巴。
孙传庭率贺人龙、李国奇、郑嘉栋、牛成虎、姜让、祖大弼、赵光远,以上万兵力的白广恩所部为前锋,向北驰援勤王。
只是全军抵达保定之后,再往北就发现涿州以南的涞水,已经出现了小股清军。
待推进到了涿州之后,孙传庭便下令全军不得轻动,因为前面出现了上千清军马卒。
孙传庭所携的勤王兵力不过三万,马卒仅有万人,根本无法力敌两三万清军马卒。
考虑再三,只能静观其变,多派飞骑探听消息,以便及时应对。
在得到京城尚未失守的情报之后,孙传庭便没有急于进兵,以免遭到清军伏击。
于是,某太子也就在今晚才见到这位刻意保存实力的股肱之臣。
你还不能责备人家,万一真打光了部队,就成光杆司令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