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s2pq6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醫品至尊笔趣-2587 死亡谷讀書-m2ziw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吼!
一声震天般的咆哮声蓦然响起,震的丁宁大脑一阵轰鸣,神魂都不受控制的险些被震出来,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向外狂涌。
那些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距离远的还好,只是被震的晕了过去,那些距离近的则毫无反抗能力,被震的身体瞬间炸裂,死于非命。
“特么的,那家伙竟然也是个不朽级的怪物。”
丁宁惊恐的看着教堂深处,默默的为伪人皇默哀,丝毫不敢停留的瞬间化为一道长虹向远方遁去。
在他身后,一道融入黑暗中的身影快速飘来,瞬间和他合而为一,惶惶不可终日的落荒而逃。
“空间之钥?”
伪人皇刚刚接近那散发着浓郁血腥味的怪物,就被一声咆哮给震的倒飞而出,大惊失色下正要转身跑路,却猛然再度察觉到了空间之钥的气息,毫不犹豫的转身向丁宁逃走的方向追去。
那怪物刚刚脱困正要大显身手呢,没想到眼前的敌人却不战而逃,这让他勃然大怒,脚下一步迈出,就追着伪人皇而去。
东方教的强者们面如死灰,正认命的等待死亡降临时,没想到那邪恶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走了。
轰隆!
还没等他们露出死里逃生的喜悦笑容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让他们的笑容陡然间凝滞在脸上,惊恐的看着地面疯狂塌陷,瞬间成为一个巨大的天坑。
噗!
一具看不清楚模样,浑身被拼凑在一起的破碎合金团团包裹住的人形生物破土而出,一双冷漠无情的死灰色眸子只是淡淡一扫,就让诸多强者头皮发麻,一股凉气直冲天灵,情不自禁的瘫软在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那仙尸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就立刻转移了注意力,用力一吸,无数透明的尸气被它吸入腹中。
似乎对这些尸气有些看不上眼,那仙尸眯了眯眼睛后,感应了一下方向,脚下一步迈出,竟然追着那邪恶怪物而去。
转眼间,两大不朽级怪物就消失无踪,劫后余生的东方教高手都愣在了那里,一名身披主教袍服的老者地位最高,语气急促而沉重的吩咐道:“快,快向牧首们禀告,并通报教皇,血祖该隐脱困了,这已经不是我们有能力能够处理的事情了。”
东方教的强者们闻言,不少人微微垂首向老者行礼致意后,瞬间向四面八方而去。
血祖该隐的脱困是人间的一大浩劫,将会再度掀起腥风血雨,令生灵涂炭,没有任何人敢掉以轻心,必须要第一时间上报。
特别是他们神圣教廷,镇压了血祖那么多年,若是他采取报复,神圣教廷必然是首当其冲。
而那位大主教是在场中人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个,完全可以借汇报之名离开这个危险之地,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留下,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心生敬意。
吼!
虽然已经不知道跑了多远,丁宁却依然能够听到后方传来的恐怖咆哮声。
这让他欲哭无泪,连找个安全的地方传送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竭尽全力的快速狂飞。
心里却把伪人皇骂的要死,你特么的逃命就逃命呗,没事跟在老子屁股后面干什么,这不是给老子找麻烦嘛。
伪人皇此刻也想哭,他本是察觉到空间之钥的气息才紧追不舍的,没想到那恐怖的血腥怪物竟然紧跟其后。
这让他很不爽,还很牛气的回头跟那怪物打了个招呼……
好吧,结果很悲催,那怪物只是轻轻一巴掌就把他拍的口吐鲜血倒飞而回。
这下他哪里会不明白,这怪物已经牛逼的突破了天际,仅凭着肉身力量就能轻松的完虐他,还不跑难道留下等死吗?
可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啊,那怕是转向也会浪费一点点的时间的,这一点点的时间放在平时自然是无足轻重,但在此时此刻,那简直就是生死时速啊。
更何况,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被丁宁给坑了,就算死他也要拉着丁宁陪葬,不跟在他还能跟着谁。
事实上,带给丁宁威胁最大的不是那血祖该隐,而是那具可怕的仙尸。
仙尸毕竟是尸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根本不受天道管制,更没有天地桎梏的限制,若不是它无法飞行,只能在地上奔跑,恐怕,它早就抓住丁宁了。
而且这仙尸明显是奔着丁宁来的,在经过血祖或者是伪人皇时,都对他们视而不见,就紧紧的跟在丁宁的身后,一副不追上他誓不罢休的模样。
丁宁想哭,一边拼命狂飞,一边苦着脸暗自嘟囔着:“奶奶的,老子又没招你惹你,从某种角度来说,你还是拜老子所赐才能脱困而出,你应该感谢老子才对,为啥就盯着老子不放了呢?”
可惜,这个问题注定得不到答案,仙尸如同风驰电掣般全力奔跑着,没有丝毫力竭的征兆,仿佛跑到天荒地老对它来说都不算个事似的。
天上有血祖,地上有仙尸,丁宁这次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奶奶的,老子拼了,我就不信一具尸体也能懂阵法。”
丁宁脑筋急速转动,思来想去后,或许也只有利用昆仑墟的远古大阵才能够摆脱这仙尸的追杀了。
打定主意后,丁宁心里稍安,辨别一下方向后,不动声色的细微调整方向,绕了个大圈向昆仑山飞去。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伪人皇已经是气喘如牛,感觉浑身的力量都被掏空了似的,满脸绝望的从空中降落。
没办法,他毕竟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成为化神级强者的,而是通过轮回转世,吞噬舍利子觉醒,又蒙蔽天道才得到天道认可成为人皇的。
简而言之就是,他的基础一点都不牢固,就如同一个瘦子猛然吃成了一个大胖子,整个人是靠着外力硬生生的推到这个境界的。
仗着不受天地桎梏的优势,他完全可以碾压任何同境界的修士。
可问题是,不论是血祖还是仙尸,都跟他不在同一个层面上,那是不朽级的强者啊。
别说仙尸不受天地桎梏,就连血祖这种被天地桎梏所限制的不朽级强者也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毕竟,迈入不朽级就首先要淬炼不死骨,光是这一条,就不是伪人皇可以相提并论的,真打起来,他恐怕连人家的防御都破不了。
伪人皇心酸啊,特么的这还是人间吗?这实在是太不科学了啊。
要知道,就算是仙界也没有不朽级的强者啊,以他化神巅峰的实力,别说人间了,就算是仙界,完全都能横着走了。
这下可好,在区区人间竟然就被人撵成了狗,这上哪儿说理去。
呼!
伪人皇满脸呆滞的仰望着血祖看都不看他一眼就从他头顶呼啸而过,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不是在追杀我?他是在追杀丁宁?
意识到这一点后,伪人皇首先不是高兴自己逃过一劫,而是满脸失落的嫉妒道:“凭什么,我可是人皇,我才是主角啊,怎么现在弄的我跟打酱油的似的?”
心情抑郁的喘了半天粗气,伪人皇才缓过劲儿来,忿忿然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嘿嘿,两个不朽级怪物都盯上这个混蛋了,这下子,我看他还不死?”
一想到丁宁很快就要嗝屁了,伪人皇的心情又变的愉快起来,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半天,小声的嘀咕着:“这混蛋死就死了,可空间之钥还在他身上呢,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他是怎么死的,再找机会把空间之钥弄到手,那就太完美了。”
想到这里,伪人皇再度腾空而起,沿着丁宁等人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昆仑山,山貌清奇,有的地方白雪皑皑,冰雪覆盖;有的地方却郁郁葱葱,草木繁茂;还有的地方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唯有雷劈电打后的一片焦黑痕迹。
一道长虹从远方瞬息而至,由高至底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被人称为地狱之门的死亡谷。
尽管慕容君临没有告诉他昆仑墟准确的阵法入口,但却提到过,死亡谷是唯一进入昆仑墟的通道。
别看死亡谷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让人谈虎色变,但实际上那只是针对普通人来说,才那么可怕罢了。
事实上,从不乏具有冒险精神的武者进入其中探险,最终证明,死亡谷并非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人类的禁区,曾有不少武者安然无恙的从中出来。
在武道界,死亡谷根本就没有多少危险可言,让人畏之如虎的地狱之门,其实只是特殊的地脉磁场所形成的一座简陋的天然阵法罢了。
只要稍微懂点阵法知识的武者,在死亡谷中基本上都不会殒命,但对普通人来说,这里依然是十死无生的生命禁区。
这也很正常,毕竟在武者眼里看来并非不能承受的温度变化以及死亡谷出没的各种野兽,对普通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威胁。
丁宁对此自然是毫无顾忌,一头就扎进了死亡谷里,落在地面上开始疾速奔跑。
没办法,死亡谷的天然大阵可是禁空的,一旦在其中飞行,就必然会引来天打雷劈。
他有着雷之本源,自然是不怕的,但血祖可就未必了。
雷霆至刚至阳,正是血祖这类阴邪生物的克星,他就是抱着阴他一把的心思,才故意飞进死亡谷,利用瞬间的视觉角度差,快速降落在地。
唯一遗憾的就是仙尸本身就不能飞,不然,他就能利用自己不怕雷霆的这个优势,为他们挖个大坑。
毕竟,仙尸也是尸体嘛,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也属邪祟之物,同样会被天雷所克制。
当然,这两位可都是不朽级的大佬,丁宁不会天真的以为靠着阵法引动的雷霆就能够灭了他们。
削弱他们的实力才是他的目的,然后利用昆仑墟的阵法困住他们,甚至是灭掉他们,这也是他暂时唯一能够想到的保命之法了。
没办法,实力的差距太大,还特么的是一拖二,不用点阴谋诡计他根本无法摆脱他们的追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