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otrel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起點-第四百七十三章 殺聖人王(第一章)讀書-vq6vt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域外星空。
一辆古老的黄金战车静静地出现在了这里,没有任何神兽拉车,也没有任何强者陪伴,就这么孤零零地屹立,却弥漫着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
战车上盘坐着一尊朦胧的人影,模模糊糊,亘古久远,在他的双膝之上横着一口金黄色的古剑,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过鞘了,至今还有可怕的杀气横溢。
“陈天理,出来见我!”
沧桑淡漠的声音从这道人影的口中发出,弥漫在宇宙星空。
轰!轰!轰!
祖星方向,虚空崩开,接连数十道流光从里面飞了出来。
身受重伤的陈天理和数十位纯血异族的老祖全都在迅速飞出,来到了这辆古老的黄金战车近前,脸色肃穆,恭敬参拜。
“见过魔严圣人王!”
古老战车上的人影面目朦胧,一双淡漠的目光瞬间落在了陈天理的身上。
刷!
一刹那,陈天理等人全都感到了寒毛耸立,脑海之中不受控制的开始回想起一幕幕画面,无数的记忆统统浮现而出,如同潮水一样,包括陈天理在少林遇到法空方丈的那一幕,这一刻,也统统不受控制的回忆了起来。
转眼,这种感觉迅速消失。
陈天理等人各个心头惊骇,脊背冰寒。
搜魂!
这位魔严圣人王直接对他们进行了搜魂?
但即便如此,陈天理等人也是丝毫不敢多言,浑身冷汗涔涔,一动不敢动弹。。
“没落的废墟果然产生了无形的变故,时隔这么多年,还能有这样的存在,本座此次出行,正是为了铲除一切不安稳的因素。”
这位可怕的圣人王语气轻缓,充满沧桑久远,一双可怕的眸子看向了祖星,“又闻到了熟悉的鲜血味道,曾经号令星空,威压万界的祖地,当年我在这里屠戮,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就算是魔僧也拦不住我,看到一颗繁华古老的星球化为无尽的废墟,将美好的事物撕成粉碎,真是一种极致的享受,如今故地重游,往昔种种,历历在目。”
他似乎充满感慨,明知道祖星之内有法空方丈存在,还敢这般开口,明显为了挑衅,又或者是丝毫不将那位方丈放入眼底。
神都方向。
铁龟道人脊背笔直,抬首望天,脸上露出了一丝丝冷笑,道:“他要对那位动手?有好戏看了!”
“要对谁出手?”
陈宣已经从袖子中取出了那面巨大的古镜,映照域外,看着镜内的画面,吃惊问道。
“看着就行。”
铁龟道人开口。
敢去招惹那位,这次根本用不着他出手,对方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
不久前,他曾几次过去试探,想要把那位拉入同一艘战船,只可惜那位根本无动于衷,对于他的所有试探都不放在眼里。
那位也是他至今为止唯一一个看不透的人。
“魔严圣人王,还请出手,抹灭剩下的余孽吧。”
陈天理恭敬地道。
“请圣人王出手!”
身边的纯血生灵老祖纷纷开口。
黄金战车上的人影目光沧桑,注视着祖星那里,开口道,“还不主动出来吗?非要逼我将你亲自请出?”
古老的祖星依然没有任何波动,他似乎在对着身前的虚无说话一样。
轰!
魔严圣人王终于不再多说,直接出击,一只光霭覆盖的手掌迎风变大,向着祖星抓去,天地间无数的光芒浮现而出,统统汇聚而来。
整个星空都似乎忽然黯淡了,不知多少古星顷刻间熄灭。
这只手掌大到无边,像是无上的主宰在毁灭世间,直接向着祖星之下按了下去。
祖星上空的光芒开始统统浮现,残余的诅咒之力被激活,不知多少符文和纹络浮现而出,密密麻麻,在大陆意志的操控下抵挡这只大手。
不过一切都统统没用!
在恐怖的圣人王威压下,所有的残余诅咒都不堪一击,一道道燃烧的符文和纹络开始相继崩溃,化为无尽的光点。
眼看着这只大手就要穿透大气层,但就在这时,祖星的地面上一道道符文忽然闪烁了起来,密密麻麻,神秘莫测,再次向着高空之中冲击而去。
正在缓缓压落的大手忽然间被这无数新出现的符文生生阻住,一道道铁钩银画的字符蕴含了不知道多强的力量,化为了一口巨大的神剑,直接斩向了这只大手。
铛铛铛!
一片片可怕的火星在大气层内崩现而出,空间轰鸣,电闪雷鸣,高空之中如同在灭世,最终这只巨大的手掌缓缓缩了回去。
“又一种禁制,居然留了后手。”
这位圣人王眼神转冷,俯视着这片祖星,刚刚的一幕超出他的预料。
不仅大气层内存在禁制,地面深处同样埋了禁制!
“别说是一些死人留的禁制,就算是你们全部复活,我也不怕,当年能杀得你们血流成河,现在仅凭一些禁制就想阻拦我吗?”
轰隆!
他的手掌再次探了出去,由星球般大小化为了方圆数万丈大小,光芒更加璀璨了,无尽的符文爆发而出,力量和气势一下子提升了七八倍不止。
轰!
大手再次向着下方按落了下去,直接向着少林之地狠狠压去,这一次大地之中更多的符文浮现了出来,组成了各种各样的武器向着这只大手轰去。
不过统统没用,所有的武器、符文遇到这只大手都被统统击溃、震灭。
光芒璀璨的大手熊熊燃烧,蕴含了无尽的力量,终于彻底穿透大气层,带着无边狂野气息,向着少林之地狠狠拍下。
这一刻,无数的生灵面色发白,忍不住颤抖,简直像是要灭世了一样。
陈宣死死盯着手中的青铜镜,眼神中露出惊色。
对方要对少林下手?
铁龟道人说的那个人是法空方丈?
大雄宝殿内。
一直盘坐不动的法空方丈脸色沧桑,眸子古井无波,缓缓抬起头来。
“罪过罪过。”
他口中诵经。
体表乌光闪烁,忽然从身躯内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袍,面容冷峻的年轻僧人,带着一抹森然冷笑,抬起头来,看向高空,而后身躯瞬间冲了出去。
轰隆!
惊天大爆炸,空间轰鸣,雷电浮现,一刹那高空中出现了数十道粗大的空间裂缝。
那只大手在距离少林上空还有数千丈的时候,被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僧人给生生挡住,他一拳砸在这只巨大的手掌上,高空中雷电浮现,空间崩裂,像是在开天辟地,无尽刺目的光芒在这里照耀,太阳都瞬间黯淡了下去。
能以肉眼可见的看到一层巨大的光波从高空中往外横扫,浩浩荡荡,覆盖住了整个祖星。
这个年轻僧人忽然间发出一声震天魔啸,像是盖世大魔神复活了一样,无尽的魔气从他身后冲天而起,浩浩荡荡,将这只巨大的手掌瞬间覆盖,高空瞬间黯淡了。
不知道多少里忽然化为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轰!
这只巨大的圣人王手掌迅速解体,直接崩溃,大量的血雨飘洒而出,不过飘出来的瞬间,被无尽的魔气生生吞噬掉了。
魔严圣人王眼神一沉,手臂迅速缩回,崩溃的手掌刹那间完成重组,无数血肉倒流而回,再次变得安然无缺。
大气层下魔气汹涌,无数的雷电噼里啪啦作响,年轻僧人的身躯直接从下方钻了出来,一脸可怕笑容,屹立在域外星空,看向了那辆金色战车。
陈天理看到这年轻僧人后,明显脸色一骇,下意识向后倒退。
不久前他就是栽在这个年轻僧人的手中。
这个和尚有些妖异,邪乎的可怕!
他监视这片祖地数万年,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这样一位可怕人物!
黄金战车上,魔严圣人王眼神冰冷,注视着浮现而出的年轻僧人,冰冷道:“确实还有些实力,不过还不够,远远不够!”
下方,用古镜看着这一切的赤天城、雄叱等人无不大骇一惊,不敢置信。
祖地之内有人能挡住圣人王!
他们灵魂发颤,感到不可思议,同时有些惊悚。
幸好没在祖地乱来,若不然遇到这位狠角色,绝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前辈,这位方丈到底是什么来历?”
陈宣问道。
“不清楚,不过看他出手,或许可以推测出一二!”
铁龟道人眼神微眯,继续向着高空看去。
陈宣再次看向了古镜之内。
那尊可怕的圣人王此刻已经从古老的黄金战车上站立了起来,面目朦胧,手中抓着一口金黄色的古剑,目光冰冷可怕。
那年轻僧人从始至终都没发过一言,只是带着森森寒笑,看到魔严圣人王从战车上站起之后,他的身躯直接冲了过去。
轰的一声空间破碎,他的身躯穿梭了时空的限制,瞬间出现在了那位圣人王近前,抬手就拍,在手掌拍下去的刹那,一只狰狞恐怖,生有无数黑毛的大手在他的手臂上空浮现而出,与他的手臂似乎发生了重合,向着魔严圣人王拍下。
魔严圣人王的战车留下一道残影,快到极致,超出了时空影响,刹那从这只巨大的魔掌下冲出,出现在了远处。
不过他的速度虽快,但年轻僧人却瞬间追了过去,又一次破碎虚空,狂拍而过。
就这样,两道人影一追一闪,快到极致,宇宙空间不断崩溃。
在魔严圣人王连续躲闪了七八次之后,他终于停了下来,眼神无比可怕,道:“真以为我是怕你,只是想摸清你的底细而已,现在看来,只是空有其表而已,让你尘归尘,土归土!”
轰!
他手中的金黄色古剑发出夺目耀眼的光芒,一刹那星空暗淡,无尽的杀气从他手中的古剑内浩荡而出,随后咚的一声,那片虚空炸碎,浓郁的能量气息也不知道波及了多远,震慑了不知道多少生命古星。
他一下子从那辆黄金战车上消失,冲向年轻僧人,黄金古剑出鞘,开始主动攻伐。
手中的古剑抡动起来,声音刺耳,发出的光芒长达不知道多少丈,让小半个星空都动摇起来。
星空之下,无数生命古星内的强者在惊骇的看着这一切,倒吸冷气,感到毛骨悚然。
圣人王出手!
这已经起码万年没有看到过了。
场面依然如此的恐怖,让人绝望!
不过那个年轻僧人却无比魔性,面对这盖世惊天的一剑,竟不躲不闪,形体在暴涨,魔气冲天,顶天立地,直接变成了万丈大小,浑身长满可怕的黑色毛发,单是黑亮的指甲就有数十丈长短,像是铁钩,寒光森森,摄人心魄。
轰隆!
他挥动巨爪,直接与圣人王的这一盖世杀剑撞到一起,星空下光芒炸裂,无数的神光浮现而出,一道道雷电恐怖而又刺目。
在两人的身躯边沿,一颗又一颗的小行星直接炸开,如同化为了一道又一道的烟花,光芒恐怖,景象万千。
“我本不想理你,你却逼我动手,我吞了你!”
年轻僧人露出狞笑,磅礴巨大的身躯真的像是化为了一尊魔神一样。
他以巨大的手掌生生挡住了圣人王的盖世杀剑,那种杀剑竟难以刺穿他的手掌。
“吼…”
年轻僧人忽然发出一声魔啸,惊天动地,声音震得八荒动摇,无尽的魔气席卷,向着魔严圣人王的身躯疯狂轰杀了下去。
魔严圣人王轮动黄金古剑,与年轻僧人杀到一起。
两者间天崩地裂,快到极致,如同刺目的闪电撞击,不知道多少行星被震得炸裂,无数的杀术席卷而出。
陈天理等人露出震骇,急忙向着远处躲闪。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几位纯血异族的老祖被恐怖的战斗波及,在年轻僧人巨大的手掌横扫下,直接炸开,化为血雾,连元神都没逃出来,被一把捏碎。
魔严圣人王露出震怒,眸子中怒火熊熊,动了真火。
他乃是圣人王者,高高在上,活了无数岁月,经历数个时代,与当年的魔僧都交过手,居然被对方在自己面前杀人,让他颜面无光。
他纵声大喝,轮动起恐怖的金色古剑,发出滔天杀气,一剑又一剑,满天星河都在席卷。
在无尽光芒之中,轰的一声,他的那口金黄色古剑被年轻僧人以肉掌生生的抓住,定在手中,如同被一个可怕的神钳给死死钳住了一样。
“想与我动手?我今日就立杀一位圣人王立威!”
年轻僧人大吼,狂野的可怕,眸子像是两颗熊熊燃烧的太阳一样。
魔严圣人王开口大喝,不断地震动黄金古剑,迸发出滔天煞气,想要震开年轻僧人,但年轻僧人挥动另一只巨爪用力一拍,发出巨响,随后抓住黄金古剑猛然一刮。
轰隆隆!
一片片恐怖的火星浮现而出,像是一片火焰燃烧,这口黄金古剑被他的五指刮得迅速黯淡,表面上无数的符文和规则溃散,一刹那神性大失,剑体上直接出现了五道深深的印痕。
域外无数人惊骇无比。
这是什么魔王?
以血肉之躯生生摧毁了一口圣人王的武器!
他们很是无法置信。
没落的祖地被封印的数万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恐怖的怪物会一个接着一个冒出,不久前一尊魔尸杀出,灭掉了三四位古圣,杀得十几个星域差点毁灭。
现在又有一位活着的魔王?
魔严圣人王看到自己的黄金杀剑被年轻僧人攥在手中,生生摧毁,眼神中怒火直冒,忽然间一声大吼,双手挥舞,无尽的光芒汇聚而来。
“天道轮回,杀杀杀!”
轰!
在他的头顶上空,星空旋转,出现一片璀璨的星空旋涡,浩浩荡荡,像是化为了一个巨大的海眼,笼罩住了年轻僧人,将他身上的精气迅速狂外扯去。
同时无数的符文从这个星空旋涡内浮现而出,密密麻麻,光芒璀璨,向着年轻僧人的身躯降落而下,每一道符文都是一个杀字,猩红刺目,极其恐怖。
但年轻僧人一声大吼,身躯继续在变大,惊天动地,震碎了空间,对于这无数杀字看都不看,两只手掌直接插入那个星空旋涡内,猛然一撕。
轰隆!
可怕的轮回宝术当场被他给活生生撕开,无尽的魔气从他身边冲天而起,将这些猩红色的杀字全部淹没。
他巨大的身躯狂冲而过,向着魔严圣人王的身躯扑去。
魔严圣人王迅速躲闪,速度快到极致,轰隆隆作响,在宇宙时空内不断变幻,一刹那魔气席卷,光芒浮现,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两人的速度超出了常理限制,所有人都无法看清了。
他们从祖地附近杀到星空深处,又从星空深处再次杀入祖地附近,所过之处,宇宙时空在不断崩溃,转眼间交手了也不知道多少次。
到最后一声震天的魔啸,八荒六合全都在摇晃,伴随着一阵阵痛苦地惨叫,圣人王的血液洒满大宇宙。
魔严圣人王的身躯居然被活活撕开!
他的身躯也变成了和年轻僧人一样大小,高达不知道多少丈,挤满了星空,但即便如此,还是被生生撕开了,被年轻僧人一手抓住一半,里面猩红的血水在飞洒。
他脸色痛苦,两半身躯在发光,企图愈合与重组。
但年轻僧人浑身乌光闪烁,无尽的魔性力量在从他体内发而出,向着手中的两半身躯笼罩而去,星空下魔气浩荡,不断的澎湃与席卷,如同黑色的海潮一样。
他似乎在全力的炼化这位圣人王者!
魔严圣人王直接发出了痛苦的刺耳大叫。
但根本没用,这年轻僧人狂野到了极点,说杀他就杀他,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发出一声惊天的魔啸,身边的魔气更加恐怖了,像是黑色火山爆发。
轰隆!
魔严圣人王的身躯被魔气彻底覆盖住了,再也听不到任何惨叫。
下方,正在紧紧注视着这一切的铁龟道人双手一拍,脸色大喜。
“他杀了魔严,太好了,这下说什么也得和祖地绑在一起了,黄泥烂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他双手直搓,有些兴奋。
本来还在想着如何把这僧人拖下水,但也没想到对方的魔性这么可怕,一位圣人王说给干掉就给干掉!
同时他也为对方的实力感到心惊,觉得对方的跟脚更加深不可测了。
他竭尽全力思考,也无法想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陈宣和身边的赤天城、雄叱等人全都看的惊心动魄,嘴干舌燥,紧紧盯着古镜内的画面。
这一幕实在太过恐怖,让人终生难忘。
年轻僧人的身躯大到无法形容的地步,浑身魔气席卷,淹没了一切,简直和星球差不多大小,忽然间,他身边所有的魔气统统消散,再入涌回了他的身躯。
在他手中,魔严圣人王的两半身躯直接变成了两座巨大的石头,里面的精气、法则被统统炼化一干。
一位活了无数岁月,经历过祖星大破灭时代的圣人王就这么被杀了!

据说双倍月票,求一波票票~~
一会还有一章!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