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7z4p非常不錯小說 詭三國 馬月猴年-第1866章 斐曹相見,城下對飲分享-uymc7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按照汉代的规矩,大军在外征讨,得胜回归的时候总是有『献虏』之举,然后皇帝也可以在自己的功劳簿上登记一笔,表示自己的文功武治又多了一项可以夸耀的地方。但是这一次所谓的『献虏』却让许多人觉得并不荣耀,而是一种耻辱。
不过依旧是有些人会觉得奇怪,为何曹操就能忍得下来?
这骠骑将军,简直就是非人般的战绩,那些先前的就不重复提及了,单说这一次在雪区大破吐蕃,幽北再踏鲜卑王庭,哪一个不是立朝以来罕见的大胜仗?
若是刘协真的亲政,掌管了大汉朝纲,现在有这样的两条功勋加持,给自己的脸上涂金,恐怕是笑得腿,呃,嘴都合不拢了罢!只可惜,这样的『文治武功』并不能给刘协带来多少的光彩,反而是更加的衬托出了当代大汉皇帝的虚弱。
上一次的献虏是谁?
斐潜。
上上一次呢?
依旧还是斐潜。
虽然也有人质疑斐潜拿这些胡人来刷功勋,不就是十几二十个胡人么,这一次所谓的雪区吐蕃,更是不知道在哪里,但是同样的,单单鲜卑王庭这一条,就已经足够了,也反过来证明了在这个时间段,也只有斐潜还在替大汉开疆辟土,守护边境。
多少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
怎么办?一种做法是痛改前非,洗心革面迎头赶上,而另外一种是恼羞成怒,企图解决掉那个产生问题的根源……
大多数时候,人们还是习惯选择后者,因为后者不需要改变自己,而改变自己原来的习惯,无疑就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情。
斐潜成为了『能臣』,这个能臣也就意味着能折腾,不管是『献虏』,还是『逼宫』,反正现在都已经到了许县之下,而曹操这一方面不仅要在连番失败之后强颜欢笑,还要顾忌自家的颜面,简直像极了在公司当中刚刚被老板喷得满脸都是唾沫星子然后出了门还要强撑出一副笑脸的社畜。
洒水扫地铺黄沙,呃,这个没有。
张灯结彩扬旗幡,这个也没有。
人山人海齐观礼,这个肯定也是没有的……
虽然说在城中钟鼓齐鸣之后,大汉皇帝刘协在二十四对各式仪仗和禁军护卫之下,来到了城池之上,可是街道上依旧是有兵卒把守,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家门,更不允许有人出入许县四门,只有少数士族子弟,在城墙之上勾搭到了一定的位置,还要在曹军兵卒的严密监视之下,才会允许在一侧『观礼』。
当然,在许县城墙之上,汉帝刘协所在之地的装饰品,该有的,还是有一些的,比如在城门楼上的竖立起来的四五十杆的赤色描金大纛,上面金灿灿亮晃晃地绣着龙、凤、麒、麟、狮、虎、豹什么的,还有在刘协头上撑出来的一顶九重华盖,上面点缀着金丝银线,宝石翡翠,在阳光照耀之下闪烁着绚丽的光彩。
刘协才刚刚到了华盖之下,也不知道是那一个人起的头,大约是在那一群观礼的士族子弟当中,有人高呼『万岁』,便陆陆续续的有人一同喊了起来,零零散散的,就像是商场里面的各放各的音响,虽然声音也不算是小,可就是觉得杂乱无比,旋即这个声音很快的就被城外的骠骑人马齐声呼喝掩盖过去。
在许县城外,排列出三个方阵的骠骑人马,高高挑着旗帜,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三色旗帜的哪一种颜色都让刘协有些心跳加速。城楼上的灰黑色的瓦片,城墙斑驳的青砖,然后远方是光闪闪亮铮铮的铁甲、长矛、直刀、雕弓、画盾,是一个个雄壮威武的身影……
『恭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山呼之中,刘协才在三色大旗之下找到了那一个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的身影,一时间百感交集,嘴唇蠕动了两下,似乎是想要说一些什么,却被身侧不远处的一声大喝打断了:『天子临,献虏!』
刘协难免感慨,在城下的曹操更是如此,在面对斐潜带着人马到了近前的时候,心头真的是百感交集,甚至都为了自己选择了退缩而多少有些羞愧,自然不可能愿意长时间的待着,也不可能让刘协在情绪激动之下说出一些什么话来,所以当刘协到了之后,曹操就让人宣布仪式的开始。
不管怎么说,城上城下的曹军齐齐大喝『献虏』的时候,声势还是挺吓人的,恍惚之间就像是旱雷一般,滚滚而过。
当然,也就停留在吓人这个阶段而已,随着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西面骠骑人马之中,然后见到从正中大阵后面,有二十余名的骑兵,带着一队人,缓缓的朝着许县城下而来,在前引领的,不是荀攸,更不是斐潜,而是杨修。
杨修手捧着献虏的名册,感受到了万众的瞩目,一时间除了有些紧张之外,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荣耀。虽然说这一件事情其实跟杨氏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骠骑将军将这个任务指派到了他的头上,是不是也是一种杨氏重新崛起的征兆?
曹操瞄了一眼那些被绳索捆绑牵引而来的俘虏,然后又有些意外的看到是杨修在引领,不由得有些失望,但是很快的又笑了起来,『不愧是骠骑……来人,且去传言于骠骑,可愿一晤否?』
曹操原本计划着,如果是斐潜亲自带人前来献虏,那么曹操就充当一回礼者,代表着天子来接收,然后看斐潜在自己面前是跪还是不跪……结果斐潜干脆就不出面,让一个杨修代理,这就让曹操原本想要多少涨些颜面的想法落空了,就像是曹操他原本的许多计划一样,这样比较粗浅的计策算计不到骠骑,也很正常,曹操也没有因此而放弃,反而做出了第二个决定,邀约斐潜在阵前会晤。
对于曹操来说,继续咬着牙打,可以,但是自己布置的阵线基本上都被打崩了,如果说斐潜再出兵上党,直扑中牟,搅乱冀州,那么可以说就是一场实打实的灾难了,除非曹操可以一举在许县留下斐潜来……
如果说乌桓人愿意配合,曹操多少还有三成左右的机会,以步卒消耗斐潜,以骑兵包抄和追赶,按照曹操的性格,有个三成或许也就敢上桌赌了,可让曹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乌桓人的目的不是为了配合曹操,更不愿意和骠骑人马对阵,甚至远远的就表示价格不到位,啥都不用说,标明了这些乌桓人最大的目标就是从曹操这里捞到更多的钱财,根本就不想着要拼命!
曹操能给得起这么多,尤其是像是乌桓人要求的那样先付款再吃饭么?
显然做不到。
说起来,曹操起初真的觉得自己和斐潜之间,还是五五开的,就像是后世的大白象,总觉得自己挺大一个,可以和小白兔打一架。
可是为什么没能打赢?
这是曹操想不明白的,或者说,想明白了一点,但是没有完全想通的,所以,他也希望通过这样一次会面,获取一些什么,得到一些答案。
对于小白兔,呃,骠骑将军斐潜来说,要打么?可以打,但是也没有必要继续打,因为斐潜有更重要的事情。斐潜之前就说过,他这一次出兵,其实很失望。斐潜失望的不是自己手下没打好,而是对于以曹操为首的这些山东士族表现出来的那种态度很失望。
阶级从人类诞生了私有财产之后,就必然产生且无法根除,所以在大汉王朝当下,阶级是无法避免的,这一点,斐潜也知道,斐潜也没有想要在大汉这个时间段就消除阶级,而是要保持一个比较通畅的阶级渠道,让上下阶级能够活动起来,这样整个社会才会有充沛的活力。纵观历史,是不是每一个封建的朝代,都是在阶级松动的时候蒸蒸日上,生机勃勃?然后在阶级固化之后然后变得死气沉沉循规蹈矩?
可是这些山东士族,死死的抓着他们手中现有的那些东西,并不愿意,也不想要接受斐潜的那些政策和理念。
简单来说,就是曹操认为斐潜的步子太大了,容易扯到蛋,而斐潜知道历史上的曹操的改良措施,最终是没有效果的,但是问题是现在这个阶段,曹操不相信斐潜,斐潜也说服不了曹操。
怎么办?
继续打下去,显然也不现实。
斐潜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在北地关中铺开了一些基础教育,才刚刚发展了一批底层的所谓『教化使』、『农学士』、『工学士』来冲淡原有的士族体系结构,而且这还是仅仅在北地和关中,相对来说人口基数比较小,原始的士族结构相对比较薄弱的地方,至于像是上党太原和河洛弘农区域,也才刚刚开始替换渗透。斐潜当下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人力资源,可以在人口更加稠密,乡村郡县更加繁多的山东区域来进行政策的推广和跟进。
没有合适的人员去推行,那么就算是再好的政策,都会在过程当中被曲解和用来谋私利,这种弊端就算是后世都无法完全避免,更何况在大汉这种基本都是文盲,连二五是一十,还是二五一十二都算不清楚的广阔的冀州豫州等等区域?
古语有言,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除了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会做一些谋财害命的举动之外,还有这些人也常常利用老百姓不懂算术的原因,在计算价格的时候占便宜,欺负文盲,所以,就算是斐潜打下了冀州豫州兖州等等区域,在自家人手不够的时候,能用谁?难道继续走秦朝的路子,将兵卒派到各个郡县去实行军管?然后继续在当地郡县民政的两面三刀之下和普通百姓对立起来,最终失去了所有的民心?
就像是后世小白兔揍猴子打白象,都打到了老窝了,不是不能继续打下去,而是打下去了怎么办?
所以还不如就这样。当然,曹操现在也谈不上是猴子或是白象,但是大体上的意思差不多,同时也正是因为如此,斐潜也愿意和曹操见上一面,沟通交流一下。
因此在许县城下,就出现了非常怪异的一个场面。
在许县西城门附近,杨修和荀彧在相互的交接俘虏,仪式虽然不算是多么华丽,但是也略显得隆重,而斐潜和曹操则是两个人带了些护卫,聚在了一起,形成了第二个目光的焦点……
至于皇帝刘协,似乎,没有人去关注了。
黄旭带了一队护卫,典韦也带了一队,相距百余步,散开了形成一块空地,而空地正中,却是斐潜和曹操席地而坐。
典韦和黄旭两个人都是膀大腰圆的,只不过黄旭比典韦个头要矮一些,所以似乎看起来有些偏弱吃亏了些,但是在其他护卫上,魏都这个家伙又是个庞然大物一般,加上厚重的盔甲和兵刃,看起来曹操的护卫又相差了不少,所以基本上来说,还算是勉强平衡。
曹操见到斐潜愿意会面,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总算是扳回了一城,如何能让曹操不开心?『骠骑,别来无恙乎?』
斐潜目光示意了一下城门楼,淡淡的说道:『曹公得偿所愿,不亦说乎?』
曹操哈哈大笑起来,『某亦知瞒不过骠骑!』
曹操害怕斐潜非要迎天子不可,如果真的天子到了斐潜那边去,曹操也就是失去了一块好大的牌面,而这一次的会面,说是一种试探,也是一个计策,就是故意要让天子刘协看见斐潜丢下了所谓的献虏仪式来和自己会面,多多少少在刘协心中扎上两根刺。
斐潜很快的就答应了,并且会面,这就彻底的让曹操放下心来。
斐潜也笑了笑,然后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酒葫芦放在了席子上,然后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两个白玉杯,说道:『今有夜光杯,亦备葡萄酒。城下席间问,可饮一杯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