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wu37熱門小說 活在崩壞世界 愛下-91.落幕。推薦-vk7p6

活在崩壞世界
小說推薦活在崩壞世界
……
怎么形容呢?
火焰的囚牢?
是的,一副金字塔模样的火焰囚牢。以金色长剑为中心,以炙热的火焰为基础,展开的囚牢。
而且,影的目光环视着四周,视野中除去远方的流云,就只剩这个充满了火焰的囚牢。
“现在,果然还是应该把心思放在击败你这件事上。”计划被发现,两个人战斗所溢出的崩坏能也无法传递出去,影望着远方持剑而立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远方,流云仅仅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言语,也没有接下影的话,目光深邃,在思索着什么。
而手中,轩辕剑顶端的红色宝石散发着耀眼的火光,一串又一串的符文顺着火焰升腾着,最终停在了金字塔的边缘。
这种规模的封印术式,流云现在根本做不到,但是,流云有来自寄宿在轩辕剑中丹朱与苍玄的支援。
然而,要维持这种程度的封印,不仅要消耗轩辕剑自身崩坏能,还要流云源源不断的提供崩坏能。
万幸,轩辕剑曾经吸收过蚩尤体内的一个崩坏能核心。
只不过,一边提供崩坏能维持这火焰囚牢,一边还要拿出崩坏能去对抗影这位一直在进步的律者,不知不觉间,流云身上的压力大了起来。
“现在看来,刚才的小动作也不是没有效果嘛。”一眼就看穿流云的现状,浮在半空中的影勾起了唇。在她看来,为了防止崩坏能的溢出,流云的行动完全就是自断双臂,一步棋盘上的臭棋。
在与律者的战斗里搞这种小动作。
是该说自信?
还是说自大?
不过这些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再一次握起手中的阴影巨镰,律者对着流云的方向狠狠挥了一刀。
紧接着,一道漆黑而阴森的刀光自镰刀上迸发,而且,这一次影身上所爆发的崩坏能比起之前还要阴冷,仿佛要将一切都拖入寒冷的黑暗中。
不仅如此,在刀光斩出后,全身缠绕着崩坏能的影也紧随着攻击冲向了流云,冲刺的速度带起了呼啸的风,也卷动了周围炽热的焰火,掀起了带有火焰外衣的风暴。
而另一边,在影冲过来的那一刻,流云松开了握在手中的轩辕剑,两只手同时握在了右手的地藏御魂上。
“绯玉丸,第一额定功率,解除。”
不是地藏御魂,也不是外人所说的侵蚀之键,流云所呼唤的,是从一开始就陪着他走到现在的那个女孩,名叫绯玉丸的女孩。
地藏御魂中并没有回应的声音,但是这一瞬间,漆黑的烈焰自剑尖跳跃,武器与主人产生了共鸣,一种无比恐怖的气息弥漫在整个金字塔中。
这一次,以前每次解放地藏御魂都会出现漆黑魔神没有出现,所有的崩坏能全部集中在了地藏御魂的剑刃上,流云自身的崩坏能亦是沸腾到了极点。
此刻的流云,心中只有这一击,这就是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
“北辰一刀流——五魂!”
五魂斩,这是流云当初观摩芽衣的剑术而学过来的招数,也是流云目前剑术中最熟练的一招,因为,它最容易与班长所教授的寸心拳法搭配。
在融入了寸劲的爆发后,这一击的速度简直快的难以形容,不仅如此,它所附带的力量也是极其恐怖。
在这些因素的加持下,锐利的剑劈开了来自影的斩击,而在下一刻,流云的身影也来到了影的正前方。
锋利的剑,锋利的镰刀,两个人的精气神已经来到了顶峰,在无言中,双方都默契的在这一击中倾尽了全力。
“轰——!”
在两个人的控制下,两股强大的崩坏能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着。紧接着,在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火焰构成的金字塔直接被爆炸给炸的粉碎。
“咚——!”
在火星飞舞的同时,两道身影从半空中一前一后的落下,笔直的砸在地上。
…………
“看样子,神所托付的任务是没办法完成了。”
周身的崩坏能渐渐消散,土坑中,半闭着眼眸的影此刻非常的平静,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与流云不死不休的神情。
或许,她也可能在懊恼没有完成那一位给她的托付。
“其实不用你出手,人类自己就把自己逼到了绝境。”落在影的不远处,听到影所说的话,流云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
“就比如说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崩坏的爆发,那么资源匮乏到极点的两个国家依旧会将战争持续下去,直到一方胜利。
而胜利也无法带来长久的资源,接下来还是会陷入资源匮乏的窘境,与当前的处境并没有区别。”
“好了,就到这里吧。”
对着流云摆了摆手,影看向了天空,没有黑暗笼罩的天空,此刻布满了繁星。
“只不过我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你取走我的律者核心。罢了,就暂时寄放在你那里吧。”
低声呢喃后,影缓缓闭上了眼睛。
从战争开始到现在,她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既然父母的仇已经得报,那她接下来就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闭上眼睛的她,渐渐沉睡了过去,只不过不是她预想中的黑暗,在这里,她看到了两只伸向她的手,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身影。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语气,以及他们手章传递过来的温度,回应着他们,影的目光中浮现笑意,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父母,从未离开她。
…………
“终于,结束了。”
身旁的影,呼吸渐渐消失,而流云则拖着酸痛的身体坐了起来,松开左手,一颗与当初在新加坡见到的律者核心相似的宝石静静躺在手心。
平静的凝视着影的位置,流云对着影的方向伸出了手,一棵树苗缓缓长大,最终将影的身体覆盖了起来。
这是给予对手最后的尊重。
“喂,结束了吗!”
远方,充满元气的声音传来,一头白发的琪亚娜拉着芽衣的手正在飞奔过来。只不过,在琪亚娜近在眼前的那一刻,流云的眼角跳了起来。
因为,这傻白毛团子笔直的撞在了流云身上!
霎那间,浑身酸痛无力,好不容易才坐起来的流云直接被琪亚娜撞翻倒地,而身体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流云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
至于琪亚娜,看着倒地的流云,伸出手戳了戳流云的肩膀,在看到流云眼角狂跳的画面后,忍不住玩心大起。毕竟欺负流云的机会,简直百年难得一遇。
而流云,看着笑容满面的琪亚娜,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等我恢复了,你看我会不会在你蛋包饭里塞满芥末!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