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lkuu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征戰樂園 線上看-第二十一章 蓋棺與……分享-1zkvs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我?”
王维有点儿迷糊。
一直以来,嬴枭都是一副大家长的做派,有担当,有能力,是一切麻烦的最终解。
他有能力解决一切问题,也值得被依赖。
但这一次……
嬴枭苦笑道。
“你有魔王的双瞳和邪恶之勋,我却没了魂匣,再加上你有规则之力,我没有,你不当主力难道让我去送死?”
想了想,王维也恍惚了一下。
这事儿,还真是这么个理儿……
因为简单对比就能发现。
王维现在……
貌似,已经比现在的嬴枭,更具统治力了。
沉默片刻,王维咧嘴点头,说了句“好”,便看到嬴枭简单沉吟,快速开口。
“那么接下来,咱们就谈谈具体的计划安排吧。”
……
具体的计划安排,嬴枭讲的很啰嗦。
但总结起来,无外乎就两点。
其一,如何接近魔。
当前,魔正身处于放置着魂匣的咸阳宫内,这个咸阳宫,乃是嬴枭为了防止魔脱困而出所做的另一重布置——说白了就是一个宫殿样式的大笼子。
无论对内还是对外,咸阳宫的防御水平都是乐园最高——比之防御了魔攻击的那个大阵还要强力。
“咸阳宫的结界,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正如同那个大阵一般,这个结界的操作权限,现在还在我手里。”
这是个好消息。
“而对于如何接近咸阳宫,我也有大致的计划。很简单,就是走过去。”
“走过去?”
“嗯,虽然魔策反了我手下的大将文官,但他并没有策反我手下的士兵,靠刷脸,我就能一路刷到咸阳宫。”
乐园内的军主,与古代的帝王毕竟有所不同。
军主,本质其实也还是轮回者,那都是一路打上来的狠茬子,论起在基层的威望,嬴枭比白起李斯等人强了太多太多。
听到这一番话,王维不禁嘟囔道。
“这么说来,想要接近魔,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喽?”
“的确很简单……但接下来的步骤,麻烦可就大多了。”
第二步。
如何将魔重新塞进魂匣中。
这可不是把大象塞进冰箱这么简单的问题……
魔的力量远远凌驾于王维与嬴枭之上,虽然现在,他忙着勾搭天赐之石,力量被约束了大部分,但仅剩下的部分,用来劈死王维,也绝对是绰绰有余——这事儿刚才已经演过一遍了。
“我不是他的对手。”
王维实话实说,而嬴枭,亦是点头。
“这个我当然有数,所以,咸阳宫内,还有我们的帮手。”
“谁?”
嬴枭微微一笑,露出一副不可说的表情。
而想到自己现在并没有什么解决困境的办法,王维也只能将心中的忐忑压下,准备执行嬴枭给出的计划方案。
这的确是当前的唯一解了。
……
嬴枭再次掐诀,随着房屋动荡,此间房屋的结界被嬴枭打开。
“先换上。”
随手一摸战纹,嬴枭便从战纹中掏出了一副秦军甲胄,王维听话换装后,又启动百变博格斯之面,便完成了伪装。
看着变成了另一幅样子的王维,嬴枭满意点头,打开房门,嬴枭先一步走出了房间。
也不知道嬴枭启动了什么技能。
总而言之,随着其脸上肌肉鼓动,不多时,他的模样亦是大变。
再加上气息屏蔽等等效果。
王维与嬴枭,就像是融入了大海中的水滴,毫无踪迹。
魔的实力够强,手段也多。
但在他不能亲身出面的前提条件下,王维与嬴枭这两个乐园中数一数二的强者想要玩儿潜入,当真是无法防备。
一路上,到处都是巡逻卫兵。
刚才王维的“入场”,显然惊动了这座承城的城防军,在魏缭的命令下,城卫军们挨家挨户搜查可疑人等,但此种做法,却为王维和嬴枭的潜入,带来了更大的便利。
两人混迹在城卫军内,跟着人流,没花费多大的功夫,便来到了咸阳宫大门口。
咸阳宫正门口,甲士林立,戒备森严。
但嬴枭筹谋了这么久,自然准备充分。
他带头上前,王维紧随其后,来到守卫面前,嬴枭一翻衣襟,便从中取出一枚令牌,见得令牌,守卫二话不说直接放行。
“真的简单。”
轻松走入了咸阳宫内的王维,不得不如此说道,嬴枭回头,对王维开口道。
“现在是简单,麻烦的东西还在后面呢……”
说罢,他又开口。
“你先在此处稍等,我做些布置,等到时候,你直接杀入主殿便好。”
听罢,王维慎重点头。
……
等待的过程并不如何辛苦。
但大战将至的紧张感却还是有的。
找了处阴凉的地方,王维随意坐下,看着这诺大的咸阳宫,脑中却止不住的胡思乱想。
嬴枭没死,且还有对付魔的后手。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需要一种走一步看十步的缜密和魄力。
而对于王维来讲,嬴枭的后手,现在则成了王维翻盘的唯一希望……不,应该是所有人翻盘的唯一希望。
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莫不过如此了。
正感慨间。
远方,那咸阳宫高高在上的主殿之中,陡然闪烁起光芒,光芒在一瞬间抵达极致,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王维“腾”的起身。
毫无疑问,虽然嬴枭并未传来任何讯号,但王维却也知道,自己动手的时候,已经到了!
……
咸阳宫主殿内。
魔笔直站着,平伸出双手,海量的魔气从其体内喷涌而出,他正以此种方式调动深渊中的规则之力,并对天赐之石展开牵引与拉扯。
这个过程,耗时不短。
因为这是个难以想象的天大工程。
但耗时归耗时,难度归难度。
再做出了这么多的布置之后,魔计划剩下的部分,只是水磨功夫,只要功夫到位,便能水到渠成的那种。
本来这一切都不会有什么变数……
王维?
他不怕!
只要王维敢露头,魔费不了多大的功夫,便能处理掉王维——轻松简单的那种,这甚至不会耽搁牵引天赐之石的进度。
而嬴枭?
虽然魔猜到了嬴枭可能没死,但没了规则之力和魂匣这两样东西,区区嬴枭一旦现身,下场断然比圣子还有不如。
魔的确是这么想的。
然而,当幽幽光芒从整个宫殿中泛起之时,魔心中却陡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而紧接着,他脸色顷刻间大变!
这一瞬间,整个宫殿仿佛化作了一个脱离于世的大棺材,魔只感觉到自己与外界的联系被这口棺材当场截断——别说继续牵引天赐之石,他就连继续维系与深渊的联系都做不到了!
外界。
咸阳宫的一角。
在甲士们的拱卫下,站在阵石旁的嬴枭,观测到这一幕,禁不住满意点头。
身怀魂匣,嬴枭自然会将魂匣里里外外琢磨个通透。
而咸阳宫主殿,就是仿照魂匣建设而成的——多宝之前的好几位大秦首席匠师陆续出手,仿照着魂匣上的阵纹,精雕细琢出了这件人为打造的建筑类道具。
其效果,虽然没有魂匣强,但一些基础的功能却还是有的。
比如说。
隔绝主人与神国之间的联系!
也许这一代人,并不了解魔的强大与能力体系,但在上一代之中,魔的实力和能力体系,却是高手人尽皆知的事情。
以神国为基,成就规则之力——这就是魔的最强手段。
而身为“看守”的嬴枭,对这些事情,也算是心知肚明,故,此刻嬴枭一出手,便直接摁在了魔的死穴之上!
主殿之内。
魔慢慢眯起了眼睛。
看着周围慢慢闪烁起光芒的阵纹,感知着周边环境对自己的压制力正不断增强,魔嘴角抽动,亦是察觉到了嬴枭的难缠。
更想起了刚刚“坠机于此”的王维,这一刻,魔深深吸气,看向门口。
王维也没让他等待太久。
随着阵纹连闪,光构筑的结界屏障上蓦地裂开了一道小口子,王维身影一闪,便从中钻出,站在了魔的面前。
而此刻的王维,同样也察觉到了此地对神国之力的干扰,但这个不重要——单比神国之力,王维照比魔差了太多太多,此刻神国之力被废,王维可谓占了大便宜。
他没多废话。
只是径直栖身而上!
永镇天渊以一往无前之势,对着魔当头罩下,沛然大力带起连串呼啸,火光附着于刀刃之上,王维的体型更是快速变大!
而随之一同的,还有军魂之力,无双之力,八门遁甲等等增益性能力!
刚一露头,王维便已经全力以赴!
而面对全力以赴的王维,魔亦感觉相当棘手。
眼中黑光蓦地闪过,却是他已经启动了自己的心灵控制技能,然而,正如同他当时控不住圣子那般,这能力落在王维身上,战纹中的邪恶之勋和手上的魔王的双瞳顷刻闪光,竟然将魔的心灵控制能力抵消的一干二净!
不得不说。
王维这一次真的是来对了。
即便魔被隔绝了与神国的联系,遍数整个乐园,可能也只有王维,方能在魔面前跳的这么欢了。
但跳得欢,不代表打得过!
一刀刚刚落下之后,却劈空,还未等收招,王维便隐约听到一声轻吟。
“铮”的一声。
宛如纤纤玉手拨动琴弦。
但美妙的声音中,却蕴藏着危险到了极致的恶念!
冷光须臾间闪过。
一柄长剑从魔手上凭空生出,以光一般的速度,直勾勾地划过了王维的脖颈。
即便没有了神国和规则之力。
即便心灵控制亦是无效。
魔,还是那个魔,还是那个镇压一代的绝世强者!
看着王维单手扶住脑袋,将头接回到脖子上,魔笑道。
“你没走不死规则这条路?那个叫不死不灭的天赋,可以融进神国内的。”
王维的确把不死不灭融进了神国之中。
但现在神国之力被封印,神国内的规则自然也不再生效,换言之,按照魔的想法,这一剑,对于没了神国和规则之力的王维来讲,理应是必杀一剑。
“这叫五德之躯……”
王维也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句,但心中却生出了诺大的危机感。
与想象不同。
神国被封印,心灵控制无效,两重手段被废的魔,又掏出了第三张牌——剑术。
其手中的长剑看上去破破烂烂,没什么绝世神兵的样子,但刚才的一剑,已经向王维说明了魔剑术的威力。
又想到了霸王那家伙。
王维不禁吐槽一句。
“你们上一代的人,各个都会走远古流啊……”
“这是基础,别人会,我自然也会。”
魔再次举剑,身影飘忽着,以一种让王维感官错乱的脚步,向王维缓慢走来。
哪怕缓慢。
但王维就是看不清魔的动作,更谈不上躲开魔的剑锋。
情况,跟原本王维想象的情况大差不差。
他的确不是魔的对手——虽然这回的不是对手,与原本王维所说得不是对手,不是同一个意思……
“军团降临!”
幸运的是,这个大阵并未封锁王维的军团降临,故,王维赖以生存的大招依旧可用!
伴随着王维的呼唤,卡俄斯,吕赵等将纷纷降临,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在王维面前构筑成防线,封锁掉了魔所有的腾转空间。
但,这还不够!
这一刻的魔,宛如鬼魅一般,他穿梭于大殿的各个角落,这种小范围的腾挪,与王维麾下武将大开大合的战斗风格完全不搭,但却更适合现在的战场。
很简单。
宫殿一共也就这么大,再加上这本质上乃是囚笼的宫殿防御能力极强,王维更不可能主动打破这个大殿,这就让王维的攻击处处受限,打得憋屈。
眼看着自己与武将身上的伤口逐渐增多,王维心中也逐渐泛起了焦躁。
“还有什么手段?”
“秦皇大人你还有什么手段就赶紧用啊!”
“老大你可别坑我。”
“说好的援军呢?”
你得承认,嬴枭,还是有一种魔力的。
那就是只要他在场,所有人便都有了主心骨——即便王维现在的力量,可能比嬴枭巅峰时还要更强,但这一次与嬴枭配合,王维却依旧不由自主地以嬴枭为首。
这该死的依赖感……
而嬴枭,并没有让王维失望。
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观测到了大殿之中的战斗经过,这一刻,嬴枭微微皱眉,视线的重点,却不在魔身上,而是落在了王维身上。
“这么强了啊……”
“这个速度,百年难遇,甚至比我都要快。”
“还有他的能力体系……嗯,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嬴枭捏着下巴,如此嘟囔着,话里的语气,却没有什么欣慰,高兴……那反而是一种,说不出什么感觉的古怪。
直到眼看着魔将王维虐到将死之际,嬴枭方才轻轻揉了揉脸颊。
他再开口。
“到你们了,上一世代的强者们!”
声音落,幽幽叹息声却嬴枭耳边轰然响起。
声音动听,其主人,应该是一名绝美的女子。
她如此说道。
“我们遵从协定……也只希望,未来,你能做到你当初承诺过的事情。”
“放心吧,龙月。”
嬴枭笑道:“我嬴枭,可从来都不是什么说话不算话的宵小之辈啊。”
“希望如此吧。”
声音落下。
咸阳宫内,剧变陡生。
能看到,四道虚影从虚无中飘荡飞出,还未等王维与魔两人有任何反应,这四道仿佛幽灵似的虚影,便整齐划一的扑在了魔的身上。
青,红,蓝,绿四色光芒,瞬间与魔身上的黑光相碰撞,紧随其后的,便是剧烈的反应。
能看到,这一刻的魔,陡然僵硬了。
其脸上甚至还挂着刚才凌迟王维时,那快乐的鬼畜表情,然而其表情,却定格在了刚刚的一瞬间。
王维猛地一愣。
动作却不慢。
他一个箭步窜了上去,用力抓住魔的手臂!
就像是扛起了一整个世界!
难以形容这一刻,手上的魔的重量。
那完全不是一个人类该有的体重,王维只感觉自己拽住了整座大山,任凭王维如何发力,都难以拖拽魔一步。
甚至于吕布、卡俄斯等人也冲了过来,无数条手臂拽着魔,然而哪怕王维众人如何用力,魔却依旧动都不动。
“拿魂匣!拿魂匣扣住他!快点儿,他们坚持不了太久!”
耳边蓦地传来嬴枭的声音,这声音急促、急迫,却点醒了王维。
他猛地松开手,一个箭步来到了魂匣旁边,双手拽住魂匣,王维猛地发力,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魂匣被王维直接抱起。
纵然依旧沉重,但至少没有刚刚拽魔时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对准了魔的头颅,王维像是扣帽子一般,将整个魂匣用力扣在了魔的身上。
也就在这一瞬间,魔身上的四色光芒猛地炸裂,隐隐约约之间,王维似乎看到了四道虚影从魔身上飘荡着飞起,随后,又融入了魂匣之中。
强悍的阵纹泛滥而起,能量波动轰然掀开,却又慢慢内敛。
与此同时,魔的气息,瞬间归于沉寂。
王维隐约听到魂匣内部传来连串的嘶吼声,但可惜……
这只是无能狂怒罢了……
“这么简单?”
完成了这一切的王维,不由愣住了。
他微微蹙眉,只感觉这个过程太过于顺风顺水——从头到尾,魔都被嬴枭的计划吃的死死的,根本没有任何反击反抗的余地。
而外面的嬴枭,则微微一笑。
其面色平静,口中却发出劫后余生的放松声音。
“你成功了……”
是的,我成功了……
王维还是懵的。
想了想,他却只能苦笑一声。
“不是我成功了,是你的准备工作……嗯,做得够足。刚才的那四道虚影,应该就是龙月四人对吧?”
“没错,四人的残魂寄居于魂匣之中,我跟他们早有联系,但可惜,魔为了复活,消耗了残魂中的部分力量,刚才的二次封印,也消耗了残魂的力量,因此,我才会说,这个二次封印,并不能持续太长时间。”
耳中传来嬴枭的声音,王维目光远眺,便看到嬴枭从远方步步走来。
其脸上挂满了虚汗,刚见到王维,嬴枭便苦笑道。
“阵法的负担有些大……毕竟,能封掉神国与主人联系的大阵,不是那么好启动的。”
说着,嬴枭身影一个踉跄,似乎虚弱到即将瘫倒一般,王维赶忙上前扶住嬴枭,看着嬴枭那湿透的衣衫,王维却笑着说道。
“无论多艰难,结果还是好的。”
“是啊,结果还是好的。”
嬴枭仰头叹息道……
……
站在倒扣的魂匣前,王维与嬴枭尽皆沉默不语。
看着魔这个大敌重新被封印,实话说,王维心中还是有些喜悦的。
但是……
根据嬴枭的说法,魔的封印,并不长久,也因此……
这一战,并非结束,只是被延后了罢了。
而未来会如何……
这就是一个谁都说不清楚的问题了。
“所以,这一回,你能回去了吧?”
王维这般开口,看着嬴枭问道。
嬴枭,大秦的老大,乐园的标志性人物。
其失踪之后,大秦的日子过得并不顺畅,而此刻,嬴枭未死,魔亦重新沦陷于魂匣,这就意味着,嬴枭已经有精力和空闲,返回乐园主持大局。
反正看这个情况,魔这里,大概也不需要嬴枭继续当什么守门员了。
听到王维的问题,嬴枭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大概是有功夫回去了,当然,在此之前,我还需要处理一下我主世界中的叛乱问题,但这个,应该花不了太多的时间。”
说完,嬴枭话锋一转。
“但不把这家伙解决了,大家谁都吃不好睡不香,所以,这次哪怕回去了,也没得清闲。”
话题又回到了魔身上。
于是,两人便又沉默了下来。
想了想,嬴枭笑着说道。
“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关于如何彻底解决魔的威胁,我已经有了一些腹稿,但比起这个,我需要先清理主世界,而你,也有任务。”
“什么任务?”
“救人。”
简单说出这两个字,王维便秒懂。
他沉吟片刻,忽然谈到了另一个问题。
“那么,圣子呢?”
嬴枭微微踌躇,还是说道。
“同样放出来吧,这家伙实力不差,未来与魔再战,总会有他发力的地方的。”
曾经的圣子,与嬴枭敌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