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n71v6人氣言情小說 神筆聊齋-第七十章 陰間天子推薦-mjgtz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洞天福地四个字,大多数指风景优美的地方。
修道之人,大多隐居在洞天福地,而在这世间的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所在,更是有修道之人倾轧那里。
洞天福地,洞天二字,人们听来,总以为是山洞,故而认为洞天福地比较狭隘,实则这洞天二字,指的是和天界相连,是通天之境,指的是上天的空洞,让仙气外泄,垂在此地。
洞天,是和天相连。
天地之数,起于牵牛。
牛郎星是天关,是天门,在天庭中占据重要地位,自古至今之所以没有人成为牛郎星宿,便是因为神位被人所封,也是苏阳机缘巧合,参悟到了牛郎星宫的位置,更是有神笔作弊,方才顺利登上高楼,得到了牛郎星。
而在苏阳服用了蟠桃之后,法力大增,自身的内丹更是铭刻神纹,世间万象变化,星辰运转,了然于胸,呼吸吐纳之间,牛郎星灵自然应和,天庭之中神门打开,仙界元气也就自然而来。
神州之土对比仙界,实在贫瘠,比如蟠桃树,只能在仙界生长,落足人间,便难以生存,究其原因,是元气差异,苏阳作为修行之人,倘若久居人间,修行进展自然比不上天庭中人,但是这天门打开之后,仙界元气在苏阳周身弥漫,苏阳所在之地,就是洞天福地,就是神仙道场,不仅会给周围的人带来极大的好处,便是苏阳自己在修行上面,也不会有分毫缓慢。
“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苏阳念此诗句,门扉自开,迈步而来。
修为更进一步的苏阳,自身和天地相溶,天上星辰轨迹运转尽皆了然于胸,这给苏阳带来的,是天文,历法,术数上的全面提升,前世科学家们凭借着精密的仪器,需要仔细观察,假设求证的东西,现在苏阳自然而然就知道了,这一切,全都是苏阳看到了,了解到了。
大衍易书能够算知前事,但是起卦之时,也有时间数算等要求,而现在苏阳一念之间,便都了然于胸。
“呀,你这就出关了?”
锦瑟飞身而来,看着苏阳,只见苏阳卓然而立,如若天地星空,气息渊博广漠,更是有仙气从苏阳自身往外延展,让锦瑟便是炼虚合道之境界,也瞧不出苏阳深浅。
广大如法界,究竟若虚空。
佛经中的这一句话自然浮现在了锦瑟心中。
“蟠桃炼化,比想象中的更容易。”
苏阳笑了一笑,伸手牵着锦瑟,说道:“走,我们去送一个人,接一个人。”
送谁?接谁?
锦瑟心中疑惑,却也并不多问,跟随在苏阳的身边,两个人便在皇城里面徒步而走。
自从苏阳入住皇城,消除了太监这个职业之后,现在皇城内宫这边,全都是一些宫女,主管事务的是梅香,人手削减很多,但是并不会对苏阳等人在生活上面造成不便。
“皇上,娘娘。”
梅香快步而来,到了苏阳和锦瑟身前,行礼后说道:“刘翰快不行了。”
苏阳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带着锦瑟,要送的就是刘翰,同刘翰相识以来,苏阳和刘翰也算朋友,在金陵时候,两个人也彼此互助,而现在刘翰要死,实在是他的寿命已经耗尽,躯体已经支撑不住。
苏阳有许多逆天手段,但是这一次要顺天而行。
牵着锦瑟,苏阳走入到了宫殿之内,入目看到的是刘翰躺在草席上面,面容枯槁,而他的两个孙子刘平刘安围在席前,分别抓着刘翰的手。
严明月一身素洁,驻足一旁,看到苏阳走来,面若寒霜,并不行礼,也不吭声,对于苏阳身边的锦瑟更是一眼不看。
“咳……咳……”
刘翰勉强抬眼,看到了苏阳,张口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你放心好了。”
苏阳看着刘翰,叹了一声,开口说道。
在聊斋世界,人死并非是真正的结束,只是对刘翰,刘平,刘安来说,这会是一个漫长的分别,甚至是一别之后,万古无期,这怎能让人不悲切。
刘平,刘安两人对苏阳行礼,在苏阳示意之后,仍然是抓着刘翰的手,眼睛里面泪水打转。
“呵……呵……”
刘翰在苏阳示意之后,心放了下来,躺在草席上面大口喘气,生命也如同是风中残烛,摇曳不定。
这般模样,让锦瑟这地府娘娘也为之一叹。
“咳……呵……”
刘翰正在用力呼吸的时候,忽然一口气喘不上来,整个人用力一呼吸,随即胸膛便不再起伏。
“爷爷……”
“呜呜呜呜……”
刘平,刘安见此情形,放声痛哭,两个人手紧紧抓着刘翰,不愿意让刘翰就此离去,但是纵然他们两个人哭的天昏地暗,刘翰的寿数仍旧是自此而终,他的躯体已经没有一点活性。
“我父亲也在阴曹,有他在哪里,您应该也不会寂寞。”
严明月走上前去,将刘翰半张的眼睛轻轻合上。
刘翰的魂魄依旧是在躯壳里面,在身体死后,魂魄吸取阴气,而后才得以有离躯出游的本事,严明月所修嫦娥传下的法诀,又是纯阴之躯,轻轻一触碰刘翰,刘翰便已经阴气充足,魂魄自躯壳里面飘飞而出。
“呜呜呜呜哇哇哇……”
刘平,刘安两人依旧伏地痛哭,他们两个刚刚修行入门,并不知刘翰魂魄在侧,一念要和爷爷天人永隔,两个人就悲从心来,无法止住。
“唉……”
刘翰魂魄长叹一口气,看着自己死去的躯壳,神色郁郁。
他的寿数本不该就此离去,但是在进入神京城的这段时日,刘翰总是用秘法为王朝续命,护佑皇城,这就折损了命数,一来二去,让他早早离去,不能亲眼看到两个孙子功成名就,也没有亲眼看到重孙出生。
一念至此,心中终归遗憾。
想他这一生,生在刘家,遭受诅咒,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也亏是遇到了当代人皇,将刘家从苦难的诅咒中解脱出来,现在回想过去,只觉一生全都在苟图生存,未曾真正看过人生的风景。
“遗憾吗,但是不能再重来了。”
一声音在刘翰耳边说道。
刘翰转过身来,只见在身后除却苏阳和锦瑟两人之外,又来一人。
这个人五十来岁,气度不凡,刘翰意欲用相法观看面貌,却觉混沌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帝君,你终于来了。”
苏阳看到此人,含笑拱手,说道:“朝廷里面近来清算官僚,缉拿斩杀目无法纪之人,斩杀齐王带来的叛逆,连同陈蕊在内,共五万四千余人,你送给我的小棺,还有些不够数。”
苏阳在来到京城的路上,有人送给苏阳小棺,这就是出自此人之手。
“实乃无奈之举。”
东岳帝君同样对苏阳拱手,惭愧说道:“若不用此小棺封闭,这些人的魂魄到了冥司,仍有变数……”
苏阳的师祖是茅盈,茅盈在东岳帝君的门下,苏阳对东岳帝君行一礼也是应该,而东岳帝君对苏阳也要还礼,此时的苏阳已经是人皇,修为上面,更是和他相差无几,已经成为这世间有数的人,便是东岳帝君也不能怠慢。
“可是八王子?”
苏阳开口问道。
这一位,就是所谓的“大乾王朝真正主人”。
“不仅是他……”
东岳帝君说道:“不过他确实很麻烦,自从天帝离开之后,三界之主神职空缺,玉帝占据天庭,也想要人间,地府,东岳冥司的神职已经被一削再削,阴曹地府本就是玉皇扶持,现在阴曹地府的阴差被抽调东海,更没有多少人马,玉皇在这时候,在天庭下了神谕,要让他的八王子成为阴天子,当做阴司共主……”
倘若是这个八王子成为了阴天子,那么苏阳这段时间斩杀的人,小棺里面被封印的陈蕊,尽皆都会出来,相信他们在八王子的麾下,势必要卷土重来。
而这一项决定,无论是东岳帝君,还是苏阳的岳父转轮王,都不愿意这个空降领导。
“在哪一日?”
苏阳问道。
“最迟在三月底。”
东岳帝君回道,他和转轮王都在拖延推迟。
苏阳点了点头,到了那时候,苏阳势必也要往泰山走一走,至少要撑着阴司,倘若阴司跪了,苏阳在阳世的谋划就阻碍重重,现在的他修为有成,也有参与这等博弈的资格。
“你来推车,把小棺都给带回去吧。”
东岳帝君看向刘翰,说道:“刘家逆乱天数,拘禁龙魂,让陈氏坐上了江山,陈氏在坐江山之时祸乱百姓的孽债,全都有你家一份,因此刘家从你们先祖到现在,尽皆都在东岳冥司做苦工。”
刘翰闻言,脸色一苦,不曾想过,自家先祖作孽,让他们这些后人承负的都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哈……”
东岳帝君笑道:“你若是将这小棺给我拉到东岳冥司,我便能从你开始,逐一的赦免刘家罪过,还能让你在东岳冥司任职。”
刘翰听言,连忙点头应承。
苏阳笑了笑,他容刘翰死去,便是如此。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