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vcag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鮎魚頭-1159 羣衆智慧鑒賞-147u7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提出了一个还款计划,按照协议,法国要一直还到2001年才能还清。
英国也一样,英国要到2002年才能还清,罗克多半是看不到英国还清欠款的那一天了。
考虑到货币贬值问题,这些欠款是要使用黄金偿还的,不能用货币。
搞定了主力舰吨位,谈判节奏陡然加快。
在潜艇这个问题上,矛盾主要集中在英法。
法国人知道在水面舰艇上和英国无法抗衡,所以希望发展潜艇部队,对英国海军构成潜在威胁。
罗克这方面寸步不让,世界大战期间,皇家海军吃够了德军潜艇部队的亏,如果从英国的利益出发,那么最好世界各国都不要发展潜艇。
“法国现在有七十万陆军,有十几艘战列舰组成的庞大舰队,如果再扩大潜艇部队,那你们想干吗?”罗克已经得到伦敦的指示,哪怕掀桌子,也不能让法国扩大潜艇部队规模。
“你们英国还有50万吨主力舰呢,我们最大的战列舰只有23500吨,你们的‘胡德’号41200吨,你们想干吗?挑起另一次世界大战吗?”阿尔贝·萨劳据理力争,法国已经在主力舰上做出巨大让步,潜艇这方面,法国志在必得。
“你们要是想造的话,那你们也可以。”罗克红果果的鄙视,有本事来呀——
“我们不需要战列舰,我们造潜艇,是为了研究海底植物——”阿尔贝·萨劳角度奇葩,这么说的话,英国造战列舰是为了捞沙丁鱼。
“先生们,我们都现实一点,争吵并不能解决问题。”班布里奇·科尔比打圆场,他大概忘记了前几天他是怎么跟加藤友三郎急赤白咧的。
加藤友三郎不说话,和卡洛·山泽一起看热闹,日本海军在亚洲没对手,在潜艇方面没有需求。
“呵呵,我们已经吵了一个月,再来一个月也没什么。”罗克精力十足,不是贝尔福那种病秧子。
“无所谓,反正法国的殖民地也没啥事——”阿尔贝·萨劳摆出奉陪到底的架势。
他这话其实也不对,法国的殖民地不是没啥事,而是麻烦已经大到阿尔贝·萨劳无法解决的程度。
法国的海外殖民地,主要是在亚洲的法属东印度,北非,以及南部非洲旁边的马达加斯加。
法属东印度和北非没啥好说的,短期内没什么大问题,问题主要在马达加斯加。
法国对马达加斯加的殖民统治可谓一波三折,马达加斯加人的反抗,一度迫使法国承认马达加斯加的独立。
世界大战前,马达加斯加再次沦为法国的殖民地,但是世界大战期间,马达加斯加再次推翻法国的殖民统治,这一次,法国失去了重返马达加斯加的能力。
这就是非洲殖民地的现状,连法国都组建不起远征军,比利时葡萄牙这些国家就不用说了。
九月十八号是星期六,会议暂时停止,给参加会议的代表们充分的休息时间。
“你们居然还有星期天,而且还是双休日,你这是要在美国安家了吧?”菲丽丝带着孩子们万里迢迢来探亲,顺便度个假。
罗克在华盛顿确实是安了家。
刚到华盛顿的时候,罗克是住酒店,结果第二个星期罗克就在华盛顿郊区买了个庄园。
买了仨,罗克和小斯、欧文各一个,都在风景优美的潮汐湖畔,旁边就是波托马克河和安娜考斯狄亚河,小斯甚至把他的游艇都直接弄过来。
“没办法,目前来看,仨俩月估计完不了,格拉斯顿去参加九国会议,我这边要全程盯着。”罗克也是没办法,各国代表谁都不肯退让,谈判肯定旷日持久,罗克有充分准备。
“那可真遗憾,你失去了陪孩子们环球旅行的机会——”菲丽丝表示理解,她现在的生活除了慈善,就是围着几个孩子打转,好在孩子们都还不错,成绩优秀,品行良好,不是那种整天花天酒地的二世祖。
菲丽丝对孩子们的要求很严格,阿尔文和盖文从小就各种家庭教师,有些课程罗克看了都头疼。
贵族家庭的孩子,生活上虽然不需要担心,学业就压力山大,七八门语言那都是开胃菜,真正开始学习后,学习内容就天文地理文史经义无所不包,还不能是浅尝辄止,要深入系统学习才行。
这时候就两极分化严重,要么是经过十几二十年的精英教育,真正成为社会栋梁。
要么就是根本不是那块料,早早放弃学业各种花天酒地各种浪,沦为家族播种机器。
对的,即便是天生废柴,也有利用价值,最起码多生几个孩子,可能性也多一点。
老子不成器,不代表儿子也不争气。
现在亚瑟和盖文都已经进入尼亚萨兰大学学习,实际上他们的知识系统已经远远超出尼亚萨兰大学的授课范围,所以菲丽丝和艾达干脆安排亚瑟和盖文去环球旅行,这也是贵族家庭的传统。
注意是旅行,不是旅游,要前往世界各地深入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了解各国的实际情况和背景历史,而不是那种漫无目的的游山玩水。
“你准备让盖文去哪儿?”罗克确实是挺遗憾,旅行这种事对孩子们的人生是很有意义的,到了罗克这时候,就算是想旅行都没时间。
“盖文想去东亚,他想看看他父亲出生的地方。”菲丽丝尊重盖文的决定,再过几年,盖文就要成年了。
真快,感觉罗克才来到南部非洲刚刚几个月,没想到一晃就是20年。
“东亚现在并不稳定,有危险——”罗克比较担心,在他的概念里,盖文还是那个上学要人送,放学要人接的小孩子。
盖文1905年生人,按照华人的算法,现在已经16岁。
1904年出生的亚瑟现在则是已经17岁,明年就将前往塞浦路斯,管理他的封地。
“扎克会安排人保护他。”菲丽丝也知道东亚不稳定,一大堆军阀整天打来打去的混战不休,这几年尼亚萨兰从东亚移民很轻松,战争造成的流民,很多都被移民公司送到南部非洲。
未成年的孩子尤其多,有时候一艘移民船能送来好几百,多半都是未成年。
这些未成年孩子被送到尼亚萨兰之后,是由尼亚萨兰州政府成立的童子军负责抚养,菲丽丝管理的基金会为童子军提供大量经费,每年要花费上千万兰特。
千万别小看这些童子军,这些现在看上去还没多大价值的孩子们,未来会成为尼亚萨兰最忠诚的支持者,他们在童子军长大,对童子军会产生巨大的归属感,童子军就是他们的家。
“也只能这样了——”罗克也不舍得,但是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也只能狠下心。
好在盖文是和亚瑟一起进行环球旅行,艾达那边,对亚瑟肯定也有保护措施,这哥俩说不定离开南部非洲会带一个加强连,这样肯定会影响到旅行的效果,不过却是必要的。
真要让盖文和亚瑟毫无保障措施离开南部非洲,罗克和菲丽丝、艾达也不放心,辛辛苦苦把孩子培养这么大,万一有点闪失,罗克和菲丽丝、艾达会后悔一辈子。
就在罗克和菲丽丝享受周末时光的时候,亚瑟和盖文正在华盛顿的一家酒吧门口。
“咱们还没满十八岁,酒吧不会卖酒给咱们的——”盖文略微犹豫,传说中美国人个个都好勇斗狠,喝多了一言不合就拔枪决斗分个生死,可怕可怕。
“你想什么呢,美国现在正处于《禁酒令》期间,就算是咱们成年,酒吧也不会卖酒给咱们。”亚瑟哈哈大笑,亚瑟的身高去年一年长了十厘米,现在看上去和成年人基本上没什么两样。
亚瑟身上还是保留着华人的最大特征,黑头发加上黑眼睛,皮肤倒是比罗克白一些,但是又不同于艾达的那种白,更符合华人对于“白”的定义。
简单说,亚瑟同时吸收了罗克和艾达的所有优点。
这可真是万幸,万一亚瑟越大越娘,罗克能被活活气死。
走进酒吧,不是盖文想象中的那种西部风格,装修还是挺不错的,看上去格调优雅,毕竟是在华盛顿。
吧台旁有几位客人正在闲聊,每人面前都有一杯金黄色的不明液体,不是酒啊,真不是。
一大群人呼啦啦走进酒吧,马上就人人侧目。
“给我来杯果汁——”亚瑟熟门熟路。
“果汁?你怎么不要牛奶呢?”盖文大失所望,虽然他和亚瑟都还不到十八岁,实际上都已经偷偷喝过酒。
不过俩孩子做事情都很有节制,到现在盖文和亚瑟都没有喝多过,艾达和菲丽丝对孩子们要求都很严格,即便是参加宴会,也最多三杯。
不是那种喝水的水杯啊,是那种和葡萄酒的高脚杯,当然也不会倒满,浅浅一点刚好盖住底儿的样子。
亚瑟给盖文一个眼神让盖文自己体会。
酒保会心一笑给亚瑟调了一杯果汁,然后又给了亚瑟一点水。
亚瑟再把水倒进果汁里,齐活!
劳动人民真聪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