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mkg5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 希行-第三百二十九章 決定鑒賞-a7yor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比如周玄能在军营外设立暗哨。
现在还能看到,这些暗哨不是为了保护铁面将军,甚至是为了杀掉铁面将军。
王咸默然一刻:“你想要看清是谁要杀你?”
六皇子点点头:“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死,现在我想好了。”
死了就能看到谁能得利,谁得利谁就是凶手。
王咸知道这年轻人的脾气,既然是他想好的事,就会无论如何都要做成,就像小时候为了跑出去,翻窗户跳湖水爬树,从前院绕到后院,不管曲曲折折磕磕碰碰一次又一次,他的目标从未变过。
铁面将军的亡故早就有准备,王咸闲暇也常想这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要来了,更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跟陛下怎么说?”他低声问。
皇帝可一点准备都没有,还正在生气,等着六皇子认错呢,结果六皇子不仅没有认错,反而直接病死了。
“怎么说?说有人有要杀我?”六皇子笑道,“当然,父皇肯定会大怒,为我主持公道,查出幕后黑手,但——”
他摇摇头。
“那太麻烦了,会打草惊蛇,什么都查不出来,而且,就算查出来,又能怎样?”
他伸手抚着面具,虽然一直贴在脸上,这个面具触手也是冰凉。
“皇帝会为了一个铁面将军,杀了自己的儿子,或者当儿子一般看待的周玄吗?”
不管怎么说,将军只是一个臣,一个垂垂老矣没有子女后辈的老臣,更何况他也并不是真正的铁面将军。
“不要说我也是儿子,陛下和我知道,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不是来杀皇子兄弟的,他们也不是残害手足。”
王咸默然,想到了三皇子的遭遇,心想就算是残害手足,六皇子在皇帝心里还不如三皇子呢。
“所以,干脆点,我直接先死了,然后再去跟父皇认错。”六皇子说道,“反正如今天下太平,将军也到了可以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王咸看向营帐外:“这些人还真是会找机会,借着陈丹朱混进来。”又看铁面将军笑了笑,“那这算不算你因为陈丹朱而死?”
六皇子道:“她又不知道,这与她无关,你可别这样说,而且虽然这些事是因为我去救她引起的,但这是我的选择,她毫不知情,要是论起来,应该是我连累了她。”说到这里叹口气,“可怜,是一路哭回来的吗?”
王咸瞪眼道:“我就说了一句,你用不着说这么多吧!”
六皇子道:“这不是一句两句的事呀,你这一句话说我是因为她而死,那是能杀死她的话啊,要命的。”
王咸俯身施礼:“殿下,我错了,我不该随意说话,言语可杀人,当慎言。”
六皇子点头:“我原谅你了。”
王咸气笑,看着六皇子:“好好,义女在外为义父痛哭,义父心疼维护女儿也是天经地义,有这么个女儿在,将军走的也算是不孤单了。”
六皇子亦是笑了笑,躺在床上:“是啊,到时候大概只有她一人为老夫真心痛哭吧。”
王咸没有再调笑,想想铁面将军这一生这样落幕实在是令人悲伤的事。
“将军多虑了。”他郑重道,“万千将士都将为将军落泪。”
六皇子在床上坐起来,抬手将灰白的头发束扎整齐。
“是,老夫也不会孤单。”他沙哑的声音道,“泉下亦有万千将士等候老夫,待老夫与他们继续并肩而战。”
王咸一礼,转身唤:“枫林——”
……
……
热茶已经变凉了,两个内侍要去找卫兵去取新的来。
三皇子原本要阻止他们说不用了,在阿甜怀里闭目似乎睡着的陈丹朱却睁开眼说她还想喝热茶。
三皇子忙让两个内侍去取来,阿甜本来要自己斟茶,却被陈丹朱紧紧靠着,只能让一个内侍在身边斟茶。
待内侍斟好了茶,陈丹朱这才慢慢的起身,手要抬起又无力,内侍忙捧着探身更近前递给她。
陈丹朱对这个内侍虚弱的道:“小公公你捧着,我喝一口就好。”
那内侍忙再靠过来,跪坐在她身侧,捧着茶杯轻轻的喂她,陈丹朱喝了一两口便不喝了,看着那内侍感激道谢,又问:“小哥哥叫什么?以后我去宫里见三皇子,给你带礼物,小曲就很喜欢我的礼物呢。”
那内侍红着脸看一旁的三皇子。
三皇子笑了笑:“他叫小柏,下次我找你就让他去,你给他礼物也给他多一些赏钱。”
陈丹朱对他点头,叫小柏内侍放下茶杯退开了。
“还好吗?”三皇子又问,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军营里现在大夫很多,让他们给你看看。”
陈丹朱还没说话,站在营帐门口掀着帘子看外边的周玄忽的说:“中军那边怎么人来人往的?”
原本虚弱的在阿甜怀里靠都靠不住的陈丹朱顿时坐起来了,起身踉跄向这边来。
阿甜,三皇子都没来得及伸手扶她,还是周玄疾步过来伸手扶住她。
“怎么了?”陈丹朱抓着周玄的胳膊向外走,“出什么事了?”
说话也看到了那边,被军阵围护的大帐那边的确有人进进出出,在她向外走的时候,枫林也迎面疾步来了。
陈丹朱开口急问:“将军怎么样?”
枫林含笑道:“将军刚醒了,王先生说可以去见见他。”
陈丹朱顿时绽开笑,一瞬间站直了身子,拔脚就向那边跑,周玄喊声陈丹朱跟上,阿甜自然不落后,三皇子在后也慢慢的走出来,身后跟着两个内侍,见他们都出去了,李郡守想了想抱着圣旨也忙跟出来。
枫林没有阻拦,也没有快步在前带路,唤上竹林,慢慢的跟在后边。
陈丹朱如同一支箭向军阵中疾飞而去,在她身后周玄大步,阿甜碎步跑,三皇子慢步,两个内侍紧跟,李郡守在最后——
前方的大帐在视线里越来越清晰,聚拢在中军外的军阵也让开了路,但飞奔的陈丹朱却突然停下脚,转头看身后跟着一串人。
“你们。”她说道,“还是别进去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