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vlj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三十章 明白熱推-q4o0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突然的站住脚,突然的跟他们说出这句话,身后的人都愣了下。周玄更是瞪眼:“为什么?”
陈丹朱道:“将军刚醒,人多,你们会吵到他。”
还真是关心义父啊,周玄撇嘴,三皇子没有说话,倒是李郡守道:“不进去也行,但我要在门外等着。”
陈丹朱看他一眼:“在门外等着倒也可以。”
周玄哼了声:“我才不在门外等着,我要见将军,他是我的主帅,我必须见他确认他的状况。”
陈丹朱看着他:“将军又没有说要见你!”
跟在后边的枫林忙插话:“没关系的,将军醒了,大家都可以进去见见。”
陈丹朱越过众人看向枫林,神情不高兴,就像一个不想把玩具分给其他人的孩子。
一直没说话的三皇子此时轻声道:“丹朱,大家也很担心将军,父皇在我来之前还叮嘱我看看将军,我们进去后,不多说话,不会吵到将军的。”
陈丹朱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眼神有些古怪,似乎不想看到他,又似乎用力的看着他——
周玄在一旁不耐烦的催促:“陈丹朱,你不要啰嗦了,再耽搁一会儿,将军就谁也不见了,你要知道,将军这么多天,只见过陛下一人。”
陈丹朱垂目,忽的抬脚就跑——但却不是向将军的营帐,而是向回跑去了,穿过了一群人飞也似的远去了。
周玄气的喊了一声,跟上去。
三皇子看了看李郡守,无奈的一笑,转身跟上去,李郡守自然也忙跟上,一群人又呼啦啦的回去了。
枫林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看向中军营帐那边,然后才追上去。
但追上去后,却没能进营帐,连李郡守都被赶在了门外。
适才陈丹朱跑的再快,周玄几步也就追上揪住,但旋即周玄也被陈丹朱揪住。
“周玄,你跟我进来。”陈丹朱恶狠狠喊道,女孩子揪着周玄的衣襟,还需要踮着脚,如同一只发怒的猫。
“你干什么啊?”周玄气恼,但并没有抗拒,跟着女孩子向前走。
陈丹朱又冲身后跟来的人喊:“你们都不许过来!”
阿甜立刻停下脚,李郡守三皇子也停下来,三皇子看着她:“丹朱,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好吗?”
陈丹朱看向他,揪住周玄衣襟的手用力:“殿下,也进来吧。”说罢扯着周玄进了营帐。
三皇子在后垂目,轻轻叹口气,再抬起头跟进来。
进了营帐陈丹朱没有再大喊大叫,松开周玄,站在一边,安静又虚弱。
周玄一脸不高兴:“你到底想干什么?闹着来了,又不去看,是怕他情况很不好不敢去看吗?既然将军肯见你了,那就是状态还不错,就算他情况不好,你不是更应该去见一面?”
年轻人噼里啪啦的呵斥,陈丹朱没有反驳也没有吵闹,看三皇子:“殿下,我想喝热茶,让小柏来给斟茶。”
周玄皱眉道:“你要喝茶我给你拿。”
三皇子道:“阿玄,不用了。”他转头对着营帐门的方向拔高声音,“小柏,你进来。”
那个太监便走了进来。
“给丹朱小姐斟茶。”三皇子又道。
小柏应声是走到桌案前斟茶给陈丹朱捧过来,陈丹朱却没有接,看着小柏,忽的问:“小柏,你用的什么香,好香啊,给我看看。”
说罢伸手抓住了小柏身上系着的香囊扯下来。
小柏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就去夺,茶杯掉在地上碎裂发出清脆的响声。
所有人都似乎被吓了一跳。
“丹朱小姐。”小柏急的伸手要去夺。
陈丹朱已经如猫儿一般跳开,攥着香囊举在眼前:“这个香囊看起来也没什么,待我撕开里面看看——”
她的话音落,周玄身影如鹰一般飞掠起落,陈丹朱拿着的香囊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陈丹朱!”他低声喝道,“你发什么疯!”
他的脸上已经不是愤怒了,而是惊惧。
陈丹朱看着他:“所以,你果然也知道?”
周玄皱眉:“我知道什么?我知道你现在在胡闹。”
陈丹朱笑了,伸手:“你把香囊给我,我就不胡闹了,我们立刻就去见将军。”
周玄冷笑,握紧手里的香囊。
陈丹朱慢慢道:“周侯爷,你力气大,别攥的这么紧,这个毒药凶猛,哪怕没有破,渗出来一点,也能让你以后骑不得马,挥不动枪,再不能建功立业。”
周玄的脸色沉沉:“你胡说八道什么。”
陈丹朱冷冷道:“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撕破它就知道了。”
周玄站着没动。
“是吧,你不敢吧。”陈丹朱道,“在这里撕破了,还怎么去杀将军?”
周玄一步上前低吼:“陈丹朱,你再胡说八道——”
一直没说话的三皇子打断他:“好了,阿玄,不要说了。”又看陈丹朱,“丹朱,这件事,你能不能听我一个解释?”
他的声音温柔,眼神带着几分祈求。
陈丹朱也看向他:“殿下,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三皇子忍不住上前一步:“丹朱,我会给你解释,我不会骗你——”
他这句话出口,陈丹朱哈的笑了。
“殿下。”她唤道,人向三皇子走来。
不知道是先前被抢了香囊,还是被对话吓到,小柏下意识的戒备阻挡。
三皇子示意他退开,看着女孩子走近,她仰着头看他:“殿下,你把手伸出来。”
三皇子依言伸出手,陈丹朱一手握住他的手。
干什么啊?周玄面色沉沉在一旁看着,见陈丹朱一手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扎在了三皇子的手腕上一处。
簪子虽然尖锐,但并不致命,女孩子的力气也没有多大,三皇子却整个人猛地一抖,身子蜷缩,发出一声痛呼。
小柏和周玄同时抢站过来。
在小柏推陈丹朱之前,周玄将陈丹朱揽住隔开,然后再看三皇子。
三皇子握着手腕。
“殿下你没事吧?”小柏急急问,再看陈丹朱眼中毫不掩饰杀机。
陈丹朱没有理会他的眼神,看着三皇子,问:“是不是很痛啊?殿下,比你以前忍受的更痛吧?”
剧痛慢慢过去了,三皇子站直了身子,看着自己的手腕,能感受到皮肉下如同滚水般的气血翻腾,但手腕上只有一点红,皮都没有破,看来只是这个穴位位置的缘故。
“你的毒根本就没有治好。”陈丹朱轻轻说,“想必你也知道。”
所以只听了她一句话就把救命恩人的齐女赶走了,没有半点舍命相报的意思。
还有更多的事。
“杏仁饼中毒,被齐女救了,也是假的吧。”
陈丹朱的视线从三皇子身上落到周玄身上,看着拦着自己的年轻人,这一幕似乎很熟悉——
“周玄。”她说道,“在你的宴席,三皇子中毒,你是事先知道吧。”
所以那时候,他缠上她,跟着她,带着她去看什么家宅,目的是不让她在三皇子身边。
他们都知道她会医术,如果她在身边,哪里会有齐女的机会,也自然就没有随后的齐女割肉治好三皇子。
甚至,有她在,就不会让三皇子吃下杏仁饼。
那接下来的一切事就都被打断了。
陈丹朱的声音疲惫又钝钝。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一直在骗我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