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utz1優秀都市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69 出名要光速推薦-5010y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李峥三人一番简单商议后,卡着点儿上了楼,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其他与会人员已先行就位。
眼见这三人煞神一般出现,正在与左右人员交流的张善栋突然一惊,扶案而起:“你们怎么来了?”
这搞得李峥反倒有些难以理解,四望摊手道:“不是讨论我们的课题么?”
“啊……是吧。”张善栋匆匆收回惊疑,抬手道,“坐……坐吧,这就开始。”
李峥一行这便与几位老师问好,走向边缘的空位。
仅从张善栋的反应来看,就已经透露了许多信息。
他似乎根本没有通知李峥组的意思,反倒是生院的邴教授通知的莫念。
至于生院的两位教授,邴清泉一头夹着白丝的短发,颇有种宁儿的气质,但此时还有些一头雾水的样子。
另一位头发茂密的男教授倒是露出了类似于张善栋的惊讶。
坐定后,在张善栋的一番介绍之下,才得知这位教授名为胡海波,研究方向是生物大分子及蛋白质。
当然,对于李峥来说其实无需太多介绍。
【邴清泉】
【学力:2358】
【学资:5702】
【胡海波】
【学力:1882】
【学资:10047】
根据李峥的判断,邴清泉的学力与学资情况基本吻合,胡海波有些学资虚高,但还在容忍范围内。
至于张善栋这种属于杂兵白板的数据,直接被屏蔽掉了。
另一方面,吴越坐在这里有种可见的不安,总想递给李峥什么眼神,却又畏缩不言。
这个气氛可以说是相当诡异了。
“好,那就开始吧。”张善栋硬着头皮开口道,“首先,我代表英培,感谢胡教授和邴教授的莅临指导,我们今天虽然来的同学不多,但都是绝对的尖子,来,掌声感谢一下两位教授。”
客套的掌声中,胡海波与邴清泉一番对视后,笑着开口道:“张老师言重了,我们在专业方面虽然早起步几年,但很多时候搞的研究也会陷入定式,能与英培的同学们一起从跨学科的角度探讨问题,对我们来说也是难得的机会。”
“胡教授太谦虚了。”张善栋就此展开文案道,“我们这次会议,主要就是讨论《电子束分子CT扫描技术》相关实验的立项问题,开题报告相信几位老师都已经看过了,那么首先,有请两位教授对这个课题进行简要的点评。”
李峥本来想打断一下说明情况,但胡海波已瞬间接上了这个话茬。
5分钟的时间,不吝褒扬地肯定了这个课题的想法,并且表达了想要立即深入合作的意愿。
轮到邴清泉开口,她与莫念对了个神色,便放下手上的报告朝对面问道:“据我所知,这个课题你们已经和化院合作了?”
莫念待李峥授意后,才点头起立。
“是的,并且已经结题投稿,相信张老师也知道这些事,所以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还要耽误邴老师和胡老师的时间,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场会议。”
会议室瞬间陷入了难言的尴尬。
良久后,还是张善栋硬生生努力送上和缓的微笑。
“你们与化院合作的事我略有耳闻,但这并不影响学院为你们提供进一步,更好的支持,至于结题……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毕竟此类研究的周期,至少要三个月到半年的。”
“好,我可以理解。”莫念摊手道,“所以,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那个谁,莫念同学,你先坐。”张善栋压了压手,提了口气说道,“是这样,既然有人向学院申请了立项,学院就理应提供支持,我们很高兴看到你能用自己的方式与化院展开合作,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这边的流程就要中止了,相反,学院为你们联系了生物学院最优秀的教授,并且有机会争取到最尖端的300KV冷冻电镜。不仅是我,包括胡教授,邴教授,都相信你们可以在更高端仪器的帮助下,研究出更深入的成果。”
“张老师,您是不是没听懂我的意思。”莫念沉着脸一字一句说道,“我们,已经,完成,课题,了。”
张善栋一脸尴尬地转望胡海波。
胡海波稍事思考过后,抬手道。
“莫念同学对吧?你先坐。”
“我听邴教授谈起过你,非常非常优秀。”
“正因如此,你也应该知道,前沿实验是非常依赖环境和设备的。”
“拿我们生院这台电镜来说,其效率、分标率、稳定度、数据储存量,处理量,软件算法,都领先了国内其它电镜一个时代,在这种设备的支持下,其研究深度与成果广度,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判断。”
“完成研究是好事,我恭喜你们。但在学术圈,几个团队进行相似的研究,甚至一个团队在自己过去的基础上进行同个课题更深入的研究,都是非常正常合理的事情,我相信更尖端的电镜一定会启发你们研究出更多的成果。”
“几位同学,在我们这里继续课题,与你们过去的研究之间,并不矛盾。”
“举个例子,你们之前关注的点,是单物质粉末分析和化合物中的小分子分析,如果接下来有更好的设备,就可以展开亚微米级别更小的分析,努力将分辨率延伸到0.5,这就是新电镜能带给你们的好处。”
胡海波话罢,十分自信地扫过三人。
“退一步,从世俗的角度说,同个方向,出两篇不同的顶尖论文,这件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包括英培的老师,包括在外访问的牛院长,也会很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你们说呢?”
胡海波这一席话说的过于自信,甚至自己都完全找不到排斥的理由。
只是……
“您看过我们的论文了?”李峥突然开口。
胡海波愣了一下,而后面露无辜答道:“怎么会?还没发表呢。”
“那您怎么知道我们论文列出的数据重点是单物质粉末分析和化合物中的小分子?”
“我也是听说的,这不算秘密。”
“听谁说的?”
张善栋突然开口打断道:“唉,李峥,你们这又不是什么科研机密,没必要敝帚自珍到这种程度,胡老师能来这里指导,是欣赏我们同学的才华,你不要这么说话。”
“张老师。”李峥轻轻摇着头道,“你不懂就不要乱打断,这是很严肃的学术剽窃问题,现在事情很严重,请你先不要说话。”
张善栋一怔。
完全。
被怼傻了。
连暴怒都找不到理由的傻了。
李峥接着望向胡海波:“胡教授,正如张老师所说,我们小组,包括化院的队伍,极其敝帚自珍,每个人都禁止向外吐露研究进展和具体内容,所以我非常有必要知道,您从哪里得知我们的研究细节,我完全相信您是被动被透露的,我只想知道是谁违背了保密协议。”
此刻。
胡海波,也几乎被怼到了半傻。
干张着嘴,半天没有憋出一个字来。
“…………”
李峥确实咄咄逼人:“所以您坚持为那个泄密者保密,对么?”
“李峥同学……”胡海波的脸色可见地急躁起来,“没有这么严重,也没有必要,我也只是在了解课题的过程中,听别人无意透露的,这完全谈不上泄密,更是与剽窃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我知道了,现在回答上个问题。”李峥抬手直言道,“我们对这个课题的研究和挖掘已经到了自己满意的程度,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同行了。具体到这个课题,200KV的电镜已经完全满足了一切实验条件,拉到300KV来做也许能提升20%左右的效率,我们很欢迎同行进行类似的优化,但我们自己做就只是重复水论文而已,我清楚自己的水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好,我知道了。”胡海波的脸色已经彻底死沉,就此转望张善栋。
“那李峥,你们可以走了。”张善栋压着怒气点头道。
就这?
李峥陷入了短暂的茫然。
“打断一下,张老师。”邴清泉突然抬手道,“李峥他们走后,我们还要继续讨论么?”
“嗯……其实本来也没有邀请李峥他们……”张善栋苦着脸摇了摇头,只冲李峥道,“还有什么问题么?”
李峥还未发话,常刻晴率先起身道。
“根据我的理解,现在这个课题的归属权在学院,学院准备继续推进,并交由吴越和刘雨薇进行主导,是这个意思吧,张老师?”
张善栋头一歪,也不说话,也不点头。
他以为这些事早就把李峥组屏蔽了,谁知道突然又杀出来。
眼见此状,李峥头皮一麻。
并不是这个事情逻辑复杂到他盘不出来。
只是这个无耻程度已经超越了他的想像力。
莫念更是愤而起身,一时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措辞,努力了很久才吼出来。
“你们不能这样!!!”
“好了,没你们事了。”张善栋虚糊糊地摆了摆手,“类似课题的差异化研究,在大局上是很有必要的……设备、资源和成果都是学校的,你们个人不需要这么敏感……”
“张老师,胡教授。”常刻晴扶着桌子先后望向二人,“你们当然可以在我们的基础上进行差异化研究,但要在我们论文成功发表之后,你们理应非常清楚科学期刊的审稿与修改周期在三个月到两年不等,如果在我们还未发表的情况下展开研究,甚至抢先发表,这种行为用剽窃形容都显得过于优雅了,这是抢劫!”
嘭!
张善栋终于拍案而起。
“你们闹够没有?”张善栋指着三人骂道,“都说了,没人看过你们的论文,许你有灵感就不许别人做研究了??这里是大学,是学术殿堂,不是抢着注册专利的地方!”
常刻晴抬手便要骂,好歹是被李峥按下去了。
“我明白了。”李峥压下常刻晴的手,审视着张善栋,摇头笑道,“是欺负我们几个平头学生,没背景没倚仗对吧?巧取豪夺,张老师真的是给我上了一课啊。”
“够了,出去!”张善栋手一翻指向门口,“再这样按校规论处!!!”
“校规?!”莫念瞬间急眼,手一扬便将桌前的本子狠狠砸在墙上,指着张善栋破口大骂,“我们这些人来英培是给你脸了!中科菁华哪个不是求着我去!你配?!”
“莫念!!”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邴清泉突然起身斥道,“到此为止,跟我出去!”
“……”莫念狠狠瞪着张善栋,只抬指在桌上一戳,竟真的戳出一声闷响。
好在邴清泉已经绕了过来,硬拉着他往外走去,同时冲李峥和常刻晴道:“你们也出来。”
正此时。
叮,叮。
李峥手机响了。
来不及看。
叮,叮。
又响了。
接着。
叮叮叮叮叮叮………
狂响不停。
同时,常刻晴和莫念的手机也都响了起来。
三人一个对视,同样感受到了什么。
来不及出去,迫不及待抓起手机。
被一条又一条的信息滚动刷屏。
【周毅:】
【快看《Science》网站!!上头版头条了!光速!!!从未见过的光速发表!!别理那帮傻哔了,砸门出去!就现在,砸门出去!!】
【胡增武:】
【审稿人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化学院的朋友,收到论文的当晚就重现了实验,而后完全被实验的便捷性所震惊,因而申请加急改版,抢在其它期刊前发表这项成果。我将你的邮箱给他们了,会邀请你在《Science》网站上注册自己的科学家页面,剩下的你自己去咨询,我就帮到这里了。】
【沈一云:】
【好气啊!你们明明是我教出来的!!(大哭)(大哭)(大哭)】
【史洋:】
【哈哈哈,老胡的朋友真靠谱,礼拜一一睁眼,还真就上了!】
这些信息还没看完,一个个电话就追了过来。
三人,相视而笑。
看也不看房间里的人,随邴清泉向外走去。
张善栋反倒慌了起来,颤颤起身:“等等……这才几天……已经发表了?!是国内的期刊吧?”
一行人只大步离去,根本没人理他。
唯有李峥最后出门的时候,不忘回了个头,在门前轻轻一扣。
“还没完,我说完才算完。”
接着!
咣!
如周毅所命,撞门离去!
张善栋轰然落座。
另一边,胡海波匆匆扫了眼手机,强笑着起身道。
“贵院的同学……还真是有个性啊……既然李峥和邴教授不太愿意继续走下去……我也没法继续唱独角戏了……咱们以后有机会再合作,有机会再合作。”
胡海波话罢,与余下人点了个头,便也匆匆离去。
此时,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张善栋,和旁边从未说话的女老师,以及更旁边从未说话的吴越和刘雨薇。
不知为何,吴越反倒是一副解脱的神色,探身劝道:“那……张老师,我们回去继续做哲学史的课题了……今天的事您别太往心里去。”
张善栋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只呆坐原地,嘴里还在不住地嘟囔。
“这么快……怎么可能这么快……主编是他爸么……那个谁……快查查……他爸是不是主编……到底是国内哪个不入流的期刊……”
“是《Science》。”旁边女老师放下手机摇了摇头,“入学不到三周,《Science》,前无古人了,张老师。”
张善栋闻言,彻底瘫软下来。
女老师忙冲两个学生挥了挥手:“你们先走吧。”
吴越和刘雨薇这便也起身告辞。
出了会议室,吴越长舒了一口气:“呼……这样挺好的……不然我怕是担不住……”
“好什么好!”刘雨薇扭头要骂,但看着吴越的怂样终于咽了回去,“唉……算了。”
办公楼门口。
李峥、常刻晴和莫念根本没法走,甚至连信息都没法回,就在不停的接电话。
先是周毅的电话。
没有任何内容,就是旺旺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四十多岁的大院长,笑得像个拿到新玩具的大宝宝。
李峥也不好挂,只好听着,听他笑了几声,自己也被感染到,跟着哈哈起来。
常刻晴在旁,接到的是沈一云的电话,因为李峥的电话打不通,她只好打给常刻晴。
在沈一云的描述下,光速发表的缘由更加清晰起来。
话里话外就是一个巧字。
胡增武打电话拜托的朋友,根本不是初审编辑,而是身为加州大学生化学院大佬的复审编辑,在李峥投稿后那位大佬直接找初审要了稿子,看到如此精简突破的内容当场震惊,便立刻叫上三五个学生在本校实验室进行了完美复现。
内行当然是知道门道的,通常而言,实验的突破性与难度都是成正比的,越想出牛逼成果就要熬越久,像这种极其简单又极其突破的实验,既是万里挑一,又是迫在眉睫,随便耽误个三五天都有可能被其他人或其它期刊抢发。
大佬因此立刻走了紧急流程,另两位复审员在他的催促下也立刻展开审稿。如果是平常,就算是优秀的论文,稿子怎么也要打回去修改一两轮,但这次很特殊,首先就是情况紧急,非常容易被抢发,其次这篇论文的底子也非常厚实,很难找出值得一提的问题,根本就是老《Science》发稿人的手笔。
外加胡增武和审稿大佬双向背书,与主编陈清利害后,真就抢先刊在了电子版和网站首页,纸质周刊考虑到印刷周期等问题,恐怕还要延后两周左右。
此时再纵观全程,胡增武当然功不可没。
虽然性格很臭,但他就是一位实事求是,乐于给年轻人机会的优秀教授。
当然,环宝儿才是心头肉。
电话里,周毅笑着笑着,似乎是笑哭了,也可能是真哭,总之就是像喝醉了酒的男人一样,莫名其妙诉说起各种过往,顺便骂李峥运气有多么多么好,多少怀才不遇的人无处可栖,你这逼却刚出你娘胎就光速出名了。
另一边,莫念由于社交圈有限,得以有时间看起各方面的评论。
这就让他很不高兴了。
无论是群里、论坛还是什么更大的社区,几乎全部都在讨论李峥,偶尔还夹杂着史洋的臭味。
【峥神!归位!】
【完了完了,菁华空荡荡,峥神在蓟大。】
【我觉得已经可以聘教授了……跟造火箭比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静神亡了,永远在下面了。】
【就没人注意到钴神也是第一作者吗?我只吃厕所兄弟的CP!】
【就没人注意到周成环吗?发掘一辈子高中生,终于上《Science》啦!还是他自己拉起的峥神。撒花撒花!环宝儿永远滴神!】
信息太多,搞得三人根本没注意到吴越和刘雨薇从身旁滑过,也没注意到邴清泉先撤了。
承受信息轰炸快半个小时后,三人才终于得以清静片刻。
李峥的眼前,也终于跳出了任务收成,只是现在还不是看这些的时候。
尘埃落定,李峥才压着二人的肩膀道。
“高兴归高兴,我们先确定一件事。”
“一般来说,对今天这类事,我没时间,也不在乎,过去就过去了。”
“但这次打破底线了。你们也知道,我做事很早之前就不只看自己了,非常关注环境。”
“所以,我们自己人决定一下。”
“就这么过去。”
“还是没完?”
莫念、常刻晴二人没回话,只是一笑。
李峥也笑了。
好。
这事没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