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xkh6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世子很兇 ptt-第二十一章 鍾離玖玖閲讀-1uin8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永丰仓的大院之中,三十来个泼皮抱着头蹲在地上噤若寒蝉,祝满枝大眼睛里满是激动,脸儿埋在许不令胸口蹭来蹭去,‘咿咿吖吖’的语无伦次。
许不令肯定是想念开心果满枝儿的,双手捧着圆圆的脸蛋,正想乘机嘬几口,余光却瞧见向来温柔如水的师父,捡起地上的小木棍,杀气腾腾的走向了背后。
许不令还以为有闹事的,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跟过来的钟玖瞪大一双狐狸眼,手儿蜷在胸口满脸都是害怕,正可怜楚楚的望着他。
我去……
许不令心中一急,连忙松开小满枝,跑过去抓住师父即将打下去的棍子,急声道:
“师父,你做什么?”
祝满枝发现这个情况后,急忙……跑进屋里拿起了装瓜子的小碗,坐在屋檐下的板凳上目不转睛。
宁玉合显然动了真火,看着挡在眼前的徒弟:“令儿,你让开!”
钟玖不躲不避,只是满眼愧疚的站在原地,眼圈儿发红:
“许公子,你让她打吧,以前是我不好,让她出口气……”
“你——”
宁玉合原本温润如水让人如沐春风,此时却满是怒容,棍子被许不令抓住,便抬手指着装可怜的钟玖:
“夜九娘!你还有脸装委屈?……”
许不令没听过夜九娘的混号,当下还是拦着怒容满面的师父,和颜悦色:
“别激动,你们当年的事儿我都听说了,都是小误会……”
“小误会?”
宁玉合见许不令竟然护着对方,便如同小媳妇捉奸发现丈夫帮狐狸精说话一样,眼圈儿顿时也红了,望向许不令质问道:
“令儿,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她这人极善蛊惑人心,十句话里没有一句话是真的,就是个江湖败类……”
钟玖被这么骂也不还嘴,只是抽泣了两下:“许公子,你让她骂吧,我没事的……”
“你—”
宁玉合见对方还装可怜,也顾不得淑女气度,当即就要冲过去动手。
许不令对钟玖观感很好,又是跟着他过来的,肯定不能让师父把人家打一顿,当下抱着师父的小腰,用力往回拉。眼见两个女人都哭了,也不敢说重话,只能好言相劝:
“师父,你冷静,这里人多,咱们找个僻静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宁玉合也不知往日受了多大的委屈,被徒弟抱在怀里都顾不得,只是瞪着钟玖:
“你给我滚,再让我见到你,我把你腿打折……”
钟玖懦懦怯怯,柔声道:“玉合,当年年纪小不懂事……”
“你也配叫我名字?”
……
吵吵闹闹,叽叽喳喳。
许不令只觉得头大,连忙挥手让满枝儿别看戏了,带路找个僻静地方打圆场。
祝满枝这才跑过来,帮忙安抚着宁玉合,一起出了永丰仓,在丹江沿岸找了个石亭子,坐下来好好说话。
不大的石亭中,钟玖和宁玉合坐在两头,许不令站在中间,以防气头上的师父把钟姑娘打死。
祝满枝则是满脸唏嘘,坐在宁玉合身侧,好言相劝:
“大宁姐,你消消气,那位姑娘看起来也不像恶贯满盈之辈……”
宁玉合经过最初的激动,此时情绪也稳定了几分,看向了‘懵懂无知’的徒弟,认真道:
“令儿,你可万万莫要被她骗了,现在就把她撵走,她说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钟玖脸上带着几分惭愧,幽幽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罢了,既然宁姑娘如此见不得我,我还是走吧……”
许不令夹在中间,自然还是想化解隔阂,抬手让钟玖坐下,看向宁玉合:
“师父,你们到底有什么误会?钟姑娘确实不像心术不正之辈,即便年少时举止有所不妥,现在也明白了道理,心怀愧疚……”
“她心怀愧疚?”
宁玉合见许不令被美色所惑执迷不悟,冷声道:“你别看她长得人模人样,心都是黑的,一肚子坏水……”
钟玖勾了勾耳畔的发丝,有些无辜:“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玉合,你消消气。”
宁玉合懒得搭理钟玖,握住许不令的手,语重心长的道:
“令儿,你知道她当年干过什么事儿吗?”
许不令摇了摇头:“什么事儿?”
宁玉合酝酿了下,才开始说起钟玖当年的累累恶行:
“当年徐丹青画天下美人,名气大得很,有好多女子都上门求画。徐丹青是文人,画美人又不全看脸,秀外慧中才貌兼备才会画。可其中有个混号‘夜九娘’的女子,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四处围追堵截,逼着徐丹青画她,而且不能随便画一幅,还得画了她之后不许画别人,评价也得比其他人都高……”
钟玖脸色一红,倒是没有否认:“不是我去找徐丹青,是徐丹青遇上我,我当时年纪小,是提了点小要求,但可以商量嘛,他直接就不画了,然后我才生气……”
宁玉合冷哼了一声:“徐丹青遇上你?你一个南越山沟沟里长大的野丫头,怎么在大玥的国子监内和徐丹青偶遇?你敢说不是故意和徐丹青遇上的?”
钟玖叹了口气:“走江湖就是到处跑,我对中原文脉心存敬畏,去国子监看看又怎么了……”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稍微思索了下,点头道:“即便真是去找徐丹青,也不算什么问题,到现在还有不少姑娘在找徐丹青……”
宁玉合轻轻蹙眉:“去找也罢,提那啼笑皆非的无礼要求也罢,徐丹青觉得她太功利不想画,她就发火了,满天下追着徐丹青跑,说软话不行就来硬的,给徐丹青下毒,不答应就不给解药,你说说这是人干的事儿?”
“呃……”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其实他也不好评价,因为湘儿当年也是一番威胁恐吓才把萧大小姐的八魁抢去的。
钟玖幽幽叹了口气:“都说了当时年少无知,文人都是一身傲骨,我也就吓唬吓唬徐丹青,谁知道他那么怂。人无信不立,他若是不想画,就该宁死不屈,我又不会真毒死他……”
“呸—”
宁玉合冷着眼:“你还好意思说?都中毒了,他不答应能行吗?你用龌龊手段逼徐丹青答应给你画画,还怪人家言而无信?”
钟玖也有些委屈:“我见他答应,就把毒解了,然后他信誓旦旦的说给我画,按规矩要买一壶酒给他。我当时可是信他的,千里迢迢跑去长安给他买了一壶酒,然后他跑去把你画了直接封笔,这该是他的不对吧?”
许不令梳理了下,偏过头来:“若真是如此,也不能怪徐丹青言而无信。”
“我没怪他。”钟玖脸上带着几分愧疚:“当时年幼无知,确实欠缺考虑。”
许不令点了点头:“师父,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她会知错?”
宁玉合脸色冰冷,继续道:“她就是个胡搅蛮缠的泼妇,即便是徐丹青迫于无奈骗了她,她应该去找徐丹青的麻烦,和我有什么关系?”
许不令坐在宁玉合跟前,柔声道:“和师父肯定没关系,她也没怪你……”
宁玉合又气又恼:“她胡说八道你也信?当时徐丹青画完了我,就封笔了。她找不到人徐丹青的人,就跑来找我的麻烦,说我抢了她八魁的位置。我本来在唐家当小姐,她还不敢过来,后来出事儿流落到了长青观,她便找过来了……”
钟玖嗫嚅嘴唇:“我……我只是找你谈谈心……”
“你管那叫谈心?”
宁玉合气不打一处来,握着许不令的手,眸子里满是恼火:
“当时我和清夜两个人相依为命,她找到长青观后,上门就质问我为什么抢她的八魁,我和她解释,她还不听,非要我昭告江湖,说什么‘我反正出家了,也不如她,把天下第一人的位置让她’,我没打她都是好的……”
许不令眉头一皱,看向了钟玖。
钟玖眼神惭愧:“确有此事,我当时也才十六七,言词确有不妥之处……”
“你何止是言词不妥!”宁玉合便如同和丈夫诉苦的委屈媳妇,咬牙道:“当时我没心思搭理她,她就开始胡搅蛮缠,白天睡觉晚上敲门,不让我和清夜休息,我去打她她就跑,我回来她又冒出来,当时清夜才八岁,气的吃不下饭……这也罢,过了个把月习惯了,她就开始换花样,招来了一堆蛇虫鼠蚁,在道观外面围着,吓得我和清夜连觉都不敢睡,还在水潭里下毒……”
钟玖忙的抬起手来:“你别血口喷人,没下毒,是痒痒粉,谁让你洗野澡的……”
“呸—你还有脸解释?”
宁玉合眼中满是恼火:“当时吃不好睡不好,硬熬了一段时间,开始还不想麻烦武当的前辈,结果她没完没了的骚扰,我没办法才让武当的前辈帮忙,起初是青虚真人过来,和她讲道理劝她别执迷不悟,结果她还不知好歹,说自己又没杀人放火,长青山又不是武当修的,她住在长青山养虫子养鸟关武当什么事儿,把一把年纪的青虚真人差点气死,后来陈道子才过来,把她给逐出了中原江湖……”
“呃……”
许不令满眼错愕,抬手揉了揉额头,看向钟玖,有点不知该怎么评价。这么仙气十足的姑娘,年轻时候也太……太皮了些……
钟玖等宁玉合说完,才幽然轻叹:“我知道当时为了点名头争来争去不对,现在已经想开,早把虚名放下了……”
宁玉合半点不信:“既然放下,你回中原做什么?为什么接近令儿?”
钟玖勾了勾耳畔的秀发:“我本就是走江湖的,南来北往的跑很正常,和许公子也是碰巧遇上,我会些医术,便想着传下衣钵……”
宁玉合轻轻蹙眉,略一琢磨,便明白过来:
“呵—你倒是打的好主意,抢八魁抢不到,现在又跑过来抢徒弟……”
钟玖面色严肃,坐直了几分:“宁玉合,我认识许公子的时候,并不知道你是他师父,不信你问问许公子,什么叫我来抢你徒弟?我又不是没徒弟,比你徒弟宁清夜还厉害,何须与你抢来抢去……”
“……”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好像明白钟玖为什么忽然出现在他跟前,还火急火燎的要收他为徒了……
稍微思索了下,许不令轻笑道:“钟姑娘也来自南越,可认识新晋的八魁钟离楚楚?”
宁玉合稍微联想,便轻轻蹙眉:“她就叫钟离玖玖。”
“嗯?”
许不令略显莫名。
钟离玖玖被点破身份,眼中并没有什么异样,微微点头:
“楚楚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早两年便独自闯荡江湖,八魁的名声也是她自己拿的。我一心教导徒弟救死扶伤,早就消了和你争抢的心思。”
宁玉合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她自然想不到钟离玖玖连徒弟都要比个高低,比不过就横刀夺爱。
瞧见钟离玖玖谈吐和往日大相径庭,也没有和她争吵,宁玉合半信半疑,淡淡哼了一声:
“你想通了就好……不过你已经有徒弟了,为什么还要收令儿当徒弟?”
钟离玖玖神色平静:“我有能教的东西,自然可以收徒传授,你情我愿的放眼四海八荒都是天经地义,这你也要管?”
“……”
宁玉合蹙眉望了片刻,目光转向许不令:
“令儿,你真准备拜她为师?”
许不令轻笑了下:“锁龙蛊有些残留,身体难以恢复如初,钟姑娘会温养之法,只有拜入师门才能传授,所以……”
宁玉合眉头紧蹙:“你听她胡扯,她就是一个苗疆毒女,哪儿来的师门……”
钟离玖玖见宁玉合直接拆台,顿时急了:“宁玉合,我这么多年行走江湖,遇到个高人师父有问题?有点师门规矩怎么了?我也是为了许公子好,怎么说的我要害他一样?”
宁玉合淡淡哼了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先帮令儿温养身子,若是确有其事,再谈拜师的事儿。”
钟离玖玖站起身来:“祖宗之法不可变,大不了不救就是了,急的又不是我。”说着便要走。
许不令有些无奈,正想开口劝阻,宁玉合就拉住了许不令:
“你让她走。”
“……”
钟离玖玖身形一顿,停住脚步,回过头来:
“罢了,我想帮的是许公子,又不是你,你埋怨就埋怨吧,我以后离你远点便是。”
宁玉合则是对钟离玖玖改过自新半点不信,但许不令把钟离玖玖留着,她也不好强行驱逐,只能先记在心上,暂且停下了话语。
场面总算是稳了下,许不令暗暗松了口气,拉着看了半天戏的满枝儿,轻笑道:
“都是小事儿,没必要这么大火气,回去再说吧。”
钟离玖玖见宁玉合不轰她走了,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抢徒弟非一日之功,只要这关过去了有的是机会。当下也不着急,对着许不令盈盈一礼,便转身出了亭子。
四人翻身上马,宁玉合走在许不令身侧,没有再搭理钟离玖玖,开口询问道:
“令儿,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可有清夜的消息?我回来几个月都没有找到清夜的人。”
许不令摇了摇头:“我刚到,还未曾打听过。”
祝满枝走在另一边,接话道:“大宁姐说小宁可能在岳阳曹家,咱们要不一起过去看看?现在还能赶得上吃螃蟹,再晚估计就没了……”
许不令抬头看了看:“天色太晚了,船停在武当山下,先在这里找个客栈歇息一晚,明天回船上,然后一起去岳阳。”
祝满枝点了点头,好奇询问:“公子这次出来是跑江湖?”
“不是,去江南提亲。”
“嗯??”
祝满枝喜滋滋的小脸儿一僵……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